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54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头一个人此时站在墙边,先将手贴到放在墙边的金属材料上凝结出一大块到手上,再将手贴在墙壁上,将手上的金属融到墙壁上、和先前的金属连接在一起。

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慢慢融合、拼凑。

“咱们的围墙暂时只需要修这么高,等将围墙彻底修好后再从里面上楼、进行二次增高、增厚。”负责这只队伍的队长对严非介绍具体情况。

金属墙壁一共只有三米高,后面的砖墙也差不多是这个高度。目前修建围墙的目的只是能将丧尸阻隔在基地之外就好,不久的将来还需要进行后期的加高、加固、增厚。基地现在正在着手召集土系异能者,他们就将在后期的工作中参与进来。但无论怎么说,这一层金属墙都是必要的——金属的硬度远高于砖石泥土,就算混凝土的硬度也未必有这些金属结实。

头一个金属系异能者差不多只弄出高三米、宽不到半米左右的金属墙壁就退到一旁休息补充精力,另一名金属系异能者连忙跟上、继续前一位异能者的工作。严非观察了两个人的动作后便明白了,金属墙壁厚度在二十厘米左右,前面这两个人每一个都并没有将精神力全部消耗干净便退下来稍作休息。

队长嘱咐道:“不用一次将精神力都消耗空,这样建一会儿休息一阵可以坚持比较长的时间。”

严非了然地点头,这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问题。等第二名异能者也退下来休息时严非已经可以确认了——自己的异能似乎确实比这两个人要高。虽然他现在无法确定这两人是不能让金属浮空?还是不想?可他从两人退下来休息时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却能看出建了这么多的围墙后他们的消耗不小。

将手贴在一侧的铁板上“粘”起一大坨后“贴”到墙壁和金属墙上、将外表凝结光华,严非暗自计算了一下,发现这么操纵金属比自己平时凭空操纵要省力,可问题是这样操作却无法凌空调整角度进行全方位观察,这让他多少有些不适应。

心里吐槽归吐槽,有能更省力的操作方法总比费事的强些。

按照之前那两人建起的大致范围弄出了同样大小面积的金属墙后严非便也退到一旁,让给第一个金属系异能者,自己坐到一旁休息精神力。

罗勋拿着水和毛巾连忙上前,确认他并没出什么汗、也没有消耗过度的模样这才松了口气。他也知道这个程度的金属操控不会让他消耗多少,平时在家的时候他每天晚上为了消耗干净异能可是可着劲地折腾卧室里放着的一块金属球,让它变成各种样子,那个操作速度快得惊人、变化起来的难度也大得惊人,可比现在这样的单一操作看上去惊人得多。

一个人弄完换下一个人,严非按照前两个人的速度、范围、大小操作自己应该负责的金属墙壁面积,并没什么太过出彩、也没有拉人家的后腿。

可等中午午休的时间到来、众人回到卡车上后,同车的人都不由得不住偷偷打量他——外人不清楚,可他们这些人却是十分清楚的,基地军方一共有五个金属异能者,之所以分为上下午两组交替行动,不仅仅是因为人数不协调,还因为上午的这两名异能者的坚持时间要更长一些、速度也更快。

他们原本安排严非跟上午这组还担心他会跟不上他们的工作频率,还想着如果不行的话就把他调到下午那组去,跟另外一个人互换一下位置,可却没想到他却完全能跟上不说,还显得比较……轻松?

难道这就是高手在民间吗?要知道现在车上的另外两人虽然看上去还算淡定,但实际上有几分是硬撑着只有他们心里清楚。

车子摇摇晃晃地开回基地中,停到早上集合的地方。见严非两人下车后队长交给他一些积分并指着不远处内部食堂道:“你们两个拿着通行拍去那边打饭吧,都是免费的。”

这里是军方内部的食堂,打饭要出示身份牌,不同的牌子有不同的待遇。口味如何暂且不论,反正味道虽然好不到哪儿去却还是可以接受的范围。像罗勋两人的牌子虽然不是什么高级范围,但肯定能让两人撒开了吃到饱。

严非对此到没什么感想,反而罗勋十分兴奋地拉着他向食堂方向走去,队长在后面对两人高声道:“明天早上八点一刻,还是这个地方集合!”

