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64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韩立率先小心开口问道:“罗哥,还烧不烧?”

罗勋摇头冲他们笑笑:“昨天就不烧了。”他昨天晚上在李铁他们回来后没出来,所以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状况会担心也是很正常。

五个人才松了口气,王铎一脸小纠结地往罗勋下半身扫了一眼,忽然咳嗽两声低声问道:“会不会……很疼?”

罗勋愣了下,才发现他的眼神一个劲地往自己……下半身瞟?!

罗勋一瞬间汗毛都竖起来了——严非不会闲着没事说这种事的,会到处八卦自己疑似被爆菊的犯人只有一个!!

猛得扭头看向靠在门边正笑得花枝乱颤的章溯,罗勋憋红了一张脸,几步走到他面前,抬手就揪住了他的领子,上辈子对这货的恐惧心理早已甩出了银河系:“你跟他们说什么了?!”

章溯浑然没把自己的领子放在心上,笑弯了一双桃花眼,抬手拍拍罗勋的肩膀顺手搂住他的肩:“不用害羞小勋勋,哥哥是过来人,你这几天吃清淡点、最多等一个星期之后养好就能过正常的夫夫生活了。”

所以果然是他说的吗?!

罗勋的拳头都提起来了,被生怕闹出人命的李铁几人连忙拉住,五个人拉的拉、劝的劝。让罗勋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话轮流钻进他的耳朵中去。

“罗哥罗哥别生气,章哥也是为你好!”

“罗哥别理章哥,他就是说话时有点嘴贱,不过话说回来我们都支持你跟严哥!”

“是啊是啊,你们功德圆满我们也都为你们高兴!”

“可惜现在咱们买不着喜糖……”

“对对,要不等过两天咱们给罗哥他们办个婚礼?”

“好啊好啊!回头看看能不能整点好吃的回来,上次罗哥炖的肉我倒现在都还想着呢!”

……

五个人很快就从劝罗勋别找章溯麻烦上歪楼到过几天吃些什么好上了,严非锁好门后黑着脸走了回来,把罗勋从众人的围攻中救了出来。

罗勋指着章溯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你、你跟他们都说什么了?!”怎么五个大好直男这么快就接受自己和严非……啊不对!还有这家伙把自己和严非关系曝光的错!

章溯双手一摊:“我就是跟他们讲了几段同性之间的虐恋情深、为了爱情不得不被家人抛弃、朋友误会、社会排挤的故事。”

说完李铁几人猛点头,高声声援道:“没错罗哥!现在外面的世界已经变成这样了,原来的社会秩序不复存在,你们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我们都支持你!”

吴鑫还红着眼圈双手握住罗勋的手:“罗哥,我们昨天晚上半宿没睡觉,都在讨论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爱情为什么不能和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爱情一样光明正大受到朋友们的祝福?你放心!就算整个社会和你们为敌,我们也挺你们!”

所以说章溯到底跟他们说了什么?

第59章 坦白

被别人当成八卦谈资、同性爱情范例的罗勋此时一点也不开心,他很想找根绳子把章溯吊在楼道里好好抽上一天!可马上就要上工了,基地的工作不能再耽误一天了!!

严非顺顺罗勋的毛,撇了章溯一眼,带着罗勋下楼去也。章溯挑挑眉脸上笑容的愈发灿烂,他知道严非不会拿自己怎么样,毕竟大家都是邻居严非和罗勋的关系早晚都要曝光。与其等着被迫被发现,说不定还会引起这五个老实孩子某些方面的反感,还不如在自己的引导下往“正常”的方向靠拢……好吧,自己的方法确实有些与众不同,但结果是好的不就行了?

