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38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护城河经过此前那一战、水里不知道泡过多少丧尸。处于安全考虑、更为了彻底清理干净河里有可能有的丧尸,基地特意找了一群水系异能者将这里的水全都暂时弄干、将里面的丧尸全都杀光后才又从不远处的河中放水进来。虽然有可能会放进鱼苗进来,可那才多大一点?这么远的距离谁能看得到?

罗勋两口子此时已经下了城墙,爬进卡车中正等着剩下的人回来呢。郭队长他们上车后车子就再次启动,快到军营的时候罗勋忽然听到背包中手机在唱歌。

翻找出手机,罗勋递给严非:“你的。”

两人的手机平时很少会收到电话,他们一般和人联系的时候大多都靠着短信联络,电话只会在着急的时候才会用到。

这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严非看到屏幕后微微挑起一侧的眉来,略微沉思了一下下——挂断了。

第116章 “父爱”

严革新略微诧异地看着手中被挂断的手机,不解为什么会被挂断。如果说是严非怕自己给他打电话的话,那他又怎么知道这个电话是自己打的?等等,还是说他现在正在工作呢?

想到这里严革新自以为想通了,恍然地拍拍额头。

今天好不容易解决了一件事,趁着这股势头他得好好解决掉另一件自从末世后就一直盘踞在自己心头的事,不然光是和刘湘雨的这个破事就足够被那些同事们借机踩压、找麻烦,这实在太过影响自己未来的仕途。

虽然严非摆明了不想和自己修复关系,但上次两人见面时毕竟还是太匆忙了,而自己当时的不满极有可能又触及到了他的某些底线。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他觉得严非是不会拒绝自己这一提议的——只要别一开始就说反对他搞同性恋、不留后代,这件事大可在修复了父子关系后慢慢提起,哪怕找人代孕呢?

见严非挂掉电话,等车子开进军营、下车解散后罗勋才疑惑地低声问道:“刚才是谁打的电话?”

严非耸耸肩:“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给挂掉了?

罗勋一头黑线,脑子转了转忽然想起一个人:“不会是你爸妈吧?”严非昨天才和他父亲遇到,如果他给对方留了电话的话……等等,如果是他主动留下的电话,他会不知道对方的电话号码吗?还是说他爸把他的电话号码又转交给别人了?

一想到之前偶遇过几次的、严非那位母亲……罗勋就觉得太阳穴开始一跳一跳。那几次的偶尔交错而遇告诉了罗勋——严非他妈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他当然不是怕赡养严非父母什么的,毕竟他现在生活得很富裕,多养一两个闲人也不怕。可他不喜欢不稳定因素、更不喜欢麻烦。

就在罗勋正在偷偷盘算:如果对方的父母失去劳动能力自己两口子要如何帮着他们租房子、每月给他们多少赡养费之类比较实际的问题时,严非的手忽然揉到自己头发上:“想什么呢?上车了。”

“哦、哦哦。”罗勋连忙几步跑进车上,又开始计算起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每天能吃多少粮食、需要消耗多少蔬菜、肉、蛋、油。

梦游一般的将车开回自家小区楼下,罗勋锁车的时候感慨了一句:“要是只有一个的话其实还能养得起。”但两个的话就略微有些艰难了,毕竟他们如今的产业都是大家一起分成,他和严非如果想多养一两个人的话都得用他们自家的私产。这样一来他和严非两人每天工作争得那点积分恐怕就一份都存不下来、还得倒贴不少进去才行。

“嗯??要养什么??”严非一头雾水家里不是已经有一条白吃白喝的狗了吗?不知道他在嘀咕些什么。

罗勋连忙摇头冲他笑笑,这件事严非又没提起呢自己用不着现在表态,等他说的时候再说呗。

两人一个不解、一个神游,爬到十五层接自家那条已经变身为坐骑的狗回到十六楼家中。

大约傍晚七点半左右,罗勋两人正在客厅中吹着电扇吃着水果冰——清水冻出来的冰块,弄碎后和家里刚刚成熟的大西瓜切成小块后搅拌在一起吃。

这个西瓜是大家今年第一个收获的水果,个头还不小,今天大家一致认定它已经彻底成熟后才摘下来,每家都得到了一部分。

正吃着西瓜的两人一狗忽然被桌上放着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罗勋抬头看去,见果然又是严非的手机,便向他看去。

严非显然依旧在沉思,略微思索了一小会儿才拿起电话,见果然是白天来过的那个电话,眨了眨眼,起身接通。

“小非?”