部队中的食堂很大,两人各自在打饭窗口旁取了餐盘便四处看了一圈,到窗口处打了一份标准餐。

两人打得是馒头加两个菜,馒头就是那种个头很大、一个能吃顶人的那种,每人两个。菜色也很简单,一个是大锅烧茄子另一个是大锅土豆烩粉条,土豆中还有些疑似肉末的东西。

另外的一些窗口中还有方便面、捞面、锅贴等东西在卖,罗勋觉得还是这个窗口的东西看上去比较保险,吃着也放心。

此外还有一个窗口发放绿豆小米粥,只不过里面的米粒的比例比较低,一勺下去不过四五粒的样子,只能当解渴的水来喝。

“你感觉怎么样?”罗勋将盘子放下后坐到严非的对面低声问道。

严非摘下口罩后稍稍放松了一下身体:“还好,还有些余力,并没消耗光。”

两人对面前的食物没什么可挑剔的,对坐低头慢慢吃着。

“明天再过来的时候我开车过来吧,我看到外面有停车的地方,这里是部队门口应该没人敢在这儿偷车。”罗勋低声说着,将一个肯定吃不掉的馒头放到自己带着的保鲜袋里准备回去的时候带回家去——反正这东西打给自己就是自己的,是当场吃掉还是带回去没人会管的。

瞄到罗勋的小动作后严非将自己盘子上吃不掉的馒头也夹给了他:“好啊,到能省些力气。”他现在虽然没到失去行动力的地步,可这么慢悠悠消耗让他觉得还不如一口气弄出一大堵墙来然后好好睡上一觉来得痛快。

一个是慢刀子拉肉,一个是一刀切下去直接休息,到底哪个更好?严非目前还感觉不出来。毕竟他今天消耗的还没到极点,暂时无法判断。

两人利用吃饭的时间恢复了一下体力,比起同食堂中那些用军事化速度吃饭的军人们慢的多,隔壁桌子都已经换过了三波他们还没动弹呢。

这座食堂是最靠近部队外围的食堂,面对的群体都是平时需要外出工作的军人,据说基地内部还有其他的食堂,但两人现在没资格深入进去、也没碰到李铁他们,说不准他们就在其他食堂中吃午饭呢。

吃过午饭两人慢慢踱步走出军营,看过两人胸前的牌子,门口执勤的军人便登记后放两人离开。

军营附近的街道上并没有人敢摆摊,连私搭帐篷、停车的人都没有。街道看上去安安静静,除了偶尔开过的军车外十分清净。

严非再度次上他那个祖传口罩,一手插在口袋中、另一只手捞起罗勋的。罗勋的动作顿了顿,并没甩开他的手,而是脸色有些不自在地侧向另一侧——好在附近没什么人……拉着就拉着吧。

此时天气比较冷,两人身上穿着羽绒服,见外面有些起风便随手将羽绒服上的帽子罩在头上,迎风向北走着。

罗勋的背上背着一个双肩包,里面放着他的弩、弩箭,外加一些备用的毛巾等东西,以及刚刚从食堂中顺出来的大馒头——他们中午饭只顺出来两个馒头,食堂给馒头米饭之类的东西量比较大,但相比起来菜量就要小一些,也就够他们两个正当年的大男人一顿。

至于馒头嘛,晚上回去后自家炒个菜什么的就能消耗掉了,还可以干脆把馒头烤着吃?又或者切成大块和炖肉、鸡蛋之类的东西炒着吃……等等,家中已经没鸡蛋了,炖肉也没了,那还是老老实实地炒菜就着吃吧。

脑中随意转着回去后要做的事,严非拉着他的手忽然微微用力握了握,罗勋回过神来发现前方道路上竟然轰隆隆地开进一大串车子……

两人本就走在便道上,见状不由停下脚步站在一旁行注目礼,这些车子的车身上满是战斗过的痕迹,虽然在进入基地前就被冲洗过了,可依旧能看出沾染过丧尸的血液等东西。

当先的是一些陆战车、坦克等重型装甲车,后面跟着一些大卡车、越野车,以及一些高档轿车。两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这些恐怕就是前阵子派出其他几个负责基地营救的车子吧?现在终于回来了。

忽然,严非看到车队中的一辆黑色高档轿车,眼中微微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神采,稍稍侧过身子背对着外面,抽出另一只插在口袋中的手拉了拉帽檐。车队并没停留,拐进两人刚刚走出来的部队大门。

第52章 论,良好的邻里关系

“这些车子应该是从其他基地回来的吧?不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罗勋有些担心地叹息了一声,“外围围墙还没建好呢。”

严非帮罗勋整理了一下帽子:“灰太大,你也戴着点口罩吧。”这些车辆的重量很重最近又没下过雪,这些车子一路开过来烟尘重重,几乎让人无法看清马路对面的情况。

见严非一面说一面从口袋中掏出备用口罩,罗勋有些无语:“这好像还是我前两天早上拿给你的吧?”

