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38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要不要干脆划花了呢?反正他已经晕过去了。

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严非脑中虽然转着不大美妙、不太人道的念头,可实际上却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行为,而是接着罗勋的工作继续给这人的胳膊死死缠上纱布,免得漏出什么味道让外面那群鼻子比狗还灵敏的丧尸们闻见味道追来。

车子已经发动了,严非依然在后面的小集装箱中和那个晕倒的人在一起,他双手交叉在胸前,冷冷看着那个倒在一堆货物上依旧昏迷的家伙,自己现在生出的这种不爽感完全是因为这个家伙和前面正开车的那个小子导致的。原因吗?很明显。

严非冷笑一声,再度扫了那人一眼,一抬手在车壁上“开”出了一道门直接穿过爬进了驾驶仓,把正开车的罗勋吓了一跳,见是他“穿墙而过”抱怨了两句便继续开车。严非脸上的笑意愈深,抬手拍拍罗勋的头顶,手下来的途中还有意无意地在他的脸侧、耳垂处划了一下,让罗勋险些再将车子来个“S”型漂移。

这个家伙已经是预定为自己的了,不容他人沾染,至于后车厢那个家伙?自己怎么会真的动手干掉?这么没风度的事他才不会做呢。严非对自己很有信心,就算有些危机感,但日日相对外加不停培养感情的进展快?还是不过意外匆匆见过一面少有交集的发展快?人既然已经进了自己的碗里,他就绝对不会让出去,更何况车后那个人也不过和自己的等级差不多,罗勋又不是那种见到美男就往上扑的愣头青,自己用得着担心什么?

之后的路程虽然依旧不大好走,但总算没再遇到那种满大街都是丧尸、需要一路撞过去的倒霉情况了。

不过,没过多久天色就彻底阴暗下来,夜晚在满是丧尸的世界中行动是十分不明智的,罗勋等人总算在彻底入夜之前找到了一处可以过夜的地方。

众人躲进了一家美容会所的二楼上,先集中火力将楼梯被彻底毁掉,等明天一早需要下楼的时候只要从窗子爬下去、或者让严非弄个简易楼梯出来就好。

当李铁他们看到被罗勋他们救下来的那个人时,一瞬间众人仿佛被雷劈过一般——还让不让人活了?已经有了一个超级大帅哥严非,不仅身材好、长得好、异能还很厉害就已经让几人心中各种羡慕嫉妒恨了,但好在只有他一个人,大家如今也没功夫吃醋争锋什么的自然不用太在意。可现在倒好,居然又来一个……同样身材好、长相好、异能很高。

呵呵,莫非末世偏爱美男?怎么这种好事都让这些人占了?这让我们这群穷矮挫怎么活啊怎么活!

第39章 美人VS美人

章溯在半睡半醒之间似乎感觉到有人架着自己往前走,然后没过多久似乎还有上楼的感觉——自己的脚一下下磕碰到楼梯上。

等被放下之后,章溯才艰难地睁开了一线眼皮——那些人绝对没有这么好的心、在已经陷害、抛弃自己、离开之后怎么可能再回来救自己?

因此,当他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到几张陌生的面孔后反而放了心、安然地闭上眼睛。

“他刚才好像睁过眼睛吧?”韩立不太确定地问。

王铎点头肯定道:“没错,睁开过。”

“这是又晕了?”何乾坤有种抬手去戳这人脸的冲动——尤其是在看到这伙脸上的皮肤似乎细得连毛孔都没有似的,更加剧了给他脸上留几个手指头印的冲动。

“可能是失血过多吧?”罗勋匆忙检查了一下二楼这一层的情况,确认这里并没有丧失的踪影才算松了口气。

李铁没空管新来的帅哥、更没参加他们的讨论,而是在屋子里四下寻觅了半天才满是兴奋地拉住罗勋:“罗哥罗哥!这儿有好多东西能拆回去哎!”

“对对,还有这些椅子、床,要不要弄几个回去?”何乾坤的注意力立即被更加实际的收获转移了,他一上楼就看中房间里的这些东西——有了这些东西,他们就不用辛辛苦苦地自己做大床了!

“还有这些……我先收集好,明天一早带走!”吴鑫挽起袖子,冲着一堆瓶瓶罐罐冲过去。

王铎笑着给他泼冷水:“这些用完了可就没有了,还有你确认你用得上什么玻尿酸?”

