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70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严非含笑直接将距离众人最近的一口箱子打开——“啊啊啊!果然是肉……罗哥,你们怎么弄到的?”

“对啊!外面还下着这么大的雪呢!”

等众人都进了房间后罗勋才解释了一下大家回来时的经历,遇到这头神经病羊纯属意外,谁知道大雪天的居然有头四处乱跑乱撞的疯羊在那边乱转?要不是他们有严非在、大家想了个损招的话他们怎么能打的死它?

不过话说回来,古代人捕猎猎物的时候用的招数恐怕也和他们差不多吧?想想从上次的鸭子到这次的山羊,他们每次都不是硬碰硬打回来的猎物,看起来以后外出的时候再遇到变异动物时也最好多动动脑子,别头脑发热的直接用异能和它们硬拼,就像打丧尸时似的,硬碰硬只能杀死有限数量的丧尸。可他们用陷阱、用毒蘑菇、用兵器来对付那些丧尸就容易得多了。

一行人坐在徐玫家伙中开始分赃,虽然李铁他们没去,但大家还是分了他们不少羊肉——看家也是小队日常任务中的一项,冬天吃些羊肉补补身体嘛。

家中的鸭子肉他们还剩下不少,现在又补充上了羊肉,看来这个冬天他们真的能过个好年了!

晶核盘点之后……居然足足有将近三万枚!而且其中同样以二三级的为主,除去放进小队公共晶核中的之外,剩下的每人都能至少得到四千多枚,这绝对已经够几个月内的小队任务需要缴纳的晶核数!而且也足够他们这个月内队内异能者们需要消耗掉的晶核数量。节省一些的话哪怕他们支持到过完年再出去基地也完全没问题!

众人坐在房间中聊着这两天基地里面、基地外面大家遇到的事,小欣然睡眼朦胧地趴在宋玲玲怀里睡着了,小家伙将下巴放在罗勋的腿上,狗眼时不时地闭上睁开、睁开又闭上。

王铎和章溯坐到了同一张椅子上,王铎在后面,死死搂着章溯的腰打死不肯松手,下巴搭在章溯的肩膀上,垂着眼皮时不时打一下瞌睡、又猛地醒过来,这样子看着和小家伙几乎一模一样……

罗勋发现之后忍着笑对众人道:“那个……今天就先这样吧,大家都回去休息一下。”其实今天比上次更冷,外面的大风雪在他们好不容易找到自家车子的时候都几乎将大家身上的衣服都要吹透了,找到车子后发动机半天打不着火、车轮几乎整个被冰雪淹没住,众人废了半天的力气最后还是先用金属将车轮拱出雪、用金属球将前方路面压平后才勉强一点点开回了基地,真是差一点就没办法或者回来。

第140章 豆腐渣工程

李铁四人回到房间中后长长松了口气,神色间轻松了不少,欢欢喜喜地收拾收拾洗漱洗漱、抢抢厕所然后就各自休息下了。

十五楼的徐玫两人知道小丫头累坏了,直接将她裹得暖暖和和地放进大床上才各自去卫生间洗漱休息。

十六楼的02室中,章溯刚一进屋就被王铎不管不顾地抱住狂吻,两人从门边、到卧室床前的沿途上衣服、鞋袜零零散散落了一地,章溯仰倒在床上,王铎在他上方、双手支在他头两侧认真地看着他:“冬天……咱不出去了好不好?”

章溯抿抿唇,看了他一会儿后将视线转移到一侧,微微点了下头,王铎这才长长松出口气,俯下身子抱住他、冲着他的脖子啃去。

1604中的两人没邻居那么疯狂,他们两个都累坏了,没准备晚上做什么耗费体力的运动。但依旧好好泡了个热水澡舒缓几乎要冻僵的身子。

罗勋将头靠在严非的肩膀上:“咱们暂时别出去了吧……”

“嗯,冬天实在太危险了,这么大的风雪,要是冬天里再来一次的话咱们恐怕连大门都要出不去了。”严非也有些心有余悸,要不是罗勋带着指南针、要不是他们中有火系异能者、要不是自己的异能用处多种多样,恐怕今天他们就真的回不来了……

“不出去了……是我的错,我差点忘了冬天基地外面有多恐怖……”罗勋也很后怕,他知道末世中有大风雪,偶尔也会有暴风雪。可因为他在冬天是一般都直接宅在家中自给自足、住得又是地下室,对于外面起大风雪时到底有多危险、恐怖的概念并没有太大,这才造成了这次的决定,“以后过冬之前咱们尽可能地将晶核、物资都准备好,冬天就彻底猫着!”

严非也笑着宽慰他:“这次才是第一年,咱们对于如何过冬都没有经验,以后就能注意了,反正一个冬天、天气真正不好的也就这两个月左右。”他们十一月的时候还能平平安安地出去呢——当然,十一月份的时候也下过一场大雪,只是没有现在这么严重,他们又怎么知道一进入十二月天气就会变成这样了呢?

