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37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他看向正绿着脸和朱红对峙的郭队长:“要是后面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回去了。”

庆功宴上没什么太大的事,附近不少人都在不同桌旁走来走去相互敬酒。除了一些队伍之外绝大多数的桌上都没什么规矩可讲。因此郭队长只对两人挥挥手、继续和朱红比谁能瞪眼,浑然没注意到自己把挑起事端的章溯也一并赶走了。

“哎呀,今天吃撑了。”章溯一脸忧郁状,纤纤玉手扶着后腰。

饥肠辘辘的罗勋在一旁恨恨地磨牙:“今年秋天杀鹌鹑的时候,你的那份就别想了!”为什么宅男小队在正式成立后并没有像其他队伍一样、为了拉拢感情而天天在一起吃饭?还不是因为某些无耻之徒!

章溯浑然不在意,一脸无所谓的笑:“没事,有王铎的那份就成。”反正他宁可自己不吃也不舍得让自己没得吃。

罗勋继续磨牙:“好久没吃肉,今天吃这么多小心晚上腹泻!”

章溯的桃花眼似笑非笑地飘了他一眼:“这倒更方便了,省得晚上运动前还得刻意去清理。”

……

人无耻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一种奇迹了。

一行三人默默向大门口方向走去,途中经过一张满是白大褂的桌子,一个有些年岁的人显然多喝了两杯,起身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严非,拿着酒杯脚步不稳的对身后的人道:“不、不好意思啊。”严非没说话只是摇摇头,罗勋压低自己的帽沿,快步走过这桌,等离开这片广场时章溯才问两人:“刚才那老头你们认识。”

他用得是肯定句,毕竟两人刚刚的动作再明显不过了。

罗勋无奈反问:“刚才领奖的时候你没注意吗?他是这次研究社中头一个上台领奖的。”

章溯摇头:“没看。”而且这么一个老头子,他哪有这时间去仔细注意?他当时光在注意桌上盘子里肉类分布情况了好不好!

罗勋回头向已经远离了的广场看了一眼,叹气道:“他姓胥,研究成果是‘特殊武器’,‘这种特殊的武器在与丧尸的防守对战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甚至可以起到扭转战局的重要作用’。”

章溯挑起眉毛:“你是说——”

罗勋点头:“就是李铁他们守城时看到的‘水枪’。”

这次丧尸围城时,正门处因为需要迎击的丧尸数量众多,所以强大的异能者们也大多都聚集在附近。

可周围几个方向的丧尸数量也并不少,所以就需要大量的热武器来加固防守,李铁他们就在这几个方向,据他们说,他们在防守时看到官兵使用过一种‘水枪’一样的武器,这种武器的效果,和罗勋他们家里种的蘑菇汁效果一模一样。

章溯高挑着眉,嗤笑道:“哦,就是那个告诉你们蘑菇不能种之后就再也没动静了的专家啊~。”拿走别人发现的成果、让别人家销毁掉这种有着巨大杀伤力的‘武器’,自己夺去成果拿去上报、领奖,啧啧。

罗勋倒是没有生气的样子,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这东西的杀伤力比较比较大。”说着摊手道,“他没回过头来灭口就很厚道了。”

章溯嗤笑一声,故意“啧啧”两声:“这得值多少饭票啊~~”

“……别以为说了这句话你秋天就能有鹌鹑吃!”

离开军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严非开车,章溯坐在后车厢,罗勋坐在副驾驶两人正检查着今晚得到的奖励。别说,基地方面还算厚道,章溯果然也得到了一些三级晶核,严非和罗勋的晶核奖励没那么丰厚(因为实际上他们之前已经得到了一部分),但却拿到了足足十张一号食堂的餐卷!每人!!