“反正先拿着呗,我拿它们当漱口水不行啊?”吴鑫没好气地翻了他一眼,依旧孜孜不倦地翻着那对美容产品。

严非压根没搭理这群找不到重点的二货,独自一人站在这个房间中唯一一个楼梯口处,面前、下层一楼所有被他上楼前顺手“剥离”的金属都漂浮在半空中,慢慢在他的掌控之中相交、凝结、扭转为一道斜斜的、光滑无比的斜坡。楼梯口处、他所站立的前方又竖起一道结实、一碰就会发出巨大声响的围栏。

“搞定了?”罗勋转悠完毕跑到楼梯口看情况,见严非已经将楼梯改造成了“滑梯”,连忙递上一块不知从哪里顺手收集回来的小毛巾,让他擦汗。

接过毛巾,严非淡定地擦了擦鬓角因为精神力再度透支而留下的汗水,心中默默地遗憾如果某人能亲自帮自己擦汗的话……不急,他从不是个急性子,无论是谈判桌上、还是和自家那对无良父母相互算计时,都需要足够的耐心和算计。

因此,他转过身来状似无意地带搭着罗勋的肩膀向里面走去:“先吃饭吧,吃完之后再看看有什么东西明天一早要带走。”

罗勋的注意力立即转移到了这个建筑物二楼的东西上了,他对于吴鑫所钟爱的那些美容化妆品没兴趣——自己脸上又没长那么多顽固型逗逗。对于让何乾坤几人心心念念的椅子、床同样没兴趣——自己家中有沙发有king size的大床,完全看不上这些显然不是用来正常休息、睡眠的东西。

但他对于那些挂在窗上的巨大窗帘、消毒柜里的那些毛巾兴趣倒很大。

罗勋他们落脚的地方是一家美容院,虽然依旧离住宅区不远,但好在因为是在商店街、这家美容院又是难得的一处单独小二楼,他们这才选定这里当作临时休息处。

因此,美容院的床……罗勋十分期待将来的某一天听这五个大学生讲述自己从这种床上摔下来的悲惨精力,一定很有喜感。

将那些本就厚重、隔光性极强的窗帘死死拉住,罗勋一行人开始准备晚餐。因为队伍中多出一个病号,所以他们还特意弄了些汤汤水水准备过会儿轮番往那个新来的帅哥嘴巴里面灌。遗憾的是,帅哥没给他们这个机会,在晚餐的最后一步完成后的同时——他醒了。

“来,先吃晚饭吧。”心怀熊熊八卦情的王铎用颇为期待、忍耐、焦急等等复杂的眼神扫了那位美男一眼,递上他们刚刚鼓捣出来的粥。

粥是用罗勋带来的一块玉米饽饽做的,直接将饽饽掰碎丢进随身携带的清水中咕嘟咕嘟就能做出一大罐浓粥,简易又方便。至于那块玉米饽饽?这是罗勋在末世前特意做出来的,极其干燥耐放的好东西,就是为了做简易粥而特意整出来的行军粮。平时就算是他自己,除非实在没食物吃,也不会抱着这个干巴巴能噎死活人的东西啃。

接过粥碗,章溯神色复杂地再度扫了一眼面前的这群人,看上去年纪都不大,而且眼神很干净——没有害过人、更没有在末世中杀过人的干净。

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但当他看到严非的时候,心中同样升起了一股古怪的感觉——这人似乎有点看自己不顺眼……当然,在看到对方的面孔的同时,章溯也立即体会到了与对面人同样的情绪——长得这么帅,确实很让人看着不顺眼呐……

同类相斥的两人都在沉默地吃晚饭中偷偷打量对方,然后,最先收起这种不明所以敌意的人竟然是被救助、刚刚苏醒的章溯。当然,他绝不是因为因为自己刚刚被这些人救了就不好直接和这支队伍的原成员表示妥协什么的。

而是因为他在观察中从对方那身上毫不掩饰的强烈强势感中发现——他们两个虽然同样外表出色,但决计不是同类。不是同类,那自然就不是敌人,更没必要相互针对。

“谢谢。”因此,在吃完之后他便有些艰难地将碗递回到王铎手中,同时露出一个纯洁无害的微笑,成功地让大学生五人组集体哆嗦了一下。

罗勋偷偷瞄着那人笑弯了的桃花眼,也暗自战栗了一下,不动声色地往后错了错,离开他放电的范围。却没发现自己这么一挪反而更靠近身边的严非了。

严非一瞬间收起了针对那人的警惕,反而对主动靠近自己的罗勋愉快地表达出自己的善意:“吃饱了吗?”

“啊?啊啊。”罗勋连忙点头,出门在外的,虽然不能每次都吃得十成饱,但一定要确定吃掉的食物足够之后的体力消耗,不然回头万一饿得头晕遇到丧尸时不是等送死吗?

