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40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干咳两声,罗勋干笑着指指那扇“门”:“这个……”反正这东西只有严非一人能打开。现在想想,要是谁惹他不高兴了,他老人家一怒之下也不用做别的,用金属将别人家大门封死就能报复对方。

接铁皮、封大门什么闹得严非现在精神力有些消耗过度,所以便只在这道钢铁大门上“开”了个小口出来,容许两人进出就好。至于其他的?等明天再说吧。

钻进高度不算太高的“门洞”后,罗勋便听到了房间深处传来一串爪子挠铁皮的刺耳声音,外带着几声有气无力的“汪汪”声。

“咦?小家伙?”开门的时候没听到小家伙的叫声罗勋就觉得有些奇怪,还以为是铁墙的隔音效果比较强。但打开门洞后竟然还没见到它就有些诡异了。

顺着声音连忙跑向阳台方向,罗勋便愕然发现——之前放在狗粮大盆外的小盒子怎么跑到阳台这里来了?莫非是小家伙在家中玩闹时撞到这里的?

顺着盒子的方向向铁围栏外、放着种植架的阳台上一看,就看到一双水汪汪委屈十足的狗眼正呜咽着和自己对视,可貌似这货实在力气不足,尾巴甩动的频率明显要低于平时。

“……你这是怎么出去的?”罗勋一头黑线,他估计小家伙因该是借助那个小箱子跳到了铁板后面,可……它到那后面去干嘛?

弯腰去抱狗,严非也跟在他的身后走到阳台边,两人就见小家伙先是在罗勋怀里蹭了蹭,等他刚把它放下来之后,便一溜烟地猛冲向放着狗粮的大盆中,狂吃。

“……你看那些菜,是不是被它吃掉的?”严非忽然发现了被罗勋忽视的情况,指着铁板外面的种植架,罗勋这才发现——pvc改造的种植架最下面两层长到一半的蔬菜竟然全都被啃秃了!

目瞪口呆地看看那两排只剩下一点绿没了叶子的蔬菜残骸,又看看饿死狗投生正自狗粮盆中猛吃的小家伙,罗勋嘴角抽抽:“总不会是它主动跳出去要吃菜的吧?”

狗虽然是杂食动物,人吃的东西它们大部分都能吃,可哪听说过狗主动闹着要吃菜的?所以直到现在罗勋都只以为小家伙是意外顺着被它不小心推到铁板边的箱子跳出去玩的,但遗憾的是它老人家跳出去之后就回不来了……那边没有第二个箱子让它踩,也并没有足以让它借力跑跳的距离。

之所以会吃那些菜……大概是因为它实在没别的可吃了吧?

“幸亏变异植物都被我弄到上面去了,不然……”不然想想自己一回家,却发现玩脱了的小家伙一不小心吃掉几棵变异植物神马得……呵呵,到时恐怕他们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这条傻狗收尸吧。

一面猛啃狗粮一面在心中呜咽的小家伙则默默检讨自己的错误——呜呜,居然出去了就回不来了,还被主人正好抓到……呜呜,好丢狗脸……

罗勋换下衣服先去卫生间好好洗过双手便钻进厨房准备两人的晚饭——这两天在外面只能吃简易食品,还是家里好啊,食材充足!

严非则将楼梯前围着的铁板打开,这么一来精神力再度透支,连走路的时候都有些微微打晃。

打着晃的严非本想爬上二楼换衣服,但脑子转了转便当机立断地放弃了这一想法。

罗勋在厨房内摸着下巴琢磨起今天晚上吃些啥?大家这两天搬东西搬的比较累,而且从明天开始就需要更大的体力来装修了,嗯嗯,肉是不能少的!但今天又累了半天,需要吃些好消化的……

匆匆出了厨房,见严非并没在客厅中,倒是他的外衣什么的留在了沙发上。听到卫生间的方向有水声传来罗勋知道他先去洗澡了,便直接去冰柜那边挑选食材。

一大块五花肉——这东西冻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可就算冷冻也是有保质期的,反正家里还有存货今天干脆就吃它吧!厨房的大竹篮子里面还有不少鸡蛋,一会煮出来一些放到五花肉中一起卤,能量绝对是满满的!