“餐卷!!”罗勋兴奋地举起餐卷,后面章溯给他泼凉水:“别太期待,这次餐卷肯定发了不少,我怀疑最近一个月内一号食堂的水准肯定会下降。”

罗勋无语了一阵,死死向后瞪了一眼今晚抢了自己肉菜的无耻之徒。

严非开着车子和稀泥:“我已经升到三级了,现在章溯也有三级晶核了,我建议咱们想办法给徐玫她们三人换些三级晶核回来,她们也应该能升级了。”

第115章 第二更

在车子开回小区后章溯总算不情不愿地赔给罗勋两人一张餐卷,虽然他在餐桌上对两人造成的伤害绝对不止一张小小的餐卷所能抵消的,可这东西谁都稀罕啊!章溯能让出一张弥补两人受伤的小心肝已经很厚道了。

李铁他们还在家里等着罗勋他们回来的好消息呢,三人一面斗嘴相互嘲讽一面爬楼。在他们离开后,一些人挨桌转悠的时候才发现——那位传说中强大的风系异能者……不见了。

罗勋两人虽然也同样早退,可除了认识他们的、又或者特意计算过金属系异能者小队人数的人外并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的行踪。倒是章溯的提前离席让不少人遗憾地扑了个空,久久不能释怀。

次日一大清早,严革新就找来自己的心腹去查刘湘雨最近的动静。其实这根本不用仔细查,随便一打听就能得知她在医院留下的种种“威名”。一份大堆详细的检查报告、最近病例堆到了严革新面前的桌子上,发出“帮”地一声响。

严革新倒吸一口气,瞪大眼睛指着桌上这一大堆:“这、这……这都是她来到基地后的病例?!”

手下低着头忍住想笑的冲动点头肯定:“这都是刘女士来到基地后所有的检查报告的副本,至于她的病例都应该在她的手上,我们还没能弄到副本。”

严革新用力摆摆手:“把她最近一两个月的检查报告给我找出来就行……基地里面连棵树都不舍得砍,她倒好!天天疑神疑鬼差这些没用的东西浪费了多少张纸?!”

刘湘雨浪费了多少纸手下不清楚,反正这些东西都是自家领导今天突然说要、自己才去找他们复印过来的,这些被浪费的纸中也有自家领导的一份功劳。

几分检查报告放到严革新的面前,看到上面的检查结果气得他只觉得肋叉子疼。上面那“确认妊娠”四个不大的黑体字明晃晃地就像四个响亮的巴掌一样乎到自己的脸上。

知道自己的妻子在外遇、和自己没感情是一回事,真正看到这种让他觉得大失面子的“证据”则是另一回事。

他们与其他因为利益、家族联姻的家庭差不多,这样的家庭大多在末世前就是单纯的利益联姻,彼此间基本没有什么感情只在需要后代的时候才勉强上床、制造后代,之后就各过各的、彼此之间互不干涉。但和一般完全没有感情的夫妻还不尽相同,他和刘湘雨当初见面相亲的时候彼此之间还算比较有好感。结婚后的半年内两人的感情还不错。彼此当时也并没有婚前就有真爱的恋人,所以蜜月期的时候也曾想过就这么在一起一辈子,总比那些面和心不合的“模范夫妻”要强吧?

遗憾的是,自从刘湘雨怀孕后她就脾气大变,之前相处时的相互体谅、彼此忍让、尽力展示各自最美好的一面统统消失不见。几次吵架后两人就像是彼此撕破了各自的面具、再没有半点甜蜜、感情可言。

于是他们迅速地恢复到应有的“正常”状态,只维持着最基本的夫妻关系、孩子教给保姆照看,各自拥有各自的情人、各过各的,只在需要的时候才在一起出行、共同维持所谓的家庭形象。

这也同样是需要代价的,代价就是他们各自虽然可以和其他人一起生活,却绝不能弄出孩子来、更不允许离婚。没想到才进了末世不到一年的功夫,她就弄大了肚子。

看着这份报告严革新冷笑着起身,对一直等在门口的下属道:“走,去军属区。”

有些时候,就算还想维持着所谓的“体面”也要看另一方是否配合。以刘湘雨现在的心里状态,严革新清楚自己这一去、和她把事情一旦挑明两人见恐怕很难好聚好散。虽然做了这方面的心里建设,但在见到她后、拿出证据后,她那比泼妇还要恐怖地折腾能力、闹腾能力、超大嗓门,还是闹得整个家属区几乎人人都能在家中听到动静。闻声后出来看热闹的人不计其数。

