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92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当时正是中午,罗勋开车带着他先去吃了个午饭,然后回家换了身衣服,两人都是新买的白衬衫,郑越霖还傻乎乎地问:“为什么穿得这么正式啊?不就是出去吃个饭吗?”

“户口本和身份证拿好了吗?”罗勋问。

“啊?”

“别啊了!”罗勋过来直接在郑越霖脸上咬了一口,大吼道,“我都等了一个月了!领证啊!结婚啊!你要急死我啊!”

郑越霖呆愣愣地看着罗勋,随即笑了,像只树袋熊一样抱上罗勋说:“好啊!领证去!”

两个人穿着一样的衣服,牵着手,一人手里拿着一个户口本出了家门。

“我第一次领证,好紧张啊……”郑越霖攥着自己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像是生怕它们长腿儿跑了。

“我……也是第一次。”罗勋觉得他俩的对话有点诡异,但心里的甜蜜真的是控制不住地往外溢,他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结婚这么早甚至没想过结婚,他才二十多,结婚似乎离他非常遥远,身边也有早早就结了婚的同学,他觉得简直不可思议,那么早就把自己埋在爱情的坟墓里,到底是有多想不开。

但现在他才明白,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恨不得把两人腰带都系到一起,“结婚”从一个满是束缚性的词语变成了一件无比甜蜜的事情。

他们到了民政局先去拍照,给他们照相的师傅一直夸他们长得帅,往那儿一站跟明星似的。

罗勋不乐意了,小声嘀咕:“我们本来就是明星。”

郑越霖偷笑,拉着他说:“人家没关注过我们很正常嘛!”

拍完照去办其他的手续,排队的人很多,罗勋等得有些着急。

“好饭不怕晚!不要着急。”郑越霖自己其实也急,在那儿坐着直抖腿。

“你别抖腿,你一抖我心跳更快了。”罗勋把手放在他腿上,郑越霖抖一下他就拍一下。

前面的一个女孩回头看他们一眼,然后跟自己男朋友说了句什么。

郑越霖有些害羞,低着头脸红不说话。

那个女孩过来小声说:“恭喜你们结婚啦!”

罗勋抬头诧异地“啊”了一声,女孩又说:“我是你们的CP粉!我的天呐,竟然跟你们同一天领证!”

她激动地抓着男朋友的手,差点蹦起来:“我的天呐,怎么办,我太激动了!”

最后,他们都领完证之后,四个人在民政局门口拍了张照片。

那个女孩兴奋地发了微博,罗勋的经纪人看见网上都在传他结婚的事,这才知道自己这个不省心的艺人竟然都没跟他报备就结了婚。

罗勋的经纪合约里没有说不准恋爱不准结婚,毕竟他进娱乐圈靠得都是关系,或者说靠得都是他爸的钱,当年选秀参加的选秀比赛他爸还是赞助商之一,不过他还是挨了一顿骂,但全程面带笑容,最后还问经纪人:“哥,明天我们俩婚礼,你来不?”

“我迟早被你气死!”经纪人伸手要请柬,结果罗勋并没带来。

“晚上给你送来!”罗勋笑嘻嘻地走了,毕竟楼下郑越霖还在车里等着他。

“怎么样?”郑越霖见罗勋出来了,紧张地问,“要赔钱吗?”

“赔什么啊!”罗勋开车带着郑越霖去试礼服,“明天婚礼,今天晚上你要跟我做羞羞的事还是睡个美容觉?”

“……你说什么呢!”郑越霖一听见“羞羞的事”脸刷地就红了,像是突然被煮熟了一样。

“咱们现在都是合法夫夫了,你没有理由再拒绝我了。”罗勋坏笑着伸手快速摸了一下郑越霖的下身,然后兴奋得开始鬼叫。

“你不要这样啊!”郑越霖往边上靠了靠,抱着结婚证说,“我还没准备好呢!”

“没事儿,逗你玩呢。”罗勋清了清嗓子说,“我都忍了这么久了,不在乎这一个晚上了,明天结婚典礼,我得让你活蹦乱跳的,但明晚……”

他看向郑越霖,而郑越霖正惊恐地回望他。

“明晚,你就洗洗干净准备成为你老公的人吧!”

郑越霖觉得特别恐怖,仿佛罗勋被狼外婆俯身了,随时都要扒光他这个小红帽然后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太可怕了,可是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怀里还抱着他们的结婚证,郑越霖不想这么快就成为离异青年,所以只有忍耐……

当天晚上郑越霖反锁了卧室的门,生怕罗勋突然闯进来,一整晚都没睡好,做梦还梦见了罗勋变成了狼外婆,一口把他给吃掉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郑越霖一脸的生无可恋,罗勋来敲门,元气满满地对着他唱:“小兔乖乖,把门开开!”

郑越霖唱不出来,大喊:“不开!”

“不开?”罗勋又敲了敲笑着说,“那我可就……”

郑越霖开了门,耷拉着脑袋说:“你不要闹了,开门了。”

“快收拾,咱们去做造型,结婚去喽!”

第15章

郑越霖觉得自己大概还在梦里,不然哪有正常人这么快领证这么快办婚礼的。

仿佛是被用力推着往前走,但又走得心甘情愿。

他跟罗勋去约好的店里做造型,然后换了礼服,罗勋拉着他自拍了一张,把这张照片分别发到了微博、朋友圈和校内网。

“校内网你还发啊?”郑越霖凑过去看,“都没有人玩了。”

“显摆么!偶尔还是有以前的同学上去看两眼的,我得让他们知道我结婚了!”罗勋特别嘚瑟,看了眼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便说,“走着,他们应该到了。”

“谁啊?”郑越霖觉得这场婚礼很诡异,一大早就他们两个人在折腾,该不会连宾客都没请吧?

然而等他们俩到了酒店,郑越霖站在门口愣住了。

酒店大楼门口一边站了十个人,都穿着一样的礼服,看见他们之后一个姑娘把捧花送到郑越霖手里,又在他胸前别上了写着“新郎”的胸花,另一边罗勋也是,不过没有捧花。

罗勋冲他挤眉弄眼,郑越霖呆呆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好胸花之后,罗勋拉着郑越霖的手让他挽住自己的手臂,笑着说:“注意注意,这不是演习!”

“啊?”郑越霖还是蒙的,这跟他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

“走着!”罗勋刚说完,不知道哪里传出了《婚礼进行曲》,他们俩从感应门走进去,一路踩着红地毯,两边都站着穿着礼服的人。

郑越霖东张西望,酒店大厅摆着好多花还有好多他们的照片,他跟着罗勋顺着宣传楼梯往上走,他心跳特别快,觉得非常奇妙。

他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看的童话故事,灰姑娘嫁给了王子,他们结婚的时候大概就是这样的排场吧。

“这得花多少钱啊?”郑越霖小声问罗勋,“这些都是群众演员吗?一天多少钱?”

罗勋被他气得翻白眼,竟然在自己的婚礼上能问出这种不解风情的话,估计全世界也就郑越霖能赶出来了,他冷着声音说:“都是我爸公司员工,你有意见吗?”

“啊……给他们算加班吗?”郑越霖想了想说,“今年咱们国家对加班费的规定是在休息日安排……”

“闭嘴!”罗勋压低声音说,“你结婚!这是你在结婚!你入戏一点好不好!”

郑越霖怯怯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他开始在脑内不停循环“我结婚,我结婚,我在结婚”,然后循环了几次之后突然瞪大眼睛看向罗勋说:“我们现在真的在结婚?”

罗勋真的要吐血了,点点头:“乖,别说话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