罗勋对于如何宅在家中度过冬日、怎么准备食物、处理作物的经验很充足,唯独对于积累晶核方面的经验不足。不过有了这次经验,他们以后自然就能在冬天到来前提前做好准备。

一场大风雪一口气连下了足足三天,如果说上个月那场雪下了足有一米多厚的话,这次大雪过后,基地中建筑物的一楼都彻底被这场大雪封住了大门、甚至蔓延到了罗勋小区楼房所在的二层了。

严非这几天每天半夜的时候都趁着风雪下得正浓时,用覆盖在屋顶上方的金属网将冰雪“抖”下去,于是这栋楼附近的一圈积雪比起其他地方显得更是厚上加厚。

因为这场大雪,基地中几乎所有的活动全部停工,李铁他们三天内完全没办法出门,更没办法去上班,更让人觉得有些担心的是,他们附近的信号塔似乎出了什么问题,从第二天起就无法拨打电话、发送短信……简单来说,就是基地里面的信息网络中断。

不过在李铁他们回来的当天,他们的领导就吩咐说第二天估计会停工,于是李铁他们自然也就在家中安安生生地过了这三天。

“今天接着吃涮羊肉!”外面白雪皑皑,家中又有新打回来的变异山羊,不吃刷羊肉还等什么呢?

他们在第一天晚上回来时就将这些羊肉冻到了背阴那面的窗子外面,昨天晚上取进来一大块,用刀切得薄薄的。大家昨天全都没吃过瘾,今天自然要继续。

“好!我们去摘菜,你们负责切肉。”徐玫拉着宋玲玲,两位女士带着欢天喜地的小欣然一起去摘菜——这几天风雪太大,他们就算想卖菜也得能出得了门啊!所以嘛,那就自己家吃呗。吃不了的就让罗勋带领大家做成酱菜,反正这些东西大家都爱吃。

几人挑了块肥瘦相间的羊腿肉进来回暖,等能下刀子的时候再慢慢切——现在冻的太瓷实,他们想切也得能切得动才行啊!

罗勋将家中的芝麻酱都收集到一起——这是他们今年秋天的收获,除了芝麻酱外还做出了几瓶芝麻油,数量不多,也就仅够大家吃几次涮羊肉、外加留下新种子继续播种。韭菜花也是大家秋天时自家腌制的,这东西数量略多些,足足腌了一大坛子,再加上罗勋末世前存下的、到现在还剩下一整坛子的乳腐等东西——开始调小料!

众人齐心协力地准备今天的午餐,桌子上一共放了三个铜炉火锅——烧炭的那种,同样也是严非出品。他们平时煮东西吃时大多都用电磁炉,难得吃一次正经涮羊肉,稍微奢侈一点用用炭火也不错嘛。

这次除了羊肉外,桌上放得最多的就是蔬菜——各色蔬菜。从绿叶蔬菜到刚发好的绿豆芽、黄豆芽、豆苗,还有什么土豆片、冬瓜片、南瓜片、红薯片。罗勋两人还从羊内脏中弄了些羊肚之类的东西过来凑了一大盘。

“要不要再弄点鸭肉过来?”何乾坤忽然建议道。

“鸭肉?放到里面对味吗?”大家面面相趣。一个举爪道:“嗐,弄点来试试呗,有谁想吃就自己涮着吃!”

铜炉火锅里面不用放什么锅底料,羊肉片一下去、滚两个开里面的白水就变成了香气四溢的羊肉汤。锅里只要放些葱姜蒜去腥,羊肉汤中再随意下各种蔬菜涮出来就好吃得让人泪流满面。

鸭肉拿过来放到一旁解冻,徐玫又忽然想起之前收集起来的、还没来得及拿出去晒的蘑菇——这几天连着下雪,外面根本没办法晒东西。

将蘑菇洗净切好分成几份端到大家身边,羊肉汤的香气迅速再上一层楼。

“雪好像停了?”吃到一半,韩立忽然发现窗外似乎有了些阳光。众人也向窗子的方向看去,有人还起身走到窗边向外张望——“哎?还真的彻底停了!”

从昨晚开始外面的大风就不再刮了,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天上还在漂着零星小雪,到了现在,天空的厚重云层终于渐渐散去、开始露出被遮挡在后面的蓝天了。

几人从楼上向下张望了一会儿,那大雪都已经几乎彻底覆盖住了楼群中那些临时搭建的二层小楼,上面铺着厚厚的一层积雪、几乎让人看不出被掩埋的原本到底是些什么。

一层的楼门口如今已经彻底被大雪封门,就连住在一楼的那些住户的窗子也都被大雪封堵住了。要不是楼道里面还能进空气、有些人家想办法将窗口的大雪桶开一些,恐怕低层的住户都快要缺氧了吧?

“回来接着吃吧,外面雪这么大,估计短时间大家还是没办法外出,好歹得等外面的路能勉强走人才好出去吧。”罗勋也向外看了看,招呼众人继续吃饭。

热呼呼、暖呼呼的涮锅翻滚着,香气在整个房间中盘旋着,众人再度围坐回饭桌前继续吃着今天美味的午餐。

李铁他们就算心里还惦记着他们的工作,但也要等电话恢复信号、联系过他们领导后才好回去工作。至于罗勋严非、章溯他们三个?如今这三位提前辞职的都十分庆幸自己三人抽身得早,不然要是这日子还要去工作,那简直就是要了亲命啊!

