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63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嗷——!!”一个将手伸进铁栅栏里去拉下面那堆铁链子的手被一枚弩箭正正射穿!

一行来闯空门的人瞪大眼睛,愕然发现一个穿着休闲服脸色略有些苍白的文静少年,手中举着一只如同玩具似的弩缓步走到大铁门后面。他的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冷笑,眼中则带着让人惊恐的杀气!

杀气!是真的杀气!!

那些人愣在当下一时回不过神来,不是都查清楚了吗?这层楼里的四家住户最近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去工作?也许下午家中还有人在,但上午不是都没人在家的吗?!

罗勋见这几个贼愣在原地似乎忘记他们的盗窃行为已经被人当场抓住了,诧异地挑了挑眉毛,再次抬起手中的弩——“哆!”

弩箭准确地穿过栅栏间的缝隙、正正戳穿最前面一个男人的手肘!

“下次再敢来,直接射穿你们的脖子,滚。”罗勋的声音平淡、没有半丝起伏,他并不清楚,此时的他眼中闪着的光芒和发起疯来的章溯一模一样。

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见过血腥也亲手杀过人的他们本来就是同类。只是之前的罗勋因为重生回来并没有将那种末世中特有的气息带回来。平时和李铁他们相处多了也显得和同龄人似乎没什么区别,可他的心中对于戳穿企图来撬自家大门的小偷手、脚的行为没有丝毫在意。

别说只是手脚,如果不是他们还没能真的闯进自己家的话,直接一箭戳穿他们的脖子罗勋也绝不会犹豫。

那些人大叫一声,跌跌撞撞地转头就跑,他们带来的各种撬门工具反而落在原处都忘记拿了。

罗勋看看大门外散落的铁丝、扳手、大钳子等东西,心中闪过一丝兴奋——反打劫了?正好,拿回去补充自家的收藏!话说,章溯上次抓贼的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收获?

心中想着,便弯腰要去够落在铁栅栏门外的东西,忽然腰一痛,罗勋的脸色瞬间变绿——“该死的严非……”他都忘了,他现在还是“伤员”呢!

——————————

严非一上午的工作机械、麻木、疲惫。和每一次的平时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唯一可以说是区别的地方则是——因为今天上级发下来的晶核数量比昨天多些、大家又气势十足地打了不少晶核回来,三个金属系异能者的速度再度蹿升、比起昨天建墙时的速度更快、效率更高、消耗得晶核也更多了。

不过严非还是和昨天一样,剩下了一些晶核填充进自己的小金库——当然,这些晶核他除了留下些备用之外还是要利用下午的时间消耗掉的,好尽量提升自己的级别。

将剩下的晶核贴身放进里衣口袋、和其他队员一起爬上车子,坐着晃晃荡荡的车子回到军营大门口,严非拿出了两个饭盒去打饭——自己的和罗勋的。

虽然这里打饭是要看身份牌每人一份,但同一个人却可以回碗、或者在不同的窗口多打上半份,有队友的身份牌时也能帮人家一起打回去。严非此时就拿着两个人的牌子打了个双份的、将两个饭盒都装得满满的。

提着那两个份量十足的饭盒严非有些疑惑——这似乎比平时用餐盘打饭时人家给的还要多些?看来果然要学李铁他们每次都自备餐具来食堂打饭吗?据说他们之前每次给章溯带回去的饭菜就是这么鼓捣出来的。

心里惦记着独自在家“养伤”的爱人,将两个沉甸甸的饭盒装进塑料袋、放到背包中准别转身离开,走到食堂门口时严非忽然眉毛高高挑了起来,随即停下了脚步。

五号食堂比较靠近军营大门口,今天似乎有不少人进进出出的,在食堂前方不远处就有几个人正站在那里争辩着什么。

严非拉拉口罩,将一直放在外衣口袋中的毛线帽掏出戴在头上,做好这些事后严非便施施然地双手插兜向大门口走去。

一个中年男人和一名有着一头亚麻色大波浪染发的中年女人正在低声争执着什么。

严非在经过他们两人的时候脚步微微放慢,两人的争执声便传进耳中。

“……让我去外围墙的房子住?凭什么?严革新,没有我们家哪有你现在?想把我踢倒外墙去害死?你还有没有良心!”

