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67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罗勋嘴角抽动两下,倒也是,那天自己的腰和那里有点伤到,所以严非很体贴的并没再提起过来,不过这两天自己养好了、明天又休息倒确实可以……

感受着吻着自己唇上温柔触感,罗勋心里忽然迷迷糊糊地升起了个想法——上次自己在下面,这次不应该他在下面了?不过第一次那个过后的后遗症确实不轻,明天两人还有事要做呢,要不这次自己再让他一次?

心底拒绝承认上次自己被某人按在下面酱酱酿酿的时候确实有被爽到,罗勋十分没骨气地两眼一闭,抬手搂住严非的脖子、主动拽下他身上的衣服——不就是夫夫间的正常X生活吗?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着呢!下次再吃回来不迟!

有着假期的日子让人悠闲的几乎开始腐败,李铁几人一觉睡到次日十点才陆续爬下床来,等几个人迷迷糊糊起来洗漱,脑子不太清醒的几个人还在纳闷——“哎?怎么没见王铎?”

愣了会儿,吴鑫才指着大门外:“他昨天晚上不是被章哥拽到隔壁去了吗?”

房间内一阵沉默,众人默默地缅怀了他一秒半,随即心中再度不平衡了起来——不就是我们几个里长得最帅的吗?有什么了不起!凭什么他小子能头一个开荤!

忽略掉章溯的性别问题,王铎的事情确实让房间内四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们十分羡慕嫉妒恨。不说别的,只说章溯那妖孽般的外表,十个妹子也比不了啊!

何乾坤忽然低声问道:“你们说,罗哥和严哥……咳咳,哪个在上?”

李铁奇怪地瞄了他一眼:“不是罗哥在下面吗?那天都被折腾得下不了床啊。”

“可……严哥那模样……也不比章哥差啊……”

“等等,昨天晚上那叫声……莫非王铎在下面?”

几个人面面相觑起来,心里原本酸涩的嫉妒此时瞬间化作幸灾乐祸——莫非美人们都是攻击性极强的那一方?别说,虽然跟大美人那啥确实很遭人嫉妒,但如果和那样的美人上床还被人压的话……哈哈哈哈哈……笑得根本停不下来好不好?

章溯可不比严非,严非平时气势强横到让人怎么想也觉得他不可能是被压在下面那位,章溯那一举一动、偶尔发骚起来没骨头的模样怎么看都是个妖孽美人受,如今如果被这种人压在身子下面……哈哈哈哈……不行,还得再笑会儿。

————————

章溯皱着眉头,觉得房间中的气味有些古怪,于是下意识地拉起被子遮到头顶上。忽然,拥有异能后变得灵敏了不少的听力听到客厅中似乎有人!

猛得坐起身来,没有理会捕捉寸缕的身上,章溯轻手轻脚地走到卧室门口。

一个人,背对着自己,脚旁还放着个大大的铁通,手里拿着刷墙漆会用到的滚刷正在一点一点刷着自家客厅的墙壁。

见不是什么小偷小摸章溯双手在胸前交叉,眉毛微挑:“你在做什么?”

王铎一惊,手上的滚刷没拿稳、甩了自己一脸乳胶漆,回过头来正见赤条条的章溯双臂交叉靠在卧室门框上,本来就白净的脸上瞬间通红,眼神不住在他纤韧的腰上游移:“那、那个……给你……刷墙漆……墙干了……”

“你怎么进来的?”章溯觉得太阳穴突突地在跳,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忽然眼角发现王铎一脸震惊、眼中还带着受伤地看着自己。

心中微微思索了一下,想起昨晚自己回来后精神极其不稳定,确实随手拉了个人进来折腾了一晚上……这么说应该就是他了?

王铎抓着滚刷的手紧了紧,低声道:“那个……昨晚……章哥你不记得……了?”虽然自己是在上面,可昨晚的那个热情如火到让自己几乎无法应对的人今天早上却这样问自己,实在是让他有些没法接受。

章溯有些头痛地再度揉揉太阳穴,深吸一口气:“想起来了,你怎么一大早就给我家刷墙?”

“咱们的墙是前后脚腻好的,我们那边这两天也要刷漆……我们那边还有四个人呢,我就想着,过来帮帮你……”王铎的声音越来越小,那双平素总是含着似笑非笑神色的眼睛此时只是冷冷淡淡地看着自己,其中没有一丝波澜,让王铎心中更加忐忑不已。

章溯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忽然转身向自己卧室走去:“不用刷了,你回去吧,我一会儿自己刷。”说完,将卧室门关上了。

“啪嗒”,滚刷落在了地上,王铎呆呆看着那间紧闭的卧室大门,忽然觉得心底涌起一股股酸涩的刺痛。

他在大学的时候交过不少女朋友,可却从来没有一个能交往长久的。说实话,他更是连那些女朋友们的小手都几乎没怎么牵过。

他的外形还不错,往往也都是那些所谓的女朋友们主动提出要交往的,他当时也会觉得那些姑娘们确实不错、出于虚荣心等原因自然不会拒绝。可因为他嘴贱、喜欢八卦、爱占小便宜等等原因,让那些女生们发现之后觉得和他外形差别实在太大、一旦了解到他的本性就会迅速提出分手……

