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93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伴着乐曲一路走到三楼,从楼梯上去之后是一扇很大的门,门口站着两个小男孩,每人手里拉着一个花篮,看见他们之后笑着拉开了门。

这回是真的婚礼现场了,满屋子都是粉色的花和装饰,门一打开,里面坐着的人都看向他们。

郑越霖被吓着了,因为这场婚礼的布置跟他当年拍的第一部戏一模一样,那时候他是个打酱油的角色,站在人群中卖力鼓掌,拍完那部戏之后他发了一条微博,说婚礼现场布置得太美了,好想在这种地方办婚礼。

他震惊地看着罗勋,对方在冲他笑。

郑越霖突然就想哭,但是他们今天化了妆,又有这么多人看着,他得控制自己。

两个人慢慢地往前走,身后跟着那两个不停撒花的小孩儿,郑越霖浑身都激动得发抖,偷偷掐了自己一把,发现真的不是做梦。

这场婚礼没有司仪,他们走到前面之后罗勋自己拿起了话筒,看也没看台下,直接问郑越霖:“请问郑越霖先生,你愿意与我罗勋结为夫夫吗?我会爱你、安慰你、尊重你、保护你,不论你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你,直到离开世界。”

郑越霖震惊得说不出话,看着罗勋实在忍不住想哭。

“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可尴尬了。”罗勋紧张得不行,但还是拿出了戒指,“因为我准备强行跟你结婚。”

他说完,将戒指戴在了郑越霖手上。

台下的人见郑越霖一直不说话也都紧张起来,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尴尬。

郑爸爸和郑妈妈都皱着眉,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其实,郑越霖只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到了,他完全反应不过来,他看着手上的戒指,半天才抬头对罗勋说:“你再说一遍?”

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特意从剧组出来参加婚礼的廖晨曦小声跟高维说:“这小子是不是想干仗啊?气氛不对啊!”

高维捂着他嘴不让他说话,静静地看着前面的人。

罗勋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可尴尬了,因为我准备强行跟你结婚。”

“还有前面的!”郑越霖突然笑了,说,“我没听够,你再说一遍呗!”

众人见他回魂了,都松了口气笑了出来。

被吓得差点晕过去的罗勋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请问郑越霖先生,你愿意与我罗勋结为夫夫吗?我会爱你、安慰你、尊重你、保护你,不论你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你,直到离开世界。”

“好好好!”郑越霖点头,问,“还有一枚戒指呢?我给你戴上!”

廖晨曦生无可恋地看着台上跟演戏似的两个人说:“他俩怎么那么逗呢!”

高维哼笑一声凑到他耳边:“你也挺逗的。”

婚礼在神神叨叨和神魂颠倒中结束了,罗勋安排着宾客入席吃饭,郑越霖盯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看个不停。

“喜不喜欢啊?定制的呢!”罗勋跟他邀功,“给咱们做婚戒的是个老工匠,当年我爸妈结婚就是他给做的婚戒。”

“喜欢啊!”郑越霖勾了勾他的手指,笑着说,“可喜欢了。”

忙了几乎一整天,罗勋因为不想被打扰,所以并没有安排闹洞房这一环节。

到了晚上,郑爸郑妈被他送到了自己爸妈那边,家里只有他跟郑越霖两个人。

该来的终于来了,罗勋搂着郑越霖的腰进了家门的时候下身都已经硬得快要爆掉了。

这种熬了好久的粥终于可以吃了的感觉真的太棒了,罗勋想,郑越霖这锅粥,他今晚可以大气儿不喘地吃一宿!

第16章

郑越霖今天一整天都是蒙的,但此刻却变得非常敏感,他一进门就觉得罗勋不对劲,撒腿就想往卧室跑,结果被人扯过来直接扛在了肩膀上。

“往哪儿跑啊?”罗勋咬着牙扛着郑越霖往楼上走,他特意把三楼 的卧室重新布罝了一下,大红的床上四件套,窗帘也换了喜庆的石 榴红,特意买了足量的润滑剂和安全套,今天一晚上,不干到郑越 霖晕过去他就不罢休。

“我不跑啊!你把我放下!”郑越霖的胃硌在罗勋肩膀上,被弄得 难受,可怜兮兮地求饶,“我自己走嘛……”

罗勋费了挺大力气把人扛到了三楼,暗自决定找时间开始健身,不 然真是太虚了,一点儿一家之主该有的样子都没有!