章溯不动声色地扫了这边两人一眼,本就笑着的面孔更添了几分深意,和李铁他们几个人相互做起自我介绍来。

等罗勋意识到那边在说自己名字时才从前世那唯一一次正面看到这位风系大神、数次从其他人口中听到这人的丰功伟绩中回过神来。就见上辈子的鬼见愁、烈焰的疯子二当家正和蔼可亲地对自己点头微笑……不行,记忆和现实的差距太大让他有种头痛欲裂想要闭上眼睛逃避现实的冲动肿么破?

而当罗勋再度陷入混乱的时候,身边的严非已经十分尖锐地提出了——“当我们遇到你的时候,发现有几辆摩托车从那个超市离开,而你自己留在了丧尸群中?”

因为章溯的伤口中留出的血是正常的血红色,显然那个伤口并不是丧尸造成的,所以罗勋他们才会带他上车之后又将他带到这里来。不然换成其他不明真相的群众,谁会搭理这么一个满胳膊都是血的人?

章溯的表情一顿,原本的笑容显得有那么一丝扭曲。

见他似乎不是很想提起这件事,严非反而露出一抹带着深意的笑:“我们是从西南基地出来的,你之后准备怎么样?继续留在这里?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去?”

章溯深吸一口气,眼神中带着一丝晦暗和苦笑扫了严非一眼:“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我是被原来的同伴弄伤、留在那儿的。”他知道严非要的只是自己如何受伤会不会招惹麻烦问题,便略过没有回答——带不带自己走时他们要做的决定。

“什么?!”

“怎么会!”李铁几人惊呼,这个可能性他们不是没想过,但天性中的善良以及超市前发生状况的时候距离稍远一些让他们下意识地忽略了这种阴暗的可能性。

章溯表情有些麻木,眼睛直直看向一行人中围着的那个小小的火盆,声音平板:“我不知道安全基地中在爆发丧尸后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但外面……活着的人相互打劫、同队中原本不和的人相互陷害都是很常见的。尤其这次我们出来收集东西被这么多的丧尸围攻了,需要一个‘诱饵’吸引住丧尸们的注意力,其他人才能脱困。”

“所以你就是诱饵?!”吴鑫一脸震惊,倒吸一口凉气。

何乾坤还傻不拉唧地问:“你是自愿的吗?”难道是为了同伴牺牲小我?

章溯嘴角扭曲了一下,还没等他说话何乾坤的脖子就挨了王铎一下:“你傻啊?换你你主动啊?”

何乾坤摸着脖子瞪了他一眼,低声嘀咕着:“要是实在跑不了,也不是不行……”他的话让王铎正要抬起再打第二次的手停了下来,按到他脑袋上用力地揉搓:“说你傻别真犯傻,就算遇到危险到时也肯定有大家都能逃的办法!”

章溯神色略微有些变化,再次看向依旧能看出未经世事带有天真的几张面孔,心中微微轻叹了一下。

“你们原本住在什么地方?”一直没吭声的罗勋总算将前世对这人的记忆全都硬塞进到角落,掏出一张地图问道。

“住?”看到罗勋手中的地图章溯愣了下,随即在上面指出,“这里,我们住在这里的一栋小区高层。”高层附近的商店、住家留下的东西已经都被他们尽可能的搬空了,还活着的人大多也加入到他们这只队伍中来了。只是今天自己所在的分队外出收集物资时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罗勋掏出笔来制定明天要走的路线,另一旁的李铁脑子转了转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道:“对了,你不是有风系异能吗?还这么厉害,他们怎么会害你?”难道那一队中的人都是异能者?不然怎么会舍得害死一个这么厉害的人?

章溯忽然挂上一个嘲讽地笑:“因为他们谁都不知道我是异能者。”他从一开始就隐藏着自己的实力,果然,最后的最后那个男人又一次背叛了自己。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末世来临的前两天、再加上这一次,如果自己之后再遇到他的话,自己会毫不犹豫地用自己所能操控的风一刀、一刀削死他。

这个笑看上很美,却美得让人恐怖,计划完明天要走路线的罗勋正好抬头看见,发觉这个笑容和上辈子自己见到这货削死一群人时露出来的笑是一模一样的,让罗勋成功地再一哆嗦,往后错错……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

转过头来正和被撞倒的严非面对面,严非忽然也冒出一个笑,那笑容中带着一种莫名的深意,让罗勋再度头皮发麻地企图向后错开,却见严非忽然掏出一件外套罩在自己的身上:“晚上冷,定好路线就先休息吧。”

罗勋:……为什么所有的美男笑起来都这么可怕?好想赶紧逃命回基地肿么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