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5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手中的两只弩箭重量上所差无几,区别只在外皮的颜色,但颜色什么的全都无所谓,不过是材料有些区别罢了。

罗勋连忙将做出来的弩箭上到弩上,转身朝卧室墙上一个专门装上的靶子试了一箭,“哆”的一声,弩箭狠狠钉入红心!

杀伤力完全合格!

小家伙屁屁往后一错,蹲坐在地,吓了一大跳!

看着深深钉入靶心、还在微微晃动着的弩箭,严非眼睛微微缩了下,上箭、转身、射箭,整套动作流畅无比一气呵成,他在末世前就喜欢玩这个、而且还经常练习?不然只凭末世后几天的功夫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准头?

幸亏罗勋的年纪看上去比较小、像是会玩真人cs、彩蛋射击类游戏的样子,严非也是个平时各种娱乐消遣不断的,不然指不定就会对罗勋产生什么怀疑。

这会儿罗勋再看向严非的视线一改之前仿佛小媳妇似的模样,变得异常火热——特熟系异能者,果然好厉害!

严非莫名觉得脖子后面有些发寒,轻轻咳嗽一声:“你想让我帮你做这些东西?”

见他问,罗勋连忙收拾好雀跃不停的心思坐到床边:“等你的伤养得差不多的,我没那么好的运气激发出什么异能,不过倒是会用弩,只是现在实在不方便做弩箭……”

是的,只是不方便做,但是只要不怕噪音传到别人家引起人家注意,罗勋还是能做出替代品的——就是实用性上差一些。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意用粮食和水来换。”这些东西在末世后的价格可不低,但与此同时,武器——尤其是箭枝、子弹这类消耗品的价格同样不低,两人都不吃亏。

严非眼中神采闪了闪,压下问他现在帮自己、照顾自己的这些事情是不是也要折算在武器、子弹中还给他的念头。

人命、尤其是自己的命,对于每个人来说是无价的,就算自己再怎么更愿意相信利益交换,现在却也问不出这些话来。

谁帮了谁、谁救了谁,远不是冰冷冷的一句“等价交换”就可以替代的。

在面对如今这种突变、失常的世界时,严非很想换一种活法。这突变的一切,不正是所他一直隐隐期待的改变吗?尽管他依旧不愿意相信除自己外的任何人。

“好。”严非微微点头,再度闭上眼睛。

“再吃点东西再休息吧。”

散发着大米香味的粥再次送到面前,严非睁开眼睛,发觉这个大男孩的动作比刚才自然的多、也温柔的多,再没有之前那种僵硬。果然,人和人之间都是需要交流、了解才能磨合相处起来的。

收拾东西、起身,罗勋端着碗和勺子转身向大门口走去。一抬头,见小家伙正一脸好奇地蹲在窗边看着自己呢,他都没发现它是什么时候偷偷钻进来的。

“走了,下楼。”低声招呼一句,小家伙立即甩着尾巴站起来,巴巴地跟在罗勋身后一起出了卧室大门,看都不看还躺在床上的严非一眼。

二层过道的灯开着,但一楼客厅却没有点半盏灯。有的,只是从落地窗外洒进来的点点星光。

单面玻璃纸只能隔绝从外面看进来的视线,但如果室内点灯,却还是不能完全阻隔掉透出去的光线。

小区里已经停电三天了,二层的大卧室因为有着极厚的窗帘,所以即使开灯外面也完全看不出来。但一层客厅就不行了,因为阳台上种了不少植物所以罗勋没办法保证拉住的窗帘不会透出去一丝光,万一透出去会给自己惹麻烦的。

家中的线路在停电当天晚上、自己将严非抬入卧室后,就被罗勋改掉、接上了备用电源。

现在,客厅中开着的几个冰柜用得都是备用电源中的电,太阳板也在窗外架好,每天给其他新收集进来的备用电源全效充电。

如果不是这会儿只是末世初期,罗勋肯定会将自己房间外侧的墙壁、屋顶上全都装好太阳能板,只靠这个,自己就算再在家中养上五个病号他也养得起!

“乖,都几点了?可见你白天睡够了?老实回去睡觉。”罗勋最后检查了一下家中的门窗、放在阳台玻璃箱中的小鹌鹑们,走到客厅中间跟一直在自己脚下转悠的小家伙说道。

小家伙一边甩着尾巴,一边围着罗勋的脚边直转悠。

这两天罗勋没有太出门,家中多了个严非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附近部队的反应速度很快。他们派出一部分兵力开进市中心,去营救上级下达指令需要优先营救的人。剩下的一部分则被派出来清缴部队周围城区的丧尸。

宏景小区因为距离部队非常近这两天总有部队路过不说,昨天部队已经进过一次小区将游荡在外的丧尸都清理了。其速度之快,让经历过一次末世、两次大逃亡的罗勋惊叹不已。

再次回到卧室,见严非还以自己走前的姿势靠在枕头上、闭着眼睛歇息,等自己进来才再度张开眼睛。

罗勋脚步一顿,他不得再次承认,即使连看三天这个男人的脸还真TNND耐看。

走过去,抽掉他背后的枕头扶他躺下,顺口问道:“要上厕所么?”

“现在不用……”严非想了想突然问道,“这两天我是怎么……方便的?”

