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9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结果,他就这样睡着了。

  尤利卡感觉到陆小飞平稳的呼吸,收拾好桌上的食盘,退出了房间,前去跟谷诺汇报情况。

  谷诺原本是不在意对方的想法,但是知道陆小飞一直在拒绝,完全不愿意成为自己的伴侣,心里默默地产生了不爽的情绪。

  只有他不愿的份,哪里容得别人来拒绝他。

  尤利卡说:“尤利卡认为,是魔王大人您之前表现的太强势了,他初来这里,本来心里就会觉得不安,您在俩人互相都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直接表明了目的,一般人都会觉得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您还是,等互相都熟悉了对方后,自然会水到渠成。”

  谷诺同意了尤利卡的建议,问他:“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尤利卡也不是很确定自己的想法会不会有实际作用,迟疑地说出来:“面对小飞大人的时候,您可以适当收起自己的气势,不要让他产生任何怕您的情绪。温柔是瓦解对方心理防线最好的解决办法。”

  嘁,温柔?谷诺可不觉得自己能给人这种错觉。

  但是在感情这一方面,毫无经历的他只能听从闇达和尤利卡的建议,来帮助自己达到目的。

  所以他轻轻颔首:“我会努力对他温柔点的。”

  尤利卡再次提出建议:“还有,既然他现在那么抗拒做您伴侣,您不妨就先顺着他的意思,告诉他,您只是邀请他来做客,娶妃的事,以后再谈,这样对您和他接下来的相处也有好处。要不然,恐怕他会很抵触与您的一切接触。”

  谷诺觉得尤利卡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就一并接受了,毕竟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想法,如果按照自己的行事风格来做,只会事与愿违。

  有些时候,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尤利卡想起陆小飞所说的,他并不会养生命树一事,欲言又止,觉得谷诺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既然会决定打开时空的裂缝,那么在那之前就应该做足了万全的准备,这种事肯定也是事先考虑过的。

  犹豫了一番后,尤利卡没有问出口,恭敬地行礼:“那尤利卡就先下去了。”

  “嗯。”

  谷诺在尤利卡离开后,将那卷古老的卷轴从自己的随身空间里拿了出来,浮在自己面前,打开。

  目光扫过上面那些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文字,谷诺将视线留在了卷轴的最后,手指轻轻摩挲着最后那几个字。

  总觉得,接下来还应该有字,不应该就断在此处。

  但是卷轴看上去是的确是完整的。

  这份卷轴,是在很久以前,法则的使者,也就是法则在三界的代言人,在消失行踪之前留下的。

  还存在着其他卷轴,记录下的是法则对这个世界定下的新的规则,都一一验证,唯有这张卷轴里的内容,还从未有人实施过。

  收起卷轴,谷诺想起尤利卡之前提到的,陆小飞此时已经入睡,看着手上握着的卷轴,顷刻间消失在原地。

  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陆小飞的房间,仅仅只需几秒而已,谷诺看着石床上“大”字型躺着,毫无睡相的某人,微微蹙起了眉。

  若问他心里对陆小飞真实的想法,那就是两个字,大大的“嫌弃”二字。

  若不是没有想到,在时空法阵的帮助下打开的时空裂缝会如此狭小,并且在自己准备穿过时却突然掉个人下来,如果上述一切都没有发生,自己绝不会将这个人带回到自己的世界。

  绝不会选择看上去根本就是一副弱者姿态的人类。

  现在谷诺最在意的事,莫过于陆小飞会不会是个隐藏的强者,也许只是外表看上去很弱,气场也弱,但并不排除是故意隐藏起真实状态的可能性。

  伸出右手的食指,轻轻抵在陆小飞眉间,谷诺闭上了眼睛去感知陆小飞体内的力量,半晌后,睁开眼睛,失望地收回手。

  一点能量的迹象都没有,若是在三族里,这样的人完完全全就是任人宰割的弱者。

  残留的魔力从谷诺的指尖脱离,落入陆小飞的眉心没了踪迹。

  或许是好奇心作祟,眼角瞥见这一现象的谷诺重新将手指落在陆小飞眉间,不同的是,这次是食指和中指两根一起,向陆小飞体内传输着魔力,看看是否能激起一丝不同。

  渐渐的,谷诺露出了微微诧异的面容,停止了魔力的传送。

  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先前输入陆小飞体内的魔力就好像石沉大海了一般,明明应该留在陆小飞体内,谷诺却找不到魔力存在过的迹象。

