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37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又一头丧尸猛然跃出,车中婴儿的啼哭再度变大,还能听到几个人的惊呼声。

后面跟着的车子纷纷打轮想要绕开那辆被围攻的车子,忽然,那辆车子的车窗被摇下,一个包裹被丢了出来。

“孩子、我的孩子!!”声嘶力竭的声音从车中传出,那女人的嘴巴被人死死从后面捂住,发出呜咽声,罗勋他们还没回过神来就见那个小小的包裹被几头一直跟在车旁的丧尸扑住……

“……不是人。”罗勋的嘴唇死死抿住,深吸一口气,在前面的一个路口猛然左拐进去,后面李铁几人的车子连忙慌张跟住。

他知道这是末世中逃生路上常见的一幕,不止是不受控制突然哭起来的婴儿,年老的老人、来月经时因为血的缘故吸引丧尸的女人、不太懂事哭闹的半大熊孩子都是被推出车子的主要人员。

更有不少人为了自家车子能尽快逃走,而一路上时不时地丢下“诱饵”换得自家车辆逃生的时间。这些都太过正常了。

那些被推下去的人中,尤以老弱病残妇孺为主……这些在末世前的和平年代优先照顾的第一顺位,在末世之中都是被人纷纷第一优先抛弃的。

罗勋自以为自己已经见了很多了,这种事在末世刚刚到来时还算少,但随着末世时间的推移将会变得越来越多。当初自己北上逃到A市西南基地的路途中,不也见过许多吗?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做离开基地的工作啊……

忽然,一直默不作声的严非抬手搭在他的肩膀,大手带着一种让人安心的温度放在他的肩头轻轻捏了两下:“不用担心,不要多想。”

罗勋有些诧异地看向身边的人,他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淡定,带着一种特别的冷漠。明明自己才是那个重活一世的人,可现在看起来……反而还没他镇定呢。莫非异能者的异能还有稳定心神的效果?

长长吐出一口气来,罗勋微微点头,用力踩下油门撞飞一头迎面跑过来的丧尸:“我没事,不过那些人已经没什么理智可言了,和他们同行危险很大。”所以他才拐了一条街。当然,现在的罗勋绝不承认自己其实更加看那些人不顺眼。

严非微微勾起嘴角,忽然问道:“你喜欢孩子?”

罗勋愣了一下,才有些惆怅地耸耸肩:“我还想有机会的话要收养一个孩子呢,可惜……”上辈子的自己太过孤单,虽然基地中有那么多的人,但经历过末世的众人活在被丧尸、变异动物包围着的牢笼中的基地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早已薄弱到了极点。他上辈子的宅,有主观的不愿意和人沟通躲避麻烦的因素在,更是大环境逼迫得人们无法彼此相信的结果。

可人类毕竟无法独自一人生活而完全没有交流,时间久了谁的精神都受不了。

当初北上路上那个说过想和自己搭伙的伴,即使罗勋明白,真等到了A市后两人也未必真能在一起,可心里总会有这么个念想,至少让他觉得自己曾经也是可以不再孤独的。

虽然,他根本不记得那人的全名,甚至连他的外貌都早已模糊不清了。

上辈子的最后他之所以会买下那个孩子还不是因为实在太过孤独?辛苦一天后,回到家中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只想着,不就是养个儿子么?总好过将来死了,尸体烂在地下室都没人知道吧。

可那个孩子却跑了。

罗勋的神色带着深深哀伤,让看到的严非心中不由得有些沉甸甸的。可他并没有因此忽视自己所关注的东西:“收养?”严非笑得意味深长,“怎么不是娶个老婆生个孩子?”就算现在的情况不好,但真心想找个女人过日子,凭罗勋的那个仓鼠窝还是没什么压力的。而且,什么人会根本不考虑结婚娶妻生子、反而在事情还没坏到极点的时候就惦记收养个儿子?除非他自己清楚,他自己这一辈子根本不会生孩子、甚至根本不会、不愿和女人结婚。

罗勋哑然失笑,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用力摇头:“娶不起,养不起。”

他可没法说自己早就被生活强迫着掰弯的事实,更不好讲什么独自一人过日子、养狗当儿子生活才轻松的理论。现在才是末世初期,他的理论还太“先进”,估计暂时没人能接受得了。

严非再度扬起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也好,那就跟我过吧,有机会会给你领养个儿子回家的。”

原本开得好好的车子忽然来个无比曼妙销魂的“S”型漂移,让紧紧跟在后面的李铁吓了一大跳,也连忙慌里慌张地打轮企图跟上对方的“舞步”。可等前面的车子恢复了正常行驶后也并没发现路上有什么必须躲避的东西啊?

