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93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丁少尉松了口气,连忙点头:“没错,有什么地方不对的话要赶紧处理,据说那东西一旦长大挺麻烦的,你们要是有没什么变化的普通作物,他们应该会愿意收的,这样吧,有消息的话等你们下班或者明天早上就过来一趟。”

“我们下午四点左右应该能到这里。”

“也行,到时你们过来一趟吧,有消息的话我会通知你们。”

“哦对了丁少尉,你能不能和对方说一声,如果他们需要收购的话,我们希望对方能用晶核收购。”

丁少尉愣了下,随即想起严非是个异能者便笑着点头:“行啊,我跟他们说。”

说完卖菜的事情后,罗勋两人再度驱车来到军营,依旧是多半天的忙碌,一直等到下午放工休息的时候罗勋两人才单独叫住队长,向他询问太阳能板的事。

“哦是了,你们住在外头!”郭队长一拍脑门笑道,“那条信息本来就是发给那些住在军营附近那群……那些家属们的,你们当然也能换!一会儿就跟我去后勤部……对了,还能顺便把信息补全一下!”

罗勋和严非再度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些无奈,他们本来打算晚点再办这件事的,可谁想到现在被队长提起来了。

“看情况吧。”严非低声在罗勋耳边轻语,大不了他把个人信息胡改一下,幸好自己之前看过罗勋的个人信息,也做好按照他的信息修改自己信息的打算了,一会儿就算被人看出来只说自己的身份证丢了、号码有地方就不清估计也许能蒙混过去,反正自家那对优秀的父母也不是那么真心诚意地想找到自己。

跟着郭队长直奔军营中某处看上去就人来人往十分热闹的建筑物中,这里一楼大厅中的几个窗口前都排了不少人。

想起今天还约过丁少尉要问他收购蔬菜的事情,罗勋两人只能祈祷这个手续办理起来简单些。

手续不算太麻烦、前面排着的人也不算太多——因为补充个人信息的窗口开得数量不少,而且这阵来的人并不算太多他们两人很快就排到了。

罗勋先坐下填表格,这才发现之所以会有不少士兵等在这里填写个人信息、补填信息还是一方面,更多的人都是为了能更早地寻找到自己的家人。因为表格上有着这么一些项目——有无急需寻找的亲人,以及亲人的具体情况,比如姓名、末世前可能在的地方等等。

不管军方到底有没有实力能不能找到那些人,反正有这么一项信息总是能让这些孤身在外的士兵们心中多一些安慰——万一哪天军队有任务需要去自己亲人所在的地方呢?到时说不定就能将人顺利救回来了!

罗勋默默看了这一项一眼,心里暗自叹息了一声,填了个“无”字。家人……他早就没了,亲友……在经历过上辈子那十年后,他重生回来连附近的邻居谁是谁都记不清了,更何况那些许久没联系过的老同学老朋友?自从父母去世、大学肄业后,罗勋再没和任何一个以前的老同学联系过,同时,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来联络自己……

见他有些沉默地填写完个人信息,严非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有些心情低落,但还是轻轻捏捏他的手示意有自己在,才坐到了桌子前面。

通过严非的手机号码和身上牌子的号码调出了他的个人信息后,桌子后面的工作人员示意严非:“这是你的个人资料吧?”

严非看着那屏幕有些发愣,但没过多久就点头道:“对。”

“填一下这个吧。”

接过表格、再看看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已经填写过的部分个人信息,不单严非,就算是刚刚填写过个人信息的罗勋也有些觉得天雷滚滚。

末世后的信息资料大量遗失因此变得混乱起来,之前上门登记的人们也大多都是手动登记的,两人来到基地后的第一个身份牌子是自己手动填写的姓名、年龄等等,但之后替换的时候则是郭队长直接拿过来的号码牌,上面只有编号没有姓名等具体信息,所以两个人一直不知道号码牌所对应的个人信息又是什么。

至于手机卡?那更是郭队长直接拿过来的,里面什么具体的情况都没写清楚。可现在,他们两人总算知道了这东西里的信息有多不准确了。

就比如刚刚的罗勋,他的名字叫罗勋,却被打成了“罗旭”,而年龄也很诡异的从二十二变成二十岁,莫名变少了两岁。所以他刚才在看到自己名字之后就顺口提出让工作人员修改了一下。可现在?再看看严非的个人信息,之前的错误算神马?!