还有家中存着的土豆、末世前秋、冬趁阳台的太阳好晒出来的茄子干、豆角干也都各取出一些放在盆里泡上,再熬上一锅粥,将家中的大饼热热就好。

他倒是想吃大米饭配炖肉呢,只可惜今天的体力消耗得有些过度,睡前还是喝点粥比较好。至于大饼?咳咳,好吧,他怕这些东西再放就坏了,要赶紧处理吃掉。

炖肉比较费时间,泡茄子干什么的同样要花费不少时间,将肉炖上、粥熬着,再将土豆什么的切好,罗勋才伸了个懒腰准备出去洗个澡先——他听到严非已经从浴室中出来了。

洗个澡再吃炖肉神马得,在末世中没有比这更舒服的事了!

开门出去,正要定住严非帮忙听着点火计算点时间,罗勋就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咳咳、咳咳咳……”

“怎么了?呛到了。”沙发旁的严非闻声向他这里走来,慌得罗勋直摆手,却越咳越厉害,根本没法说话。

严非很好心地走到他身边,抬手帮他在背上顺气:“小心点,怎么这么不小心?”

满脸通红、红得连耳朵都要冒出热气的罗勋都要喘不上气来,好容易才挤出几个字:“你、你、衣服……穿上,太冷……”罗勋用事实证明,就算看到美人出浴图神马得也未必会一定流鼻血,没看他都快喷火了也没能挤出传说中的红色液体来吗?!

大冬天的,刚刚洗过澡的严非垂在脸旁的头发还挂着要掉不掉的水珠,更显得他有多么的美味可口,而导致罗勋现在猛咳不止、根本不敢直视他的最终原因就是——这货身上从上到下就只有腰间挂着块毛巾、脚上穿着双拖鞋!他他喵的就不嫌冷吗?非要展示他那一身好皮肉吗?!

好吧,那身皮肉确实好得很,不像他面孔带给人的那种白斩鸡既视感,反而和罗勋早前将他救回家中时感觉到的一样,胳膊上、腿上都有精健的肌肉,就连腹部也并不是软趴趴的一片,反而还能看到腹肌!!外加传说中凶残到让人无法直视的人!鱼!线!!

而且他身上的肌肤也不是一味的惨白,反而带着健康的金黄色泽……

第41章 黑漆漆、硬邦邦

等等!不对,现在可不是评判严非身材的时候!而是这家伙——“你怎么没穿衣服?!”

这才是罗勋失态的罪魁祸首!

严非故作诧异地挑挑眉,低头看向自己腰间的“衣服”:“衣服在楼上,还有,我明明穿着呢╮(╯_╰)╭。”

这也叫穿着?!这和果奔有何区别?!你那里的形状都在轻飘飘的毛巾下面凸显出来了啊啊啊啊!

“你、你……我给你拿去。”本想将他轰到楼上穿衣服去,可罗勋此时实在没有直面他理直气壮大吼的勇气,眼神也总不自觉地想往那块白白的、小小的毛巾上飘啊飘……他生怕再耽搁一会儿自己会直接化身为狼扑上去把这祸水给生吞活剥了!

他一个两辈子的纯情小处男活得容易吗?面对如此的生香活色却不能、不敢张口咬,简直是要他命啊要他命!他要吃肉!一会儿的炖肉自己全都吃掉绝不给这货留!!

悲愤爬楼梯的罗勋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将这货救回家中后没跟他坦言自己是个基佬还真是件失败的决定,如果提前声明,就算两人还是需要被迫同居一段时间,但也能让他提高一些注意别动不动在家中光着溜达什么的。

但一想到如果提前说清楚就看不到今天这一幕,他又觉得好遗憾啊……

用力摇掉这些有的没的,罗勋加快脚步冲进卧室——衣服衣服,换洗的衣服!