听到电话中是个男人的声音,严非略微挑了一下眉头,其实他和罗勋想得一样,还以为自家父亲大人在妻子那里受了刺激、两人闹翻后他为了甩锅将自己的电话给了母亲呢。

毕竟自己就在军中工作,严革新一开始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找不到人,但经过昨晚的事情后他肯定已经知道自己就在金属异能小队中,随便一查就能查到自己那个变得诡异的新名字。虽然依旧找不到自己的住址,可却能翻出自己的电话号码。甚至就算电话也打不通他也能去自己每天集合、工作的地方堵人。

“什么事。”

听到严非那淡定平静的声音后,严革新心中略微噎了一下,随即平复下来道:“小非啊,明天有没有时间?过来爸爸这里一下。”

严非嗤笑一声,嘴角微微扬起一侧:“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的工作很忙。”金属系异能者之所以每个月能有那么几天的假期,完全是因为队长比较给力、没脸没皮地折腾出来的。不然他们最多会在每次一个大工程结束后才能有那么一天半天的假期,至于这个工程的总工作时间?或许是一个月、或许是半个月,但也有可能是连续不断的两三个月甚至更长,完全要看他们工作的效率和工程的庞大程度。

严革新的声音顿了下,又耐心询问道:“那你一般晚上是几点下班?你们下班时应该会过来军营这边吧,等你明天下班时……”

“我恐怕没什么时间和精力——尤其是在工作一天之后。我想你应该听说过,异能者长时间使用异能后精神力会消耗的比较厉害。”严非完全不给他说完他提议的机会,直接截断他的话,“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

在电话里谈论比较重要的事情不是严革新平素行事的风格,也不是末世前严非的风格,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儿子现在的态度摆明是根本不想和自己再有什么私下的交集。尤其是在昨天两人几乎当场闹翻之后。

深吸一口气,他还有他的底牌和建议,他相信自己的儿子应该也是会同意的——从对他末世前的了解。

“小非,你是金属异能者对吧?”

“嗯。”

听到严非亲口承认严革新松了口气,这就证明今天得到的资料没错:“昨天晚上我听说你是和在医院工作的风系异能者一起走的?就是那个姓章的年轻人……”章溯实在太有名、也太容易辨认。所以虽然昨天他们走的时候比较早也比较低调,但依旧由不少人注意到了章溯。

只不过没有刻意关注过罗勋和严非的人当时并没认出他们来,遗憾的时严革新昨天想要借吃饭的机会找自家儿子再交流一下、拉拢修复感情的时候才发现他也已经提前离席了。又一打听得知章溯似乎是和两个金属系异能者小队成员一起离开的,才猜到是不是他们认识?

严非微微挑起眉、眼睛也不由眯了起来——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在今天特意联系自己?“怎么?”

想起昨天自己儿子说过他喜欢男人,再想起昨晚见到章溯时连自己都不得不承认那个年轻长得实在是……漂亮,这种漂亮恐怕很吸引喜欢同性的男人。自家儿子如果喜欢上他从而和他交往,自己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尤其是在自家儿子的外表也同样出色的情况下。

压下对于这种事情的厌恶,严革新开始语重心长:“小章这人……能力还是很强的,你昨天说过的事爸爸想了一晚上,你现在大了,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虽然我还是不太赞同你的选择却能理解你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对于伴侣的向往。”说着,他顿了顿,给严非消化的时间。

听到这些话后严非的脸上难得冒出惊讶的神色,他用仿佛见鬼了似的表情将手机拿到面前看了看,然后又放回耳边去——这老头子是真的老糊涂了吗?他居然以为自己跟章溯有一腿?!那个神经病除了脸长得还算能看之外还有什么优点?哦对了,他还有异能、异能还算强。可除了这个之外哪一点比罗勋强?!

严革新完全不知道自己弄错了目标,依旧以一副慈父的口气、为自己的儿子指出一条最适合他、最能让他发挥所有能力、前途无量的道路:“你们都是异能者、而且都在这次防守战中大出风头。小非,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末世虽然十分危险,可是也同样能够成就一番大业。你们都有着很强的异能,有没有考虑过组建一支异能者小队?有爸爸在体制里面给你们方便,许多消息都能提前给你们打听到!你们再用你们的名声、能力收服批异能者、打造出一支强大的异能者队伍,只要你们能弄起来在联合爸爸对你们的帮助、很快就能在基地中得到举足轻重的一席之地!

