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73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说到就去做,几人将那张冻得结结实实的山羊皮弄进来后回暖、用水清洗掉碎肉、用盐杀菌,然后……

“天气这么冷,羊皮这么大,咱们怎么晾……”两位女士只能求助地看向罗勋。

罗勋也皱着眉头看向窗外,这么冷的天把皮子弄出去的话估计没一会儿就会被冻住。要是纯皮子的话他们直接晾晒出去也就算了,可这东西上面还有毛呢,一拿出去不就彻底被冻住了吗?

正想着,姗姗起晚的章溯晃荡进来了:“这是干什么呢?”

罗勋两眼一亮:“来来来!美人,你立功的时候到了!”

章溯连门都没进、半个字都还没说呢,听到罗勋的话后当机立断一抬手,一道闪着寒光的风刃冲罗勋正正飞去,被半中间猛然多出的金属铁板挡住,发出一声巨大的“当——”声。

小欣然学着宋玲玲的样子抬手也揉揉自己的小耳朵,看看门外黑着脸的章溯,再看看伸手用金属挡住章溯风刃的严非。

大约半小时之后,章溯黑着脸站在一个相对空旷些的房间中,操纵着他的风系异能反复地吹着房间内折过几次、尽量全都展开的羊皮……罗勋那货居然真的把他当成吹风机使!实在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章溯吹了多半天的风才好不容易把那张羊皮勉强搞定,虽然还有不少步骤需要处理,但考虑到现在正是冬天、大家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用上这东西,所以罗勋还是决定先将它剪裁出来,至少弄上几大块可以让人披盖防风的斗篷或者大外套、甚至棉被都好。

费劲剪裁出来、再费力地将它们一块块搭配上内衬,几个负责动手的人几乎觉得自己的手都快要被针戳烂了——主要是这皮子太硬,每次都要使上半天力气,就算扎不着人,用力按针鼻的那端也按得人手疼。

直到夜幕深沉,外面再次刮起小北风李铁他们还是没动静。章溯等得饥肠辘辘,脸色也越来越黑,最后直接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王铎的电话——还好,他们几个的电话都有电、而且都带在了身上。

接通电话后王铎表示——他们在四十分钟之前就已经出来了,然而现在依旧奋斗在满是积雪的马路上……目测距离自家还有一半左右的路程。

“一半路走了四十分钟?!”章溯挂掉电话后走到窗边看向外面满是积雪的房屋和道路……别说,还真有可能。

黑着脸的章溯转身走向大门。

“你去哪儿?”罗勋正和小欣然一起给小家伙刷毛,顺口问道。

“接那几个白痴回来。”章溯丢下一句话就要出门。

“你等等,他们已经走了一半的撸,你就算出去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吧?”罗勋连忙起身拦住,外面的路有多难走他和严非出去过当然知道,怎么章溯也变得不理智起来了?

章溯斜了他一眼:“我是风系异能者。”说着还鄙夷地从上到下扫视了他一遍,“能给队友加buff。”

所以他上次是故意没和自己、严非一起去送菜的吗?一定是、肯定是!

严非从旁边架子上取下几大块黑乎乎的老羊皮斗篷丢给他:“要去给他们带上这东西,好歹比他们身上穿着的暖和。”

目前最适合出去接人的貌似也就只有章溯了,其他人出去估计等走到能和李铁他们碰面的地方也会被冻个半死、能不能囫囵回来还是两说。

果然,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章溯带着几个身上裹着羊皮的人回来了。

还没进门李铁几个就开始抱怨:“幸亏章哥过去找我们了,我们半路差点被人打劫!”

“打劫?打劫你们什么东西?”徐玫两人惊诧问道。

“帽子、外套、还要抢我们的羊皮!”何乾坤和吴鑫一脸愤慨握拳。

罗勋听到这话后有些莫名其妙地看向章溯:“那些人是在你送了羊皮之后才出来抢东西的还是之前?”

章溯挑眉笑:“之后。”

所以,其实那些强盗是被章溯手里的羊皮吸引出来的吧?

宋玲玲连忙问:“你们受没受伤?那些人怎么样了?”

李铁几人连忙摇头表示没受伤,至于那些拦路抢劫的——章溯曰:“当基石了。”……公路基石吗?

众人都略过这一让人半夜做恶梦的念头,等李铁几人回到房间后才详细问起他们白天工作的事。

王铎沉着脸抱怨:“我们今天到的时候又来了几个新人,说是几个技术人员要过来帮他们忙的,可其中好几个总跟在我们几个身边晃悠。”

何乾坤点头道:“我问过他们,他们都有点计算机基础,不过都不深。”

“平时让咱们做的工作也都不深啊,学点专业知识就能掌握,还有好多东西一旦弄完程序之后只要照着规则输入就完了,除非程序出错系统崩溃……不过就算出这些问题,人家那也有专家……”韩立给大家泼冷水。

几人对视一眼,齐刷刷叹了一口气。

罗勋和严非他们相互看了一眼问道:“他们是想换人?”

李铁摊手:“说是让我们当师父带带新人,要是没有今天白天那个电话我们带也就带了……”现在不能不怪他们多心,今天信息里他们的上级对自己几人不住在军营附近去上班不方便的事已经表现得十分不满了。其实不止是这次,之前几次出现气候问题导致不得不休假的时候,他们已经听上级抱怨过不少次了。

他们的同事甚至还表示可以帮自己几人在军营附近的房子中找找空房子,要是放在末世初期的时候李铁他们自然乐意,就算不能住在军营里面,至少挨着军营住他们也能放心不是?可现在?他们是宅男小队的一员,和队员们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更加上他们所有的物资、财产都在这里,这里费了他们多少心血?怎么可能舍得放弃?

