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55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罗勋的脸色瞬间绿了起来,嘴角抽动:“你放心,我对你没有任何想法!我只是怕麻烦、怕换邻居。”

“怕……换邻居?”章溯依旧不解,自己这个邻居有很好吗?没见送自己来的那些小兵们都是本着送衰神的心态把自己丢在这里的?罗勋又不是李铁那几个傻不愣登天真的大学生——章溯自然能感觉出罗勋这两个人身上都带着血腥,肯定是不会心慈手软的人。

罗勋指指他房间深处的方向:“我们可刚给你的窗子加过防护,而且你就一个人、平时又不爱出门,等有了稳定工作后外出也规律。我可不想你走了换成不知多少人住在这儿,而且还不知道那些人都是个什么性情!”他只是单纯怕走了一个还算了解性情、能应付得来的,却换来一群成天找麻烦的。

章溯顿了顿,表情略有些微妙地再度问道:“你能确定我的性情就适合跟你们当邻居?凭你们两个人,我相信来的人就算很麻烦你们也能处理得了吧。”

罗勋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你再麻烦也只有一个人,有你在这里住着估计军方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敢安排人和你同住的。一个杀人魔和十个搅家精比,我宁可跟杀人魔当邻居!”

……等等,他刚才好像说我是杀人魔?

回过神来的章溯刚想再度开口,就见锁好门的严非上前一步堵在他和罗勋之间:“我们该回去休息了。”

章溯一口气堵在半截、上不来下不去,见罗勋去开门便冲严非挑衅:“我说你用不着这么护着吧?我又没打算勾搭他。”

严非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盯着斜着眼睛瞪自己的章溯:“我怕你身上桃花到处乱飞,传染。”

“切”了一声,章溯似笑非笑地摇摇头,低声道:“我说,你还没得手吧?加紧点儿,我虽然没打算勾搭他,可他这种纯纯的小处男一旦遇到老手可就说不好了。”说完一转身,得意洋洋地将门摔上再不搭理外面那两个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家伙。

罗勋顺利地打开自家大门——他们为了防止今天回来时严非脱力到无法给金属变形,今天走之前就将新修的大门加了一道门锁,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回来时严非还是能保留开门的力气的,明天可以在走时将大门彻底封死。

两人直接回到了1604,脱下外衣、换好鞋子后进入客厅,就见早已听到动静的小家伙摇晃着尾巴冲两人又蹦又跳,跳着跳着忽然追起自己的尾巴,圈圈转得不大规律,没多久就一屁股撞到柜子角上。

“我给隔壁开窗开门通通风。”罗勋放下包包直奔两个房间之间的大铁门,打开隔壁的门窗晾屋子。

严非脱下外衣后便坐倒在沙发上,他虽然没有彻底消耗掉精神力,但确实有些疲惫了。用了一上午异能,那感觉就像是搬了多半天砖似的,可偏偏还没有彻底消耗光让人有种不上不下的感觉——有些莫名的憋屈。

罗勋没一会儿就回到房间中,隔壁的窗子都打开了。“这样也不错,每天只用出去半天,剩下的时间在家中弄弄东西,就算我要加大种植数量也耽误不了咱们的事!”罗勋觉得现在的生活很规律、也很自在。就算是在家种田也花不了他一整天的功夫,就算是最忙的时候也是一样,让他对此十分满意。

“嗯……”严非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在罗勋经过自己所在的沙发旁时忽然抬手一把把他拉到自己是身上。

罗勋一个没注意就摔进了严非的怀里,倒吓了他自己一跳,抬头还没等他说什么就被严非翻身压在下面、吻了过来。

不小的声音惊得正在沙发旁折磨严非脱下来的拖鞋的小家伙一惊跳了起来,竖着小尾巴瞪了沙发上两个紧紧贴在一起的人半天,才收回尾巴晃荡了两下,继续趴回原位认真地啃着拖鞋的鞋帮子——这副情景最近几天小家伙见多了,最开始的时候还会纳闷两人是在玩什么?偶尔还会汪两声,现在看得多了再见到它都当没看到。

罗勋被严非啃得晕头转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见他正带着似笑非笑神情支着胳膊从自己的斜上方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没好气地在他胸口上推了一把——没推动。“你就不怕我砸着你?”

