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19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在罗勋觉得回基地找份工作后,这位陈叔当时已经有了些耕种的经验,在两人遇到后介绍他进了基地种植基地,罗勋才彻底地在基地中当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宅男。

至于其他人……那些刚刚跟在宅男小队后面一起回来的卡车上的人中虽然有几个有些眼熟的,但原谅罗勋现在实在想不起来……等等!

罗勋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他猛得抬起头的样子让严非诧异挑眉:“怎么?哪儿不舒服?”说着抬手去摸他的额头。

“呃……没、没事……”罗勋忽然脸色爆红地低下头,乖乖让严非的手落在自己的头顶。

他才想起刚刚为什么他会觉得之前插口的那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眼熟了……他还记得在曾经来A市的路上他有过一个基友来着。虽然当时两人相约过等来到基地后如果各自都没伴的话就搭伙过日子,可实际上他们两个并没有认识太久。

那个人外表普通到丢在人堆中就看不出来,自己也是个外表十分普通的人,因此,在那人去世的几年后,罗勋早已渐渐淡去了对于那人外表的印象,只记得两人曾经说过的话。于是乎,到了今天虽然再次见到,但也仅仅只是“眼熟”而已。

严非略微诧异地挑高一侧的眉毛,他能感觉出罗勋现在似乎有些心虚,可他做过什么应该心虚的事吗?而且就连刚才自己问他今天情绪事不对头的时候他也并没有表现出这种情绪。现在这个样子……倒像是忽然想起他以前做过的什么亏心事似的。

将疑问压在心底,准备回去和罗勋在“好好”交流的严非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神色坦然地将他揽在自己的怀里,一起等时间的流失。

如果放在一两个月前,严非这样亲昵的动作还会引得旁人侧目,但现在嘛……基地中的纯爷们已经开始渐渐地接受了“没有媳妇基友来凑”的悲惨前景,因此反而没人理会这两个摆明就是一对、当众秀恩爱的狗男男。反而罗勋他们宅男小队中还有两个妹子呢,少不得引得旁边的人时不时多往这里扫几眼。

幸好,徐玫和宋玲玲两人都很小心,自从出过事之后她们如今外出时的打扮都十分中性,甚至宋玲玲还将自己的一头长发狠心剪断,平时外出时更是怎么中性怎么穿、怎么不起眼怎么打扮,脸上能遮多少东西就遮多少东西。

第101章 吐露

队中第三位“女士”——小欣然的打扮自然也向她的两位“养母”靠拢,小小的脑袋上带着个棒球帽、帽子下面是一副儿童用的黑色大墨镜、大墨镜下更是一个大大的白口罩……哦,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口罩也成为了宅男小队外出做任务时的标配装备,从上到下、不分男女一律如此打扮。尤其两位女士,出门去买个午饭都要戴着它,打死不肯摘。

两位女士的装扮很低调,不是离得近的人根本看不出她们是两位女士,小欣然更因为年岁太小所以干脆穿了男孩的衣服,当然家中还是有几条女孩穿的小裙子给小丫头平时臭美用的。

等了足足三个小时,罗勋等人需要等候的时间才结束,起身取车、开车回到基地里面。

“今天街道上的人多了不少。”似乎那些投奔来西南基地的人脚程都差不多,所以这些人全都集中在这几天陆续赶到了基地。

罗勋说着视线不由自主在附近已经经过检验、过了等候期投奔来的人们的车辆上扫了几眼。他虽然记得那辆卡车上的一些人是谁,可确实没办法想起那些抛弃了那两辆车子的人到底有些谁、长得又是什么模样。

那些人本来就是半路上凑到一起的、从什么地方来的人都有。可是能坐进车队中前面那些车子中呆着的人多少都是有些资本的。要么本身就有车、要么本身就是异能者、更有可能有些一技之长、也或许其中还有一些抱上了大腿的男男女女……

