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87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收拾打理家中的农作物、整理之前在丧尸鸟空袭过程中破坏的墙壁、金属等东西。替换、修复之前意外毁坏的各种东西。

罗勋列了个单子,上面列出各种需要替换、购买的东西。家里的太阳能板被破坏了一些,剩下的目前想要继续维持下家中的供电需求有些困难,幸亏家里的蓄电池基本都是满的,这才支撑了这么多天,但再之后就必须想办法补充能源了。

除此之外他们还得尽快地解决找到合适的空房子加大种植面积的问题。

其实第二个问题比较麻烦,尤其是他们的人手有限,如果能在自家楼里找到空房子改造一下的话问题并不大,但纠结的是——他们这栋楼的空房子似乎都被人占了……

如果找其他地方的屋子虽然也可以改造一下用来种菜,可到时要怎么守着?距离近些的话还好说,一旦距离比较远,那些房屋万一被人盯上……他们要派谁过去?宅男小队的人手实在不足、不足到根本没办法分出更多的人手去驻守。毕竟大家现在这里的房子都改建得很舒服,让谁单独搬过去谁愿意?还要肩负起种地、看家、采收等等工作。如果时常人来人往暴露自家房子中秘密的可能性就更大……总之,问题多多。

纠结归纠结,该去问、去查的事情还是要去做。

罗勋他们打听了一下,发现军营中的后勤兑换如今没暂时没办法进去,说是过年期间暂时不营业——其实是军营如今不许外人进入。两人心中都猜测,这恐怕和前些日子的那件事有关。

没办法去找军方兑换太阳能板,两人只好带着晶核、积分去军方对外建立起来的兑换窗口,可等他们到了那里一打听——如今暂时没有太阳能板可换,据说至少要等到正月十五过后才行。

两人只好再跑到信息大厅那里,打听能不能多租几间屋子。结果被告知——因为上次丧尸鸟袭城后基地里的损失暂时还没进行具体的统计,所以到底有多少空屋、原来的空屋到底有没有被人趁乱住进去暂时还不清楚,需要再等等才能得到具体的消息。

“刚过完年就诸事不顺……”罗勋一面恨恨地走在略显空旷的街道上一面磨牙。今天出门想办的事情一件都没办成,是的,居然一、件都没办成!这运气也真是太让人觉得背了点。

“别太着急,毕竟今天才刚年初二……”虽然严非也觉得自己这安慰如同没有,可总不能两个人一起愤愤不平,如果骂两句就能解决问题的话,他毫不介意自己骂上三天三夜——只要能把他们需要的东西搞定的话。

罗勋深吸一口气:“咱们先回去再说。”他想起来了,李铁他们辞职前似乎把所有能弄到的资料都搞到了手,就是不知道他们弄没弄到某些大家用得上的东西……

两人回到家中,罗勋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李铁他们正忙着施肥的房间:“你们之前是不是把基地的好多资料都弄回家来了?”

李铁几人愣了愣点头道:“是啊,电视剧真人秀什么的不都放进共享里面了吗?”

罗勋摇头道:“不是那些,我是问你们弄回来的资料里有没有别的东西?比如市区什么地方有可能有放太阳能板的地方?或者什么地方有可能有正用着大量太阳能板的地方!”

“啊!还真的!之前咱们怎么没想到!!”李铁几人都跳了起来,一个个面面相觑脸上的表情多少都有些懊恼。

何乾坤忽然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这个嘛……说不定能找找呢。”

“找?什么意思?”罗勋两眼一亮连忙问道

“我之前把好几个资料包都顺便塞进硬盘里了,还有好多乱七八糟不知干什么用的文件。不过弄回来后还没时间仔细分类。”说着,他又得意地一挺肚子,“我走之前给基地信息库里留了个后门……虽然现在网速不咋地,但——我能爬上去。”

“胖子干得漂亮!”

“太有才了你!”