严非的名字变成了“闫飞”,年龄从二十六岁变成了未知,籍贯也是郭队长之前随口说的f市。

于是严非很厚道地直接顺着这一信息直接篡改了自己的全部个人信息,年龄倒是没改,名字也默认是电脑中显示的那个,末世前的居住地址填写的是罗勋他家,至于他的身份证号码更是根据罗勋的身份证号只修改了自己好吗中间代表“省市”一级的部分,至于这个新编出来的号码将来会不会被人查出来?国内原本的信息库早就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如今谁还有功夫去查这些?至于如果个人信息库还在查出来了怎么办……难道还不许人记错吗?还不许人在末世后把身份证丢了?

两人填写完个人信息后离开了座位,罗勋立即从口袋中掏出纸笔对严非低声道:“快点照着刚才的信息写下来,免得回头你自己忘了对不上!”

严非好笑地看着他,从自己口袋中掏出那个不怕摔的手机:“我记在这吧,你那纸笔太显眼。”

罗勋想想也是连忙收起,口中还不忘嘱咐:“那回去之后也得再用纸币记录一下,免得回头手机丢了的话,自己又忘了……”

“好,一会儿回家就写。”严非按照自己刚才邹出来的讯息在手机上又记录了一通,两人这才找到郭队长。

见他们两人来了郭队长连忙指指身旁一个人:“这位是王队长,管理后勤物资对外销售这一块,你们需要多少块跟他买就好。”

罗勋两人连忙笑着凑了过去打招呼聊天培养感情,那位王队长长得比较富态,虽然没有何乾坤那么夸张的圆润身材,但也能一个顶罗勋一个半,见到他那腐败的肚子后,两人跟着他一起去买东西的路上严非就随手掏出半包烟来打交道。

果然,一见那半包烟,王队长眼睛笑得都睁不开了,拍着胸脯一个劲地表示:“需要多少随便买!”只要你们的积分够用。

两人跟他来到后勤部,对方直接给两人开出了内部价——三十积分一块板子。太阳能蓄电池,五十积分一个。而且这些都是容量、体积比较小的,如果要大的价格还会更高。可价格虽然高却总比对外销售的价格要低得多。王队长表示,等过几天一旦开始对外正式销售的话,这些东西的价格至少还会翻个翻,现在这个价格只是照顾内部人员。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颇有些感慨钱不够花。他们两人这些日子几乎没怎么花过积分,之前罗勋自己赚的、和严非一起去修墙时赚的都在口袋里放着呢。刨去前几天在市场上买灯管花了一些钱外,他们两人还剩下至少七八百的积分呢!可换算成这些东西,他们却根本买不了多少东西。

按照家中已有蓄电池、太阳能板的规格买了一些,就一下子花出去足足五六百个积分,两人心中滴血地提着东西回到车上,在长吁短叹中驱车往回家的路上赶,等开过警楼所在的位置后才忽然想起早上和丁少尉的约定,连忙调转方向又开了回去。

“没在?”罗勋愣了下确认道,“他没留下什么话吧?”

“没说,他下午还没回来。”执勤的士兵表示自己也完全不清楚丁少尉的踪迹。

罗勋回到车上,再度调转车头向自家方向开去:“他中午没回来,咱们先回家吧等明天一早再说。”

卖菜的事情两人到也不算太着急,家里的蔬菜虽然富裕,可也还没到大批量收获的时候。他们虽然需要大量晶核给严非使用,可家中剩下的、再加上去军方打工时每天拿到的,其实只要多等几天还是能够将他需要的数量攒够。

回到家中的两人直奔自家房间,严非坐在沙发上锻炼异能吸收晶核,罗勋继续翻箱倒柜地找东西改造蒸馏设备——隔壁的卫生间、厨房还空着呢,那两个水管不好好利用怎么行?

将一口大玻璃缸放到隔壁厨房台子上用来接水、沉淀,手动组装好一套蒸馏设备连接在一旁,再准备好接水专用、密封效果比较好的桶,罗勋总算将厨房的工作搞定,正准备再弄一套同样的放到隔壁卫生间去时,忽然听到大门被人敲响了。

吸收着晶核的严非也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金属,起身走到这边来,两人放轻脚步来到隔出来的大门向外张望了一下,推开的大门外传来丁少尉的声音。

他居然直接过来了?

