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47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等将隔壁彻底改造好后、如果以后没人找来要现在这套房子的话,那么隔壁那间屋子就可以彻底当作专门种植的房间来用,这边只起居、在阳台种些水果什么的就好!

第四卷 夫夫双双把田种

第46章 负责?

严非站在罗勋身边,发现他看向被铁罩子和黑纱布罩着的鹌鹑窝的眼中满满都是幸福和满足感,只有这些东西就觉得满足了?就算没有了末世前那平静祥和的生活、没有异能,他也能在如今这处处需要亲自动手忙碌的生活中感觉到满足感?

心中虽然觉得罗勋的目标太过渺小,可严非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也在不由自主地弯了起来。

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不需要大如别墅豪宅的房子、不需要多么貌美如花的伴侣、不需要花之不尽的银行存款、不需要高级的奢侈品世界名牌。有那么一个家,温馨而自给自足,可以随着自己的意思随意安排支配里面所有的东西。有那么一个人,相处轻松、温馨、甜蜜,和他在一起可以让人享受到幸福和安宁,那么当这两者相交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最幸福的事。

严非抬手环住罗勋的肩膀道:“弄完了吧?该上楼休息了,明天还要早起。”

罗勋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即点头和他一起向二楼方向走去。

肩膀上的手臂再度让罗勋的行动有些不自在,他决定了,一会儿上去就跟他摊牌,不然他每天拉拉扯扯这样可受不了!晚上如果再做带颜色的梦的话……那他明天早上就又要起晚了= =+!

“那个……”走到床的内测,紧张过度的罗勋并没直接坐到床上,而是死盯着自己那一边的床头柜。

“怎么了?”严非扫了他一眼脱掉外衣换睡衣,动作自然得很。

“我……有个事一直没跟你说过……”罗勋说话的时候有些口干,老实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当着别人的面承认自己的性向问题。上辈末世中用不着谁承认什么,不过末世后三年左右外面就基本看不到有年轻的普通女人敢独自出门了。所有要解决个人问题的人,即使花钱也基本都要找同性。谁都不会对此说什么。虽然有不少人本身并不是同,但在完全没有女人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和男人在一起是普通、常见到极点的事,大家也只在口头上偶尔叹息一声想找个女人当媳妇什么的。

罗勋一直觉得,如果这么下去的话,再过上一阵人类就会因此而灭亡——男女比例如此极端、没有后代繁衍,人类早晚会灭亡的。

可现在却不是,尤其自己面对的这货……万一自己说出来后他觉得自己收留他是另有所图呢?!

眼睛不自觉地瞄向房间中所有和金属有关的东西,罗勋忽然意识到,会不会自己说出来后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什么事?躺下再说吧。”严非已经自然而然地拉开他的被子半靠到床头了。

罗勋看着他那随意半靠在床头的样子,心中不由自主地在吐血——明明很自然的动作、为毛看上去会这么的撩人?!要不……还是先别说了?反正现在正在修着隔壁的屋子,没多久他们就要分居了……等等,隔壁那两间卧室,自己貌似只安排出一间当作备用卧室、另一间已经决定当成杂物间!要是这边的房东回来把自己赶走……倒时自己不是只能睡客厅了?

不不不,睡客厅还算好的,他到时能让自己进屋就已经是很仁慈的了,要是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只是装成普通人欺骗他的感情占他便宜的话……不知道李铁他们到时能不能分给自己一个睡觉的地方?

“你到底怎么了?”

声音猛然在面前响起,让罗勋一惊回过神来,就看到见近在咫尺的那张美人脸、眼睛不由自主地死死盯住他左眼下的泪痣,下意识地吐露出来:“那个……我、我……我其实喜欢男人,那个……放心我绝对不会占你什么便宜的!就是平时注意一点,别……别那个……拉拉扯扯……”

罗勋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连头都没能抬起来。其实,就算完全不说去来也不会怎样、更不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吧?反倒是说出来后……

心中不由自主往悲观的方向飘去,自己因为怕两人的亲密接触一旦过多到让自己习以为常、甚至心中默默期许起什么后不好收场,才想和他说明这一问题。但想到因为自己吐露实情有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反而会把合作还算愉快的人推开后所带来的种种麻烦和问题就又觉得头疼不已——果然,貌似还不如不说呢……

可要是将来的某天,自己真的不想一个人单过、找到一个合适的、想一起生活人的话,他到时不是还会知道?等他知道后又会怎么想自己和他相处过的这段时间?

严非略带惊讶地看着他,没想到他居然有勇气承认这件事?

他虽然从种种迹象中看到出了一些,但却在没得到他承认之前也只是怀疑。而现在的状况……估计完全是自己这些天调戏过度导致的吧?

不负责任地在心中略过这件事,严非忽然开口问:“拉拉扯扯?”

罗勋一愣,十分意外他的脑洞怎么跳过那么多问题反而问最后这句话:“……就是拉拉扯扯!”他是个GAY好不好?男男授受不亲好不好?严非小动作太多自己会自作多情的好不好!

“为什么你喜欢男人我就不能和你拉拉扯扯?”严非挑起眉毛,仿佛十分疑惑地问道。

罗勋气结:“男男授受不亲动不动!你拉拉扯扯我万一多想以为你对我有意思怎么办?!”话说出口后罗勋再次想捶地,这话说出来不是告诉他自己已经多想了吗?!啊啊啊,我的清白!!

