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99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第85章 恐男症

宋玲玲咳嗽两声给徐玫解围:“我们遇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哭,也没听徐姐的……没听卖她的那些人说过这孩子的事。”徐玫是找前渣男友报仇去的,当时肯定没工夫去管其他事。宋玲玲是帮自家姐妹复仇去的,那会儿更没精力去顾及其他。就算之后救下这个孩子也是在徐玫干掉了她的渣前男友后才顺手而为之,这孩子刚一到手后她就因为失血过多哭着晕倒了,自然没工夫去问其他。

“咳咳,反正你们救下了她就好好养着吧,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回头肯定能问出来的。”罗勋连忙缓解着房间内的气氛,笑着对徐玫两人说道。

章溯见现在没什么事情好说后便“刷”地一下站了起来,指指放在一旁刚刚收拾好的医疗箱,对王铎抬抬下巴:“回去。”

狗腿王立即上前提起药箱,巴巴地跟在他家女王大人的身后,丢下一屋子他曾经的好基友们,回了他和他家女王大人甜蜜的小窝。

徐玫也站了起来,宋玲玲上前接过那个孩子抱了起来:“麻烦你们了,我们明天早上把晶核送过来。”

李铁几个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哪需要这么客气!”

徐玫笑了笑:“还是要送来的,还有章……大夫的治疗费。”她是想了好半天才确认,之前和16楼的人合作时似乎确实听说章溯是个专业的外科大夫来着,还是主任医师级别的。只不过他的外形、行动、语言都和他的职业反差太大,所以直到刚才被他缝了几针后才不得不相信他真的是个大夫。

这孩子既然是她和宋玲玲共同救回来的,就算她们两个完全没有养孩子的经验,也肯定得自己照顾负责。怎么说这也是个女孩子,哪能交给这几个大男人来照看?何况他们白天还需要工作,自己两个人虽然也要外出打晶核、参加任务,可如果这孩子真是异能者的话倒是可以带在身边。

听到她说要给章溯医疗费李铁他们便不再纠结这件事,他们自己可以不要积分、晶核,但章溯的主……目前还真没人敢做。

送两个女人下楼时何乾坤笑着道:“要是这孩子真是个异能者就好了,如果是个土系异能者那就更好了!”

罗勋在一边失笑提醒:“哪有这么好的事?”如果她真是个土系异能者的话,那么只凭她的异能,年纪再小也能在基地军方找到工作,哪会被徐玫的前男友盘算卖掉?当然,也不排除她的的年纪太小、异能不强,又或者其实徐玫的前渣男友不确定自己能控制这个女孩子给他们卖命才被卖掉的。

大晚上地发生了这么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但因为主要事故人员是住在十五楼的两个女人,所以对于罗勋两人来说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只是到了第二天一大清早,徐玫上楼来给章溯和李铁他们送积分和晶核当报酬的时候和严非提了一句——“我们这几天弄到了些金属材料,想请你帮忙加工一下。”

“行,今天下午我们下班后可以吗?”严非一口答应下来,他本来就准备今天回来后好好消耗一下自己的异能使用晶核来冲冲级的,顺便帮她们加工些东西自然没什么。

徐玫十分高兴地表示:“我们这两天不准备出去,今天肯定在家!”她身上有伤,家里还多了个孩子需要照顾,所以这几天正好在家中休息一下。

“小姑娘醒了吗?”何乾坤对那个孩子很好奇。

“还没呢,昨天晚上有点发烧,吃过药后就好多了,我估计她今天应该能醒有什么消息晚上应该就能打听出来了。”徐玫解释了一下,便回到十五楼不耽误众人去工作了。

围墙的修建果然如严非此前的预测,一旦习惯了这种工作方法,大家很快就能掌握并加快工作的效率和速度。今天一天的工作效率顶得上之前的两天,再加上严非刻意多消耗自己的异能补充晶核,今天光他一个人就弄出了一大片金属围墙,让郭队长夸了他好几次。

严非笑着谦虚道:“只是我平时做东西做得多了些,熟悉的比较快,大家很快就能掌握了。”

如此谦虚的态度换得另外三位金属系异能者极大的好感,大家的积极性也因此被他的“榜样”效应良性调动了起来,今天结束工作时郭队长对于大家的工作效率口头表扬了老半天,才放大家各回各家、该休息的休息。