“走走走,现在咱们就去查资料,家里没有的话尽快上去看看,别万一你的后门被人发现了……”五个人勾肩搭背急不可耐地转身跑了,就在罗勋他们也要跟上去看热闹之前,黑着脸的徐玫将罗勋、严非、章溯在内的三个大男人全都拦住了:“你们都跑了,施肥谁来施?!让他们五个专业对口的去就行了,你们三个给我——干活!”

徐玫,你越来越有女王气质了,难道是想和章溯抢角色设定?

第160章 生命

罗勋、严非、章溯三位队内主力在忙碌了多半天后每个人都浑身臭烘烘地走出辛苦了一天的种植间,二话不说回到家中直奔卫生间——洗澡去也。

李铁他们也忙碌好久,可一直到罗勋他们工作完毕出来也还没查出个什么结果——他们临走前不少人都“顺手”从不知什么地方弄回来各种各样的东西塞进资料夹,之前没注意时还好,但如今一旦想要认真找起什么东西来才发现信息庞大到让他们有点蒙。为了将来不再出现想找什么却找不到的问题,五人在发现这一问题后便决定一面查找资料、一面辨别种类,分门别类地将东西全都规整好。这么一来,他们的工作量再度翻倍,至少三五天别想整出个什么结果来。

罗勋小两口回到家里就直接钻进了浴室中,痛痛快快地冲了个澡,并且十分顺便地发展到某个不用说大家也都能理解的运动中去——一起洗澡神马的不就是明目张胆的邀请吗?严非傻疯了才会不去吃嘴边的肉。

洗过澡,罗勋两腿发软地出了浴室,直接躺倒沙发上恢复体力,小家伙正在阳台那边在两个个头不小的鹌鹑笼子之间跑来跑去,给这个笼子上喷喷口水、再跑到另一个的旁边喷喷气玩得不亦乐乎。见罗勋出来了,又欢天喜地地撒开四爪兴奋地跑了过来,一跳上了沙发,就直接趴到罗勋的肚子上。

严非在后面顺手拖干浴室地面上的水,这才施施然地走了出来,一副酒足饭饱的得瑟气息笼罩在他的周身。

走到沙发旁,弯腰给眯着眼睛躺在沙发上抱着大狗休息的罗勋一个吻。罗勋咂巴咂巴嘴似乎在品鉴某人的味道如何:“我没力气做晚饭了。”

两人为了施肥忙活了整整一下午,刚刚又在浴室中激战一番,罗勋现在还有力气做饭才有鬼。

“我去熬点粥?”严非真诚地看着罗勋建议道。

“……也行啊,之前的火锅料还剩了些……可以把米和那些东西一起煮,当菜粥吃。”之前的火锅料大家做出来的数量比较多,吃过年三十那天的聚餐后,剩下的、还没下锅的炸货和熬好的汤就分给每一家了。罗勋他们昨天没吃那些,今天倒是可以用来填肚子。

“好,我去做。”严非的话音未落,还没等他付诸行动,家里的一只手机就不合时宜地唱了起来。

两人无奈对视一眼,自然要由依旧站着的严非起身去拿,不过听音乐应该就是他的手机来电,他去拿正合适。

当严非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提示,才发现这已经是这个电话号码给自己拨打的第三个电话了。抬头看了罗勋一眼,罗勋这会儿已经趴在沙发上看着自己呢,小家伙则踩在他的背上给他当免费的按摩师。

“没见过的电话号码,不过是第三个来电了。”

听到他的话后罗勋诧异地挑挑眉:“接不接?”

严非沉默了一下,发现手中的电话断了,然后……又是同一个电话号码打了过来。

两人再度对视一眼,然后严非接起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腰酸腿软的罗勋跟着严非一起走在了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四下寂静无声几乎没有人影的街道中。

末世后的基地街道……不,应该说还疑似有丧尸老鼠在基地中的街道上,是没有什么人敢大胆地在天色彻底黑下去后还出来闲逛的。除非他们有什么急事,就比如现在的罗勋和严非。

“你在家呆着多好,现在天气这么冷。”严非黑着张脸,将罗勋头上的围巾帮他再裹进了一些。现在还是正月里呢,天气冷的很。

罗勋自己倒是浑然不介意:“嗐,不是和你一起吗?而且……谁知道情况到底怎么样?你去了也不知道几点才能回来。”