又过了一天时间,罗勋他们继续在家中窝着,时不时照顾照顾家中作物、处理处理家中已经成熟的作物,没事逗逗狗、逗逗小姑娘,和章溯斗个嘴吵个架,更多的时候都窝在自家阳台上看外面的雪景。不得不说,同样是在末世里面窝冬,罗勋这辈子过得可比上辈子舒坦多了。

迷迷糊糊睡个午觉,罗勋隐约听到自家门铃在歌唱。两人清醒过来时都略微有些迷茫,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门铃在响——一般来说平时大家都下意识地在某些时间固定出来碰面,就算徐玫她们要打理隔壁房屋她们也有隔壁屋的钥匙,很少会在这个时间过来找人。

两人披上衣服出门,见过来的人是王铎。

“楼里邻居说要开会、组织人参加小区扫雪,过来问问咱们。”王铎指指楼梯方向,罗勋两人对视一眼连忙向那里走去。

楼下登门的人并没能进入十五楼的过道,在十四、十五楼的楼梯间处严非当初做出了两道大门,彻底地隔绝了被人窥视到楼道中东西的可能性——实在是他们如今连楼道里的面积都利用来种菜了,越少的人知道这一情况越好。

所以现在他们都在第一道大门和门外与上楼的邻居们说着话。

见罗勋和严非出来了,正在和那些人说话的李铁连忙打住,等他们两人过来才道:“这位是我们的队长,这几位是7楼、10楼12楼的邻居。”

会愿意主动联络其他邻居、还挨门劝说大家参与扫雪的人基本都是个性比较喜欢揽事,或者本身就稍微有那么一点势力的人、并且还想趁此机会扩张各自势力。

不过现在的人与人之间的防范意识比较强,邻居间不但彼此忌惮、防范,他们这一路上楼很少有人愿意让他们进门,基本都是在楼道中谈话的,到了这层之后他们甚至连十五层都没爬上去……不过好吧,他们知道这两层住得人都不简单,只是之前一直都没近距离接触过而已。

7楼的人似乎是组织起这次扫雪活动的主要负责人,他笑着对罗勋道:“罗队长是吧?我们也是和隔壁楼栋中的人商量之后才上来找大家说这件事的,咱们每家、每楼都派出几个人来,轮流把咱们楼前的路清理出来——也不用太多,就是楼门口这一小段就行,好歹让大家能出门。至于之后小区里面的雪要怎么清,还得等跟别的楼里的人商量之后再说。”

出门的路无论如何也要清理出来,只是谁都不想只有自己忙活,楼里住着这么多人,一家出一个人就足能把整个小区中的雪都清理干净。不过遗憾的是即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根本不愿意参与进去——外面天寒地冻,而且又不是人人都出去扫雪、凭什么自己要去受这份罪?让自己去也行,不过他们得证明全小区的人都去了他们才会去。而且更有人表示,基地里不是有人专门负责处理垃圾吗?这些积雪不是也应该那些人去扫?为什么让每个月缴租金的人们自己去扫雪?

罗勋也没二话,点头表示自家会出人,这毕竟影响到自己等人外出的问题,而且又没让他们去扫整个小区的雪?不就是楼门口的这些地方吗?

整个五号楼栋中每层都出了两个人,罗勋他们小队一共下去四个人,罗勋和严非,在加上自告奋勇的李铁和何乾坤,其他人表示之后有需要的时候他们再去。

十六层楼、一共三十二个人、只处理楼门口这一块地方……就算一人踩一脚也能将积雪硬踩出一条路来好不好?根本花费不了多少力气。

七号楼的南面正对着的就是小区最外层围墙,出了围墙是一条公路、公路的另一侧就是军方如今圈起来的农田。在小区围墙和七号楼之间靠近围墙的那一排,在秋天的时候可是被一群土系异能者建起了一大片二层土房子。

在罗勋四人下楼一起清理门口大雪的时候,那些土房子中的住户们也大多纷纷出来处理自家门前的积雪。

不过比起罗勋他们奋力地从大门“铲”出一条“雪”路不同,他们居然纷纷爬到二层小楼上、从他们房子的上一层爬出来,由上向下地处理他们大门前的雪堆。

这些二层小楼建造的时候很有意思,一层大约五六十平米,是方方正正屋子,二楼大约只有一楼的一半,都只建造在下面房屋的一侧,留出另一侧的屋顶似乎准备当成露台用。

罗勋他们总算杀出一条雪路、和正在屋顶上铲雪的对面小二楼的人碰到的时候,就见对某个房子屋顶的人先是指着罗勋他们嘻嘻哈哈的似乎在嘲笑他们海拔比自己这边低、并且就好像是被埋在雪里似的,然后一面笑一面横迈了一步——“噗通”一声,那人直接一脚踩到没有实物的积雪里,激起一大片雪花、深深地埋进了雪中……

这边铲雪的人反指着那个摔进雪里的人哈哈大笑,打定主意要报刚才那人嘲笑自己这边的一箭之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