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71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孵化箱四周被罗勋用东西拦住了,免得小鹌鹑们一个慌张掉到地上摔个好歹。

这些小小的鹌鹑蛋们彼此之间都只有一两天的时间差,一旦头一个有动静、孵化出来后,后面的自然就也快了,因此罗勋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忙活了一下午,此时两人正半躺在沙发上。罗勋靠在严非的怀中,下意识忽视掉自己以前一直坚持的“上”位者的意图……当然,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现在也算是“压”在了严非的身上。

沙发旁的茶几上盘子里还剩下了几个吃剩的饺子,桌上还有一个盘子彻底空了,里面放得是刚刚被消灭光了的腊肠——这些香肠是原本挂在天花板上迎风飘扬、被罗勋刚刚蒸好后切盘的。

家中这些风干的鸡鸭、腊肉香肠什么的自从进入末世后罗勋就几乎没怎么动过,一方面是因为冰箱中冻着的还有不少肉类,没彻底消灭完。另一方面就是这些风干的肉类能存放更长的时间,毕竟罗勋也不确定他们多久之后才能再弄到肉类——至少一年之内是别想了。

小家伙吃过晚饭、跑去卫生间很识趣地嗯嗯过后,在家中跑了几圈撒过欢后便也一跳上了沙发,直接趴在罗勋的怀里求抚摸。

于是沙发上两人一狗的造型就成了——严非抱着罗勋,罗勋抱着小家伙……如此祥和的一家三口。

收音机中传来各式各样的歌声、音乐声,将原本就安静的房间中衬托得稍微热闹了一些。生物钟强大的作用下,让罗勋在十一点左右就有些犯困了,不过他还是坚持地等着,至少等到十二点后、吃上一个大年初一的饺子再准备上楼睡觉去。

于是,虽然末世后的大年夜节目很稀罕,但到了后来他却没有多少听进了耳中。倒是严非,因为每晚睡前都要在动用一次异能,而且往往他又会将这种训练放到折腾完罗勋之后,那时浑身都是汗的自己还会去卫生间在洗漱一下擦去汗水,倒是比罗勋更适应熬夜一些。

两人静静听着收音机中大年夜的到来、主持人们的倒数计时,就连楼下、那些围在大喇叭周围坚持听节目的人们此时也不由发出了欢呼声。

大年夜,虽然为了安全考虑基地不允许燃放烟花,但这种过年的气氛还是一下子因此烘托了出来。

罗勋笑着揉揉眼睛,抬头在严非的下巴上啃了一口:“过年好。”

“过年好。”严非也低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小家伙还以为两个人在玩儿呢,躺在罗勋身上扭动扭动地把狗头硬往两人脸中间凑。

推开狗头,严非笑着抬手去拿放在一旁的盘子:“吃个饺子再睡,好歹也算是过年了。”虽然放凉了,但好歹吃一口应应景。

罗勋笑着坐起身来,和严非各吃掉一个后还夹开一只饺子,给了一直好奇不停地在他怀里折腾的小家伙。小家伙鼻子抽抽,随即张口叼住、跳下沙发后便趴在沙发前开始慢慢地啃啃啃、嚼嚼嚼。

“我还说这次的饺子是以菜为主的,以为它不吃呢。”罗勋诧异地看着吃得起劲的小家伙,对严非笑道。

严非也失笑:“这还不好?对于咱们来说菜可比肉好弄得多,它能吃菜以后也好养活。”

楼道中隐隐地传来了一些哭声,听上去距离并不算太远。罗勋和严非先是惊讶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在确定楼道里并没人开门出来后便没有出去查探情况——某些时候,人们确实需要痛快地发泄一下才行。

两人一狗吃过后,盘子里还故意剩下一个,罗勋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向卫生间:“刷牙洗脸,准备睡觉,明天就能睡个懒觉了!”

“嗯,明天咱们好好休息一天。”这三天假期明天就剩下了最后一天,两人昨天折腾了一整天房子、今天白天又和李铁他们包饺子做饭,明天干脆在家松散一天,后天就又要去继续工作了。

忽然,吃掉饺子的小家伙猛得直起身子,双眼盯向阳台窗子方向、耳朵也竖的直直的,后腿先是向后一错、随即朝着窗子的方向“汪汪”起来。

“怎么了?”顾不上去卫生间洗漱罗勋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小家伙平时不太喜欢乱叫,上次它在家中叫唤的时候还是楼道里来了一伙贼的时候,因此李铁等人明明和罗勋他们邻里邻居地住了这么久竟然一直都不知道他家有条狗,足可见它有多乖。就连今天小鹌鹑孵化出来、楼道中传来哭声时,它明明也听到了声音却一直都没叫过,可现在看它的样子,这是又发现了什么异常吗?

罗勋和严非连忙来到阳台上,仔细观察阳台上下左右的情况——植物,无异常。窗外,无异常……

罗勋本以为会不会有贼趁着大年夜出来作案、企图从房顶上下来拧门撬锁,可现在看来外面却什么都没有。

可小家伙还在冲着某个方向绷紧身子,口中发出威胁的声音。

罗勋蹲下去环着它的身子安抚它,严非则拉开了些窗子,他们两人都是谨慎的性格,不会因为叫唤的不过是条狗就忽视掉引发它精神紧张的原因。

“……你听,外面是不是有什么声音?”站在窗口的严非最先发现问题,罗勋连忙起身走到窗前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

大喇叭中的广播此时已经停了,楼下有些隐隐的人声、说笑声以及一些因为思念家人、恐惧末世而引发的哭声——是刚刚听过节目回家的人群。可在更遥远的方向,似乎隐隐的……

——“炮!有人在放鞭炮!”罗勋猛得想明白起那些声音的来源,惊诧地看向身边的严非。

严非也皱起眉头疑惑地看向远方:“那个方向……似乎离得有些远……”

“……不会是外围墙吧?!”

