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60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重新划定了修建围墙的范围,所以车子开回去的时候正好路过一处正在修建砖墙的区域,基地中的土系异能者的数量明显比较高,几乎每隔一段就能看到一名。他们修建围墙时虽然也需要大量的原材料、混凝土等东西,可有了晶核的加持、再加上土系异能们的数量庞大,不过短短一个上午便陆陆续续建出了不少。

而之前被集体拉到城墙边上俢墙的人们此时只留下少部分继续负责搬运等重体力工作,剩下的人都在外墙内侧、和部队的军人们一起清理建筑物、杂物等东西,为了在围墙修建好后让众人安全入住做准备。

外墙和内墙之间有不少土地面积,这其中难免会有没被发现的丧尸、被丧尸血液污染的东西、物品,都是此次众人负责清理的主要目标。

再加上原本适合居住的房屋恐怕不够,这些人还要参与进修建居民楼的工作,反正现在是绝对不会少了活儿的。

两人今天的收获不错,回家的路上更显得要比平时兴奋愉快得多。严非的晶核消耗得没有别人那么多,不过多出来的这些晶核除了留下一部分留以备用外,剩下的还是要在平日吸收消耗、努力看看能不能尽快地提升严非的异能。他的异能初始时确实比别人要强上一些,但如果他停滞不前、别人却奋力向前拼杀的话,之前的优势便会荡然无存。

严非对此比谁都明白,这是他从小到大的生活经历所教给他的,如果不想被人当成废物、欺负的对象,想要保持一直以来的优势就要比所有人都更加拼命——尽管在表面上他要表现得自在从容,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不经意间就能信手完成一样。

想装逼,就要有人后拼命、吐血的觉悟和实际行动,才能保持住你在人前那轻轻一挥手、众人就集体献上膝盖的壮举。不劳而获、坐享其成、坐吃山空,永远都只会成为他人的笑话。

所以,尽管他最近晚上经常时不时地吃吃他家罗勋的小豆腐,可在吃完豆腐后就算再疲惫、再辛苦、再劳累,他也要在睡前将自己所有的精神力都通过异能彻底消耗空。

现在是末世,他要保护他意外得来的、却让他感觉到幸福无比的家园;要保住自己身边的爱人和他们此时的平静,因此他就必须做到最好,在一旦有什么意外突发情况出现的时候自己的实力足够强大得傲笑所有人。

罗勋正在开车缓缓经过闹市区向自家小区所在的位置行驶着,正一面驱车一面随意看着路两旁有没有人在贩售用得着的东西,忽然觉得头上多出一只手,一转头正见有些没精神的严非靠在座椅背上有以下没一下的顺着自己的毛。

“怎么了?”

“没,你的头发有点长了,要不要回去扎起来?”严非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懒洋洋的。

罗勋的表情扭曲了一下,摇头道:“不用,回去后你帮我剪剪就好。”扎起来?他不是女人、不是非主流、更不是什么艺术家大导演,用不着特意留个小辫子!

“我?给你剪头发?你确定?”严非不由自主地瞪大眼睛,他是学过剪裁、也会剪布料,可人的头发……呵呵,除了小学低年级时上学时用美术剪刀剪过同班女生的小辫子之外,他从来还没试着给人见过头发呢,罗勋就不怕被自己剪过头发后出不了门?

“没事,要不我自己弄效果更差。”说着罗勋两眼迸发出兴奋地光,“我回去也帮你剪剪!”他上辈子最遗憾的就是自己的一手洗剪吹技能无处可施!

末世后也有理发师这一工种,遗憾的是这项工作实在没什么前途。技术原本就好的还好说,等基地安生下来后总有有钱、爱美的男男女女们寻觅比较有技术的美发师。可要是技术不好、无人问津的话,这工作一天都未必能赚上几片薯片、饼干。

所以绝大多数的人们要么就干脆将自己的头发养长,平时也不打理,猛一看上去就像是美国流浪汉既视感。要么就是自己剪。可自己剪发的话长发还好说,后面就算不齐梳起来也就算了。可短发……后面实在不好处理啊,就算能勉强够到那姿势也有些太过违反人体构造。

所以能找个好基友相互帮助剪剪头发什么的一直是罗勋上辈子偶尔会冒出来的小浪漫心思。遗憾的是上辈子他没基友,幸好,现在有啦!就算被剪成狗啃发型他也无所谓,反正能和严非互动就好!

