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61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于是?”没事章溯是绝对不会单独叫自己进来的,严非从听到他说那个女人的事情起就猜出那女人是谁了——除了她,谁会如此作妖的因为一个小小伤口跑到部队医院要求人家一个主刀大夫过去给她消毒?

“那女人长得有点眼熟。”章溯笑得两只眼睛如同狐狸似地几乎彻底眯得不见眼,“我就跟她多聊了几句天,后来进来两个男人接她回去,其中一个穿着军装,那女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忽然对那个人说了句:差点忘了,我和老严的儿子不知道还活没活着,这个基地人挺多,你给我查查吧。”

严非喷出一声冷笑,双手抱臂靠在门框上。

章溯叹息一声:“她儿子可真可怜。”说着,睁大双眼,戏谑地看向严非,“她们是军方一个星期前就从北部基地救回来的,在军方那里有关系、如今一直住在军营中的特等房里。可惜,现在才想起来她还有个儿子。”

严非脸上带着冷笑,却一丝章溯预计中的愤怒、气愤都没有。“能想的起来已经是恨不容易了,要知道,就算是末世前我平均一年也只见她一次、一次绝不会超过二十句话,其中至少十句和前几年一模一样。”

章溯收回了之前看戏的表情,脸上的笑容也隐了下去:“你知道她来基地了?”

“从他们到达基地的第一天我就见到了。”严非并没隐瞒这些事的意思,只不过是单纯的血缘上的父母而已,自己生下来就留着他们的血脉,这没什么好回避的。

“他们?”章溯听出他话中的意思,再度挑眉。

“对,他们都坐在我父亲末世前就经常坐的商务车中,那车子还挂着末世前的车牌,一眼就能认出来。”

章溯微微摇头叹息了一声,他从今天见到那个女人后就发觉他和严非果然是一路人。一样出色的外表、一样和男人在一起,末世前身边一样有着极品在。区别是,自己身边的极品是恋人,他身边的极品是血亲。这么说起来,他比自己还惨些,自己只是一直没遇到好男人而已。

章溯忽然又笑了起来:“要不是你已经有了小勋勋,我都想勾搭你了。”

严非的表情瞬间扭曲了一下,皱起眉头,用看什么恶心虫子的目光上下打量了章溯一圈:“抱歉,我实在没这种——兴趣。”

章溯高挑起眉毛,脸上笑得更是春光灿烂,忽然整个人往前一贴、几乎要凑到严非的脸上:“这么说,你是被你家小勋勋勾搭弯的?别说,我对他感觉也不错,只可惜,是个受……”

说话间,房间大门忽然被打开,何乾坤的大嗓门响起:“对了严哥,金……金……那个金……”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连同何乾坤在内李铁、王铎几人全都看到房间中两人那暧昧至极的姿势。

严非瞬间看到站在稍微靠后一些位置的罗勋,正睁目瞪口地看着自己两人。

忽然,章溯眉毛一挑,整个人没骨头似地就往严非身上一贴、无比矫作地叫了一声:“哎呀,你害得人家腿都软了~~”

严非黑着脸被他这句话恶心得抬手就往外一推,然后帮当一声响——美人章倒飞出去后整整好好撞到那个大铁旮瘩上……

应该说幸亏异能者除了拥有了强大的异能之外身体素质也提高了不少吗?

反正章大美人在众人目瞪口呆中扶着老腰站起来后,后背上没有任何伤口,就连胳膊上的伤也没被扯破。

“你要是闲的难受我可以免费帮你身上再开几道口子,反正你是外科大夫,没事自己在家给自己缝缝口子也算是锻炼自己的职业技能了。”严非黑着脸站直身子,铁沙袋上飘起几块金属,迅速在半空中凝结出几把尖利无比的小刀。

章溯扶着后脑勺冲严非飞了个眼:“才刚利用完人就这么粗暴。”说着,又用似笑非笑的眼神飘向罗勋,“小勋勋,要是他对你家暴的话晚上就来跟哥哥睡吧~”

罗勋:呵呵……

王铎忽然一把捂住鼻子,扭身就跑:“我靠……这也太妖……”他还是有生以来头一次对一个男人流鼻血!