“怕什么?你才多重?”自家老婆,就是砸得自己骨折也要骨折着接住人,他不介意。何况他现在的身体素质远非一般人能轻易比得了的。

罗勋气结,他才多重?!他也是个一百多斤的大男人好不好?而且重生回来到现在他身上也锻炼出了不少腱子肉的有木有!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

严非忽然贴了下来,将头埋进他的颈窝处闻着他颈边的气息:“让我抱抱,上午虽然没消耗多少,但是有些难受。”

罗勋不动了,抬手轻轻在他背上一下一下顺着,没过多久,罗勋被严非的体温包裹着反而觉得困意上升,眼皮渐渐地再也睁不开了。

好好的下午时光、本来打算用来处理家中大大小小的事物的美好时光就被两人这么睡过去了。

还好家中的暖房效果不错,两人身上没盖东西竟然也没感冒。等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朦朦胧胧地暗了下来。

暗自埋怨某人身上太温暖导致自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罗勋起身活动被压了一下午的肩膀。

罗勋在房间中转悠了一小圈,忽然问道:“饿吗?”

严非摇摇头,他们是吃过中午饭后才回来的,一回家就抱在一起睡了个午觉这会儿哪会饿?罗勋见他摇头便挽起袖子:“那我就先弄架子去。”

隔壁的房子虽然还要一段时间才能使用,但用在隔壁的一些东西现在却可以准备起来了。

比如说种植用的pvc管子,比如说需要用土种植的作物盒子。

罗勋早在末世前就收集了大批各种大大小小的箱子、盒子、篮子、盘子,这些东西他原本是本着有备无患的想法准备的,现在正好能够利用上。至于这些东西损坏之后用什么代替?一来可以靠收入从基地中购买,二来嘛……没见他家还有个把金属当成橡皮泥捏吧的金属系异能者呢吗?实在买不到那些东西他大可让严非帮他做啊,只不过到金属的要比塑料的重些而已。

至于万一两个人分手之类的问题……恕热恋期的人不会往这种悲观的方向思考吧,罗勋完全将这种可能性丢到了九霄云外。

严非也起身跟着罗勋一起上了二楼。二楼的大露台上还有一些被塑料布包裹着的、完全没用过的水培架子,那些东西大可回头放到隔壁去。其实相比起来还是用盆、盒子种出来的东西生长效果更好一些,这种架子种出来的东西也就比较节省地方、好搬运,有些植物是完全不能用这种架子来种的,还得移植到泥土中放进盆盆罐罐中去种。

所以罗勋观察了一下这些架子的数量后便回到二楼的小卧室中翻箱倒柜去了。

这里面放着不少剩余的pvc管子,以及大大小小各种真空包装的粮食、种子等东西,将它们略微分了分类,罗勋又取出一些管材准备明天下午改造一下就放到隔壁去。

严非帮着他抱了一堆管子下楼,两人又从一楼叠放在一起的大大小小的塑料箱中挑出合适预备到一旁。

折腾完这些,罗勋再去检查家中的作物——作物变异率比较高的时候基本都是在发芽期,但生长的过程中也不是完全不会产生变异的。罗勋觉得现在自家作物的变异率并不算很高,至少比自己上辈子在地下室中种东西时要强得多。可在地下室种植的时候并没有这么高的阳光照射率,说不定太阳光对作物变异率有抑制效果?

可当时自己听同在家中种东西的人家说,貌似就算采光还算不错的人家,变异率一般也会在一半以上啊?难道是刚进入末世的原因?

检查了一圈家中的作物,又着重关照了一下放在露台一角、本就已经变异、准备培养出来看看状态的那几株变异植物,确认其中并没有会主动伤人的特殊植物后罗勋便又转悠回了一楼的育苗室。

育苗室中现在并没有在发什么种子,豆芽之类的东西前些日子除了吃掉的之外剩下都被他种到水培管中去了,如今只有一大盒子面包虫、外加几棵蘑菇木……好吧,家中的蘑菇木虽然每过一阵就会顺利生长出一批蘑菇来,但至今为止只有几朵外表看上去正常,其他的都闪着红亮红亮的光、或是散发着灰色的气息,罗勋打死不敢留下它们。

正准备转身离开,眼角忽然扫到一个东西——“咦?柠檬发芽了!”罗勋愣了下,几步走到水培盒子中唯一有东西的旁边。跟进来的严非闻声也凑了过来。

果然,黄色的小小种子现在已经裂开了,露出里面的嫩芽,看样子才刚刚发芽不到一天。

一个柠檬种总共也没有几粒种子,罗勋他们也只拿到了三粒,此外还有两粒西瓜的种子。西瓜因为需要长时间的日照等原因他并没准备现在就种,准备等到天气转暖后再说。

小小的嫩芽此时还看不出太多的情况,暂时没看出有没有受感染变异的种类,如果它们能够顺利生长的话,那罗勋就完全不必担心他们缺乏维C了!

