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则_第189章

暖荷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忙碌了将近一整天,回到家中后多少都有些疲惫,虽然不是自家的亲人去世,可只要想到别人家的家人去世还有人可以送他们最后一程,而自己家……就算他们现在回到各自的故乡、老家,他们能找到自己亲人的遗体吗?

众人都略带惆怅地拍拍严非的肩膀表示安慰:“定好哪天把人送出去的话咱们都跟着一起出去!”

现在基地外面还算平静,就是不知道走出大门、到墓地的途中会不会出什么事。所以他们如果真的决定出基地的话,就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严非微微点头:“麻烦你们了。”

“嗐,咱们谁跟谁?”

告别众人,罗勋和严非两人回到自己家中,今天大家过去的时候依旧留下小家伙和小欣然看家——不管怎么说,一般人还是不愿意让孩子去这种刚刚有人去世的地方,虽说末世中大家连丧尸都不知打死过多少头了。

罗勋回到家中就先去厨房准备两人的晚饭,将饭菜摆上桌后又开始满屋转悠。

“你忙什么呢?”严非见罗勋连饭都吃不踏实,一会儿这儿转转、一会儿那找找的模样不由问道。

罗勋再度翻腾了一阵走回桌旁搔搔头发道:“我找了两块比较软的棉布……”说着,他略微有些小心虚地道,“明天咱们不是要过去?我想着那孩子还太小,他那里恐怕也没什么合适给孩子用的东西,找两块不大的棉布,算是给他……当尿布的吧?”

罗勋没什么圣母心态,他只是觉得那孩子到底是严非同母异父的弟弟,更何况那孩子刚刚没了妈。末世前算去亲戚家做客遇到人家的孩子,作为长辈多少也会给点见面礼什么的不是?如今是末世、孩子的生身父亲家中看上去还有不少东西,所以他也就不用担心万一那家人家中没东西没物资、见到自己送了东西过去起什么歹心、或者因此扒上自家之类的问题,这才想着明天过去好歹给那孩子带点什么。

严非拉他做到自己身边,将碗筷递给他:“你喜欢孩子?”那孩子又红又瘦又小……他这个当哥哥的看来都完全没能在那孩子身上找到什么和自己相似的地方,也没能看出这孩子和他生身父母哪里长得像,自然完全不解为什么罗勋好像对那孩子很上心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当然,或许他是因为爱屋及乌——因为那毕竟算是自己半个弟弟,所以相对偏爱一点?

罗勋愣了下,下意识咬住筷子头:“这……倒没……”他上辈子本来是想买个儿子回来的,可那时他想要个人来陪着自己的因素远远大于收养个儿子,至于这辈子,能陪着自己的有严非、家里更还有一条会卖萌、会撒娇的狗在,他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需求,“就是觉得……”说着,他耸耸肩,“觉得那孩子太小、太弱了些……”

这样的体质、生母又已经去世,如果他的亲生父亲想要抚养他的话就只能靠米汤之类的东西喂养他,放在末世前还能买奶米分回家,可是现在……能不能长大都是个问题。末世中,弱者是没有生存权的,更何况这么一个弱小到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知道的生命?

严非没再问什么,只是摸摸他的头发,给他的碗里布上了些菜。

次日清早,罗勋两口子起床后略微收拾了一下,便出门去外城去了。今天队里的其他人并没跟着,家中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忙活呢,家中种下的作物需要打理、成熟的蔬菜又需要收获了。

两人慢慢走到外城区、找到那栋楼,爬上三楼开始敲门。可两人足足敲了二十分钟的门也没人过来开门。

对视一眼,罗勋提议:“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难道是一大清早出门去了?

严非掏出手机翻到前天那人给他打来的电话号码、拨通——“无法接通?好像没开机?”说着严非微微挑起眉来。

二人面面相觑,难道是手机没电了?出门时忘记带手机了?

正愣着,楼上传来人的脚步声——应该是住在楼上的住户,见到两人站在这家门前时扫了二人几眼,匆匆下楼而去。

“要不……再等一会儿?”那人是知道自己两人今天是会过来的,或许只是一早有什么事情需要外出办——比如换些粮食之类的。所以就算他要出门一时半会应该就能回来了。

两人又等了一阵,楼里的住户们这阵纷纷从自家的床上爬起来、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时不时就见人从楼道中经过。罗勋两人每隔上一阵就又敲上一次门,当他们敲到第三次门的时候,之前见到从楼上下去的人已经忙完什么事情回来了,见两人还在这里不由问道:“你们要找这家人?”

两人诧异看向那人点头道:“对,您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那人左右看看,低声道:“好像搬走了,今天一大清早天还没亮就搬走了。”

“搬走?!”二人惊诧对视了一眼,好好的搬走做什么?总不会是嫌这里死过人晦气吧?可刘湘雨的骨灰还要埋呢,有自己几人帮忙总比让他一个人忙活要强得多吧?

那人退了半步摇头道:“我就好像从窗户看见可能是他家,也不敢肯定。”说着连忙绕过两人继续向上爬起了楼梯。

二人再度对视一眼,罗勋指指那扇门:“怎么办?直接进去吗?”

作为一个金属系异能者,拧门撬锁完全用不到工具,严非直接发动异能,大门就被打开了。

这家房间中在前天他们来时只觉得比较混乱,可如今却显得有些空旷。是的,只是有些空旷,而不是真的彻底空了。一些比较大件的、不好搬运的家具还留在这里,可除了这些东西之外的东西却已经彻底没了踪影。那些他们昨天还看到过被藏在角落里的粮食、煤炭,一些保暖的被褥之类的东西已经全都没了踪影。

“真的……搬走了?!”罗勋诧异地瞪大眼睛看向严非,严非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为什么突然搬家?”