章溯早就把满是寒霜的外套丢在门口角落,听他们抱怨后冷笑一声:“带什么带?趁早辞职回家,省得受这份罪。”

五人对视几眼,眼中都有些犹豫和不甘。

章溯继续给他们泼凉水:“现在不愿意辞,早晚也得被他们踢了,除非你们能像你们那儿的程序大拿一样有被人留下的资本。可真等有了那份资本他们可能让你们还住在外面吗?”

章溯的话可谓是大实话,也重重地落在了几人心里。

李铁低着头想了想道:“要不……咱们再干干看?他们要是真不愿意留咱们到时就辞职吧……”他们几人在末世到来前都并没有正式参加过什么正式工作,再加上这几个孩子都比较厚道、老实,总觉得自己主动辞职不厚道,更何况当初他们刚到基地的时候军方还是挺照顾他们的,无论是房子还是工作……

所以,就算是早晚都有辞职不干的那一天,但被人辞掉和自己主动辞职,在他们看来心里上的负罪感是完全不同的。

章溯翻了个白眼,已经彻底懒得骂他们了。窝囊成这样,真要是放在末世前,无论他们的工作有多努力都会在职场上被那些会钻营的同行踩压。就算是末世后,如果他们没这么好的运气、能在末世刚开始的时候就得到这份工作、并且加入了宅男小队,早晚会都会被队友当炮灰用的。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是这样的性格,自己才会一直保持着和他们如今的关系、并且也愿意和他们继续这样生活下去、共同在一只队伍里努力求生。

“对!明天咱们还去上班!”忽然何乾坤站起身来,两眼放光地看向众人,“我们在那儿上班有多好的资源啊?就算早晚都要走,走之前好歹也得多弄点东西回来!”说着他指着大家平时放主机的方向,“多拷点电影电视回来也算是赚到了!”

“对对!还有相声小品!下雪前我就在他们的资料盘里看到过,咱们回头全都考下来!”

几人又一次激动了起来,从末世前的电影电视说到相声小品,最后又说道各种综艺节目……总之,所有有用的资料、他们能接触到的有用信息,趁他们还在那里工作多弄点回来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赚到了。

章溯再度翻了个白眼,起身向外走:“阿q精神。”

李铁几人回自家去换衣服取暖去了,罗勋两口子带着自家的狗一起回到自家中。进门后罗勋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连忙跑到墙边关灯:“差点忘了!狗眼狗眼!”

他的意思严非理解、也在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这件事,但他现在说出来的话……一般人真心听不明白。

两人将房间中的大灯关掉,窗帘也早就拉上了,此时整间屋子黑漆漆的,两人适应了一下后仔细观察着小家伙的眼睛——怎么没有之前的那种光亮?

狗眼睛和小家伙的轮廓还是能看到的,因为鹌鹑笼子那边还开着灯。莫非需要在全黑的情况下才行?

想到这里,两人带着一狗一起爬到二楼卧室中。

卧室中本来就是黑的,两人直接将狗带了进去,却发现——小家伙的眼睛并没有按照两人预计中的一样发出什么光亮。

在黑暗中的两人互看了一下,罗勋十分纳闷地挠挠头发:“这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其他原因导致的?”

“会是什么呢……”罗勋琢磨了一下,忽然两眼一亮,“会不会放它自己在黑暗中呆一会儿,咱们过会儿再进门就可以了?”

两人将狗关在屋里,茫然不解的小家伙先是傻站在门后疑惑地盯着大门,等了一小会儿,罗勋两人一开门,就见小家伙摇晃着尾巴冲两人愉快地吐舌头——这货还以为两人正在跟它玩儿呢……

“狗耳朵很灵敏,咱们只站在门外恐怕没什么用。”严非拍拍罗勋的肩,于是罗勋当机立断地关上卧室门,拉着严非一起下楼,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干脆再走出自家屋子,一口气爬到十五楼,在楼道中等了足足十分钟——期间徐玫发现两人在楼道里还跟他们两人聊了一会儿。这才又回到自家中、爬回二楼。

深吸一口气,罗勋拧开门把手,然后就见一对闪亮亮的钛金狗眼从卧室大床上的方向跃下、一路欢脱地扑向罗勋、直接撞到他的怀里。

“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它的眼睛果然是亮的!!”两人为了避免不确定因素,所以就连一楼、二楼过道的小灯都没开,现在两人还能清晰地看到小家伙的眼睛在发光!

等等……刚刚似乎有哪里不对?“你居然跑到床上去了!!”

“你说说你,到底有了什么能力?难道只有眼睛亮这一个特点吗?”罗勋蹲在地上,揉捏着一个劲儿地想来舔自己脸的小家伙,颇有些无奈。狗眼会亮的事实让他暂时决定不就小家伙上床事件对它做什么惩罚——毕竟是他们把它关在卧室的。虽然他们证明了自家的狗似乎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但它除了刚才眼睛是亮的之外,似乎什么特殊的地方都没有!

难道只是单纯具有了“夜视”能力?这能力有什么用?话说,它这算是真的变异了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