直到一行人开车到了军营外罗勋才终于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看着李铁他们远去的背影,他忽然心底生出了一股浓浓的沧桑感。

严非锁好车子拍拍他的肩膀——罗勋的身体还没彻底恢复,今天是严非开得车。

见严非关心地看着自己,罗勋微微摇头,他其实并不怕被人知道自己喜欢男人、并且和男人交往的事——这有什么?你们现在可以笑话我,可等两年再看看,你们有本事在基地中看见几个活蹦乱跳的妹子?到时等他们再把注意打到同性的头上可就晚了!

他只是因为一直以来和李铁他们几个人相处时的态度忽然因此转变而有些不自在,再加上章溯那个搅家精……

“走吧,先上车上休息休息去。”见罗勋的精神恢复过来了,严非才笑着拉着他的手走向军营大门口中。

“怎么这么多人?”罗勋诧异地看到不不少人、车辆都堵在军营门口,人们也乱糟糟的不知在做些什么。

“好像是基地里要安置之前救回来的那些高层家属,这几天要搬家呢。”严非略微扫了一眼,将头上帽子的边沿往下拉拉——他还戴着口罩呢,倒不怕遇到人。

两人顺利地找到他们每天都要乘坐的卡车,和司机打过招呼后便先上了车。没过多久队长也带着他的队员们过来汇合。众人上车后见罗勋今天来了,几个熟悉的士兵笑着问道:“今天好些了?”

罗勋笑着点头:“昨天有点着凉,休息一天就好多了。”

“一会儿你别太靠前,遇到危险时可别硬撑。”队长也嘱咐了他一句,毕竟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太过危险,只有有个好身体才能在将来起到更大的作用,没必要让身体还不算太好的罗勋硬往上顶着。

罗勋点点头,他很清楚如今的人手充足、没有意外的话不需要自己冲在前头,他只需要和平时一样只守着严非、确保没有丧尸会冲进人群就可以。

内基地大门外,原本聚集着的人群、帐篷数量比之前略少了些,估计是分散到其他地方去了,或许有些人已经暂时住到清理出来的建筑物中去了。

几辆车子停靠到他们需要负责的范围后众人再次下车,开始每天例行的工作,严非中间退下来休息的时候小队长见附近的情况还好,忽然想起之前自己听到的消息,便来到严非休息的地方问道:“对了,我昨天听说基地里一位姓严的领导在找他的儿子,好像年纪什么的和你差不多?你是本市人吧?”

基地虽然对下面进行过人口统计,但那些可都是纯手动填写的,想要在茫茫人海找到某个只能说清名姓的、对方没有主动到相关地方来声明自己的身份的情况下,想要找到一个人谈何容易?

基地中的信息网如今才刚刚建立起来,当初那些手动填写的单子也不过就是那么匆匆一填,不少人的笔记一旦比较华丽、狂野的话天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字?认错都是有可能的,谁能肯定自己认出来的字都是正确的?

如今西南基地的人员流十分庞大、人来人往,有些人就算当初登记过,但过后万一出了基地、死在外面了,谁还能去确认他们的信息?

就连基地中明明给下面的幸存者们分过房子,但有些人趁着别人外出强行鸠占鹊巢、被占了地方的人如果将自己的身份牌丢了的话到时根本说不清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总的来说,如今基地中对于这方面的管理还处于一团乱麻的状态,这也是他们将李铁几人找去加班加点地忙活的主要原因之一。

严非的父母想找他可不容易,更何况他们也并没认真找人——在他们的心目中认定,如果自己的儿子活着、且来到了西南基地,第一件事肯定是向官方寻求帮助,说出自己父母家人的情况、好取得最好的待遇,就像他们一样。

遗憾的是他们却完全不了解自家儿子的个性,就算没有罗勋的出现,严非一旦能自保、并想办法在基地中落脚,他也绝不会像军方寻求帮助——好不容易从末世前那让人麻木、压抑的气息中走出来,他宁可在外面和丧尸血战、自己亲手取得能让他活下去的物资,也不愿意继续过那种毫无波澜死气沉沉的日子。