李铁几人也满脸通红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好了,他们认识章溯这么久,也没见这家伙用这种撩人的姿势、撩人的眼神挑逗过他们……当然,这和他们本身看上去就很干净正直也有关系。可今天纯粹是被严非给牵连的,这才头一次发现,这世上竟然连男人也能真么的……诱人?

纯情四人组傻站在原地不知之后要如何行动,严非则连理都没搭理他,转身向门外走去,心中颇有些忐忑地牵起罗勋的手——还好,罗勋并没甩开他的手,而是跟他一起走回自己家中。

第57章 养”病“

“……他刚才是在发神经。”严非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实在是他从没遇到过这种诡异的情况——一个男人装作和自己暧昧给另一个男人看……想想都觉得脑细胞会死得很惨烈好不好?

罗勋没吭声,而是忽然靠进他的怀中、环住他的腰,好半天才声音发闷地从他胸口处传出来:“你是我的,对吧?”

“当然!”严非回答的坚定无比,见他并没有直接质问自己才松了口气,一把拉着他直接回到二楼的卧室。

罗勋一路老实跟着,连蹦达过来求抚摸满地打滚的小家伙都没理会。进入卧室后被严非一下子压倒床上紧紧抱住才忽然再次开口,神色间有些复杂地看着严非:“刚才开门后,你们两个在一起……”

严非连忙举手发誓:“是他忽然凑过来的……他那人你也知道,有点……抽疯。”他实在无法形容章溯那个人,同样是外表出色两个人,可他无论如何也模拟不出章溯的大脑回路,根本无法预测他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抽疯地……乱散他的荷尔蒙。

罗勋摇摇头:“我知道,我只是看到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样子忽然觉得……好般配。”说完有些自卑地低下头,“你们两个外表都这么出色……我……”以后自己跟严非一起出去的话,肯定会被别人削眼刀子的,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支持严非戴口罩外出的最大原因。

严非一噎,他忽然觉得他的脑回路也无法和自家爱人对接了,果然直男和弯男的大脑就差这么多吗?他一个天生直男要如何才能猜测出这些小GAY们到底什么时候会怎么想?怎么觉得比女人的脑回路还奇怪?

将双手撑在罗勋的头两侧,严非认真地对他说:“你觉得我是个注重别人外表的人?”如果他真的这么觉得,那麻烦他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会愿意和外表清秀平凡的他在一起?

罗勋眨眨眼睛,直直地看着正上方的严非,忽然笑了起来,抬手勾住他的脖子把他的耳朵拉到自己的脸侧,低声道:“我们来做吧。”

严非愣了下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罗勋忽视掉自己刚才的问题后直接跳到这里来还是晃了他一下子。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期盼很久的第一次,现在总算来到面前了!虽然不太清楚他的脑回路是如何转的、为什么突然略过那么多跳到这一步,但严非是个十分擅长把握机会的人。

手顺势滑到罗勋的腰间,低声凑在他的耳边轻语:“确定?”

罗勋觉得自己的脸上几乎彻底烧透了,被他触碰的位置一下子变得酸软起来,没有出声,只是微微点头,双手依旧抱着严非的后颈。罗勋需要确认,确认严非是爱自己的、自己与他是契合的。

章溯的个性或许严非无法理解,但罗勋这个从末世后重生回来的人却比较清楚。现在的章溯虽然身上安全了,可他的心里却无比的空虚。被原本信任的人出卖、身边虽然有些和平共处的邻居、但也只是邻居而已。

他们不了解他的过去、不清楚他真正的个性。在基地外和其他人之间的争抢、掠夺、血腥的种种最天然、最直接的做法在来到基地中又彻底被禁止。这种从原本平静的生活突然被逼到悬崖边、不得不用血腥的手段掠夺他人生存下来的生活方式,又忽然因为来到基地而变再度被限制起来。

