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28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呯、呯呯!”几声枪响过后,四个身影除了一个没有中枪的似乎顿了一下,随后,众人就见那个身影依旧按照之前的步法、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基地方向!

这绝对不是人!没有人会在同伴死后还一如之前一般的行动!除非他的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可就算这样,也不可能会完全不向到地不起的同伴看上一眼!

“呯!”做出这样的判断后,一名阻击手当机立断又是一枪放倒了那个疑似丧尸的“人”。

传讯兵立即向基地方向汇报这一状况,听到枪声后,等在门口做检查进城的人们也紧张了起来,纷纷要求加快速度进城。

负责人正要派人过去检查死掉的那几个到底是什么状况,举着望远镜负责警戒的士兵忽然大叫了起来“队长!有状况!有好多东西过来了!!”

众人猛然抬头,愕然发现从市区方向的街道中涌出许多的丧尸!大量的速度系丧尸!!

警报猛然拉响——丧尸潮袭来。

————————————

“什、什么声音?!”刚刚回到家中准备躺在床上看大片休息的李铁几人一骨碌翻身爬起来,动作太过慌张的吴鑫还一个不小心滚到了地上,韩立差点把手机丢下床。

隔壁房间的王铎正死皮赖脸地搂着躺在床上看电影的章溯求和谐——他这几天晚上天天看这些连和自己爱爱的频率都减少了!某人觉得自己被女王殿下冷落了,于是今天死抱住人家的脖子坚决不肯松手。结果刚等他把咸鱼手从人家领口探进去,外面警报一响,刚刚精神起来的某处瞬间蔫了下去。

楼下,徐玫和宋玲玲正在一面聊天一面教小欣然认新字,听到声音后小欣然长大嘴巴,仰头看向窗外已经黑下来了的天空。

1604中,严非从后面抱住小家伙、让它伸出狗爪子来,罗勋负责给它磨指甲——不剪不行啊,它最近忽然喜欢起到处乱扒拉,那天还把沙发上的一个垫子给挠破了!

一面磨指甲罗勋还一面数落它“你说说你,你又不是猫?没事乱挠东西干什么?”

小家伙不知道“猫”是神马东东,它只明白现在罗勋的动作让它很不舒服,浑身都随着罗勋的动作一颤一颤的,于是某条不老实的狗狗就像是在跳芭蕾一般,用两条后腿不停地在地上踮着脚尖挪啊挪、企图挪出后面抱着自己的严非的魔掌之下。

就在此时警报声响起,小家伙趁着罗勋两人愣神松懈的一瞬、闪电般地钻了出去,啪嗒啪嗒跑到房间角落一处柜子旁,撅着小屁屁扭搭扭搭爬了进去。

两人对视一眼,罗勋叹息一声起身走向小家伙躲藏的柜子方向,严非则拿起放在旁边茶几上的手机。

“应该是丧尸围城吧。”罗勋一面说一面弯腰去拉藏在下面的小家伙,“不给你剪啦,出来吧,别在下面藏着、回头钻出不来了怎么办?”

手机上一时还没有联络的信息,也还没有基地统一发下来的消息。严非瞄了一眼屏幕转头看向正在勾搭小家伙出来的罗勋“一会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咱们今天早点休息,恐怕最晚明天早上就得去外围墙处了。”用不用他们跟着打丧尸还不知道,但他恐怕得过去盯着金属墙壁的安全问题。现在外面有士兵用枪械顶着暂时应该用不着他们这些编外人员,但如果丧尸围城的时间太长就说不好了。

罗勋终于抓住小家伙的两条后腿向外面拉“行,等给它弄完就……怎么下面还有拖鞋?”跟着小家伙被一起拖出来的还有一只灰扑扑被啃得破破烂烂的拖鞋,看那款式、看那样式……罗勋默默扭头看向闻声向这里看来的严非。

严非一边的眉毛挑高了起来,忽然从沙发上站起身,随便取来一块金属变化出一条金属棍子探进那个柜子下面。

一只、两只、三只……还有一大坨狗毛。

“我总算知道我那些失踪的拖鞋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严非磨牙,目光飙到小家伙身上,小家伙此时已经飞速炮回它的狗窝,狗屁股正对着他们两人。

罗勋又是好笑又是心疼——这些可都是末世后不能再生的东西啊!看看,它都祸害了多少只?还全都给藏起来了!!

