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16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嘭、嘭!”两股巨大的火球向两人射去,徐玫之前确实留手了,因为现在的时间正是人多的时候,她有些担心万一弄出人命来会不会给众人带来什么麻烦?可现在既然罗勋说没事、打死活该,那她还用得着留手吗?

“噗、噗”两声,又是两弩射出去,准准地击中两条吊着这二人的绳索。而这两人满身都是火焰、一面嚎叫着一面向地面坠去。

严非在一旁神色淡然地拨通一个电话:“丁少尉吗?我们回来时发现两个小偷……对,就在宏景小区,他们打碎我们小队的窗子想偷东西,还把两位女队员吓得够呛……算是抓住了吧?他们吊在窗子外面,绳子可能不太结实,对,已经摔下来,都……啊,可能还有一口气,你们派人来处理一下吧。”

几个站得离他们近些的人听到他轻描淡淡写的话后下意识退了两步,干掉两个异能者也就算了、在基地里杀人在如今并不算什么大事,可干掉别人后还这么淡定地打电话让人来“处理一下……”这可不是一般正常人能有的正常反应啊!

罗勋脸上还带着显而易见的怒色,见那个风系异能者在最后关头居然还来得及使用风系异能没被直接摔死,上前两步走到那人面前,抬起手中的弩对着那人:“哪个小队的,同伙都在什么地方。”

那风系异能者身上的火已经熄灭了,可他虽然及时反映过来、没被直接摔死,可从尾椎骨往下的身子现在却都没了感觉,说不定已经被摔废了!他的同伴现在直接晕死过去不知生死。而现在,面对着这只带着箭尖正对着自己面前的弩,这人连翻了几次白眼恨不能也马上晕过去,说不定还能少受一点罪。

严非挂了电话后上前一步,抬手招过一些为方便自己平时行动附着在车上的金属,一根根金属箭在半空中扭曲而成,一根、一根!向着那人的双臂、大腿狠狠戳去!

“啊!别!我招招还不行吗!”那人全身颤抖、两眼满是血红,在疼痛挣扎的时候一转头就看到旁边那被摔得、烧得几乎看不出原本模样一动不动的同伴,一面哀嚎一面报出自己和同伴们所住的地方、还有多少个同伙、有几个有异能等消息。

罗勋听闻后眉毛微微挑起,刚刚还没认出来,现在仔细看看这个人似乎在上辈子也曾经见过几次。只是自己搬来后没多久这些异能者就纷纷搬出了这附近、投奔了日渐冒头的异能者所组建的、且只招收异能者的队伍。

他对这人没有太深的印象,只记得他在自己来的前后似乎是门口某段街道收保护费的一个小头目,后来才投奔了更大的异能者队伍。而现在……

“什么情况?”一辆车在后面不愿处停下,丁少尉带着几个平时负责这一代警戒的士兵跑了过来,见这一地的鲜血和那两个被烧得、摔的半死不活的人后不由得嘴角抽动了几下。

严非指着还活着的那个:“他们两个吊了根绳子要锯我们窗子上的栏杆,我们回家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掉下来。”

“……那是谁烧的他们?”丁少尉强忍着嘴角抽动的幅度,颇有些无奈地看向两人——他们这儿有个章溯就已经够呛了,现在难道又来了个脾气火爆的火系异能者?!

这时徐玫已经带着宋玲玲走下楼来,她们两个没带小丫头一起下来,怕小孩子看到这一副恶心的情景伤害到小朋友的幼小心灵。

“我烧的!”徐玫上前几步,美艳的五官上都是浓重的煞气,双眼几乎能飙出火光来瞪着丁少尉:“我和玲玲在家正换衣服呢!一抬头就看见这两个流氓挂在窗户外头!怎么,难道有人偷窥我还不能放火吗?!”

丁少尉后退了半步,脸上带着有些僵硬的笑:“能烧、能烧……”说着连忙叫过几个带枪的士兵对他们吩咐,“上去看看,找找他们用过的绳子、工具。”

说着又连忙安慰两位“受到惊吓”的女士。

老实说,自从末世到来、安全区建立,他们这些负责警戒的人哪天没在基地里面发现过尸体?火拼在如今更不是什么新鲜事,尤其在现在这种异能者遍地走的时代,几乎只要听说哪里有异能者打起来了等他们这些苦逼兮兮维持秩序的士兵赶到的时候都会发现几具倒在地上的尸体。

如果要抓,他们基地里面的监狱估计早就被这些犯人们挤冒烟了。所以许多的时候如果没人追究、死去的那一方理亏时往往都是不了了之。尤其是在证据齐全的时候——这就是末世之中的法则。

没多久上去产看情况的小兵就下来了,还带着那两个人用来吊在半空中的绳子头。至于同伙……就算之前有现在估计也早就跑了。

等丁少尉带人将那个两个不知死活的弄上了一辆专门的车子后,罗勋对徐玫两人使了个眼色,自己则和严非一起转身又回到车上去了。

宋玲玲跟着徐玫回到楼道中一起爬楼梯上楼,有些不解的低声问道:“罗哥他们干嘛去?”