罗勋和严非两人爬到十五楼后,应声过来开门的是宋玲玲。严非虽然有可以直接打开别人家金属大门的本事,可十五楼这里住的毕竟是几位女士,他可不好像是闯章溯家大门似的直接开门进去。话说,貌似除了章溯家之外严非还从没硬闯过别人家,包括李铁他们的房间也从没不告知主人就自己进门过。

虽然同样是光秃秃的家中几乎什么家具都没有,可两个女人居住的房间和楼上那些糙汉子们的住所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感觉。严非因为和罗勋一起居住、而罗勋又在末世前就把家里所有能用得着的东西全都准备好了,才能在末世后也能将家中布置出一种温馨的气息。可看看李铁他们居住的房间吧……虽然所有的东西都堆在它们应该摆放的位置,可就是看不出半点美感来,更没有什么家的温馨感,怎么看怎么像是学校学生那乱糟糟的宿舍。

章溯的家中倒是看上去没那么乱,可那是因为他家有够空荡,客厅里面除了几件找严非帮忙做出来的座椅板凳外,就只有那个吊在房间正中间的巨大金属沙袋做装饰品。别的东西……还是不用提了。

可现在再看看这两位姑娘的家呢?徐玫明明因为之前被男友出卖、被邻居打劫后导致家徒四壁、整间屋子里连块木板都找不出来,可现在她再度振作起来后偶尔出城收集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就将屋子尽可能地整理了出来。

厨房中所有的东西都规整地摆放在一起,灶台便还十分仔细地摆放上几块不知从哪里捡回来的瓷砖以防烧到墙壁、地面。

客厅中作为“餐桌”的一块席地而坐的席子放在靠墙位置,墙壁上有几块小心的用碎布拼凑出来、贴在旁边的墙壁上起到装饰、隔温作用的布料。

几个有些破烂的箱子被贴上一些外形较好的纸张当作储存物资的柜子。就连卧室中贴上的那些为了遮挡墙皮而随意收集回来的报纸,也都比别人家中贴得有艺术气息。

罗勋很怀疑,不知道是徐玫还是宋玲玲,反正这两个妹子中肯定有至少一个以前是从事和艺术相关工作的。

两个女人热情地请罗勋两人进去,参观过她们的小窝后严非便提出问题:“要做什么东西?”

“我们想加固一下卫生间的窗子,还要做一张桌子,和李铁他们那里的类似就好。”宋玲玲连忙指着放在客厅角落的一堆乱七八糟的金属材料,她们每次外出时能收集到的金属材料都有限,因为她们外出时往往都要和别人一起合作,她们只有两个人如果开自家的车子并不合算,和别人同车又很难带多少自己需要的材料,这才攒了好几天才攒够。

徐玫出城的经验算是比较丰富的,可她也只有上次和罗勋他们一起外出时,回来的路上才带了不少金属材料。

严非当时就用那些材料帮她们的房子加固了一下门窗等关键的地方,又帮她们打了张床后材料就用得差不多了,现在再想要其他材料就只能慢慢攒。

严非微微点了点头,起身先去卫生间观察窗子的结构、准备帮她们弄个护栏出来。

罗勋见客厅里没有昨晚那个小姑娘的身影,向因为受伤行动不便留在客厅的徐玫打听:“那个孩子呢?”

徐玫指指卧室方向:“白天醒了,和我们玩了一会儿、说了说话,这会儿又睡着了。”

“她是什么情况?”

徐玫起身引着罗勋走到卧室大门口,打开了一点门,罗勋能看到那张严非之前帮她们打造的大床上睡着个小小的身影。那身影瘦小单薄,如果不是她的脑袋露在外面,乍一看去还以为是只是被子单纯地隆了起来呢。

“她姓于,叫于欣然,是……”徐玫轻轻关上了卧室的大门,带着罗勋由走回客厅,“是我前男友的侄女。”

侄女?罗勋挑挑眉毛:“他兄弟的女儿?”