翻来覆去却又截然不同的生活规则、不熟悉的环境、陌生的人群让人无所适从。

章溯只能用这种看似抽疯的态度来挑逗疑似同类的自己和严非,因为李铁他们太过纯粹,还完全没有被黑暗浸染过,所以这种态度只能对着自己和严非发泄。不然时间久了章溯说不定会出现精神问题。

而这种状况,自己在上辈子也曾经遇到过。末世后先是因为惊恐慌乱而躲避,然后被生活逼迫得不得不走出来、与同样幸存下来的人们勉强联合在一起,杀出一条血路。

才刚刚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可平静没多久后那个落脚处又再度倾覆。

如果不是后来来到A市基地后、身边的人都是已经适应了末世后生活、所有的人即使是在基地中的人也都抱着同样的生活规则、态度来度日的话,自己说不定也会被逼疯。

可即使如此,自己也宁愿独自一个人宅在地下室中度日,也不愿意寻求同类相互取暖。直到再也无法忍受那种孤独,才想用所有的存款为自己找个伴——一个可塑性强的孩子、一个只有依靠自己、全心全意依靠自己才能生活下去的孩子。

缓缓闭上眼睛,感受着严非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颈上、脸上,感觉着那双大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着,点燃一团又一团火焰。

罗勋可以理解章溯的举动,但,严非是自己的。既然两个人决定在一起,那就要坚持着一同走下去。以自己对于末世的了解加上严非那实用性非常强的异能,他们可以寻找到一条最适合他们共同的路。

今天看到的那一幕激发出了罗勋那一直隐藏着的自卑心,看着那么赏心悦目凑在一起的两张妖孽的脸孔,他忽然想要实际确认一下自己和严非是不是适合的?他一个刚被掰弯的直男是不是可以和自己很贴合的……在一起?

生活上的大小事情两人可以慢慢磨合、相互体谅,但某些方面却需要实际的体验与契合度。之前是罗勋一直回避着、不愿太快地面对,可现在,他急需一个证明来证实自己和严非是合适的,让严非的行动表明他对于自己的需要。所以即使现在两人的位置和举动无一不表示着罗勋今天晚上注定要在下面,他也没有分毫的不满和抗拒。

严非顺利地褪下罗勋身上最后的一层布料,双手支在他的头两侧,静静地看着他。

似乎感觉到了严非的视线,罗勋也缓缓睁开双眼。忽然,严非笑了起来,眼中带着仿佛能将人融化的温柔,他缓缓俯下身子,虔诚而坚定地吻道罗勋的唇上:“放松,我要进去了。”

罗勋先是身上一紧、随即缓缓放松身上绷紧的肌肉,虽然没有实际做过,可上辈子生活安定下来后他却偷偷的研究过,知道承受方需要做好的准备和即将发生的事。

为了方便严非的动作,罗勋甚至主动抬起腿、勾住严非的腰。他贴近严非的脸侧,有些喘息的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来吧。”

眼中泛起一股深沉如海般的波澜,严非坚定地沉下腰身。

————————

似乎连手指尖都是酸的。罗勋费力地睁开眼睛想拍扁闹个不停的闹钟,睁开眼睛的同时正见到严非的手臂从自己的头上方伸了过去,按住那个唱个不停的闹钟。

“今天在家好好休息,我中午给你带饭。”按掉闹钟后严非顺势在罗勋的额头吻了一下。

“嗯?”罗勋不解地抬抬眼皮,他觉得自己头疼欲裂,完全无法理解严非所说的意思。

又在他的脸颊轻轻吻了一下严非将自己的额头贴在罗勋的额头上:“还有点发热,你睡着,我把早饭端上来。”说着便掀起被子走向大门口。

罗勋迷糊中觉得他看到严非已经换掉睡衣了,可他是什么时候起来的?

等严非再次上来后罗勋的脑袋才有些清醒过来,腰、胯,外加某处无法直言的位置不是酸痛就是胀痛、肿痛的感觉,让人觉得很……咳咳,不舒服。

“你刚才说要自己去?”罗勋晃晃荡荡地要坐起身来,却觉得自己的腰好像要断了似的,严非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过来扶他。

“嗯,今天我自己去,你好好在家休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