“1503的窗子被那些人打破了。”徐玫猜出了罗勋两人的意图,低声对宋玲玲解释了一句。

“他们找玻璃去?”

徐玫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抬手去戳她的额头:“要精神损失费去!”换成是自己自己也会去那伙人的老窝找麻烦!虽然不确定那里有多少人在、又有多少个异能者,可如果自家被人偷过一次还不彻底地将场子找回来,等将来万一无论谁来了说不定都会试着来偷一次——反正大不了动手的时候小心点,只要不当场被抓住不就行了?尤其在背后怂恿的人更不会有什么损失!

严非坐在副驾驶看着窗外的人流:“那些人可能是刚进基地没多久的。”

罗勋微微点了点头:“不过也不用担心,虽然刚才那两个是异能者,可要是他们身后有什么大势力的话也不会眼看着那两人被卡在半空中不出手帮忙。”

这也是罗勋之所以敢和严非一起找去的原因,一来刚才那个风系异能者自己见过、他刚才爆出来的人和所住的地方自己也有些印象,大致知道里面有几个人确实上辈子就和这个风系异能者是一伙的——毕竟自己上辈子也被收过保护费,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二来,那两个人之所以敢在人多的时候窍门、偷东西,一方面是因为罗勋他们房子的位置稍微有些偏——小区最里面、南面没有其他的楼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现在外面人多、一旦被人发现后脱身容易。而且白天的时候外面噪音比较大,在他们确认了自己目标房间里没人之后,他们据金属的动静反而不会引人注意。

人总是有这样的反应,如果是深经半夜有人撬门、偷东西,稍微有些动静都会引得附近所有人注意。反而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白天的话、在如今小区中根本没有人巡查的时候就算房间中的人也不会太注意。

这伙人来到这个基地时间的确不长,可就是这不长的时间中就偷了好几家的东西,可见他们对这项业务有多熟练。

——

藏在人群中看到那个被摔了个半死的风系异能者将老窝的地方说了出去,而那两个人又转身上车离开了小区,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到墙角边拨打起电话:“老、老大……对,老六没死,可新来的用冰的那小子恐怕被直接摔死……啊不,也可能是烧死之后摔死的!他们的队长现在好像带人要往咱们那儿去了!!”

——

两人开车到了目标小区中,直接停车后便走了上去。

爬上三楼,看着目标房间的门居然是木头的,罗勋冲严非笑着得意地挑挑眉毛,从口袋里掏出不知放了多久、已经快没了用武之地了的铁丝等东西,三下五除二轻巧地就撬开了大门。

严非含笑看着他,带着自己身后的一堆漂浮在半空中的金属一并进了这户人家。他其实也能打开这种门,只是自家爱人愿意显摆,他还是不要拆穿比较好。

这里的楼是老小区、六层板楼,此时上楼下楼的人不少,在看到两个年轻的男人居然漂浮着一堆金属材料进了楼道后都吓得脸色发白、原本想上楼下楼的也都躲了回去——他们没见过这两个人。而且他们进的屋子……住在这里的住户自然知道附近都住了些什么样的人,如此一来,就更没人敢过来多管闲事了。

两人谨慎地进了屋,然后看到了一地狼藉……是的,是真的狼藉!几件一时没办法挪走的座椅板凳此时都摔倒在地上,一堆乱七八糟的袋子随处乱扔,几乎除了几件比较沉重的家具外所有的东西都横七竖八的。

罗勋合上自己的下巴,颇有些无语地转头看着身边的严非:“咱们……好像就过来了两个人吧?”

严非向身后看了一眼……呃,金属带得有点多,堵住大门方向让他们两个人看不到门外的动静,更没办法由此判断那些人到底是临时转移到其他房间去了?还是真的跑了。

“找找看还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吧。”严非无奈地拍拍罗勋的头顶心,他们两人在来时的路上都做好火拼、pk、毁尸灭迹种种心理准备了,可来了之后却只看到一个空荡荡的屋子,个中滋味,真心叫人一时无法言表。

他们虽然猜到当时在场的恐怕还有那两个人的同伙在,可明明只有自己和罗勋两人过来,按理来说对方留在这里的人应该比自己两人多吧?而且听那个风系异能者说他们这里还有几个异能者的,他们为什么要跑?

