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想情人_第94章

秦三见Ctrl+D 收藏本站

郑越霖瞬间就浑身发软任人宰割了,他紧张得睁大眼睛看着罗勋, 嘴唇微张,罗勋看了他一眼,伸出舌头,将舌尖伸进了对方的嘴唇 里舔了 一下湿润的贝齿然后又抽了出来。

“等会儿我的肉棒也要像刚才我的舌头插进你嘴里一样插进你的小 洞里。”罗勋耍流联耍上了瘾,手指在郑越霖龟头上摸了摸,然后 抽了出来。

他将手指在离子前面闻了闻,笑着说:“你都出水儿了。”

“你别说了!”郑越霖踢了他一脚,然后赶快加紧双腿,祈祷这羞 耻的一晚赶快过去。

罗勋将手从后面又伸进了郑越霖内裤里,用力地揉着他的臀肉。 他突然发现郑越霖在很小声地嘟囔着什么,凑近一听,他差点萎 了。

“以艰苦奋斗为荣,以骄奢淫逸为耻……啊……下一句是什么来着……啊没有下一句了,这是最后一句,以艰苦奋斗为荣,以骄奢淫逸为 耻.……”郑越霖闭紧了眼睛絮絮叨叨地嘀咕着,他实在太紧张了,还害伯,因为昨天晚上他特意上网査了怎么做爱,然后看到有人说刚 开始会很疼,是那种身体被撕裂的疼。

郑越霖吓得手尖儿冰凉,当罗勋的手指点到他的后穴口处的时候他 的胆终于被吓破了,抱着罗勋大喊:“"疼啊!”

罗勋被吓得一个激灵,他手指还没插进去呢,而且只是想先教训一 下这个前戏不认真在那儿背八荣八耻的家伙,这怎么就疼上了呢?

他抽出手,抱着郑越霖一个翻身就将人压在了身上,床很软,郑越霖红着脸紧闭着眼睛陷在红色床单里的样子实在太可口。

他将郑越霖搂着自己的手拉下来,然后俯身含住对方的乳头,用舌 尖轻轻挑逗,郑越霖便难受地扭起了腰。

“别……”郑越霖发现自己下身更涨了。

第17章

“别什么啊?”罗勋抬头看他,摸了摸郑越霖硬邦邦的性器,“老 公帮你把内裤脱了好不好?”

郑越霖听了立马双手攥紧内裤边缘,然而这会儿他根本没什么力 气,罗勋在他身上摸两下他就不知道手到底应该往哪里放了。

两个人互不让步,罗勋扯这里,郑越霖就拉上来,罗勋拉那里,郑 越霖就赖赖唧唧地提上去。

最后罗勋没耐心了,要是继续这么闹下去今天一晚上别说“吃 粥”了,也就只能闻闻味儿了!

他一狠心,用力一扯,果然内裤“刺啦”一声,边缘的地方被扯坏 了。

罗勋趁着郑越霖惊讶的空档迅速扯下他的内裤然后丟到了门边。

“……”郑越霖皱着小脸儿看着自己的“保护伞”就这么被扔了,赶 紧又扯过被子盖在身上。

罗勋笑了一下,一边脱自己的内裤一边说:“你都是我媳妇儿了,还挡什么啊?你要是不嫌热咱们就盖着被子做。”

他把内裤脱下去的一瞬间,那根粗大精神的阴茎出现在郑越霖眼前,罗勋故意晃了晃,用手指了一下:“大不大?”

“嗯……”郑越霖眼巴巴地看着,心想,好大啊,比我的大好多……

罗勋一把扯开被子,郑越霖没抓住,让他占了便宜,大半个被子都 掉到了地上,他赤裸地身体彻底被罗勋看了个精光。

罗勋看着郑越霖双手捂着他那明显也急需发泄的“小兄弟”开始浑 身燥热,他趴到郑越霖身上,突然间开始激烈地亲吻那紧绷僵硬的 身体,在郑越霖的脖颈和胸前留下了一串湿润的水渍。

他伸手去摸润滑剂,在郑越霖耳边说:“忍不了了,让我做吧。”

郑越霖张大了嘴巴喘着粗气,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就算是那次 罗勋给他口交也没有现在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案板上的鱼,等着被 收拾收拾下锅吃掉。

罗勋已经不是在跟他打商量了,他算看明白郑越霖了,只要他一直 不狠下心,那人就能跟他拉据战一晚上。

他起身,将郑越霖翻了过去,然后用自己的腿叉开郑越霖的双腿, 身下的人果然不老实地扭动哼哼唧唧地问:“干嘛啊……”

“我要干嘛你不知道吗?”罗勋挤了好多润滑剂在手上,手指抵在郑越霖穴口说,“我要先给你做扩张,做好扩张之后就要插你了。”

“……能说得委婉点吗?”郑越霖把脸埋在枕头里,害羞得不敢抬头。

“行。”罗勋虽然口头这么答应着,但还是一边慢慢将手指插入一 边说,“委婉点……你好紧。”

“啊!”郑越霖被突如其来的异物感刺激得尖叫,双手抓住枕头呜 呜地说,“难受!”