严非的视线扫过旁边一辆车上争相向街道上四下张望的人:“最近逃来基地的人本来就不少,明天一早我就将咱们的屋子再加固一次。”他并没有忘记罗勋之前提起过的、让自己加固房屋防止出现什么意外的意见。

罗勋愣了下,笑着转头对严非说道:“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最好别出什么事……”经过过遇贼的那一次,罗勋他们这次出门时心里总是放不下家中的情况。

严非见他的神情终于恢复了正常,这才挑起一抹笑来:“除非有金属异能者去找麻烦,不然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他最近已经利用家中剩余的金属将门、窗,甚至整个墙壁都再度加固过了,除非有哪个金属系异能者找麻烦,不然是不会出什么事的。

几个临时收容所大门口的车子彻底停满了,一些今天才来到基地里面的人此时正从各辆车子上纷纷向下搬东西。还有一些前些日子来到基地里中的人,此时正从收容所内向外面搬运东西——基地刚刚给他们分配了房屋。

罗勋扫了那些人一眼,等车子开回小区后才刻意注意了一下、想看看那些地下室中有没有住进人——小区中的这些地下室几乎是最后一波被分配出去的房子。内基地因为之前出现过丧尸病毒扩散的情况,所以在那次之前来到基地中的人们反而大多都选择提前搬到外基地中,这些新来的人才能被分配进内基地。

“看什么呢?”严非再度疑惑地问道,下了车子之后罗勋就低着头往绿地里面寻么着什么似的。

“没,就是看看。”罗勋摇摇头,连忙转身锁好车抱起一包书本,众人和指挥着一堆金属的严非一起上楼回家。

十分幸运的是——这次宅男小队外出行动并没有引起别人的窥视,或许有人在窥视,但短短两天的时间实在太短暂了,没谁有本事趁他们不在的时候动手窍门、锯铁架子偷东西,所以他们回来时确认了两层楼的大铁门都是完好无损的、门窗也全都保持原样。

将这次的收获放好后大家略微说了几句话后便原地解散——回家休息!

小家伙依旧站在大门后拼命摇着尾巴迎接两人,之前罗勋两人外出上班的时候都会把它放出去陪小欣然一起玩一天下午再接它回家,可昨天、今天两天却根本没有半点要放它出去的意思!这让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有小丫头陪伴的小家伙略感寂寞。要不是家中还有一缸子鹌鹑陪着它解闷,估计这会儿家里的拖鞋都会被它翻出来啃个稀烂!

给热情过度撒欢过度的小家伙胡撸了一通肚皮后才勉强安抚好它,罗勋这才可以松散松散一身的骨头,将衣服全都换下来、穿上轻松舒爽的家居服。

等他换过衣服正要去浴室放水洗澡的时候,见严非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见自己看向他后还伸手拍了拍他身边的沙发。

忽然想起自己之前答应过他什么事的罗勋脸上表情僵了一下,垂下头,过了一小会儿才微微叹了一口气,任命似地坐到他身边,老实被他搂进怀里直接躺倒。

严非什么都没说,只是大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在他的颈旁摸索着,不带一丝暧昧,就像是平时抚摸小家伙似的。而小家伙在发现自家两位主人都坐到沙发上后也十分狗腿地颠过来,跳上沙发一路踩着侧躺靠在严非怀里的罗勋,狗头硬挤到罗勋脑袋后面、严非的身侧,狗身子卡在罗勋的背后与沙发靠背之间风系,也不嫌挤得慌。

早就把自家的狗当成儿子养的两人完全没觉出狗上沙发和人挤在一起躺着有什么不对。罗勋闭着眼睛躺在严非的腿上,感受着脸颊、脖颈上的温度,罗勋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渐渐平复下去,思索了一下才低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知道一些末世后的事。从末世还没来之前就知道。”

严非并没对此有什么惊诧的地方,他从一开始就有所怀疑,不然谁会好端端的在家里准备这么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全都是各种生活物资?甚至里面连种子、花盆、蒸馏器都有?更让严非觉得诧异的就是——罗勋家还存着不少土壤、用来种植作物用的土壤。

其他东西还好说,可以说是他的爱好、习惯什么的,但家里备着这么多的土……还有那么多一两年都未必能吃完的食物、粮食,这些东西放久了可都是会过期的!!