“明天早上再看看情况吧,现在还不能栽种,太短了。”仔细观察了一下,罗勋有些满意地笑了起来,确认房间中再没有其他情况需要打理后便拉着严非走了出去。

隔壁房间暂时没有准备育苗室出来,如果自家没有意外情况的话罗勋准备干脆就用这边的育苗室专门育苗,隔壁的房间全都用来种东西。

两人折腾了一通后正准备做饭晚时便听到楼道中有声音,打开门见果然是李铁几人回来了,隔壁的章溯也闻声打开大门,还没楼梯处的大门打开,韩立就举着手中拿着的饭盒对章溯灿烂地笑道:“章哥,我们给你带晚饭了!”

见罗勋两人也出来了又对两人笑道:“我们还多顺了几个卤蛋回来,有你们的分!”

罗勋愣了下:“还有卤蛋?你们在第几食堂?我们中午吃饭的地方只有点肉渣。”

“就在第三食堂……罗哥你也去了?”说话间几人已经打开了大门,闻声好奇地问道。

“我早上跟着一起过去的,异能者使用异能过多会没什么力气,我就跟着一起去照顾严非,没积分拿不过能管我顿饭。”罗勋说着又问道,“第三食堂是不是在军营里面?我们中午在第五食堂吃的。”

“对,在里面,听说第一第二食堂的伙食更好,我们每顿只有两个菜,其中一个带肉带蛋,听说第一第二一顿就有好几种菜能自己随便选,还有单独的肉菜呢!”何乾坤摸着肚子舔舔嘴唇,“不过第三食堂的伙食已经很不错了。”

果然是越靠里面的食堂伙食越好吗?不过他们两人在的食堂已经很不错了,至少管饱。

问过李铁几人的情况,得知他们今天确实忙活了一整天,光弄机房的走线、布局就折腾了足足一整天,还没来得及开电脑处理软件方面的事呢。

李铁他们拿着顺回来的饭菜直接进了章溯的房间。

章溯:……好吧,看在他们是特特给自己带饭回来的面子上,就不赶他们出去了。

“我们中午走的时候见到了不少军用车子开进军营里面,你们听说了什么消息吗?”罗勋知道李铁他们人在军营里面,消息肯定比大街上八卦的人们来得准确。

果然,一听到罗勋提起这件事本来就憋着一肚子话的王铎立即神采奕奕起来:“知道知道!我们屋里一个技术员就和今天新来的人中有认识的呢!今天过来的人都是北部基地的,听说基地外面来了好多人,基本都是西部基地和从北部基地跟过来的!东北部基地的人听说都去了东部基地!”

罗勋连忙问道:“来了多少人?咱们基地住得下吗?”

“怎么可能住得下?听说外面几个等候区的人都满了,又特意扩充出了一大块。据说那些人暂时先不让进基地呢。”吴鑫连忙插口。

王铎又道:“咱们这里面根本住不进这么多人,听说前些日子来的人一旦进入基地连围墙都不愿意出去修,可这次救援之后后面又跟了不少丧尸过来,要是外围墙修建不好说不定连里面都有危险。基地好像准备让外围墙外的人强行参加修建外围墙的工作!”

其他基地的情况或许还说不清楚,但西部基地绝对是因为绝大多数幸存者连最基本的修建围墙工作都不愿意参加才破灭的。

如果军方再不采取措施将来肯定会出现大问题。

原基西南地中最先到达的人们对于参加这些工作很有积极性,大家也乐意用劳动换取粮食、物资、被褥等东西,可后来陆续赶来的人们却大多都抱着不劳而获、别人干活我吃肉的心态。而且这些之后赶来的人们手中多少都有些物资,更不愿意在进入了安逸的基地后马上参加工作,所以基地中这几天的气氛格外不好,满大街都是打牌、聊天、卖东西的。

基地方面发现这一情况后,在他们的人手抽调回来有了回转余地后自然不肯再养懒人,新的条令措施恐怕今天连夜就会出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