严非却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在罗勋完全没反应过来、还处于自责失言的状态时抬手将他一把拉倒在床上。

罗勋一愣,就觉得天翻地覆地倒在床上,身旁的严非忽然贴了过来整个人笼罩在正前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自己的唇上一片温热、自己也被人紧紧抱住,唇被一条柔软的舌撬开、探了进来。

大脑轰的一声炸了开来,罗勋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他被人紧紧的抱着,那双手带着让人安心的温度紧紧附在自己的肩膀和后背,这种被人拥抱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和让人安心……好像,说出来其实也挺好的……

罗勋一头黑线地拼命从自己衣服里面往外拉严非的胳膊,这货突然亲过来不说,等自己晕头晕脑回过神来后竟然发现他的手不知什么时候钻进自己衣服里面来了!!

虽然那个啥……刚才的气氛确实挺好的,但他们两人算是什么关系?而且就算是恋人,也没第一日亲亲啃啃就马上上床的吧?又不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型自走器!

话还没说清楚你就想吃我豆腐?!

罗勋发觉自己拉了半天都拉不出严非的手,才意识到自己的力气没这货大,连忙从衣服外面一把按住他正游走在自己胸口的手上,用力瞪着他。

严非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喜欢让我模你这里?”说着,手下微微使坏掐了一把。

罗勋脸色瞬间通红,这才发觉自己制止他的位置貌似有些不对,又不是女人,被捏胸算神马?!

“你、你话说清楚了再闹!”

“哦。”严非点点头,话说清楚就能吃肉了。

罗勋没发现自己的语病依旧用力瞪着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嘴唇红肿、两眼因为刚才缺氧的热吻变得水汽腾腾,看得早就不怀好意的严非某处兴致高昂,做好了随时提刀上马的准备。

自认从外形上看,某人都是绝对的美人受的罗勋咳嗽了一声,眼神微微游离开一些:“那个……我、你……”张开嘴巴后忽然又意识到,自己原本是打算和他划清界限告诉他两人之间保持正常的距离,别太腻乎,可……刚才好像是他主动亲过来的吧?自己现在要是说什么对他负责之类的话貌似状况不太对头?

严非的眼睛弯了起来,缓缓贴近他的脸,原本放在他胸口的手顺着他的衣领从里面钻了出来,捏着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板过来,低头吻了下去:“跟我在一起吧。”

罗勋愣了好半天,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可心中却有些疑虑:“你……不是同吧……”感觉不像。罗勋虽然说不清楚为什么,但从他刚和严非相处时就觉得这个人绝对和自己不一样,他应该是喜欢女人的。

这是一种直觉,他说不清、更不太知道其实这确实是同志之间的一种第六感,末世前不少GAY都能感觉出哪个是同类、哪个不是。

“不是。”严非理所当然地点头,直到现在如果让他设想一下比如让他和1601里随便哪个拉拉小手、亲亲捏捏的镜头他都觉得想杀人、想报社。

“那……”那他一个大好直男为毛要亲自己?!以他的条件出去凭他的外貌、凭他的异能还怕他找不到女人倒贴?!

严非忽然一动腰,下面某个精神百倍的东西碰了罗勋的大腿一下,让罗勋的面皮几乎红到发紫:“可我对你有反应,你要负责。”

“……”忽然觉得自己无话可说的罗勋默默将头扭到另一侧,懒得理他。

刚才自己还想要对他说如果他不介意的话自己要对他负责云云,可现在这话从他口里说出来,怎么就觉得这么像无良耍流氓赖上良家妇女的痞子呢?虽然自己绝对不是妇女!还有、这事到底应该谁对谁负责?

衣服里的大手再度不老实起来,罗勋连忙再次按住:“不、不行,这个不行……你不觉得还没恋爱就上床是在耍流氓吗?!”

严非一脸诧异地挑眉:“我以为我们之前都在恋爱啊。”

罗勋顿了一下,忽然脸色发绿地咬牙问道:“昨天出去的时候你拉着我的胳膊是故意的?”

严非点头。

“那这一阵子每天早上醒来,我们都……抱着睡,也是你故意的?!”

严非微微挑眉,含笑不语、默认。

“……之前在家的时候,你搭我的肩膀、拍我的背、有时还故意靠在我身后贴着我说话也是故意的?!”

严非的笑意加深,眼神深邃。

“……流氓!”如果抛去两个人都是同性这一点的话,那他之前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被称之为性骚扰了!只是因为自己先把他看成直男、又拿直男相处的眼光去看待两人间相处的细节才没能及时醒悟过来!可是——“你什么都不说就动手动脚还能叫恋爱?!”那分明就是明晃晃的流氓行径好不好!!

严非眉头微挑,似笑非笑地道:“你知道耍流氓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罗勋沉默,摇头。

“一本正经地耍流氓。”

罗勋抬胳膊用力给他腹部一手肘,趁他躲开的时候一咕噜爬到自己睡觉的位置,紧紧裹着好几天没好好盖过的被子里面讲自己裹成了个蚕蛹。怎么觉得跟他说清楚这件事后好像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就彻底变成另一副样子了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