中年男人皱着眉头脸色难看得紧:“刘湘雨,内墙房屋紧缺、新盖的那些楼房你又看不上,我是按你的要求好不容易才在外墙找到这么一处房子,都找人收拾好了……”

“快算了吧!现在连外围墙都还没盖好呢,天知道是不是用不了几天丧尸又会打进来!你还想再害我一次?!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现在有多了不起,我爸爸的老部下如今可是西南军区的掌权人之一!”

男人深吸一口气,压下火气:“那你说,你要住在哪儿?”

“他们不是给你在军营旁分了间宿舍楼吗?虽然小了点,我也不是不能忍。”女人抬起下巴,斜着眼睛倪向他。

“不行!我平时还要在军营里工作,每天都要住在那儿!”

“我不管那些,我在法律上可还算是你的妻子,你的房子让给我住又能怎样?!”

严非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眼中泛着淡淡的冷意,还是和以前一样呢,一模一样。

双手插在口袋中,背上背着个大大的双肩包,里面装着给罗小勋带着的午饭,严非悠闲地走向大门口。

严革新和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吵架吵得头疼,只得摆摆手:“行了,我知道了,我帮你在军营附近再找一个房间行了吧?”

刘湘雨得意地扬起头来,脸上挂着一如末世前每次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的那副表情,她可从来没准备和自己名义上的丈夫真住在一起,就算最后没办法、只能住他的房子,自己也决不允许他也住进来!

说完这件事严革新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军营大门口,大门口人来人往,少量挂着特殊牌子的车可以直接开进来。一个年轻人背着个大背包正在向外走去,那个背影似乎有点熟悉……

刘湘雨顺着他的视线向门口扫去,也看到了那个年轻人,不过却并没有丝毫的熟悉感,只丢下了一句:“赶紧给我找好房间,跟那几个女人挤在一起烦死人了。”说完便转身向一号食堂的方向走去。

严革新也丢下那个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鼻子中喷出一股白气,黑着脸走向另一个方向。

——看看,这就是我的父母,儿子从他们的身边经过他们都不知道、看到他的背影都认不出来。

严非站在军营的大门口,口罩下的嘴边依旧噙着那抹淡淡的冷笑,凭和他们平时见面的频率,别说不过是个背影,自己现在这副打扮、再带上口罩的模样就算站到他们面前,他们也未必能认出自己来。

驱车经过闹市区时,两边的摊贩数量有增无减。回到小区中停好车,顺着楼梯一层层爬上十六楼,在十五层通向十六层的楼梯上严非看到一把一字改锥,诧异地弯腰捡起抬头看看楼上方向——没人。

走到大门口检查了一下……血?!

立即动用异能打开大门,严非飞奔向自己家门,拉开房门、一眼看到刚刚听到声音正从沙发上有些艰难站起身来的罗勋,严非几步跑过去双手抓着他的胳膊上下检查:“没事吧?!”

罗勋愣了下,忽然想到昨晚上的……咳咳,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去推他的手:“没什么事……”

严非这才松了口气:“我看到楼道铁门上有血迹……”

罗勋这才明白他在紧张什么笑道:“早上你们走了之后来了几个贼,我给了他们两弩全都打跑了。”

问清早上的事后完全没有半点——自家爱人伤人了,打得貌似还挺狠——的觉悟,严非放下身上的背包转身去关楼道里的大门,他刚才光顾着着罗勋急忘记关门了。

弄好大门、再度回到家中,见罗勋正一脸得意地指着地板上的一个大包:“战利品,有锯子、改锥、老虎钳子什么的,他们要用来撬咱们大门跑的时候忘记拿了,都是我用杆子挑进来的!”说起这件事罗勋又抱怨了起来,“下次再有我自己在家的时候你不用把外面的门弄死,有我和小家伙看家就算有贼来了也不怕,你不知道我隔着大铁门捡这些东西有多费劲!”

他容易吗他?大铁门只有上半部分才是铁栅栏格子,下面是一整块大铁板,那些栅栏格子又小,自己一个伤患费劲千辛万苦才用杆子把这个包包挑起来,却发现包太大!根本进不来!还得一件件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最后才能把没什么东西的大包弄进来……他这一上午什么都没干,打完贼之后光顾着弄这堆东西了!