徐玫点点头,眼中带着一抹讽刺:“是他表哥的女儿,上次他从这被赶出去之后就投奔他表哥去了,没过多久他表哥两口子不知怎么突然就死了,只剩下这个孩子。我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卖这孩子。”徐玫在那次的事情之后心里对于她的前男友自然恨到了骨头里,不亲手杀掉他徐玫是绝对不可能放下仇恨继续在基地里正常生活下去的。

罗勋他们并不了解,徐玫在末世后是如何帮助那个男人在逃生的小圈子中树立威信、出谋划策、同甘共苦。她为了两个人的未来牺牲了多少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可在这种自己全身心付出的情况下,却被最亲近的人出卖了,这种痛苦和仇恨同样要远超于一般的仇恨。

她从自己刚刚恢复、振作了之后就在调查那个男人目前的处境,但因为之后基地中的情况再度被官方稳定下来后才一直没有出手的机会。

不过也因此发觉了那个男人的表哥夫妻死得古怪,只是这并不关她什么事,直到昨天晚上她终于找到好机会、宋玲玲也愿意帮自己的忙才动手结果了他的性命、还顺便救下那个女孩子。

罗勋坐到她的对面:“他表哥死了?这么说现在这个孩子已经没有监护人了?”

徐玫点了下头,低声道:“他表哥是他的远方亲戚,他的事和这孩子没关系,我想之后带着她。”从某些方面来说,害了自己的那个男人也是害死这个女孩父母的凶手,更是在她父母去世后又将她卖给了一群喝人血的疯子。

罗勋理解地点了点头,他能理解徐玫愿意收养这个女孩的心情,毕竟自己上辈子也干过这种事,只是自己的结果……咳咳,简直苦逼到了极点、不可同日而语。

两人说话的功夫严非已经完成了卫生间窗子的工作,和宋玲玲走回到客厅中开始制作桌子。

严非招过堆放在墙角的那堆金属材料,金属门在半空中腾挪融合、扭动、变化着造型。卧室的房门此时忽然被打开,那个睡眼朦胧的小姑娘因为听到外面有人说话揉着眼睛走了出来,见到半空中正在变形的金属桌子时瞪大了一双眼睛,揉到一半的小手也停住了,傻愣愣地看着那张桌子在一个高大的男人的操作下缓缓落下。

“然然,睡醒了吗?”面对着卧室门方向的徐玫第一个发现了她的身影,冲她招招手。

严非放下桌子后也向那边看去。

小姑娘依旧瞪大双眼,张着嘴巴,傻愣愣地看着严非。

罗勋笑着蹲在她的面前:“怎么了?你在看什么啊?”

小姑娘怯怯地看了罗勋一眼,向同样走过来的宋玲玲那里靠了靠,抱住她的一条大腿,又向严非看了一眼,将脑袋往宋玲玲的大腿上一扑,用宋玲玲的腿遮住自己的脸孔。

这个动作让罗勋整个人定在原地好半天,不知道现在笑出来会不会把这个小姑娘给吓跑。

徐玫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罗勋道歉:“对不起罗勋,她有些怕……人。”其实是怕男人才对,似乎因为卖掉她的、昨晚用刀子划伤她的、喝她血的都是男人,这个小丫头也和1502中的两位女性一样,目前都患上了不同程度的恐男症。

宋玲玲蹲下身子摸着小姑娘的后背低声安慰道:“然然不怕,罗哥哥是好人,和那些坏蛋不一样!”

好好半天小姑娘才松开了一些抱着宋玲玲的手,又偷偷看了罗勋一眼——罗勋这会儿为了不刺激到小姑娘,已经起身走到了严非身旁。那个小姑娘又偷偷看向严非,低声在宋玲玲耳边说:“大姐姐,这个哥哥真漂亮。”

小姑娘的声音说小也小,可现在的房间中十分安静,所以她的声音十分清楚地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被一个不懂事、也不能对对方生气的小姑娘说漂亮,严非表示心里创伤有些严重,哪怕说他帅呢?

罗勋这次真的抽抽起来了,低着头闷笑抽出了半天,才咳嗽一声看向徐玫:“徐姐,这孩子有没有能力?”

徐玫也在一旁忍笑,但又不敢表现出来,她虽然不知道严非对此介不介意、会不会恼羞成怒,可从他每次外出都戴着口罩、就算在基地里行动也是这副打扮上就能看出来,他似乎不太喜欢被外人评论他的相貌。闻言连忙点了下头,换上了一副温柔的笑脸看向那个小女孩:“然然,把今天中午你做的事情再给叔叔们表演一次好不好?”

宋玲玲也扶着她的肩膀,低声地鼓励她。

小姑娘发觉严非和罗勋的目光都看向她之后低着脑袋又往宋玲玲的背后钻,企图让她帮自家挡住罗勋两人。

发觉自己变成了小姑娘眼中洪水猛兽的罗勋心中微微有些冒酸水——他其实真的很喜欢孩子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