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4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连忙用另一只手去探他的鼻息,还好、还有气,那就是晕过去了。

等等,这几天就麻烦自己了?刚刚还想把他丢回隔壁的好不好!他现在一副万事都交给自己的态度是在闹哪样?!

罗勋站在床边深呼吸几个来回,才勉强弯腰、将严非的手放回床上帮他盖好被子。罗勋很清楚,如果严非一直都晕着,自己在他醒来前再丢回隔壁根本没什么问题、早已习惯了末世处事规则的自己更不会有什么道德压力。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中途醒了一次,还发觉了这里是自己的家!

如果他一直没醒,自然万事好办。可他既然醒过一次,如果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被丢回到隔壁的毛坯房中睡毛渣渣的地板的话……呵呵。

人性就是这样,如果一开始只给予少许帮助、或者一开始就没有给对方过高的期望,那事后怎么样处理都好办,但如果帮人帮到一半忽然停手、又或者一开始就给对方过高的希望,那还不如压根不帮忙!

现在的罗勋就处于这种状态,既然如此……罗勋起身向卧室门口方向走去,家里东西虽然不少,但好在自己为防万一已经处理过了,等他恢复后就按自己之前预备好的借口解释就好。

至于升米恩斗米仇……眼中的光彩闪了闪,罗勋不介意自己在末世初期对这个对自己大有帮助的金属系异能者做些先期投资,但如果对方真的心存歹念的话,自己末世十年经历也不是白来的,想要杀人,可不仅仅只是用异能、枪械直接轰杀这么简单。

基地中那些很少离开的长住民之间带着血腥的阴暗,一直都存在。有时,那种阴暗中发生的事要远比面对基地外的丧尸更“要命”。

当严非再次睁开眼睛时,身上的温暖、身下的柔软舒适,让他一度以为自己又回到市区中自己那间舒适的公寓中。

缓缓转动脑袋,胸口处传来的疼痛感让他彻底清醒过来,疑惑地在厚重的窗帘上看了半天,有些迟钝的脑子才转回神——这个窗帘和自己家的不一样……虽然同样遮光性极强,可自己可没有使用暗红色窗帘的习惯,他更偏爱浅绿色。

大门被打开,卧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让他此前根本没听到有人靠近这个房间。

有些艰难转过头去,“啪嚓”一声,卧室里的顶灯被打开,严非眯起眼来看不清进来的人是谁。

罗勋一手端着热水,一手拿着刚刚熬好的粥,似乎没有想到他这会儿就醒了脚步顿了顿才走了进来。

“醒了?正好吃药。”在人昏迷的时候喂药真是一件大工程,罗勋更不愿意为了一个陌生男人献出自己两辈子的初……咳咳,看他长得这么妖孽,平时的私生活肯定十分“精彩”,万一有什么病呢?对,等他走了之后自己得把他用过的器皿彻底高温消毒!

这个声音略有印象,严非这会儿适应了室内光线,才看清罗勋那张表情略显“丰富”的面孔。

卧室大门并没关紧,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门口地板上撒欢似地跑来跑去,发出“哈拉哈拉”的声音,哦,对了,他家养了一条狗。

“外头的……就是你的狗?”嗓子很干,好像很久没喝水的样子,严非只说出几个字就觉得嘴唇上有些干裂得发疼。

“嗯。”罗勋应了一声,他没让小家伙跟进来是怕有什么细菌,小家伙很聪明,就在门口转圈圈追自己尾巴玩,一个失去方向感就会一屁股撞到墙壁上。将水和粥在床头柜上放好,拉开抽屉拿出几盒消炎药外加一个急救箱。

“谢谢。”

“没事,等你好了我还有事要你帮忙呢。”这话可得提前说好,而且说要报答自己的人也是他。不然,罗勋才不会下这么大的力气弄个大麻烦回家。

严非微微挑了一下眉,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嘴唇也挂起一个诱人的弧度。虽然罗勋这么说可严非却丝毫不觉得哪里不舒服,他本来就是个商人,更一直都信奉有付出必有所求,罗勋对自己有所求他现在这里住得才安心。

将药放到床头柜上抬起头的罗勋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似笑非笑的美人脸,第一次被这种美人、以这么近的距离、用这种表情含笑盯着的罗勋毫不意外的——脸红了。

就算是可悲的顶灯可不是淡蓝色的,日光灯的颜色根本挽救不了罗勋那仿佛被煮过的大红脸,更何况他还无比蠢笨的马上慌乱地移开视线,让从小到大被人告白告得恨不能蒙着脸出门、除夏天外全年在口袋中配备口罩的严非一眼就看了出来。

对于——别人戴口罩防雾霾、他戴口罩防花痴的严非来说,这种表情太常见,常见的就像喝白开水一样。区别只是以前会对自己做这种表情的都是女人,有所有企图的男人在面对自己时都只有一种表情——占有欲。可现在面对自己表情羞涩的却是个大男孩。

他说的有事找自己,总不会是……见色起意吧?就他这反应,谁起意谁还说不定呢。

想到这里,严非忍不住有些失笑,却没想到这一笑反倒牵引起胸口的伤,害得他又止不住咳嗽了起来。

门口跑来跑去的小家伙停下脚步,歪着小脑袋从门缝出探了进来,好奇地打量声音来源物。

“小心。”罗勋皱起眉头,连忙一手轻轻把他扶起在他身后垫了两个枕头,等他咳得轻了些才道,“我不确定你伤没伤到什么内脏,现在外面医疗、救护全面瘫痪,你自己也小心一些。”

幸亏他不知道严非咳嗽的原因,不然他现在一定会下定决心把他丢回隔壁。

严非平息一下气息,抛开那些莫名其妙的脑洞,闭闭眼睛、再睁开后问道:“我昏了多久?”