这些他都清楚,可因为当时的自己并没对谁真的动真心,分了也就分了。

可这次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第61章 丁少尉

王铎和章溯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交流的次数也不算多,可这个男人外形确实十分吸引他。之前还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单纯觉得他很好看、看了也不会觉得嫉妒、羡慕。每天遇到他的时候都想多看他几眼、多说几句话而已。

直到那天晚上,他斜靠在大门边,用他那几乎成为他招牌似笑非笑样子挑衅着严非和罗勋,那一脸的坏笑和没骨头似的漫不经心竟然让自己心动不已。一夜梦醒,脑子里转得全都是他。

就算是当年青春期刚刚开始的时候,王铎也从没为某个固定目标的女生如此心动过,或许只是当时的章溯的模样太诱人、自己也不过是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但昨天晚上……虽然当时被吓了一大跳、也感觉出他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好,可……自己是真心的……

但现在……

茫然地看向章溯卧室的大门——他让我走。

“哎呦?回来啦?”

“咦?看着好像没事啊?腰没事?后面没事?还能走路?”

“别不好意思啦,昨晚感想如何?是不是要搬过去和章哥一起住?”

“你拿乳胶漆桶干嘛?”

“王铎、王铎?!”李铁几人在王铎进门后打趣了几句,却见他仿佛没听见似的一步步走到墙边,取过乳胶漆的桶和滚刷就开始刷墙,很有一种精神恍惚的疯癫模样,吓得连忙围了过去。

“王、王……铎?”韩立一把扳过他的肩膀,却发现面前这个精神素来粗大、脸皮向来比城墙还厚的好同学、好室友——眼圈竟然红了!

“……怎么了?”吴鑫低声问道。

“……他让我走……”王铎地下头去,转过身子继续麻木地一下下刷着墙,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他没真正恋爱过,可才刚刚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并且意外惊喜的和喜欢的人上了床,然后——就被甩了。更可笑的是,他喜欢的人似乎连昨晚是和自己上床的事情都险些忘记了。

是不是如果昨晚那会儿站在门口的是另一个人,也会被他这么拉进去?今天也会这样轰出来?

罗勋是直到中午爬起来后才发现十六楼的情况有些诡异。

李铁几人一个个黑着脸浑身散发着不爽的气息,王铎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章溯家的大门一直紧闭着,没有像往常大家全都在家时一样半开着。

揉揉酸痛的老腰罗勋扫了严非一眼,略微有些猜测出了貌似出了些什么状况——章溯当时的精神状况有点问题,可被他随手拉进去的王铎却并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和人上完床后还会嘻嘻哈哈不当回事的人。

或许换成别人还好些,最多当作一夜情过去也就算了,但这五个大学生的本性并不坏——他们不是坏人,所以也做不出不把这种事情当作一回事的态度,就算对方是个男人也一样。

简单地说明了严非可以等他们家的墙漆干燥后先帮他们安装地龙管子、并没有具体询问王铎出过了什么事,两人这才走出1601房间大门。

罗勋走出大门后便站定脚步,静静看着1602的大门。他知道,今天的事情不需要他去多管闲事。章溯明显是昨天遇到过什么事情晚上才会失控,不然他是不会打破邻里之间那种和谐与平静的——在这一点上他和自己一样。

严非忽然走到1602大门口,转身看向罗勋:“进去看看?”

“啊?”罗勋愣了下,不解地看着他。

严非对他微微一笑,抬抬手指、章溯家的大门就忽然被“熔”出了一个洞!

——金属异能想闯空门不要太简单!

罗勋嘴角抽搐了两下,却还是跟在严非身后走了进去——门都被强行打开了,想不进去看看热闹都不合适。

大家之间虽然是邻居、自己虽然并不想过多的干涉邻居家的情况、自己虽然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可……他真的很喜欢之前众人间相处的感觉。李铁他们会热情地做些虽然小、但力所能及的事情,章溯会仗着他的异能和毫不手软的态度赶走所有来找麻烦的人,自己利用末世后的知识、严非利用他的异能给他们提供帮助……这种和谐的邻里关系虽然微小,却是他上辈子所不敢想的,但这一世一旦得到就同样不想失去、如同他不想失去和严非间的感情一般。

章溯此时正坐在客厅窗前呆呆地看着外面碧蓝的天空,听到脚步声转头看过来,见是罗勋两人也不站起来,淡淡地冷笑一声:“这好像是我家。”

“这也是我家隔壁。”严非双手插在口袋中浑不在意地走到客厅中间,半点没有自己已经擅闯了他人家的自觉,手按在早已破烂得不成形的金属沙袋上,金属沙袋涌动两下后又恢复到了最初的模样。

章溯又是一笑转头继续看窗外:“什么事?”

罗勋看着他坐到他对面:“你不想要个伴?”章溯没出声,但视线却微微一凝。“王铎人不错。”

听到罗勋这么说章溯转过头来,眼中没有半丝平素那漫不经心的笑:“我知道,他们几个都是不错的人。不过——”说着,他环视了两人一圈,“我是什么人你们大概也清楚,我和他不合适。”

罗勋双手一摊:“可你把他睡了,难道不想负责吗?”

章溯眉毛高挑起来,脸上露出一摸怪异的笑:“拜托,昨晚明明是他睡的我,我连过夜费都没要好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