这个栋楼的房子安全系数相对较高、他之前又辛辛苦苦地将所有的物资都搬了过来,按理来说应该没有什么搬走的必要性。至于会不会有什么能威胁到他的因素……

罗勋两人再度彼此看了看——他们这个样子莫非很像坏人?还是说……

“他会不会是担心你来要分遗产?”罗勋忍着略微有些扭曲的笑容十分诚挚地向严非问道。

严非“……”,他长得有这么像争夺遗产坏人吗?

可如果那人是想要躲自己两人,刘湘雨还需要下葬呢,自己来不是好歹能分担一些下葬的压力吗?如果有他们在的话给刘湘雨办后事根本都不用去找军方办理统一下葬,他们等积雪融化后就能出去将骨灰埋入墓地,那人跑个什么劲?

“也或许他只是想先搬走,但因为什么比较着急、回头还会回来呢?”罗勋往乐观的方向引思路,顺便在房间中走了几步,然后——他在几件大家具的缝隙中看到了一个眼熟的金属盒子——“严非,你看!这是不是你昨天做出来的……”用来装他母亲骨灰的金属盒子?!

严非上前两步,在看到那个明显故意藏在缝隙中的金属盒子后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二人再度沉默了起来,如果说只是家中的东西少了一些还能理解为对方可能还会回来搬走其他东西,可现在……人走了、物资都运走了,骨灰却被留下……他莫非是不想再管刘湘雨的事、所以就干脆把骨灰留给严非来处理?

深吸一口气,严非上前取出那个盒子,操纵金属打开了一个口——灰白色的,正是昨天自己亲手装进去的骨灰。

就在两人发愣的时候,从房间的深处传来了极其微弱、极其细小的……啼哭声。如果不是房间中足够安静的话,他们两人绝对听不到!

罗勋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几步跑向主卧室方向。

第163章 孩子

主卧室的大床与其他大件一样并没被搬走。罗勋进入房间后仔细打量了一下,才在衣柜中的一堆杂物里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包裹。包裹并不大,用的也不是他们昨天还看到过的那些布料,而是一堆比较薄的、末世后不知从哪里翻找来的轻薄裙子、褂子胡乱裹在一个隐约可见瘦小的身体上,如果不仔细看会被人忽略得以为这只是一团乱糟糟的衣服。

看到这一幕后罗勋的手微微有些抖,随即心中升起一团怒气——将还在藏在衣柜中、还裹着一团烂衣服的孩子抱了出来——如果不是刚才自己两人听到了一些动静的话,这孩子怎么可能还能活下去?!

严非此时也走到了柜门旁,看到这一幕后同样愣住了。他虽然猜到孩子可能还留在这里才会被自己两人听到声音,但藏在衣柜中……

罗勋小心地弯下腰抱出被一堆抽抽巴巴没什么保暖效果的衣裙包裹着的孩子,就着外面的光线才发现,昨天还是红通通的小婴儿,此时身上有些地方居然有着一种可怕的紫色。

“……这些可能是憋出来的。”孩子在罗勋的怀中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只是眼皮下的眼球微微滚动了几下,小嘴吧张了张,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声音。

将他放在床上,罗勋立即摘下自己的背包,迅速给孩子解开身上那堆胡乱纠缠在一起的衣服,将他昨晚准备好的几块棉布一层层裹在他的身上,之后才抬起头来看向严非。严非的眼中也带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看向他。

——————————

“开了吗?”

“只熬米粥行不行啊?要不要弄块骨头炖一锅高汤出来?”宋玲玲好心地建议着。

徐玫闻言皱起眉头来:“要不……熬点试试?”

“你们两个没生过孩子的就老实在一边呆着,胡出主意小心把人家孩子给喂死。”章溯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鄙夷地看着明明是两个女人、却丝毫没有半点作为女人常识的二位。

徐玫和宋玲玲怒瞪向章溯,异口同声道:“我们当然没生过孩子没养过孩子,你难道就生过、养过?!”

章溯一脸悠闲地挑挑眉,得意地扬起嘴角:“我是没生过,可我在医院工作。”

这话一出,其余人瞬间无语转头、继续忙活。

“回来了回来了!他们到楼下了!”李铁几个站在阳台上打探下面的情况,此时忽然大叫了起来。

罗勋和严非两人匆匆上楼,一路爬上了十五层楼。徐玫等人等在楼道中,见严非提着个被布裹起来的盒子——应该是骨灰。罗勋的怀中抱着个小包袱——是孩子。

两人的神色有些不太好,罗勋进了屋,接过徐玫她们煮好的、晾得温度适宜的米汤叹息一声:“死马当活马医吧。”

孩子此时的挣扎、哭泣声比之前更微弱了。外面的天很冷,而且这可是个才刚出生两天多的婴儿,此前他在那个空荡荡、早就没了取暖措施的房间中还不知道呆了多久、更不知道出过什么事,天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好歹灌进去些米汤,可小家伙似乎连吸吮的力气都没了,被罗勋用勺子一点点灌进了些米汤后只有微微咂巴砸吧嘴唇的力气,然后就紧闭着嘴唇、仿佛彻底睡着了似的。

试试体温,能够感到微弱的脉搏,众人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到底怎回事?”等见孩子应该是真的睡了,众人才小声地询问。

罗勋抬头,无奈地看向窗口方向解释道:“孩子的爸搬家了,我们去的时候就找见孩子和严非他妈的骨灰……家里除了大件家具外剩下的东西能搬走的都搬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