罗勋当初为了以防万一在家中备了不少生活用品,谁知道光拖鞋这一种东西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消耗了一大堆!!失踪的还都是单只!!

罪魁祸首最终还是没能躲过剪指甲的惨烈经历,更让小家伙蔫头耷拉脑袋的是——它是收藏品都被没收了!!嘤嘤嘤,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两人睡前先是收到了一条军方统一给所有有手机人都发送的消息,信息上的中心思想是——都在家老实带着、别出去惹事!明天基地会统一给各小队下达任务指标,所有人都要轮流上围墙防守、为基地的安全做出应尽的义务!

更重要的一点是——不出力、躲避义务的队伍会被强行解散!做任务时贪生怕死偷奸耍滑的队伍也会被取消正式小队资格!

这条消息一出,有多少队伍睡不着觉罗勋不清楚,反正这一夜他睡得不错。

别人或许不清楚,罗勋自己却十分明白,这辈子的基地可比上辈子要安全多了,上辈子时基地根本没能及时发现情况,基地里更是在丧尸围城前就从内部出现感染丧尸病毒的人很是乱了一阵。

可再看看这辈子呢?他人还没回家呢,基地方面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妥之处提前做出应对措施,现在就算有丧尸围到城下,外面也还有之前就弄好的各种防御工事抵挡一阵,足够军方及时反应支援过去了。

次日一大清早,罗勋果然和严非果然收到了来自军方和郭队长的消息,要求他们——驻守城墙!

昨晚突发状况的时候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军方,派到围墙上的人自然也基本上都是军方的人,此外就是一些基地中比较大型的小队,这些小队基本都有着军方背景,在这种时候必须要听从军方的号令。

而今天,在确认了基地围墙外的那些丧尸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撤退后,军方开始对整个基地内的幸存者进行了安排调度。

罗勋两人匆匆赶到郭队长所说的集合地点,爬上车一起奔赴外基地的指定地点。

郭队长利用乘车的时间对众人嘱咐道“一会儿到了之后都听从上级的安排,每人领取武器,尽量射杀。”

众人点头应声,一名金属系异能者举手问“那不用我们像之前那次似地用异能打丧尸吗?”

郭队长扫了队内四名金属系异能者一眼“外面的具体情况还不清楚,需要看情况来决定,咱们暂时不要自作主张,按照上级的要求来。”外面的丧尸不是一个小数目,不然也不会掉动整个基地的幸存者都参加进来。

匆匆来到指定地点、爬上围墙,罗勋向下张望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暗自咋舌、升出一阵感慨来。

城墙下、第一层防御工事如今已经基本形同虚设,从基地正门搭桥延伸出去的那两个监视岗楼上现在也没有人了,应该都通过高架吊桥回到基地中来了。

此时,密密麻麻的丧尸正围在护城河外、一个个仿佛下饺子似地扑进河里、不顾死活地拼命往这边爬来。

丧尸不能说不怕水,它们被水泡久了就会渐渐失去行动能力,肢体甚至也会因此慢慢膨胀、肢解。在水中的丧尸杀伤力完全没有在陆地上的恐怖。可如果在短时间能爬出来的话,丧尸们的杀伤力是不会因为它泡过水就减少的。

因此,护城河的作用其实和当初罗勋他们在外面的时候挖的陷阱、大坑差不多。反而还因为这条河无法直接对那些层层叠叠挤在河中的丧尸们进行坑杀。

不过,在河与城墙之间还留有一条小径,虽然岸边有着一排光溜溜的大石头丧尸们很难爬进来,可如果挤进河里的丧尸数量如果太多的话,它们早晚能够都爬到城墙根下。

此时,围墙上的人们就在射杀还没进入河里、从河里冒头要往上爬的丧尸们。

严非略微观察了一下地形,又看了看那密密麻麻几乎看不到尽头的丧尸们心中清楚如今这个地形根本不适合他们如上次似的使用那种大铁板式攻击,也不适合大范围的金属碾压。

但好在,现在的丧尸们距离城墙还有一段距离,还没到基地中的人使用大范围杀伤性异能的时候。

众人领取到各自的武器,飞速来到指定他们负责防守的位置,举起手中的枪械开始对着下面进行射杀。

罗勋这次没用他自己的弩,而是举着一把统一发配下来的枪械开始对着下面射杀,心中不由暗自感叹——跟着军方行动就是有好处,不然如果还是像上辈子似的哪能领到这么好的武器?而且等军方武器一旦紧缺起来就需要幸存者们自己想办法,因此就算能领到武器,为了节省,当时的自己和绝大多数幸存者也宁愿使用自己自制的弩来杀敌,能多留下的子弹回头还能在基地中换些东西呢。

