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47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就算等到明年、变异动物大爆发,他们外出后想要打到一头半头回家添菜,其难度恐怕也是成几何倍向上增长的。

严非将木头放进挂在金属架子旁的网状、细长条的金属筐中,每个里面放一块、并且将它们固定在网状筐子的中间部分,四周留出足够蘑菇生长的空间。这个金属网的作用不仅仅是给蘑菇们以生长的环境,还能够起到保护作用,防止进来行走、工作的人们不小心碰到它们。

尤其要严重防范的是——家中的小家伙和小欣然,所以严非尽量将这些网眼做的细一些、小一些,免得被孩和狗狗碰到出危险。

所以徐玫和宋玲玲两人平时工作时就要格外的注意了,尽量不要将孩子和狗带进这几个集中挂了金属框的房间。

这一忙活,就忙到了黄昏时分,众人扶着酸痛的腰、满是欣慰地看着今天半天的成果,然后……准备回家吃肉去!!

虽然不能太奢侈,但每天做饭时弄个肉菜出来解解馋也是可以的吧?他们现在有了这么多的肉,还客气些什么?

罗勋答应用大家带回来的鸭内脏做成卤味,昨天时间紧张没工夫,今天晚上卤出来后就分给众人,得知这一消息后李铁他们几个连上楼梯时的脚步都是一蹦一跳的。

他们爬到十六楼,这才见一整天没路面的章溯一手扶着腰,一手开门,露出来的脖颈上、肩膀上,全都是青青紫紫的颜色,就连他的双眼中虽然还像平时似的带着那让人恼火的鄙夷、挑衅的视线,可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中现在满眼都是说不出的风情。让罗勋这个想嘲笑他的也只是冲他挑眉挑衅了一下,并没说些什么。

王铎见自家的亲爱的出门来了,连忙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他家女王殿下:“怎么起来了?腰还酸不酸了?回家我给你揉揉,我刚才找徐姐她们帮咱们做个炒菜,我做的饭太难吃……”一面说一面小心翼翼扶着章溯往回走,弄得章溯嘴角一直在抽动,想抬腿踹他一脚,奈何自己腰酸腿软抬不起来:“我出来走走!躺了一整天人都躺木了!”

“来来来,咱们在房间里走走就行了,你再歇歇。”

众人用鄙夷的目光目送那对女王主、狗腿仆回去他们的房间,才各自走进自己家中。

一进了门,罗勋便直奔厨房——他的目标和现在这两层楼的其他人一样,做饭!

头两天的饭菜都是徐玫两位女士做的,罗勋除了亲自动手处理了一下那些需要长时间保存的肉类之外并没有亲手做过什么饭菜。如今,他们这两层楼的楼道屋顶上挂得都是满满的、经过各种处理的鸭肉,刚才大家解散前他还把腌制的腊肉翻过一次缸。

而现在,他终于可以亲自动手做一顿只属于他和严非两人的饭菜了。

站在厨房中思考了一下,罗勋的视线转悠到了他家厨房角落的那一排坛子上。他从末世前就预备了那一大堆的各种质地的坛子。里面腌的、泡的什么都有,什么酱菜、酸菜、泡菜、咸菜、腐乳、韭菜花等等东西应有尽有,直到现在,他家这些坛子中的东西也只干掉了一少部分,还剩下一多半没动过呢。

而且就算是动过的,还有一部分也只是动过其中一部分,底下腌着的还有。这也是罗勋之所以前些日子特意拿出一些放到楼道阴凉处让大家随便吃的一大原因——他们两个人这堆还没吃完呢、新的就快要做出来了,怎么吃得过来?大家一起消灭还快一些。

当然,就算罗勋贡献出了一些,现在留在家中的坛子数量依旧那么可观。

围着那堆坛子转了两圈,最终罗勋还是从酸菜坛子中取出一些酸菜,又从自家存着的米分丝中去过一小把,准备煲个汤来吃。

至于菜……每餐中有一道荤腥的就行了,细水长流嘛——很会过日子的罗勋如是在心里如是想着。

严非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一手支着下巴,单手操纵着一旁的一块金属、不停地分解出里面所包含的各类元素、再揉合到一起去。小家伙趴到沙发上,狗下巴放在严非的大腿上,正眯着眼睛不时抽抽鼻子。

他们虽然尽可能地扩大装载、多带肉回来,可车上的地方还是不足以将整只鸭子全都带回来。所以除了大块的肉,那些在战斗中有伤的部分、一些大家觉得不能吃的部分、以及大多数的内脏和骨头,他们就只能忍痛全都丢在外面。

虽然现在有的这些也还算不错,可……等这些肉吃完之后呢?