“你没接触过这些事情所以恐怕还不清楚,现在许多异能者小队都想挂靠到军方名下,不但能得到不少信息还能和军方一起合作、外出收集到的物资也不像普通小队似的还要分给基地方那么多。马上、现在基地中就要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异能者们的天下了!只要你们有这个想法,手续我明天就能让他们给你办下来,你只要挂靠在爸爸这里……”

电话中的人越说越激动,严非一开始还放在耳边听着,到后来他干脆回到沙发旁,将手机往茶几上一放,搂过一脸诧异的罗勋,用牙签戳起一块有点蔫的西瓜和他一起喂小家伙。

小家伙张着嘴巴“吧唧吧唧”。

罗勋的表情略有些纠结,他虽然听不清电话里在说些什么,却能听出是个男人的声音、也猜出应该是严非他爸,现在严非将手机往边上一放任他爸在那里不停的说不停的说……这样真的大丈夫?

严非见他带着担忧地看向自己,又想起自己的父亲居然以为自己和那个死妖人章溯在一起……自己的审美观就那么扭曲吗?那个死妖人哪点能比得上自家小勋好!

就那张脸蛋?自己末世前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他能比得上现在自己怀里的这个人的五官清秀百看不厌性格温和生动活泼吗?

想着,手在罗勋的头上先是揉吧着,随后顺着他的脸颊一路滑到了他的下巴处,抬起他的下巴,响亮地在他的唇上“吧唧”了一口——西瓜味儿的,清新自然,比那个死妖人强多了!

一旁的电话中依旧在不停的balabala,这边两人搂在沙发上的动作越来越亲昵、已经渐渐地向着十八禁方向开始发展,罗勋忽然听到那边电话里的声音似乎提高了一些连忙一把拉起露出半个肩膀的领口,用力戳戳x虫上脑几乎快要在沙发上直接压倒自己的严非,指指一旁的茶几。

严非深吸一口气,一把抓过电话,里面传来“小非?小非?你在听吗?”的声音,严非将手机放到耳边带着火气地道:“我要是有兴趣组小队称霸基地,在你来基地前就已经这么干了。另外,我对章妖人半点兴趣都没有,你要是看上他的话大可自己去找他——前提是他家那个醋坛子能忍得了。”说完直接挂断电话,打横抱起在他怀里憋笑憋得浑身乱颤的罗勋,上二楼!

严革新目瞪口呆地看着手中的电话,就算是末世前严非也没这么不客气的挂过自己的电话!当然,那时的他一个不爽也会对自己开嘲讽,可嘲讽是嘲讽,却从没这么直接了当地拒绝自己……哦,在关于他母亲的事上他倒是这么干过。他会这么说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对于自己的提议一点兴趣、耐心、甚至连听的兴趣都没有!

“这、这个不孝子……真是要气死我!”用力关上手机,严革新在房间中开始转圈。

他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他好?!自己在政、他在军,两方合力在基地中、在末世里取得一席之地不好吗?难道他就甘心每天出去如同末世前搬砖工一样去修围墙、死守着个不能下蛋的男人过日子?!这怎么可能有幸福可言!!

严革新还记得,自家的儿子上学期间,只要是期末考试他的成绩就从没低于过年级前十名,每次升学考试的时候也从没有像其他人家孩子似的,在成绩不够的情况下需要靠家长想尽办法找路子。等他大学毕业后,虽然在创业的初期是靠着家中两边老人在后面推了一把,可之后他却从没因为公司、事业上的事找过家里。

有着如此争强好胜心的人,怎么可能甘于平静?即使这里是末世、即使外面危机四伏。所以严革新完全想不通严非为什么会拒绝自己的提议。就连自己不也一样吗?并不甘心于在基地中当个没什么实权的小人物,他希望能够手握重权、呼风唤雨,就算军中插不进手去,他也希望能在其他方面拥有着可以成为一股不容人小窥的实力,利用权术、武力然后一步步向上爬。

因此,就算今天的沟通不够成功,他也也并没有想着彻底和严非了断、或者将他的事捅到刘湘雨那里给他添堵。毕竟,谁让严非是难得的金属系异能者呢?

————————

严革新那里如何纠结严非并不清楚、也完全不想了解。他了解那个男人的想法,在今天接到他的电话、在他一开始的话中就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无非是发现自己似乎还能联合到其他能力强大的异能者后动心了、希望能让自己帮他弄出一个足以和其他大小势力并肩、制衡的势力而已。

十分遗憾的是,如今的他对于这些完全没有半点兴趣,也根本不可能去弄这些费时费力浪费自己和自家亲爱的过小日子时间的事。

人生苦短、何况身处末世?或许对于严革新来讲,幸福就是踩着别人一步一步往上爬,爬到所有人都只能仰望的地方指点江山。可对于他严非来说,幸福就是和罗勋一起窝在他们的小窝中,种种田、养养狗、亲亲我我甜甜蜜蜜的过日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