罗勋手一顿,忽然,面无表情的脸挂上一丝恶劣的笑:“纸尿裤。”

……

严非头皮有些发麻,他就说他怎么觉得下身那里有些奇怪呢?还以为是睡太久睡木了!

想要再问问其他问题,可看到罗勋嘴上挂着的那个恶劣的笑又生生地咽了回去。总觉得再问下去他就真该吐血了!

第17章 彼此

罗勋关掉卧室大灯打开床头小灯,心里愉快地转悠起来,难怪人家都说:你有什么难过的事就说出来,让我们大家也高兴高兴?

看别人吃瘪,果然是调节自己心情的最有效方式!如此一来,他连暂时不能将人直接丢回隔壁的郁闷情绪都彻底消散了。

忽然想起什么,罗勋又顺手将严非床头柜的抽屉拉开,取出一个东西放在他的床头柜上:“对了,你的枪。”

严非微微愣了一下,神色有些莫名地看着罗勋。

罗勋则毫无什么特殊的反应,转身向大床的里侧走去。对于他来说,严非手中的枪的威胁力和他本身异能的威胁力没什么差别。枪这东西他上辈子在末世中见得多了、摸得也不少,更何况这里也只不过剩下了两枚子弹,自己贪不贪得没什么差别。真想杀人的话,这把枪和自己的弩箭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

严非并没有动那把枪,而是闭了闭眼睛,嘴角微微勾起。

身边的床微微下陷,一张两米多宽的欧式大床睡上两个体重正常的男人毫无压力,一人一边,谁也碰不着谁。

严非调节了好半天,才尽量忽视掉下身处那奇怪的触感,想了想又问道:“这几天外面情况怎么样?”

罗勋很厚道的没再挑逗他的神经:“一号那天部队军车路过这边,清理了路上的丧尸,喇叭里放广播安定民心。今天白天士兵进小区清理掉了小区里面游荡的丧尸。明天他们还会来,这次是清理被关在房间中的丧尸,外加清点幸存者。”所以他的房间已经做好了有人进来的防备、并不特别担心露馅问题。

说罢,趁势说起:“这个小区是新小区,本来就没多少人入住、距离部队也很近,估计很快就能清理干净。听说市区中心问题挺严重的,恐怕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收复。如果将来部队的人救出了新的幸存者恐怕会就近安置在这些空房子里,你最好先去占个房间,省得到时没地方住。”其实他想说的只有最后这句话,自己把人强行丢出去会得罪人,让他自己主动提出要搬出去最好。

严非和人打交道的经验远超罗勋,罗勋即使活过两辈子,他动过最多的心眼也不过是用于防范别人对自己动杀机,别让自己太吃亏、被人盯上,可以算作是彻头彻尾的防守反击型。可严非却截然不同,他从小生长的环境、交际的圈子,就注定要无时无刻动心思、被别人算计、同时更要算计他人。

毕竟,防守的最佳方式就是进攻,给自己的对手不停找各种麻烦、让他们疲于应付,自然就抽不出功夫来对付自己。这一点,他从十来岁时就明白了。

“占个房子?隔壁那间?”严非眉毛微微挑起,虽然他明白,如果如今这是在自己家的话恐怕也不会愿意让个陌生人住进来,但……转头看向窗边方向,罗勋眼中此时掩饰不住的名为期待的光亮让严非忍不住做了一串动作——抬手、捂胸、咳嗽之。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罗勋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

为了不让假咳变真咳,严非适可而止地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胸口还真的被牵扯的有点痛。

“那个……没事,等你养好伤再说,反正隔壁我处理过了……”

“处理?”严非疑惑问道。

“啊,装了个猫眼,换了个门锁。”这个小区中的房子只有在收房后才会装上猫眼交给住户自行处理房屋,有了猫眼也就代表这栋房子是有主的。那个猫眼是自家替换下来的,至于换锁?那锁是罗勋末世前买的备用锁,预防家中门锁万一哪天被人弄坏,免得到时没得换。

听他改口没再催促自己去隔壁,让严非的心情莫名轻松了起来。眼皮微垂、唇角下意识微微弯起,他也不想赖在罗勋这,毕竟吃着人家的、用着人家的,哪还能住着人家的?他又不是小白脸。就算以后真的进入末世,自己有异能、又有脑子,自然可以找到活下去的方法,当然不会白白靠着这么个小男生。

但,他现在并不想走,一点也不。

而且,和他就这么聊聊天、说说话,也比此前和其他人交流来得轻松和惬意,这种感觉是他这二十多年来从没有过的。

严非轻叹一口气:“我路上只顾着逃亡,一直没联系到家人,也不知道他们……如果能找到他们,我想再决定生活在哪里,说不定我家还没事。”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是因为这几天一直昏睡、水分补充不足的缘故。再加上那低落而醇厚的声音,让听到的人心中不由为之一震。

罗勋就算此前对严非有什么意见而不想留下他在自己家中、再想尽早把他赶走,现在也不得不中招,心跟着提了起来。自己的父母早就在自己高中时去世,给自己留下的就只有那间房子。因为他们的离世,自己高考失常只考上了个三流野鸡大学。

之后,更只上了两年就因为昂贵的学费、毫无学习气氛的学校、完全不负责任的教授老师、安不下来心来读书的自己,让罗勋干脆肄业打工一直到末世来临为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