放到现在再看看,那些家中已经放过期了的方便面现在拿出去已经可以换到不低的价格了!而别的东西……还用说吗?宅男小队中的众人除了在基地中有一份稳定工作,是如何能在不出基地的情况下还能过上比较不错的小日子的?不都靠着罗勋会的这些、准备的这些吗?

他并没有特意用实际物资资源国李铁他们,可他却用真正的种植知识、方法、手段让大家得以改善自己的小日子,更告诉众人出基地后要怎样行事才能更有效率的打到晶核、消灭丧尸。

想到这里,严非抚摸着罗勋脸颊的手动作顿了顿,低下头声音温柔低沉:“预知?”

罗勋愣了下,仰头看向他摇了摇头:“不是……我……做过梦……梦到了末世、丧尸……”这话说得自己都觉得不算十分合理,但总比让人误以为自己会预知异能要强得多吧?他是个普通人,一直都是、无论前生还是今世。可是重生这个事实在让他没办法说出口,而且如自己这样的重生者貌似除了能改善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拐到一个异能者当男朋友外似乎也没什么很大的建树了,实在太丢重生者们的脸。

“我做的梦太真实了,所以……”罗勋咬咬牙,想要继续解释,却发现严非眼中带着一抹温暖的笑意:“你梦到过我吗?”

“哎?”罗勋愣了下,下意识摇头。他上辈子从没见过、更没听说过基地中严非这么一个人。就连金属系异能者也没见过活的,知道有这种异能者还是听别人说那些金属墙壁是金属系异能者弄出来的时才知道的。

严非在得到他的回答后却意外觉得心中更加温暖了起来,他不确定罗勋说得是不是真的,但他愿意相信罗勋的解释,因为除此之外外没有别的、更合理的解释说明这一切。当然,他也不是完全没想到过“重生”这一回事,可看小说、YY时虽然会想到这上面,但现实中的一般没人却没谁会在身边人表现得似乎有“先知”的情况下,去主动怀疑对方是不是“重生”回来的。

只不过这些都源于梦?要是梦境没能成真呢?那他花大价钱买了这些东西回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或许,他曾经做过的“梦”实在太真实了吧,真实到任何人一旦梦到它都不得不相信。

手指捏着罗勋的下巴,严非弯下腰去,唇在他的脸颊上轻轻触碰:“你梦到过今天咱们遇到的车队会经过那里?”

罗勋顿了下,微微摇头,眼中闪过一丝惆怅:“不全是,我的梦里……我在末世前一直都呆在老家,末世后在老家的房子里躲了一阵,和小区中还活着的人一起逃出了F市,跑到附近的M市基地。后来M市出事了,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六月八日那天,可那天之后的事情就没那么清晰了,至于到底是哪天来的A市基地……”说着,罗勋摇摇头,冲严非无奈笑笑,“我直到今天看见那两辆车子的样子才想起来梦里我就在那辆车子里,当初……梦里梦到的、走过的那条路就是那里。”

他除了刚到基地后的多半年时间外几乎再也没出过基地,就算是那个半年内出基地时也都只是跟着队伍去市区北面,再也没走过当初进京时走的那条路,能提前认出来才有了鬼呢。毕竟当初从M市一路逃过来的时候,有资格指定路线的都是前面那些异能者,罗勋他们所在的车子只有老实跟着的份。

严非这才了解他今天情绪这么不对头的源头,而且之前六月初的那几天的状况也有了合理的解释。在他的“梦中”他是一路逃来A市的,想想他作为一个普通人所会面对的状况,再想起今天白天时那两辆车子所面对的那副情景,严非就觉得有些揪心。

如果不是自己小队正好路过,恐怕那辆车子上没几个人能活着逃到A市基地吧。

忽然又想起了自己,如果不是罗勋的这个“梦”,自己恐怕根本就活不了、罗勋就算逃到A市生活也绝对不可能很好。

想起刚刚在等候区时罗勋那略微有些心虚的模样,严非略过那些“如果”,转而问道:“之后呢?到了西南基地后还梦到过什么吗?”