他抬腿踹开门,赶紧把郑越霖丟在了床上。

为了防止这个怂兮兮的家伙逃跑,罗勋立刻去关门然后锁好,转过 来只打开床头的台灯,笑意盈盈地看着一脸慌张的郑越霖。

“知道应该干什么了吗?”罗勋突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郑越霖的鼻 尖,吓得人家抖了抖。

“啊……”郑越霖看了一圈房间的布罝,台灯罩也换成了红色镂空花纹款,看起来罗勋真的准备了很久,“那个……你什么时候布罝的,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你知道就怪了!”罗勋抬手又敲了敲床头柜,郑越霖循声看过 去,那上面摆着三盒安全套两大瓶润滑剂。

“哦。”郑越霖看完赶紧转回来,低头盯着罗勋的裤裆看。

“看够了吗?”罗勋开始解自己衬衫的扣子,“是不是不太过瘾? 老公带你玩点刺激的!”

郑越霖抬头看他把扣子一颗颗解开,露出了蜜色的肌肤,衬衫被脱 掉,罗勋上半身赤裸,突然伸过手拉住郑越霖的手腕,让对方的手 掌贴在自己胸前,然后慢慢抚摸。

郑越霖这下真的慌了,赶忙想要抽回手,结果被抓得更紧。

“洞房花烛夜,你摸你老公害羞什么!”罗勋身体前倾,直接将人 扑倒在床上。

郑越霖明白他说的没错,而且罗勋其实老早就惦记着跟他做这种 事,他心里都清楚,但毕竟是人生第一次,怎么可能不害羞,怎么 可能不紧张。

“我……我不害羞啊……”郑越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偷瞄床头柜上的瓶子,被罗勋捏着下巴把头扭了过来。

“不准看别的地方。”罗勋慢慢靠近他的嘴唇,然后轻轻与他双唇相贴,说道,“看着我,我们要开始做爱了。”

郑越霖被“做爱”两个字刺激的羞愧难当,立马又想转头结果被含 住嘴唇承受着来自罗勋热烈的亲吻。

他双手抵在对方赤裸的胸膛前,明显能感受到对方肿胀的下体。 罗勋用膝盖挤开郑越霖并在一起的双腿,模拟着做爱时下身抽插的 动作隔着裤子顶了顶郑越霖的身体。

“唔!”郑越霖双目怒睁,倒是热得罗勋一声轻笑。

他放开郑越霖的嘴唇,用舌尖一路沿着脸颊舔到耳畔,轻声 说:“今天不会再放过你了,我们合法了。”

他说完便伸手去解郑越霖的裤子,腰带是他买的,毫不费力就解了 开来,当拉链的声音袭来,郑越霖有了反应,他的性器包裹在白色 的内辉下,龟头处已经溢出了液体打湿了内裤。

“你也挺期待的嘛!”罗勋笑了一声,手掌覆住被包裹着的阴茎, 轻轻按了按。

“嗯……”郑越霖从嗓子眼里冒出一声轻哼,双手试图推拒。

“别动!”罗勋低吼,“乱动就干死你!”

郑越霖被他镇住了,像只可怜的小狗一样咬着嘴唇可怜巴巴地看着 他。

罗勋笑了,扒下了他的裤子,又脱掉了他的衬衫,独留一条白色内 裤在身上。

“过来给老公把裤子脱了。”罗勋说完,郑越霖直接钻进了被窝 里,因为害羞,只露出了额头和两只眼睛。

罗勋被彻底打败,只好自己动手,他故意脱得很慢,并且假装不经 意地做出性感的动作,脱掉外裤,他里面也穿着和郑越霖一样的白 色内裤。

“我要进来咯。”罗勋掀起被子的一角,钻进了被窝,伸手就把躲 在里面的郑越霖给捞进了怀里。

两个人都只穿着内裤,抱在一起的时候肌肤相贴,让郑越霖的心里 打起了鼓,没完没了的,怎么也停不下来。

“等会儿我的这根东西就要像我进被窝一样进到你那里。”罗勋拉 着郑越霖的手去摸自己的分身,另一只手隔着内裤在对方的臀缝上 按了按。

“啊!”郑越霖条件反射猛地去推他,结果被早就有了防备的罗勋 给大力抱住,在他想要继续挣扎的时候,罗勋的手已经握住了郑越 霖的分身。

硬硬的,曾经跟罗勋有过一面之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