当罗勋再次走下楼梯,一眼就能看到悠然坐在沙发上、依旧几乎全果的某人OTZ……好想对他说“麻烦你注意点影响”,可自己对同性有想法的事情一开始没说、到了现在就更张不开口了。

两人还要合作好长一段时间呢,甚至还要在一张床上睡好些天呢,如果现在说了的话他嫌弃自己了肿么破?已经吃过眼睛冰淇淋的某人实在不想就这么放弃这种能随时看到眼中的美景,可又担心现在不说之后会引起更大的问题……这真是个艰难的选择,果然如果说过一个谎言就要用无数谎言来圆吗?虽然他之前只是忘记提而已。

将衣服丢给他,罗勋早就忘记厨房里的事,匆匆忙忙跑向卫生间:“我也去洗个澡。”进门前的一瞬,罗勋完全下意识地向沙发边看了一眼,就见严非坦然起身,背冲着自己取下腰间的……好翘好弹好有力的感觉……

猛得关上门,罗勋弯腰转身靠在门上险些自戳双眼——他觉得越晚说出自己是GAY的事他就将受到越多的精神折磨……还是等洗完澡后就出去说清楚吧!

澡洗到一半的时候罗勋就受到了新一波的攻击——浴室的门被推开了。

完全是下意识地双手护住下身转身面壁,脸却一脸惊恐的看向大门。

觉得自己似乎被当成袭击妹子洗澡的色狼的严非沉默了一秒钟,指指外面:“高压锅喷气了,还有另一个锅中的粥也沸了。”

“啊!”罗勋这才想起还有这一回事:“高压锅改成小火炖一刻钟关火,粥也改小火煮一刻钟,我这就出去。”

严非点点头,但却面带和煦笑容的提出了一个让罗勋想要以头抢地的意见:“等会儿要我帮你擦背吗?”

“不、不用,你看着点厨房就行……”身心俱疲的罗勋觉得他再不出去自己就真要瘫倒在地了,今天的刺激实在太大,比昨天在外面迎击丧尸都惊险得多。

好一会儿罗勋才满是疲惫地走出浴室,想要通过洗澡放松精神和身体的作用没能达到,罗勋扫了一眼已经换上正常衣服的严非,这才松了口气心底却又略带遗憾地步入厨房,吃饭吃饭,还是吃饱肚子最重要。

肉已经炖好,取出一些肉和切好的土豆块、泡好的茄子干、豆角干、粉条乱炖,剩下的肉就留在锅里,等吃完这些明天再做。

等肉炖得差不多时,罗勋又从阳台上摘了些小家伙没能祸害到的青菜,临出锅前才洗净切开放进锅中——最后放这些可以保持它们的清脆和爽口。

大饼已经热好了,再将粥端进厨房许久没这么豪爽吃炖肉烩菜的罗勋闷头狂吃。严非在一旁呆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和肉有仇似地拼命刨食,自己却看似悠闲筷子却飞快的往自己碗里夹肉夹菜。

桌子旁边,终于恢复了精神、狗粮吃得饱饱的小家伙一脸委屈地趴在桌边恨恨地啃着严非的鞋帮子——它之前因为饿了好半天,所以一出来就把狗粮吃了个饱,就算它再没人类的常识也清楚,自己现在的肚子啥都装不进去了!可桌上的味道好香啊呜……

饱了犯困、饿了发呆,进入吃饱喝足想睡觉阶段的罗勋忽视掉自己之前的纠结,和严非一起将剩下的菜、饭送进厨房后便刷牙上楼准备休息。

严非故意走在最后,将客厅的灯关好才转而走上楼梯,当他进了房间后就见罗勋已经躺到床上、双眼合着、还微微地打起了小呼噜,显然已经进入了梦乡。

这次外出不过短短两天的功夫,把大家全都累坏了。就连严非自己、这个因为异能增加了不少力气的异能者都吃不消,何况罗勋这样的普通人?

只不过现在还不能睡,至少要等自己收收白天某人欠下的利息再睡嘛~。

走到床边,轻轻地半抱起罗勋,将被他压在身下的被子抽出来、自己也钻了进去,直接将人抱在怀里、拉上被子,这才抬手将昏暗的台灯关上。

罗勋觉得自己仿佛泡在温水中,就好像他今天回来后没有为了节省用水而直接用二楼的浴缸好好泡了个澡似的。

在梦中的温水中闭上眼睛,享受这种温度和全身放松的舒畅感,人好像漂浮在云朵中,随着风、不知缓缓地向什么方向移动着。

渐渐的,眼前的雾气中似乎有着什么。一个黑影影影绰绰地浮现出来,罗勋虽然看不清那是什么,但却清楚那个东西并不危险,有些迟钝的大脑也生不出逃跑的念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