严非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用略微遗憾的语气道:“我和小勋都是F市人,前几年才来A市工作,要是我能有亲戚在这里当领导……”说着还遗憾地摊开双手,“我早就想办法找关系去了。”

队长和几名小兵闻言都笑了起来,可不是?有关系有路子的话早就想办法找军方求助去了,就像如今军营里那些新来的、搅得军营中到处乌烟瘴气的人们一样。

队长拍拍严非的肩膀笑道:“就是上级听说我这里的异能者姓严,让我打听一句。”队长在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就觉得上面找的人应该不是严非,毕竟严非虽然是个异能者也有点傲气,可他却完全没有半点显示出自己有什么强大家势的意思,不然真有这种在zy工作的父亲他还会在基地里面找工作、出去修围墙?

队长说完这件事后便去忙别的了,罗勋则没像他们似的真以为严非说得是真的,用有些疑惑和担忧的目光看着他。

严非笑笑,抬手摸摸他的头发低声道:“回去再说。”

罗勋微微点头,知道这件事现在不方便细说,但他相信严非是不会欺骗自己的。

利用晶核修建围墙的流程众人此时已经全都熟悉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在这种极其效率的状态下结束。

回到军营后罗勋两人背上自家的包包决定去李铁他们指出的三号食堂看看。半路上遇到的人虽然不少,可并没人会刻意去听别人在说些什么。

严非此时才提起了自己的家事,当初两人刚刚遇到的时候因为双方都是初遇,严非和罗勋两人都对自己的身世、具体情况有所隐瞒。但此时两人已经真正的在一起、并且以后也决定就这么继续过下去,所以有些话严非是必须说明白的。

当然,如果他的那对“好”父母没来到这里的话,说不定他以后也未必会说起自己以前的生活,就如同他知道罗勋也对以前的生活有所隐瞒一样。

大致解释了几句自己家中的情况,又将章溯那天告诉自己关于自己母亲对于找自己的态度后,严非才略带寒意的淡笑道:“那天咱们在路上看到他们的车子跟在部队车辆中一起进了军营我就知道他们没事,所以之后便没提起。”

罗勋低着头静静地走着,过了一小会儿,就在严非担心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对待父母的态度太冷淡而有所不满的时候,罗勋忽然抬起头来看着他:“你不想和他们见面。”

严非顿了一下脚步,随即微微点头。

罗勋忽然笑了起来:“你想怎么决定我都没有意见,如果你不想见,我会让李铁他们帮忙帮你一起作伪证、隐瞒的。”罗勋不是还抱有末世前那种认为血亲重于一切的普通人,他所经历过的事情告诉他,在危及到生命的时候就算是血亲间也有可能相互出卖。

或许末世后能活下来的人都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阴暗心思、真正的好人都在末世刚刚来临、面对巨大危险的时候死绝了吧。反正罗勋的三观是不可能正起来的。

或许在末世初期的时候还有那种为了亲人、爱人牺牲自己、给别人争取求生机会的人在,可在他们做出这一决定、举动的时候就基本已经没命了。

罗勋在上一世中见过多少父子相残、母亲推出亲生孩子为自己挡住丧尸、爱人间彼此背叛的事?就连章溯不也是被以前的同伴们故意弄伤当作诱饵抛弃的吗?

严非的决定、行为并没有损害谁,他只是从一开始就清楚,如果他的父母没有直接变成丧尸就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能保护他们的势力,并且在确认他们安全来到基地后、依旧还活着、且过的应该还不错之后才决定不与他们相认而已。

凭着严非对于他父母的了解、凭着章溯此前遇到过的情况、凭着刚刚小队长的态度,罗勋就清楚严非的父母并没有使出全力要找到自家儿子,不然“严”这个姓有多少见?一个基地中能有多少个人姓这个姓?他们如果有心打听的话很快就会知道军中就有个姓严的异能者每天都会过来报道,找个机会过来看一眼,确认一下他是不是自己儿子很难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