“三天。”

三天……眼中光芒微闪,三天么?要不是他把自己弄回来,这次恐怕自己未必能再醒过来吧……

“先吃药吧。”

严非抬抬手,想自己接过来,却发现只要胳膊一动就会牵扯到伤口,只得无奈冲他苦笑:“抱歉,可能还得麻烦你帮忙……”

严非脸上的血迹、泥泞,早就在第一天、被自己搬进来之时就擦干净了。他的皮肤白净细腻,薄唇因为伤病此时显得有些青白,但形状却非常好看。从罗勋第一次清楚看到他的外表时,就知道这个男人的外貌绝对和当初烈焰的那个妖精各有千秋,但此时他再次一笑,还是有些晃人的眼。

这次罗勋淡定多了,只是微着皱眉、垂下眼睛,打死不跟他对视。将手中的药送到他嘴边:“吃药。”等他张嘴后,罗勋就像生怕碰到他嘴唇似的把药直接往里一丢,反而让严非一时没反应过来,差点又喷出来。

“喝水。”

作者有话要说:  罗勋:好想把那个累赘丢回去肿么破?在线等!

严非:做梦比较快。

罗勋:好像收藏一夜过五千肿么破?在线等!

严非:还是做梦比较快,多睡会儿就能多几个收藏也不一定。

第16章 弹药库与户主

看罗勋直接将水杯无直接塞到自己口边,半点没有照顾伤员应有的温柔体贴,严非有些纳闷,他这两天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这么粗暴对待一个昏迷中的伤员,自己怎么还没被他呛死?

其实罗勋同学只要不面对清醒的严非,其行为就十分正常、体贴。奈何,严非一醒,面对着这张祸水脸,罗勋就会在心里一直告诫自己要离他远点,免得一个不小心陷进去这才导致他的行为举止显得有些异常。

没办法,谁让他是个被生活硬生生掰弯的纯情小处男呢?面对严非这种级别的美男子能淡定得起来才怪。

——等他能动了一定丢回隔壁去!

“你给我吃的什么药?”等喝水送下胶囊严非才想起这个问题。

“消炎药,云南白药。”罗勋开始收拾药盒、水杯,“之前见你吐血估计你内脏也受了些伤,不过不知道伤到哪儿了,反正云南白药跟消炎药应该能有点作用。以前我家养狗被车子撞得站不起来,就是吃白药吃好的。”

严非:“……”自己到现在都没死,还真是命大啊。

或许白药真的对症?也或许严非当初虽然被打中内脏、肋骨也折了,但却没倒霉的被肋骨扎到内脏器官?又或许人类拥有了异能之后,体质也随之变好不少?

反正,他自从被罗勋带回家灌药后的第二天就不再发烧了,只是一直没醒过来、直到现在。

“喝点粥吧。”人已经彻底清醒了,罗勋明白自己即使为了未来的弹药考虑也暂时不能立即把人丢出大门去,这才十分不情愿地把自己刚刚熬好的大米粥端上——大米可是好东西啊,要是能留两袋到末世一、两年后,价格会高到能换回足够自己吃半年的变异粮食回来!

“谢谢……”看着仿佛带着莫名怨念伸过来的勺子,严非很明智地没问他生气的原因——总觉得一旦问明白了自己会继续吐血。吃了几勺粥、已经感觉不到罗勋还有什么怨气后严非才开口问道:“之前你说有需要我做的事,是什么事?”

罗勋愣了下才想到自己进门后对他说过的话,也没磨叽,放下粥碗起身去旁边桌子取过一些东西来:“这些,你能弄出来么?”这是他刚刚从箭袋里取出的一根弩箭。

“这个?!”严非一挑眉,有些诧异地看向他另一只手上的弩。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楼道中遇到他的时候,他身上除了那一身诡异的雨衣外最显眼的就是肩上挎着的弩了。

在如今这种乱世中不得不说他的脑子倒很好使,才刚发生异变就准备起武器来了?这种东西的杀伤力比起自己的枪来说是差了些,但要比其他冷兵器安全。

难怪他愿意帮自己的忙,原来如此。

“有金属吗?”

罗勋连忙拿出几颗随手翻出的螺丝递给他。

接过罗勋递过来的弩箭和螺丝钉,严非将拿着螺丝钉的手向上摊开,那几枚螺丝钉竟然凭空飞起,悬浮在他掌心上空!几经扭转、变化,一根除了颜色外外形几乎一模一样的弩箭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样可以么?”

罗勋眼中带着惊奇,他前世只听说过有金属异能,却完全没有见过有这类异能的人,似乎能进化出这种特殊异能的人原本就十分稀少,大多数都是风水火土雷电这类攻击性异能、以及各种身体强化型。

更不用说末世初期时异能者还会和普通人混在一起,等末世中后期异能者一个个鼻子冲天,除了买东西交易的时候之外谁会给罗勋这样的普通人免费表演异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