“刚才什么情况?”李铁问副驾驶的何乾坤。

何乾坤抹了一把冷汗:“打、打错方向盘了?”

李铁这才松了口气:“也许是开车开太久了、精神过度紧张导致的吧。”

第38章 末世爱美男

罗勋觉得今天的车子有些不太好开,尤其是身边坐着一个刚刚调戏过自己的人——没错,他可以确认,身边那货刚才绝对是在调戏自己!虽然或许他本身只认为刚才的不过是逗着玩什么的,但对于弯掉的自己来说,这个玩笑确实有些考验小心肝的结实程度。

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忽视掉身边那人,罗勋根本没有深究的欲望。像这种凭着本身张着一副让人眼馋心动的外表而调戏自己这种连小手都几乎没怎么拉过的人,你越搭理他,他就调戏得越欢,所以无视掉是最好的反应!更何况现在大家还要逃命呢!

罗勋突然拐上的这条路之前来时并没有走过,但为了末世中不至于出什么危险、意外,罗勋在末世前就将自己在末世初期可能会去的地方、有可能会走的路线仔仔细细地研究过了。虽然这条路上没有高架桥导致路程稍微有些慢,但在如今高架桥上也到处都是垃圾、废弃车辆挡路的情况下,上、下路程的区别并不大。

不过最重要的问题是——他们现在走的这条路上有可能会遇到不少丧尸,以及,现在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了,如果入夜前不能赶回基地的话,那么他们最好能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找到合适的地方过夜。

瞄一眼车前被严非武装过的狰狞车头,罗勋估摸着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出什么危险,那就一路撞着找一片离居民区远些的地方过夜吧!

前辈子很少有在外出的时候负责最前方开路、撞丧尸的机会,但看得多了,罗勋对于这种暴力凶狠的工作还是很有些羡慕的。但那会儿的他没有好车,车队中也不可能让他这么个瘦了吧唧、又没有背景、没有亲友的人负责这么重要的工作——万一他趁机把带着物资的车开跑了呢?所以那会儿他也只有眼馋的份。不过现在嘛……那就一路撞个爽!

肾上腺素飙升的结果是让后面跟着的李铁五人只能两眼冒光、两手冒汗、死死踩着油箱紧跟在罗勋他们车子的后面。

“真没想到,罗哥他们后面多拉着一辆车,竟然还能开这么快!”

“对啊,你看这漂移的甩尾、你看这拐弯时拉风的姿势,还不快学着点!”

“废话,这还用你说?”

众人猛得又拐了一个弯,准备从这里插路避开附近的住宅区找片合适的地方过夜,忽见拐过弯去竟然有一大波丧尸围在前方不远处——有人被围住了!

这条街似乎是条小规模的商业街,街道旁有个疑似便利店的建筑,此时那些丧尸就正围在那里。

罗勋他们刚刚拐过来后,就听到那群丧尸所在的位置传来一阵阵发动机咆哮的声音,再仔细看时就见三四辆摩托猛得冲出丧尸群去!几乎每一辆摩托上除驾驶员外都载着一个人,那人的怀中还抱着大大小小的袋子、鼓鼓囊囊的背包。

罗勋的视线向那个依旧被丧尸们团团围住的小商店扫了一眼,正想加速冲过去,却觉得有些古怪:“咦?”

“怎么了?”

罗勋指指那些丧尸:“那些丧尸怎么不追?”