罗勋两人可不知道,虽然这只队伍中还有别的异能者在,但去偷东西的两个却是异能等级比较高的。而且之前打电话回来报信的人话并没说清楚,他只说“对方队长带人杀来了!”却并说对方队长只带着一个人杀过来了……不跑等什么?

罗勋深吸一口气,但却依旧没放下手中的弩,悄悄进了大开的卧室中——果然依旧没人。

大约十分钟后,严非依旧指挥着自己带上来的那堆金属,罗勋拿着几扇被他刚拆下来的窗子——他们1503房间的玻璃被这些人弄碎了没处换去,这次过来当然要拿走他们这的!

罗勋提着那几扇玻璃窗有些不爽地抱怨:“他们这儿房子的玻璃和咱们楼里的规格不一样!”

严非安慰道:“没事,先拿回去再说,实在不行拼着将就一下,我记得家里还有玻璃胶。”

第99章 堵锁

这个几乎已经空荡荡了的家中除了这几扇能拆下来的玻璃窗外就是一些粗苯的大家具,那些东西对如今的宅男小队来说根本没什么用处,反而来来回回搬那些东西还会浪费时间,要是那些人不是逃走而是找人来帮忙的话,为了那几件东西耽误时间实在得不偿失。

不过,在两人离开这间房子的时候严非十分“好心”地帮了他们一个忙——他直接将这家大门上的锁眼给堵了。金属系异能者,堵别人家的锁眼不要太简单!

其实严非本来还想要不要将这家的窗子也全都堵了,可仔细想想看,虽然暂时堵了人家的窗子和大门很解气,但还是有能弄开的一天,弄开大门后家中除了不太透气外,有被彻底密封的窗子在反而是一种安全的保障。他可没兴趣送企图头偷自己家东西的小偷弄个可以躲藏的乌龟壳出来,于是只好随手堵了人家的锁眼就算了。

他倒是想过用金属直接将人家家中彻底堵死,让人回来也住不成,但那样也太浪费资源了,作罢作罢。

两人回到车子上将金属再度附着回自家车上,罗勋将这些寒酸的“战利品”丢进车中开着一路回到家中。

爬上十五楼,迎面跑来一副怒发冲冠装的李铁几人,五位年轻人一脸怒气撸着袖子:“罗哥、严哥,那些家伙住在哪儿?我们也去揍他们一顿!”敢趁着家中没男人的时候过来欺负唯三的女士,他们不想活了是不是?!

严非扫了他们一眼:“去什么去?人都跑了。”

“啊??”五人大眼瞪小眼。

罗勋指指背后方向:“人跑了,我们到了的时候他们家里半个人都没有,所有的东西都没了……哦,我把他们家的窗子拆下来了,一会儿看看咱们这儿有几块玻璃坏了?赶紧换上。”

敌人被抓的抓、残的残、跑的跑,李铁几个只好耷拉着脑袋抱过那堆窗子回到十五楼一起去检查被打破的玻璃。

1503的房间中有一扇被打碎,徐玫三人的房间也有两扇被打碎了,好在他们人手众多,没多久窗子就被换好,大小不合适的还能临时拼凑,再加上家中存着的玻璃胶……反正等章溯回来的时候,别人不提他都没发现那几块玻璃是被换过的。

罗勋和严非两人回到自己家中后罗勋才想起之前听到郭队长的话后想起的事情,连忙嘱咐了严非一下:“之前咱们修围墙的时候他们开玩笑说万一有会飞的丧尸、是不是军营那里还要加个盖子?我觉得吧……这年头连老鼠都变成丧尸了,万一真有会飞的丧尸怎么办?虽然可能想多了,不过还是提前做好准备好一点吧。”

严非挑起眉毛,有些诧异地看向他,见他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思索了一下才点头道:“再加上今天遇到的这件事……咱们是要做些准备,至少将咱们墙体外面加固一下比较好。不过这次的金属基本都已经用光了,等下次出去后回来时再带些吧。”

罗勋这才松了口气,笑着对严非道:“就当有备无患,反正把咱们家弄得结实点也没什么坏处。”

家里闹过贼的事情又折腾了两天,不过军方来人的时候基本都是白天,也没人敢找徐玫和宋玲玲两位带刺玫瑰的麻烦只是问问当时情况、形势一般的录个口供什么的,于是罗勋他们的生活依旧过得如之前一样的平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