更不用提还有不少东西已经被那些贼们取出来、放在楼梯上,自己得用两根杆子一点一点“夹”起来!真是要多累有多累。

严非笑弯了眼睛,眼角的泪痣仿佛活了似得让罗勋不由自主地盯直了眼,被吸引到注意力后忘记抱怨。

将整个人都揽进自己的怀中严非将下巴放在罗勋的头顶:“好,下次你再休息的时候我就把外面的大门弄成普通的门,方便你打贼、捡东西。”他说下次再独自一人在家……他什么情况下会独自一个人在家?还不是和自己那个啥之后、没力气出门的时候?嗯嗯,这种福利绝对不能放过。

没意识到自己的话能被理解成那么不健康的意思,罗勋被严非带到沙发上,感受着腰上一只大手的温柔按摩,罗勋取出包包中严非带回来的午饭,打开一看惊讶道:“这么满?还打了两份?”

严非一面给他揉腰一面笑道:“我也觉得用饭盒打饭时他们给的量更多些,今天中午我听说咱们的卡可以去3、4、5三个食堂吃饭,咱们哪天去另外两个食堂吃吃看饭菜应该比五号食堂的好些。我没在那边吃,打回来咱们一起在家吃。”当初队长指给他们五号食堂只是因为五号食堂距离他们最近,其实罗勋两人的身份卡可以在三号之后的所有食堂打饭,和李铁他们的等级一样。

而章溯这种技术更高、待遇更好些的人员则能在二号以下的所有食堂吃饭,一号食堂是只对高层们开放的。偷偷说一句,这件事情只有少量人才知道,绝大多数的人就算拿着可以在更高一级地方吃饭的身份牌也未必不清楚这件事,这也算是食堂们为了节省成本故意缄默再三的小心思了吧。

“好啊!明天我应该就能去了,咱们修完墙就去吧!”罗勋对此十分期待,毕竟能吃得更好些他是不会介意多走两步路的,“还要用咱们自己的饭盒打!”

“好。”严非凑到罗勋的耳边低声应着,低低的声音、温热的气息,让罗勋再次想起昨晚……虽然今天的后遗症有些让他难堪,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昨晚的严非真的非常体贴、温柔,两人的第一次也超乎罗勋想像的美好……

微微抬起些头来,罗勋在严非的下巴上啄了一下,有些脸红地再度低下头去检查饭菜。

饭菜还微微有些温度,这要拜严非急着回家、又有车子代步的福,这么冷的天都没让饭菜变凉。

罗勋在估计严非快要回家的时候就熬了些小米稀饭,虽然和米饭有些不配,可毕竟他今天……咳咳,是正儿八经的菊花残=,=所以只能少吃些饭菜多喝点稀饭恢复修养。

罗勋修养了整整一天,幸好家中没什么事情需要他忙活,因此除了上午因为那伙贼的原因劳动了一下老腰、晚上上卫生间时有些小纠结,第二天早上起来后他就觉得精神力几乎恢复得差不多了。

头一天严非带回来的饭菜量很大,两人晚上也没用自己开火,只热热中午没动过的那份饭菜就能吃得饱饱的。

一大清早,站在床边活动了一下腰身的罗勋表示自己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虽然腰间还是有些酸软、某处还会有些别扭外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严非拗不过他、在确定他的身体确实没什么问题之后只得同意让他跟着一起去俢墙。

好在,罗勋昨天上午的表现表明——就算被爆菊、他也有一弩射穿别人膝盖的本事!就算跟着出城危险也不大。

走出房门,罗勋正和章溯那双桃花眼飘啊飘的直冲自己放电的眼睛对上,瞬间脸就由白变红、由红变绿。这家伙可以算是自己和严非彻底打破最后的僵持在一起的“功臣”,但他立功的方式实在让人感谢不起来!

嘴角抽动两下,罗勋直接绕过这货向李铁几人走去。

没想到走到李铁几人面前的时候就见他们一脸小心谨慎、一副想和自己说话却又生怕说话声太大、不小心就会把自己吹飞似的表情……不就是发了个烧吗?他们怎么会反应这么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