人都跑了,丧尸们却并没有追去,这……不科学啊?除非……

“还有人。”严非忽然眼尖地指着商店方向,但那个位置很快就被攒动的丧尸脑袋补上了。

就算里面还有人,按照一般情况来说丧尸们还是会分出一部分去追逃走的人,而不是留在这里继续围攻留下的人,这种状况不符合丧尸们单细胞……或者根本没细胞存在大脑的判定方式,除非留下的那个人有什么特殊情况——比如,身上有伤什么的。

在罗勋的念头还没彻底转完时,忽然!那个被丧尸围住的地方猛得升起一股青色,是的,青色!仿佛龙卷风一样的青色从丧尸群中爆发开来、向着四面八方猛得振开!

风系异能者,而且还是初始能力就很高的风系异能者!

普通的风系异能者在一开始的时候是无法同时应对这么多丧尸的,而且风系异能低级的时候杀伤力也不够,除非那个人和严非一样,从一开始的初始异能就很高!

罗勋下意识地扫了身边严非一眼,同时打了打后车灯、将车速缓了下来——救人回基地也会得到一定的积分报酬,更何况还是能力如此强大的风系异能者?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担心此时自己一行人直接开车过去,会让这个明显处于暴走状态的风系异能者无差别攻击。

当周围的丧尸或被吹开、或被风刃直接削死后,才露出中间被围的那个人。

那人身穿一身休闲服、身材显得有些消瘦,他手边并没有带什么东西,可左臂的袖子却被扯下一大片、露出里面略微有些精健肌肉的手臂,可现在那条手臂上却不知被什么划开一大道伤口,流得满手臂都是鲜血。

罗勋暗叹一声,叹息声传入严非的耳中让他微微侧过头来扫了罗勋一眼,心中也同时有了定论——这人身上的伤虽然不确定是不是人为,但那些人肯定是故意因此留下负伤流血的这人吸引丧尸自己逃跑的。

一些外围的丧尸并没有直接被风刃削死,只是被气流崩开而已,那人不知是用异能过度还是失血过多,此时站在原地打了几个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倒下。

“噗、噗噗”几声响过,被弩箭以及金属异能干掉的丧尸们还没发现新来的人就已经被收拾倒下了。

李铁几人也停下车子等着前面的行动,见前面车子打开车门、罗勋和严非已经走了出来,还完全没有被末世的残酷洗礼、更没有变得冷漠麻木的年轻人们反而很高兴他们出来一次能救下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强大的异能者。

那人被两人扶上车子后就直接倒在车厢中晕过去了,罗勋一面表情古怪地给那人包扎伤口,一面不时向那人脸上扫去,虽然自己救下这人是确认他的伤口并不是被丧尸弄出来的、而且救异能者回去会得到很不错的报酬、外加自家车上还有严非这个同样强大的异能者可以制衡等等因素,但他真心没想到自己的人品会爆成这样啊啊啊啊!!!

这货是谁?!看着那对紧闭着的桃花眼罗勋就想咆哮——这货不就是上辈子烈焰那位二当家、妖孽风系美男吗?!!!那伙一个风系异能削死一大片追求者的画面,自己直到现在还都有心理阴影呢!!

严非眯起眼睛,忽然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抬手颇为“温柔”地拍拍罗勋的肩膀:“我来吧,你开车找地方过夜,这里也不安全呢。”

他的声音温柔轻缓,却听得罗勋只觉脖子处冷风嗖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现在去开车绝对比继续帮这人处理伤口要安全的多!

罗勋毅然决然地回到驾驶舱中,发动车子、开车!

而严非则瞪着那张和自己相比也各有千秋的脸再度眯起了眼睛——比起自己的相貌,更喜欢这种脸吗?

从小到大,严非从来只觉得自己的脸带给自己的麻烦多过便宜,唯一能体现出便宜、好处的地方就是在应对长辈,以及小时候出去买东西时店家往往会主动给自己打折上了。遗憾的是,从来都不差钱的严非并不需要那些好处,当然,当时肯定会觉得很爽就是了。

可就是这么一张让自己觉得可有可无麻烦无比的脸,现在,在面对着另一个类型、同量级帅哥的情况下,却让自己升起了和对方一较高下的念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