严非则在罗勋兴奋的目光中不得不勉强点头、脸上还挂起一个“和煦”的笑容,心里则在琢磨——章溯据说是个技术不错的外科大夫,肯定很会用手术剪子,不知道能不能偶尔客串一下理发师?只要他别趁机给自己开颅的话严非还是可以勉强忍受一下那家伙变态气息的。

只不过如果找别人帮忙剪头发的话自家的爱人肯定会不高兴……是为了晚上的性福时光牺牲一下自己的脑袋?还是为外表的光鲜而忍痛暂时牺牲一下自家爱人突发的小性质?

这一纠结直到跟在罗勋身后爬回十六楼严非也没纠结出个结果,但看着罗勋一脸兴奋地刚换下衣服就直奔二楼、从卧室的某个柜子中翻出一整套理发工具后便被迫做出了选择——算了,反正家里有帽子!大不了就戴着帽子将就一阵,如果以后还躲不过的话,自己就干脆留长发得了!总比不能出门见人强!

小家伙歪着脑袋观察着坐在房间正中间的两人,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另一个站在后面,坐着的那个身上还围着一块大大的白色的东西。

为了防止某条狗将头发弄得满屋子都是,严非特意将小家伙挡在阳台外面——正好趁机消耗消耗自身的异能。别说,这几天适应了每天下午因为缺乏异能而变得疲惫不堪的感觉后,严非隐约绝得自己的体力值似乎再度攀升,力气什么的也比平时要更大一些。因此他更乐于想尽办法折腾光自己的异能。

一缕缕黑色的发落到地上,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

这是严非有生以来最紧张的一次,哪怕以前工作时和人谈判上百万的项目时也从没这么紧张过。

他不敢一次剪太多,所以每次都只敢一点点、一点点的咔嚓着,从罗勋头上落下的都是及其细碎的发。罗勋当然在剪发之前就大致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了严非,遗憾的是他所会的也不过是野路子,严非作为经常去高档美发店打理头发的顾客自然不敢听那些一听上去就十分不靠谱的建议,只敢一点一点、学着从镜子中看到的理发程序慢慢来。

还好,谨慎有谨慎的好处,反正他理完发后罗勋的脑袋没有变得很奇怪、明天肯定能顺利出门!

罗勋得知自己的头发剪好后连忙拿着镜子左看右看,看了一圈后感慨道:“你的手还挺巧的。”严非松了口气,总算没丢脸、也没让自家的爱人遗憾,正想着就听罗勋又道,“等天热起来之后要不要干脆推个短寸?那个比较省事……”

“不、这样就很好,不用推头!”严非连忙阻止,老天,短寸?自己剪刀都还没用好呢还用推子?万一一个手抖说不定就会推出来一个光头!

“可是那样比较凉快……”罗勋依旧在纠结,夏天本来就天热,末世后就算大家有电可用,但光明正大的用空调神马得……这是生怕贼不惦记自己家是吧?

“没事,大不了我每隔几天就给你剪一次?”严非半弯下腰,嘴角挑起、带着一抹宠溺的笑,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听上去格外性感。

罗勋脸一红,不自在地移开视线咳嗽了两声:“那……好吧……”

很好,色诱很成功,总算阻止了和尚头出现的可能性!

严非刚刚松了一口气,还没等他准备收拾起来那些工具,就听到罗勋说了一句让他心脏瞬间停跳三秒钟的话来:“该我给你剪了!”

严非僵硬地坐在罗勋刚刚坐过的椅子上,觉得自己乌黑的头发一大坨一大坨普索普索地往下纷纷掉落,有些绝望地在心里面盘算着曾经在二楼卧室大衣柜中看到过的几顶毛线帽,估摸着明天出门戴哪一顶会比较顺眼?又能比较彻底地遮挡住自己那一脑袋不知会变成什么模样的毛?

大约十五分钟,罗勋围着严非的脑袋转了三四圈最后确认了一遍后才收工,有些不大好意思地搔搔脸颊:“剪完了,那个……效果可能不太好……”

严非脸上僵硬地扯出一抹笑,心中打定主意不管一会儿从镜子里看到了什么,都不能直接地给自家老婆脸色看……大不了一会就找出帽子在家里也戴着!