“对。”严非眼中带着笑,不由分说地帮他戴好。

大马路上就这么亲亲密密地帮自己戴口罩整帽子是闹什么鬼?不过罗勋虽然腹诽,却也没躲开——躲开的话动作更大更显眼,他可没这种让人围观的爱好。

等这一列车子开过之后两人才又手拉着手向回家的方向走去,等回到繁华的、有人摆摊、搭帐篷的道路上时,果然看到不少人正在东一群、西一群地八卦刚刚看到的情况。

其他基地中的人终于来了,只是大规模的逃难者还没进入内城区,目前都收容在基地外围的临时等候区中。

街道上的人都像打了鸡血似地聚在一起,连正经做生意的人都少了,大多都在交换着自己看到的情况、说着自己设想到的种种脑洞。什么这次来了多少多少人、之后基地的吃的就快不够了;什么基地外面跟来好多丧尸,在外面围修围墙的人死了好多;还有些人在说看到某某国家领导人坐在车中云云。

罗勋倒是比这些人知道的消息多一些,但那也是上辈子的消息。他知道确实有不少领导人在末世后还在,但那些末世前天天能在电视上听说、见到,末世后也真正掌握着实权的领导人们在末世后都大多在东部基地中,西南基地中虽然也有些巨头,可他们却大多都在末世前并不为普通人所熟知。

匆匆经过这些八卦热情高涨的人们两人回到宏景小区。小区中依旧还是那个样子,并没有因为刚刚进驻的那些车辆有所改变。宏景小区中的住户至少有一半都参与进了修建外围墙的工作,所以白天时的小区中格外安静。

两人一口气爬上十六楼,罗勋感觉还算好,不过精神力消耗了许多的严非却能感觉到爬楼过程中的疲惫感。去开门上挂着的锁时,巨大的声音引得正在房间中无所事事的章溯开门走了出来,见识他们两个人不由挑眉笑道:“现在就回来了?”

“嗯,我们只用去半天。”罗勋一面应声一面打开大门:“上午小区中没什么事吧?”

“还好,早上你们走了之后倒是有人上楼来过,想撬门,被我掀起飞了。”章溯没骨头似地斜斜地靠在门框上,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双桃花眼弯成月牙状,似乎对早上的娱乐活动表示十分满意似的。

“掀、掀飞了?!”罗勋手一抖,栓门用的铁链子稀里哗啦地落在地上。

严非抬手推开大门,拉着有些呆滞的罗勋一起进门。

“是啊。”章溯略有不爽地指指大铁门,“要不是这玩意儿挡风,我本来准备把他们直接从楼梯间的窗子丢出去。”

罗勋扭头看看身后楼梯间的大窗子,又看看脸上挂着遗憾表情的章溯:“章哥,这儿是十六楼……”从这里掀下去的人会变成什么样?!

章溯忽然上前一步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险些就要贴到罗勋的脸上,严非忽然抬手一把推开那张招人烦的脸。

章溯到没被严非的动作激怒,被推开后依旧盯着罗勋:“你怕我弄死人?”

罗勋十分诚实地摇头:“不怕,我怕从这里摔下去摔死的人太难看,估计马上就会有军方的人来找麻烦。”现在好歹还是军方管着的、有规则的时候呢,他不怕章溯直接干掉那些企图拧门撬锁不劳而获的人。就算是他自己,如果有人敢闯进他的仓鼠窝、企图搬走他末世前后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家当的话,被他撞上,他绝对几弩过去干掉他们不带手软的!

可弄死就弄死,将人弄死丢出去就完了,可从十六楼piaji死的人会变成什么模样?还能看么?!

更何况章溯又是在军方那边挂了名的,这层楼如果出这件事……呵呵,想都不用想人家估计就会杀上门来找麻烦!

章溯略微诧异了一下,高挑起眉毛口中问向罗勋、眼睛却戏谑地看着严非:“莫非你怕有人找我的麻烦?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关心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