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5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无二。”尤利卡斥责地喊出了黑曜蛇的名字。

  黑曜蛇听话地缩回了身子,继续安静地盘伏在宫殿上方,继续美美地做它的雕像,将眼睛藏在下面,一动也不动。

  它只是想跟来人打一声招呼而已,吐了吐蛇信,无二觉得自己有些委屈。

  尤利卡安慰明显吓坏了的陆小飞:“无二很听话的,它刚才估计是感觉到了你身上不同于这个世界的气息,才会好奇地伸头过来看看你。”

  温柔的声音,将陆小飞稍稍拉回了现实。

  在他刚才愣神期间,尤利卡已经带着他降落在宫殿里。

  绿发的魔宫总管事,闇达,早已等候在此,从尤利卡手里接过人,根本不看尤利卡一眼。

  闇达冷漠的对尤利卡说:“接下来,他由我负责。”

  对于闇达这个冷漠态度,尤利卡早已习以为常,从自己来到魔宫的第一天开始,闇达就没掩饰过对他的厌恶。

  因为尤利卡并不是魔族人,而是幻族人。

  “他们要带我去哪?”

  在现在的情况下,陆小飞下意识地比较依赖于看上去温和、善良一点的尤利卡。

  尤利卡露出一个让陆小飞安心的笑容,轻声说:“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想,他们应该是带你去见魔王大人。他会跟你解释这一切的。”

  闇达解开了魔王缚在陆小飞脚部的黑色雾圈,带着陆小飞往里走,态度跟刚才对待尤利卡完全不同,虽然称不上有多友好,但至少还算温柔。

  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太过真实,完全不像是以前做梦时候会有的朦胧感,陆小飞开始正视现状。

  好像,不是在做梦啊……

  老套的学电视剧、电影里角色的行为,陆小飞打算用自己能否感知到痛觉来验证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一狠心,被束缚在一起的双手垂到大腿根部处,下劲,一扭。

  “疼疼疼!嘶。”陆小飞再次飚出眼泪,被自己自作自受的行为蠢哭。

  还未来得及惊讶自己真的是来到了异世界,而不是简单地做了一场诡异的梦,闇达已经停下了脚步,替陆小飞开门,恭敬地弯腰道:“魔王大人正在里面等你,不要让他久等。”

  啧,不要让他久等什么的,听着好欠扁。

  就因为闇达说的那句话让自己觉得不开心,陆小飞故意磨磨蹭蹭,慢悠悠地挪动脚步,花费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进入宫殿里的那个房间。

  一进去,他对上谷诺的视线,陆小飞别开目光,因为对方明显看到了自己刚才磨磨蹭蹭的画面,完全能看得出他眼里的嫌弃之情。

  自己现在该怎么办?是要高冷地摆起一副傲然的姿态面对所谓的魔王,还是狗腿地直接扑上去抱住人家的大腿,求放过,求让自己回家?

  好难选择……

  气势太过凌人,难保魔王大人不会恼羞成怒,直接用魔力把自己轰成渣渣,毕竟自己只是个普通人,而对方之前的表现都说明了他们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根本不好惹;

  卑微地去讨好魔王,他又拉不下这个脸,而且一开始就被对方看轻的话,对自己好像很不利,会变得很被动……

  沉思。

  在他犹豫之间,谷诺已经起身走到了陆小飞的面前,伸手触碰陆小飞的发丝。

  被突如其来的触碰吓了一跳,陆小飞赶紧退后了几步,惶恐地看着魔王大人的行为。

  谷诺收回保持着触碰姿势的手,垂在身侧,开口道:“你已经不在你原来的世界,这里是魔族地界。”

  这还用你说?我已经知道自己现在成了传说中穿越异世界的少年,即将开启一场异常绚丽的人生旅程,陆小飞憧憬地幻想着今后美妙的生活,比如把眼前这个魔王踩在脚底,看他抱着自己大腿求饶,喊自己为“主人”什么的……

  哦吼吼,这一切都将会是如何美妙的发展。

  谷诺俯视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一个脑袋的黑发少年,靠近,陆小飞下意识退后,谷诺再靠近,陆小飞再退后,直到他的小腿碰到了僵硬的物体,摔坐在黑石打造的石板上。

  圆角长方形的石板?陆小飞打量着石板的面积,这不会就是魔族人睡的……床吧?

  谷诺挑起了陆小飞的下巴,端详了一会儿陆小飞的五官,正视着眼睛,缓缓开口:“从现在开始,你不用担心其他所有事,乖乖地等着成为我的伴侣,给我生个孩子就好。”

  松开了手,谷诺双手抱胸,冷静地看着陆小飞接下来的反应。

  ……

  哈?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管事闇达

  时间线回到了现在,陆小飞确定谷诺已经离开后,立刻从石床上跳下,耳朵贴在门上,听外面的动静。

  手上的束缚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好像是在见到谷诺后就被他取消了。

  陆小飞毫无察觉,还是交握着双手,以为自己仍被束缚着。

  现在谷诺一走,陆小飞才察觉到自己的双手已经重获自由。

  趴着听了好几分钟,陆小飞没有听到任何响动,于是他打算:偷偷打开房门,悄悄地,不让任何人察觉地,逃走。

  ……

  这门怎么开的来着?

  退后一步,抬头,看着面前光滑的石壁,他之前竟没有注意到他们是怎么开启这沉重的石门。

  摸索着周围的墙壁,希望能找到什么开关按钮,但是……

  “天。”怎么平得跟镜子一样,没有开关,又没有门把手,他们怎么开的门?

  陆小飞哀嚎一声,全身扒在石门上,脸贴着冰冷的石门,内心里的小人正在拿额头砸门:我要出去,我要回家,我不要莫名其妙地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谁来告诉他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那个魔王根本就没有说出有用的信息,自己还来不及问清楚现况,他就离开了。

  此路不通,陆小飞环顾整个房间,将注意力留在了那块石床后的墙上,那里有个长方形的空洞。

  只可惜。

  “这么小,连我的头都塞不过去。”

  陆小飞叹息一声,只能放弃不靠谱的逃离计划,暂时,静观其变。

  谷诺从里面出来后,闇达就跟在他身边,跟他报告一些魔界里的要事。

  比如崖上的比若那一家跟灵族又闹起了矛盾,比若的小儿子因为一些私人问题跟灵族人打得两败俱伤,闇达建议谷诺最好出面解决,要不然事情只会越闹越大,对现在三族间稳定的关系不利。

  又比如莱斯逃出地牢时损坏了不少地方,这些都是要花时间和精力去修复的,照例也要跟谷诺报告。

  都是琐事而已,至少谷诺是这么认为的,他不在意的事就是一些琐事,所以谷诺选择性地一一忽略,只当耳旁风,根本就没将闇达的话听进去。

  直到闇达的嘴里说出让他在意的事。

  闇达问他:“您现在瞒着灵王和幻王,私自通了外界,拐了个人过来,您打算怎么跟那两位王解释?”

  谷诺沉淀了眸里的淡然神色,理所当然地回复说:“继续瞒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