严非摸摸下巴,闻着从厨房传来愈发浓郁的香气,心中回想起罗勋那愈发纤细的腰——虽然腰瘦一些在某些事的时候握感很好,也更能提高自己的兴致,可如果是不健康的干瘦可就不行了。自己要想想法子,得找机会长期为他补充营养才行。

热乎乎香浓的一砂锅酸菜鸭肉米分丝煲,再加上花椰菜炒西红柿鹌鹑蛋,罗勋端着砂锅走出来的时候,小家伙早就从沙发上跳下来,小尾巴甩成了无影尾,拼命地向罗勋谄媚地表示自己有多么多么的乖巧多么听话多么多么的缺肉吃……

第123章 邻居?

其实前一阵子罗勋他们曾将家中年岁比较老的鹌鹑们处理了几只,虽然没做到人人都能吃上一整只,可大家还都是尝了尝味道,当时的那堆骨头可都归了这条狗——它吃进嘴巴的东西比人们吃到的还多!

某条狗在桌脚边转来转去,然而在桌旁忙碌的两人并没搭理它——两人正顾着准备吃饭呢,有什么事等大家吃完再说。

严非帮罗勋去拿餐具,先给两人一人盛上一碗汤,自己没忍住低头喝了一口——虽然之前徐玫她们两个做饭的手艺也还不差,可可能是自己吃惯了罗勋做得饭菜,总觉得他和别人做出来的味道不一样。就比如今天这碗汤,还是罗勋做得比较对自己胃口——或许他做出来的不是最好吃的,但却是最顺自己口味的。

给各自的碗中盛上一大碗白米饭——自家的大米已经基本快吃完了,所以最近他们并没怎么动用这最后剩下的大米,如果不是今天的饭菜实在合胃口、而他们其他房间中种下的水稻又马上就能收获了,他今天是不会蒸米饭来吃的。

两人对坐后只顾着闷头吃饭,连平时边聊边吃的情况都没发生。等吃得半饱后,罗勋才有些遗憾地指指那盘子花椰菜:“这个里面放些肉片也很好吃的……”那样也不会像现在似的,鸭肉煲已经没了、这个还剩下半盘子。

严非笑笑,抬手用筷子尾去戳戳他的脸颊:“这是好久没吃肉了才会这样,之后就好了。”

小家伙此时正趴在地上,很老实地抱着盘子、并没趴在严非的拖鞋上啃食物,它正啃着一块鸭肉(严非提供),盘子里的花椰菜被它留在一旁连舔都没去舔一下——明明之前它还挺爱吃这东西的。

吃饱晚饭两人再度出门,叫上李铁几人一起去徐玫三人的房间中借厨房、外加教大家如何卤带回来的那些内脏。

鸭肠这东西,当鸭子体型巨大到一定程度后看上去可要比牛的肠还要……咳咳,有压迫感。

这东西他们并没有全带回来,毕竟车上实在没地方放了,倒是鸭心、鸭胗都拿了回来,也已经提前烫好以防保存不住。

将自家的花椒大料桂皮等贡献出来,用姜、大葱去腥,再加上酱油、盐、糖调出卤汁烧开后,再把煮熟洗干净切成小块的鸭肠、鸭胗等东西放进去卤。估计这样泡上一天后就能捞出来慢慢吃了。

为了小欣然考虑,罗勋并没往卤汁中放辣椒等东西,谁要是喜欢吃辣口的,等卤好后捞出来自己回家切盘时再撒上辣椒油拌着吃即可。

处理好这些东西回到自己家中,趁着节假日、第二天不用去工作的严非再度把忙碌了一天、手脚都没什么力气的罗勋扑到。于是罗勋第二天清晨再度……起晚了。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现在已经十点钟了,可其实他还是很困的、估计还能再继续睡到十二点。让他中间醒来的不是他的生物钟、也不是要去wc解决个人问题的因素,而是——被吵醒的。

“怎么了这是?”罗勋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有些艰难地坐起身来。房间内的电风扇正在转来转去地吹着,一些口角声从外面传来……外面?怎么听上去这么近?

等等,自家住在十六层,而且还是顶楼跃层啊!就连楼道中的声音都未必能传进来吧?!