严非再度沉默,但手却依旧搂在罗勋的肩膀上,默默和他一起走着。

罗勋拍拍他的胳膊,示意他不用太担心:“你着急也没用、生气也没用,事情已经这样了……”

两人一直从内基地走到外基地,步行到一片没怎么被清理出来的小区后,就来到了其中一栋的三楼,还没进门,就听到整栋楼中只有这里闹哄哄的。

房门被敲开,一个神色憔悴的、三、四十多岁模样的男人开门,见到两人后略微诧异了一下,视线不确定地在两人身上来回巡视了一下:“你们是……”

“我是严非。”严非的声音冷冷的,态度算不上好。对方闻声后表情略微僵了一下,视线多在严非那张绝对能嫉妒死绝大多数同性别人的脸上扫了两眼,对两人点了下头,让开身边的路道:“哦哦,进来吧,有点乱……”

何止有点乱?这里明明也是新小区,但小区中显然还没被人清理过,到处都是积雪和垃圾,这间屋子中的客厅、门厅到处都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杂物、生活用品,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家具、被褥,打着捆、大小不一堆叠着地放在一边。

两人略微看了一眼,就听到主卧室中传出一阵女人歇斯底里的喊叫声——“我活不了了……我快要死了!都是你们、都是你们害的我这么惨!”

另一个声音带着压低的怒气道:“刘女士!现在的环境根本没办法给你做刨腹产,麻烦你省点力气放在一会生孩子上,现在再折腾下去一会儿别说孩子、连你自己的生命我们都没办法保障!”

“混蛋!你们这些庸医!没了仪器设备你们还能干得了什么!……哎呦!疼死我了!我早该把你打掉、让我受这么多罪的小王xo!”

客厅内的三个男人闻声后全都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罗勋抬头对身边的严非眨眨眼:“我听她的中气挺足的,应该还有不少力气、出不了生命危险。”

严非默默看着他——这算是……安慰吗?不过倒也是,听她中气十足的样子,估计确实出不了什么危险。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早产。想着,他转头看向身边表情时不时扭曲一下的男人。罗勋和严非还都记得这个男人,这就是当初陪在严非母亲身边的那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只是现在的他从上到下哪里还有半点军人的模样?似乎被末世后生活压力压得连背都没办法挺直了。

“你刚才在电话里说她是摔了一脚后才早产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严非询问,那个男人的表情再度扭曲了一下,似乎在暗自磨牙,过了会儿才深深吸了一口气:“今天我出去找东西,回来的时候就见她在隔壁邻居家门口躺着,当时还流了血……”

“邻居家门口?怎么回事?”严非再度皱眉,如果说是自己家门口还好说,这隔壁家门口……

“邻居说,她趁着别人家出去不在家的时候跑去撬人家大门,还抢东西,被正好回来的人看到推了出来。”那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平淡地复述着这件事。

严非抬手揉揉自己的眉头:“她自己怎么说?”这件事他现在无法判断是真是假,只能暂时问问这人。

那人看了严非一眼,那眼中带着一抹清晰可见的同病相怜:“自从丧尸鸟的事情过去之后她就天天催着我出去找东西……这里是我们新搬过来的,之前的屋子破烂的不成样子。楼里其他家、隔壁也基本都是新搬过来的——这栋楼是基地之前特意留下准备分配给新搬来的幸存者们住的,本身并没住进来多少人、不少房子还是空的,所以有些屋子的窗子还都完好无损。她从隔壁的人搬来时就在窗户处看人家带的东西……”所以说,她是很有可能办得出撬人家大门、抢人家东西的事来着。

至于刘湘雨之后是怎么对这人说的?她都要早产了,还有什么机会说这件事?

“我回来之后……”那男人犹豫了一下解释道,“给你的父亲打过几次电话,他最后把你的电话给了我。这些大夫、护士都是之前去医院时你母亲特意留下过联系方式、我刚刚打电话找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