“―会儿就好了,你放松点。”罗勋俯身亲了亲他软乎乎的屁股,“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咱们俩是两口子,干这事儿天经地义。”

郑越霖咬紧牙,觉得这简直就是在遭罪,但罗勋说的也对,他们现 在是合法夫夫,这是老天爷安排给他的使命,虽然痛苦,但必须完 成。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郑越霖苦着脸在心里默念,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做个扩张把罗勋累坏了,他终于插进了三根手指搅合了一会儿之后抽了出来,双手扒开郑越霖的臀瓣看了看,粉嫩湿润,罗勋突然想 到一个词:舔菊。

他被自己雷到了,赶紧回魂儿,揉了揉郑越霖的屁股说:“我要进 去了,”

郑越霖刚才差点被自己闷死,这会终于肯露出脸来了,小声 说:“你不是都进去好半天了?”

“……刚才是手指。”罗勋趴到郑越霖身上,将自己的性器抵在对方穴口,“现在是我的……那个。”

郑越霖红着脸趴下,不由自主地收缩了一下穴口。

“别乱动啊,你越动我就越兴奋。”罗勋轻轻挺身,龟头撑开褶皱—点点进入。

“疼。”郑越霖眼泪刷地就下来了,哀哀求饶,“慢点……慢点嘛……”

罗勋本来就因为终于插入郑越霖而兴奋不已,这会儿再加上对方这 带着哭腔的求饶,彻底地激起了他的欲望,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等会儿他媳妇儿肯定是会爽的,所以现在就先忍忍吧。

他非常无耻地突然大力插入,大半根都顶了进去,他是爽了,又紧 又热又湿,恨不得现在就疯狂抽插操哭他媳妇儿,然而他媳妇本人 却是崩溃到捶枕头,疼得这辈子都不想再做爱了。

“放松!”罗勋用力拍了拍郑越霖的臀肉,软软的一团被他一拍抖 了两抖,格外诱人。

郑越霖用枕头擦了擦眼泪,准备背八荣八耻转移注意力。

然而这一招并不管用了,因为当罗勋整根没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快 被穿透了,特别怕他那根东西从后面插进去再从前面顶出来。

他再也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去想“以艰苦奋斗为荣”的下一句是什 么,屁股后面火辣辣的疼,他突然想到拍戏的时候廖晨曦在给他科普“初夜”时说的那句话:“刚开始,你会觉得自己就要肛裂 了……”

肛裂了,肛裂了,郑越霖哭出了声,心想,晨曦哥诚不欺我!

罗勋听见他哭顿时就心软了,但心软也不能让他现在抽出来抱着人 说不做了。

他停下来不动,不停地安慰郑越霖:“不哭啊,等会儿就舒服了, 你看你现在是不是没有刚才那么疼了?”

郑越霖哭唧唧地说:“不是……还是很疼……”

罗勋无言以对了,决定先帮他撸射,结果手绕到前面握住之后发现郑越霖竟然已经软了,他吓了一跳,侧身去看,然后问:“你刚才射了吗?”

“没有啊……”郑越霖一直没关注自己身下,毕竟屁股疼得快要了他的命了,哪有工夫再去撸前面。

罗勋知道了,这绝对是疼的,他皱了皱眉,阴茎还插在人家身体 里,俯身亲了亲郑越霖的脸说:“弄疼你了,对不起。”

罗勋态度一软,郑越霖突然就不好意思哭了,两口子做爱他在这哭 个什么劲儿呢……

他撇撇嘴,又用枕头擦了擦眼泪说:“对不起,我太没用了。”

罗勋看着他突然就笑了,摸了摸那张湿乎乎的小脸说:“不想做的话那我抽出来吧。”

“别啊!”郑越霖心想都到了这一步了,多少也算是破了处了,再 忍忍吧,毕竟两个人过日子这一道坎迈步过去是不行的,不能因为 自己的胆小懦弱委屈了罗勋!

他深呼吸一下,然后说:“你轻一点蛮、慢一点,我没事的。”

罗勋感动得不行,有了郑越霖的话他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抱着浑 身是汗的媳妇儿,慢慢挺动起下身来。

一下……两下……一开始郑越霖为了转移注意力让自己觉得不那么疼 就开始数数,罗勋顶进来一次他就数一下,结果慢慢地,他发现自 己不对劲了,从某一下开始,罗勋那么一顶,他浑身发麻不受控制 地呻吟出声。

罗勋被他突然的一声娇喘给激得又涨了几分,立刻停下抽插然后慢慢地试探,果不其然,每次碰到那个地方郑越霖都会叫出声来。

他轻笑一声,开始专心攻向那一点,还紧紧地贴着对方的耳朵 说:“老公是不是戳到你的G点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