想着连忙爬了起来,顺手抓住丢在窗边椅子上的一件衬衣挡住自己肩膀上那惨兮兮的牙印——某人在发现隔壁章大美人身上的痕迹后,昨晚似乎较上劲了一般也非要给自己身上再留几个。

辨别了一下声音的来源,罗勋发现是从露台方向传来的,连忙扶着墙走了过去,然后……然后就发现这栋楼的屋顶上……好热闹。

最近基地中的人口密度再度达到一定程度,不少新来的、原来房子没法住的、和原先邻居无法友好相处的、被人赶出来的人们纷纷自寻出路。街道旁、小区空地里、甚至有些楼的楼道中都注满了人。更有些人将主意打到了楼房的屋顶上。

于是,就连自家这栋楼的屋顶上居然也成为别人眼中的“宜定居”的风水宝地。

今天早上一大清早就有人爬上了这里的屋顶,开始选地方准备搭屋子。一开始大家还没发现——都在睡懒觉呢。可等到其他楼栋中有人发现了这一情况、上屋顶和人吵起来后李铁他们就听见了。

章溯因为前天晚上运动过度所以昨晚并没让某人得逞,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便直接爬窗子上了屋顶,等严非发现后自然也跟了过去,现在就是这几方的人正在对峙的状况。

罗勋拉开露台上一处窗子向外张望了几眼,见自家这边的人除了章溯和严非外徐玫也在。琢磨了一下后关好露台上的窗子——他家露台上好东西太多,他实在不敢开窗开得太久,被人发现里面的情况可就麻烦了。

转身下楼,到了楼道中找到李铁他们——他们几人正在章溯家中站在窗口位置。

“什么情况?”罗勋匆匆跑了进去走到窗口旁边。

见罗勋过来了李铁他们连忙指着上面:“好几拨人呢,有咱们的人,还有隔壁几个楼栋中顶层的人,有些人要住到咱们屋顶上面,大家都不同意!”

罗勋皱起眉头,没谁愿意在自家住在顶楼的时候、忽然冒出一拨人非要住到自家屋顶上。更何况还不是正经的楼顶上再盖一层,而是私搭乱盖的建筑,万一出什么事,找他们他们能负责的起吗?

“怎么闹起来的?”这栋楼的隔音效果很不错,尤其是最高层的屋顶更加厚实,屋顶上就算有人走动一般声音也传不到下面去,可今天这件事却闹得整栋楼的顶层的人都知道了,难道他们在屋顶上摔了什么东西?

何乾坤一面摇头一面指着一号门洞的方向:“听说那些人搭房子的时候要往楼顶上钉钉子,动静太大,正被人听到于是就闹了起来!”

李铁偷偷对罗勋解释:“我们刚才才分析过,咱们严哥给楼里不是整栋都加固过吗?可能墙体里面的金属太多,所以那些人想在咱们楼顶钉东西一下子就钉到金属上、吵到顶层的住户了!”

罗勋摸摸下巴,觉得这个可能性确实不小的。大家每次回基地的时候都会顺手收集些金属回来,改建过自己家后又怕楼体支撑不住,严非就会将这些金属顺着墙体里面的钢筋水泥加进去对整栋楼进行加固。估计就算来个几级地震能把这栋楼的墙皮震塌了,也未必能振开这些被加固过的钢筋。

到时反而很有可能出现——一阵山摇地动过后,碎石满地,一群人呆愣愣地注视着一个巨大的金属架子默默膜拜景仰的囧况。

罗勋略微思索了一下,觉得自己现在不大适合上去——他昨晚又操劳过一番,现在行动不便有些不大方便爬上去,虽然窗子外面被严非用金属直接做了个临时楼梯出来。

掏出手机,给屋顶上的严非打了个电话。

屋顶上的人正在吵吵嚷嚷僵持着,谁都一时没什么动作,罗勋他们这边的屋顶就严非和章溯他们在,倒是一号门洞那边的人比较多——这一整栋楼的上楼楼梯都在一号楼楼顶,其他顶层的住户想上屋顶都要从一号楼爬上去去。没谁有本事如严非一样临时现做一个楼梯出来、又或者和章溯一样直接接着风力飘~~~上屋顶。

对的,章溯升到三级后,就可以凭借他的风系异能让自己临时飘一飘,当然,在此之前也要借助一些动作给他一个力,平地飘起的这种高端技能暂时无法实现。

见电话上显示的是罗勋的电话,严非退后两步示意章溯和徐玫继续看着情况,自己接起电话来。

“情况怎么样?”

听到声音后严非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淡笑,侧过身去对着楼边方向:“他们中有三个异能者,其他顶层的住户现在有一大半都没在,正在僵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