——————————

几辆军用吉普呼啸着向着外围墙某个方向急行过去,远处有着隐隐的火光和鞭炮声传来,他们的车辆刚拐过一道弯便看到了不远处一片废墟之中嘻嘻哈哈围着在一旁放炮看热闹的人群。

“马上扑灭!全都抓起来!”

“哎、哎!凭什么抓人!”

“放开、放开我!”

“妈妈……”

男男女女的哭喊声、抗议声,在被强行扑灭的鞭炮声结束时被塞进车中而中断。

在外基地中几处地方,都有因为燃放鞭炮而被强行带走的人。

“凭什么不许我们放炮?!过年不放炮还叫过年吗?碍着你们什么了?!”

“就是,被外面那些鬼一样的东西折腾了这么久,还不许我们放放鞭炮去晦气、吓退鬼吗?过年放炮不就是为了吓唬鬼的吗!”

抗议声不绝于耳,让负责押韵的士兵们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这些仗着基地围墙刚刚修建好,自觉基地已经变得安全了许多、他们放鞭炮的位置又不算太靠近围墙便将来到基地前在外面收集到的鞭炮取了出来,想去去晦气。

他们的想法不是不能够理解,可——

“首长!我建议把这些人都派到外面去守围墙!丧尸对声音敏感、会被响声吸引傻子都知道,我看他们就是成心的!”一个小战士气得眼圈都红了,对车中负责维护治安的领导大声道。

“是啊首长!咱们的战士大年夜都要在外面守着,可就因为他们乱放鞭炮,外面又引来了多少丧尸?!”

那位负责人沉着脸深吸一口气,瞪了几个一脸气愤的士兵一眼:“让他们过去干什么?添乱吗!在基地里都敢放鞭炮招丧尸,把他们弄过去就等着防御攻势被他们给毁了吧!”

“可……”可哪能这样就完了?!原本就有不少丧尸因为基地这里人类的气味浓重,这些日子越聚越多,可今天晚上基地里一有人忽然放鞭炮,竟然让那些原本就疯狂的丧尸们更加激动了!还引来了更远处的丧尸闻声后突然袭击了几处防御点!他们早就接到了求救讯号,要不是他们的职责是维护基地内的安全,他们早就要出城去支援那几个站点了!

那位负责人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火气,微微摇头道:“对于他们的处置命令还要听从上级的安排。”这件事他也做不了准,但从他的想法来说——这些在基地里添乱的人,就应该扔到外面守围墙去!

听到这边对话的被抓住的人们此时脸色微变,缩着身子不敢再高声说话,生怕这些兵一个不爽真把自己丢出基地去。他们好不容易才来到基地中、过上了相对安宁的日子,怎么可能还肯出去?

“大哥,我真没放炮,我就是听见动静过去看热闹的……”

“对对,兵大哥,我也没放过炮!”

听到几个比较机灵的人的话后,其余反应得快的人也连忙表明自己的无辜,原本安静下来的车厢中又乱了起来。

“都闭嘴!再有废话的直接把你们丢出去!”一个本来就在气头上的士兵举枪对着上空开了两枪,车厢中才安静下来。

——————————

基地中有人在放炮,虽然不确定放炮位置距离外围墙是远还是近?但如今的一级丧尸们听力可要比最初的丧尸们强得很,罗勋很确定,如果是在基地外的街道上,就算隔着两条街的路上有汽车经过,这些一级丧尸们都能听到声音追过来,何况是明晃晃的放炮声?

“唉,今晚围墙外面肯定会热闹。”罗勋低声感慨了一句。

严非微微点头,不过还是笑着安慰道:“放心吧,围墙已经修建好了不会出大事的。”

罗勋自然也明白,如今的一级丧尸是无法跃上足有三米高的围墙的。但那些在围墙外围、壕沟和木桩、地刺附近负责警戒的和几处隘口的守卫士兵们恐怕会遇到麻烦。这些士兵原本的作用是为了防止万一有幸存者投奔过来、又或者有军方的车辆出入时帮忙起到警戒、杀掉跟来的丧尸们的作用。但在这种时候,他们恐怕会遇到不少危险。

“走吧,咱们该睡了。”严非关上窗子,外面的事情他们插不上手、也没办法插手。

“嗯。”转过身,小家伙此时已经老实得不再叫了,甩着小尾巴扭搭扭搭回到客厅专属于它的狗窝中,趴下准备睡觉。

假期的日子总是短暂而奢侈,罗勋他们在大年三十那天迎来了自家家禽的第一代、第一只成员,第二天一早,他们在孵化箱中又发现了两只刚刚孵化出来的小小鹌鹑。

三只鹌鹑凑在一起,低低地发出微弱的叫声,叫得人几乎骨头都要酥了。

“等一周左右咱们就能把它们和大鹌鹑们放到一起去了!”罗勋兴奋地凑在箱子外观察里面三只毛绒绒的小东西——自家的孵化率还不错嘛,最早的三只蛋竟然全都孵出来了,一个都没浪费!

严非操纵着金属给小鹌鹑们的脚爪上环好刻着“2.X(X也是数字,代表第几只)”标记的脚环,用来标注自家第二批孵化出来的小鹌鹑们:“你不是还打算分给他们几只?”

“等这些小东西长大些的,他们家里还是太冷,现在给他们他们也养不住。”罗勋轻轻抓起一只今天刚刚孵化出来的,仔细分辨着公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