两人连忙打开大门迎了出去,就见丁少尉和两名明显有一定级别的士官站在楼梯间。

“哦,我就说你们这会儿肯定在家吧?”丁少尉笑着向两人介绍,“这两位是负责食品卫生安全和食堂采购的负责人,这位是李队长,这位是胥教授。”

听称呼就能分出这两位谁是负责食堂采购事物的、谁是研究食品卫生安全的技术人员。

胥教授的年纪明显要大些,看着至少有四五十岁的模样。另一位就要稍微年轻一些。

罗勋两人连忙将人让了进来,听丁少尉说这两位是想看看他们种植作物的情况,便干脆把人让进1603的房间中去。当然,走在前面的是严非,罗勋故意落下几步在楼道中还故意问了他们几个问题、客气两句后才将人带了进去。

果然,客厅中的大黑铁门已经看不太出来原来的模样了——严非直接将刚刚用来练手的银白色钢材彻底薄薄地镀到了那整面墙上,任谁也看不出这面墙上居然还有一堵大门。

而那三个人一进来后眼球就被房间中那一排排的架子吸引了,没谁还有功夫去注意那堵墙。

“这是……要准备用来种菜用的吧?”胥教授推推眼镜,仔细观察了一下,还用手摸摸铁架子,“挺好?哪儿弄来的?还挺结实的。”

李队长则眼尖地看到靠近阳台那里种到一多半的各色绿叶蔬菜,加快脚步走了过去:“胥教授!过来看看,这些都是没变异的植物吧?!”

无论是后勤部还是专门抽调出人手负责种田的部队,最近不是没试着在基地里的空地中种过菜,可那成活率、变异率简直让人不忍直视!可看看这些绿意融融无比可人的蔬菜们……这才是正常人应该吃的食物啊!他们已经多久没吃上正常的绿叶蔬菜了?!每天土豆红薯土豆山药吃得人都快变成土豆了好不好?!

胥教授也连忙走了过去,举着眼镜仔细看着。

丁少尉的关心点则在另一方面:“你们这边准备全都用来种菜?”他是知道罗勋两人平时似乎是住在隔壁的,现在看来这边他们准备彻底当成种植间来用了。

严非含笑点头道:“我们两人平时也用不了那么大的房子。之前还说要不要租出去呢,可之前基地里那次的事……你也清楚,所以我们就干脆折腾出来用来种东西了。只是东西能种是能种,就是之后……不知道拿到什么地方去卖。”

丁少尉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胳膊:“问题应该不大,我看你家菜好像没什么大问题,等教授他们确定了,如果需要的话你家的菜吃不了的就直接送到军营去就行。”

那边胥教授一脸惊喜地拉着罗勋仔细询问:“变异率怎么样?那些变异种怎么处理了?”

罗勋只能无奈表示:“长得太可怕的我们都直接烧了,怕吃出问题来,您可能也知道有些植物长出来不是红的就是蓝的,看着就像是有毒物的我们哪敢留?至于变异率……我感觉还好吧?十颗里面也就一两棵……”

他的话音未落,换来两人一阵惊呼:“这怎么可能!”

李队长和胥教授惊诧无比地对视一眼,瞪大眼睛确认:“是十株植物里只有一两株变异的?不是只有一两株是好的?”

罗勋后退半步,其实他也觉得惊讶,自家种菜时的变异率比上辈子时还低,可他一直也没弄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对,只有一两棵是变异的。”

“你平时给它们用什么水?什么肥?”胥教授连忙追问。

“蒸馏水和一些末世前为了养花买的水溶肥料……”罗勋指指放在一旁的专业肥料。

那些肥料并没什么特别之处,胥教授看着那几个架子旁边放着的水桶、里面插着的给氧用的水泵心中一动:“我看看你蒸馏水时用的工具。”

罗勋庆幸,自己刚才手快地将厨房里面的蒸馏设备刚刚搞定,里面还有一些自家过滤干净的水放在一旁备用,现在正好可以让他们观摩而不必带他们去隔壁自家小窝中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