  好像,有点意思了。

  谷诺的双指从陆小飞的眉间一路向下滑过,期间划过鼻尖、唇瓣、喉咙和胸间,直到按在陆小飞的腹部中间,微微用力,再次输入魔力,这次,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水滴落入水中的涟漪荡漾般细小感觉。

  睡梦中的陆小飞,夏日的午后,他正惬意地躺在榻榻米上晒太阳,“吧嗒”一声,一只绿色的大毛毛虫落在了他的额头上,带来一股透心的凉意。

  等他睁开眼睛,就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毛毛虫竟然蠕动着,爬到了他的鼻子上,还从嘴上一路过去,最终爬到了他的肚子那里。

  圈起大拇指和食指,“嘣”的一声,陆小飞将毛毛虫弹飞,落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满意地笑了笑,陆小飞继续做着午后美梦。

作者有话要说:  作收和收藏都有涨诶,这是今天的多更!谢谢大家的支持!O(∩_∩)O

  ☆、魔王宫殿

  谷诺缩回自己被陆小飞弹到的手,看向自己被弹的手背,这下手的力道倒是挺重,然而,没有在他手背上留下一点痕迹。

  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谷诺转身欲走,又停下了脚步。

  果然还是很在意。

  谷诺转过了身,盯着陆小飞那一头短发,锁眉,略微纠结了一番后,决定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他可不想在以后每次与陆小飞见面时,都会纠结于陆小飞的头发。

  实在不喜欢那一层几乎就等同于光头的黑发,就如同是刚出生的婴儿,短短的,没有丝毫美感。

  于是,魔王大人将他的“魔爪”伸向了陆小飞的头顶。

  从睡梦中醒来,陆小飞伸了个懒腰,从石床上坐起,睡眼惺忪,忍不住右手食指揉了揉眼角,使自己恢复清醒。

  好神奇,他还以为睡在这种石头做的床上,又没被子,肯定会被冻醒,没想到睡得还挺舒服的。

  眨眼,看着因为微低头,而从颈间自然垂挂在胸前的头发。

  发质还不错嘛,乌黑亮丽的,都可以直接去拍洗发水广告了,完全不需要加各种特技。

  陆小飞点评着那几缕黑色长发,手指挑起,将其往身后一甩,准备下床去再和那些人谈谈。

  把自己一天到晚都关在这个小房间里算什么意思?说好的未来魔王妃,就这待遇?

  反正已经回不去了,如果那个尤利卡说的是真的,那自己真的要老死在这个世界,他只能接受待自己现在的状况。

  不过,他是坚决不会乖乖听任别人,不会同意那些不顾他自身的想法就做出的决定。

  自己不愿的事情,别人怎么强迫都不管用,反正在这个世界自己就是孤身一人,除了这条命以外,好像就没什么其他需要在意的事了。

  哼,他也是有骨气的。陆小飞傲气十足地想着。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陆小飞的手掌按住自己的头顶,往后向下一路摸下去,然后撩起脑后头发放到自己眼前。

  一口老血。

  自己的头发,怎么一夜之间就从小平头的短发,长到了现在这种程度?难怪刚刚觉得头好重,这么多头发能不重吗。

  这个地方,简直有毒。

  陆小飞手忙脚乱,整理起自己睡了一觉后就疯长至腰间的长发,找起镜子,完全不敢想象现在的自己,会是怎样的模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