罗勋他们的目标也同样是护城河后正在如下饺子般往河里面挤去的丧尸们、以及意图爬上河岸来的那些丧尸。

密密麻麻,前赴后继,丧尸们狰狞着、挥动着它们腐烂的手臂一个个挤向城边,仅仅不过一夜的时间,它们居然将整个基地团团围住了!仿佛黑色潮水一般,从市区中的大小街道延伸出来,密密麻麻地像这里耸动着。

罗勋他们之前外出做任务的时候虽然没碰到过这么大的阵仗,但也遇到过相似的情况,比起上个月月末外出时遇到过的那群丧尸老鼠,现在这种下面有结实城墙阻隔的情况可比那天强多了。

金属小队中的其他队员虽然没外出打过丧尸,可之前大家在外围墙上建墙的时候也会在城墙下的丧尸数量一多时就出手消灭,至少在远程射击上大家都是一把好手。

一枪一枪、时不时还会有人朝丧尸多的地方丢几个燃烧弹,此时军中的异能者们并没有动用他们的异能,毕竟现在大家的弹药还是很充足的。正在他们对着下面那些仿佛没有尽头的丧尸潮中狂轰乱炸的时候,忽然那条已经被数量众多的丧尸挤挤挨挨填充的满溢出来的护城河的某一段——结冰了!!

众人的视线下意识向结冰的方向看过去,这才发现现在的城墙上已经不仅仅只是军中的人了。

坚守了一夜的士兵们此时已经撤下了一大半左右,城中的各个异能者小队接替军队顶在城墙上。

而刚刚释放出异能、将护城河的一段冻成冰的,正是一群冰系异能者们。

军方负责指挥的人将赶过来的异能者按照不同的系分成了不同的队伍进行统一指挥。普通人们则和之前的士兵们一样,用热武器对下面的丧尸展开射杀。

另一段城墙上李铁五人凑在一起,拿着刚刚领到的枪械对着城墙下面进行疯狂扫射,因为没有异能、且本身又是在军方打工的纯文职人员,所以他们负责的这个方向正好是背对着市区方向。

几人正拿着武器对下面那群密密麻麻的脑袋扫射着,忽然听到旁边一个人大叫一声、就见一把黑漆漆的枪直接从墙头掉了下去,吓得几人猛地往下一缩身子躲在护栏里面,等躲好后才有闲心去看刚刚发出叫声的那人,就见那人一脸惊愕地扶着他自己的右胳膊,呆愣愣地看向城墙下面——这样子,也不像是被什么远程异能打到的模样啊?

李铁他们正自纳闷,就见那人的同伴怒气冲冲地拍了他一下“你什么情况?!怎么把枪扔下去了?!”

那人一脸憋屈地瞪向自己的同伴,手还捂着自己的右臂、冲着城下掉枪的位置怒气冲冲“那枪是不是坏的?!我一开枪它就跟要炸了似地给我胳膊来了一下!我拿都拿不稳!他们发的什么破武器?还没我之前用的斧头好用!”

“要炸了似的?”那人的同伴不解地看看自己手中的长枪,试着对下面也来了一下子“碰”的一声,那人觉得胳膊被什么东西撞了下似的后退一步,但好歹拿稳了手中的武器。

李铁捂着嘴巴肩膀颤抖了两下,拍拍身边的同伴指指下面继续打他们的——连后坐力都不知道,还硬说枪坏了……就算之前没用过真枪也不应该天然到这种地步啊?

李铁几人浑然不清楚,因为他们跟着小队一起出过几次基地,虽然每次用的都是弩来射杀丧尸,但无论是手感、还是准头都和从没用过远程武器的人不同。

再加上他们平时工作就在军中,自然了解一些关于武器的使用方法,所以在第一拿到这种有些后坐力的武器时才能很快上手。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