脚步僵硬地走到浴室中——他没直接拿小镜子照。

大大的镜子中映出一张熟悉的脸,在看到头发的一瞬间严非便迅速松了一口气——还好,还能看。

不,剪得其实还可以,就是短了点,但并不难看。

其实罗勋也是照着严非原本的发型剪的,但一向以实用为基准的罗勋总觉得既然要剪头发那就干脆剪得短一些比较省事,既可以少煎几次、还能显得精神利索、平时忙起来的时候头发短些也比较省事。

所以现在的严非看上去稍微有点显傻,还好,短得不是很厉害,养几天就能顺眼多了。

两人将各自头发中夹杂着的碎头发洗干净,再将客厅收拾干净后才放趴在阳台不知做什么的小家伙出来。

“咦?掉了片叶子?”罗勋发现阳台地上有一小块似乎被撕扯过的菜叶,碧绿碧绿的模样看着可不像是因为营养不良才脱落的,倒像是不小心拽下来的。

小家伙头也不回地直奔自己的狗窝,把脑袋往两只爪子之间一趴,闭上眼睛,只是嘴巴似乎在动来动去的。

“也许是刚才不小心碰下来的吧。”严非扫了一眼,见只是很小的一块叶子便没放在心上,拿着簸萁扫帚过去扫干净。

“我看看……啊,今天又下蛋了!”罗勋指着鹌鹑窝,连忙取来强光手电检查里面的鹌鹑蛋。

从前天开始、当鹌鹑们的受精卵达到五枚后罗勋便打开了育苗室中的孵化箱,把几枚鹌鹑蛋放了进去,开始人工孵化。

这样剩下的鹌鹑在充足的灯光照耀下便开始了每天下蛋的日子,只要有受精卵就添加进孵化箱中去,剩下的则放在家里当作菜品备用。

六只母鹌鹑如今几乎每只每天都能下一枚蛋,大好的养鹌鹑吃肉的小日子正在向罗勋两口子招手!

将三枚受精卵放到孵化箱中去,剩下的三枚放到篮子中,两人又开始每天例行的检查植物、整理家中卫生、研究隔壁墙壁干燥情况等杂事中去了。

天色彻底黑暗下来后楼道中传来隐隐的上楼声,等了一会儿就听到铁链子声响起,罗勋连忙起身开门迎出去——果然是李铁他们回来了。

“你们一起回来的?”见章溯也跟着一起走了回来罗勋疑惑地问道。

章溯有气无力地挥挥手:“在小区门口碰见的。”他所在的医院虽然也在军营,但位置离李铁他们比较远平时很难碰上,这几天大多都是各回个的——主要是章溯的工作时间不定,有时会遇到接连几个大手术,半夜三经回来都是很有可能的。

“怎么?今天又有不少手术吗?”见章溯那副仿佛被蹂躏过的模样罗勋好奇地问道。

章溯哼哼两声:“今天拉来几个被丧尸伤过的人,其中一个做着半截手术就变成丧尸了,还好我早有准备,他刚一变身我就把他脑袋削掉了,那几个小护士的嗓子太尖,炒得我现在都头疼。”

众人一阵无语,不是谁见到这种场面都能保持一颗平常心的。罗勋严重怀疑章溯之所以总把放血、见血挂在嘴边完全是因为职业病——不让他去医院开刀放血的话说不定更危险,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天天上班去呢。没见自从他工作开始到现在每天老实多了?也就晚上回来睡觉前会削一阵铁沙袋。

众人纷纷走进铁门后王铎去开1601的大门,章溯在经过严非时忽然冲他勾勾手指头:“过来,有点事。”说着打开他的房门等严非进去。

严非微微挑眉,拍拍罗勋的肩膀让他等在外面。罗勋虽然有些纳闷,但想想或许是他家那个大铁沙袋已经彻底被章溯削烂了吧?便和李铁几人说起白天两边遇到的一些事情交换情报。

跟着章溯进了房间后,见他打开客厅中唯一的点灯——这会儿正好是基地供电的时候。严非扫了一眼还能勉强看出原形的金属沙袋问道:“什么事?”看上去不是让自己帮他修沙袋。

“我今天在医院的时候遇到些人。”章溯将外套随手丢到墙角走进厨房,将蒸馏出来半满的水桶挪开、换了个空的。

严非没追问,只挑挑眉头。

“一个女人,五十多岁的模样,看上去身份似乎挺高。”说着章溯挑起一双桃花眼,脸上笑的意味深长,“她的小手指头割破了,去部队医院缝针。”

严非鼻子喷出一声不屑的鼻息:“够缝一针的伤口?”

章溯双手一摊:“我说要是缝针的话反而有可能会留下疤,给她消毒之后和她再三确认没受到丧尸病毒感染才完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