罗勋顿了顿,表情忽然凝重了起来。他仰头看向严非,声音略微有些迟疑:“东部基地……会被破。”

“东部基地?!”就连一向淡定的严非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惊讶了起来,两眼不由自主瞪大一些,“知道是什么原因吗?”这个消息可比那些基地被破来的大多了,毕竟,如今那几个A市附近城市基地中被破的,最大也不过是C市的第二基地,可那个基地的规模据说也并不大,势力似乎最多也只有如今西南基地内两片小区大小,里面的人最多两、三万。

可东部基地呢?!规模和至少西南基地差不多!里面的人口不算上如今又投奔过去的至少也有几十万人!

罗勋苦笑了一下:“丧尸围城……”说完后又解释道,“可能还有其他原因,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东部基地被破了之后,西南基地也遇到了丧尸围城,只是守住了。”

严非心中愈发觉得沉重,难怪罗勋会说加固房屋的事,恐怕就和这次的事情有着不小的关系,也或许将来会需要小心房屋受到空袭。“具体时间呢?”

“我只知道东部基地出事是八月初,之后不到半个月就是咱们这儿……”说着,罗勋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起来,低声道,“下个月初基地打晶核的事情恐怕会有些麻烦,一般来说在正式出现丧尸围城前基地外面的丧尸会越来越多,我估计在八月初的时候咱们基地门口的丧尸数量也不会少……”

严非正想再继续问些什么,忽然神情一动眉头皱了起来:“军方才刚刚轰炸过市区南部、炸死不少丧尸,A市附近一些小基地就被破了。八月份又开始围攻A市两个基地……这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罗勋愣了愣,忽然正大眼睛,上半身也下意识支了起来:“你是说……丧尸……在报复?!”

严非摇摇头,低声叹息了一声:“你梦到过具体情况吗?或者之后基地里面对这些有没有什么分析?”

罗勋苦笑了起来:“就算我记得梦里的所有小事,那些小事也都是围着我自己的……我就是个普通人,连一些异能者知道的消息都未必能打听到。梦里面我虽然出过一阵基地,但市区北部的丧尸数量比较多,像我这样的普通人队伍根本不要,我还在建筑工地干过一阵呢……”说着又意识到自己说得貌似太过细致了些,连忙略过这些小事,“在这次丧尸围城后有时会出现丧尸潮,那阵谁要是遇上了除非队伍中有十分强大的异能者才有可能逃命,不然根本就是谁遇到谁死。还有……我记得明年开始似乎就有变异动物出现,那些动物虽然变异得更厉害、杀伤力也更恐怖,但它们的肉能吃!”

罗勋两口子现在只能靠着偶尔得到的一号食堂饭票解馋,或者偶尔弄些家中存着的腊肉、腊肠、风鸡风鸭补充营养,争取保证每天都能有一顿吃上肉。用新鲜的肉炒得菜、炖得肉已经许久没吃到过了。所以一提起这件事后,他就两眼发亮、口水分泌过旺。

严非的嘴角抽搐了两下,这个……其实他也馋了。

罗勋关于前世的记忆不是太具体,但他却记得几次比较关键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大事件——比如A市西南基地遇到过的丧尸围城。

其他的时候罗勋一般都是在基地里面种田度过的,所以了解并不算多。在严非问起的时候就以“做梦、梦到的不是太具体”略过了。

两人也都头疼一个多月后东部基地覆灭的事、以及一个半月后的丧尸围城。可正如罗勋之前一直担心的情况一样——这样的“预言”在完全没有异能支持、也无法装作神棍预知者的情况下,两人根本没办法说出去让人取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