至于和她有私情、平时和她住在一起的男人则从头到尾就没敢露面。所以彻底被闹了个没面子的严革新一怒之下直接让人将她的东西丢出军营,迅速到军方办公处办理离婚协议。

有这个绿帽子的证据在手、基地方面的人有早知道他们夫妻名义名同虚设,现在又没有刘家的人能替刘湘雨出头、严革新相对还有些权势,于是前后不过一个小时的功夫离婚协议书就正式出炉——这其中最费时间的反而是将刘湘雨“请”出家属区所需的时间。

严革新虽然很想将这件事悄悄地处理了,可他现在手下实在没有可用的人,唯一能跟在自己身边打杂的也是完全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他就算想悄悄堵住刘湘雨的嘴巴趁半夜时将人丢出去基地都没手下能帮忙抬人。

严非对于此事完全不知情,这日清早他去报道的时候严革新还在看报告。等严革新开始行动的时候他们已经跟车去外围墙处给围墙加固去了。

郭队长一路上都满头的阴郁气息死死盘旋在他的头顶,仿佛被阴魂附体了一样。

“他……怎么了?”罗勋知道自己和严非昨天跑的时机很不地道,所以此时他没敢自己去问郭队长,而是拉住了副队长偷偷打听。

副队长悄悄瞄了郭队长一眼,低声对他道:“昨天晚上那位小姐……在你们走后跟郭队长斗鸡眼似的死瞪了老半天,后来她爸直接找过来了,那位小姐居然……”说着,副队长的表情扭曲了一下,“她一把抱住郭队的胳膊,说‘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

“那……她爸当时……什么反应?”

副队强忍着爆笑的冲动,按着自己的胸口直哆嗦:“他、他、朱团可能也比较了解那位姑娘的脾气,反正当时脸色不大好看,不过也只是直接拉走了他家闺女,不过走之前瞪了郭队一眼。”

郭队长会不会因此得罪了上面大佬被降职、被穿小鞋、或者干脆被派出基地当炮灰?

罗勋的五官扭曲了几下,用满是同情的目光默默向郭队长行了个注目礼。这锅算是章溯甩给他的,自己要不要干脆出卖章溯让郭队长出出气?毕竟他平时也挺照顾自己两口子的。换成别人领队的话,自己和严非这两个外来人口还不知会被怎么穿小鞋、找麻烦顶缸呢!

郭队长不用人劝,郭队长昨晚不知道从哪弄了袋子烟叶,等队伍一拉到城墙边后自己就找了个旮旯去抽烟,一抽就抽了多半天,等他回来之后明显精神已经好了不少——虽然这东西不够健康,但好歹能缓解压力不是?

罗勋见状后已经开始摸着下巴琢磨是不是找找种子、在家里试着种一点看看销路如何?

时间到了下午三点钟,众人收拾城墙上的东西准备下墙乘车回家,几人走前随意向围墙下面随意张望了几眼,远处依旧有零散的丧尸缓缓向这里奔跑过来,基地中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那浓郁的香气对于这些丧尸们来说不亚于一顿丰盛的大餐。就好像如果基地中今天谁家炖上一锅肉,那香气绝对会引得众人争相找寻、恨不能查出是谁家在做饭、好冲进去分一杯羹似的。

自从那天丧尸围城过后,基地周围零散的丧尸数量又变得和之前相仿,并没有显得特别多、也没有显得特别稀少。

郭队长上来招呼大家下去,见还有两个人趴在城墙边上向下看过去一人屁股上给了一脚,骂道:“看什么呢?还走不走?”

一个小兵捂着屁股指指下面的护城河:“队长,我们刚才好像看见河里有鱼!”

“鱼?哪儿呢?”郭队长连忙也向下看去,护城河距离围墙上方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呢,如果只有一点点的小鱼苗的话哪里看得清?

他仔细看了半天,甚至找人借了个望远镜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抬手给那两人一人头上拍了一下:“别是谁扔下块石头被你们当成鱼蹦达了吧?这河不是前些天刚换过吗?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大鱼扑腾?”

那两人缩着脖子不吭声,他们刚才也不过是看见水花动,觉得说不定有鱼才多看了两眼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