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11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陆小飞和尤利卡俩人到达崖底潭边时,水里正巧冒出了白银的小脑袋,对蛇从小就有心理阴影,因此十分怕蛇的陆小飞,一下子就躲到了尤利卡的身后。

  完全是身体不由自主的自然反应,陆小飞表示,他完全控制不了这种下意识的神经反射。

  尤利卡无奈,陆小飞竟然会如此怕蛇,便挡在陆小飞面前跟白银说话:“既然回来了就赶紧上去,魔王大人在等你。”

  白银调整了眼睛里晶状体的形状,让自己能够看清躲在尤利卡背后的人,吐了吐它的蛇信子,在水面游动着自己的身子,游离了潭边的位置,爬上崖壁,往高处的宫殿而去。

  “它真的能听得懂人话?”

  陆小飞在尤利卡的身后,看见蛇已经爬远了,才松了一口气,从尤利卡身后走出,抬头看着宫殿的位置。

  这么高,那条蛇要爬多久?

  尤利卡呆了呆,回答:“当然能听懂。”

  陆小飞问:“那它还能说话?”

  如果能,这条蛇真的就算是成精了。

  或者,他现在看到的这些人,其实都是由动物化成人形的妖精?

  尤利卡不能理解,为什么陆小飞在意的都是这些问题,回答:“这倒不是说白银不会说话,它和魔王大人签定了主仆契约,在魔王大人看来,他是能听到白银说的话,而我们听不见。”

  大致能理解尤利卡的意思,陆小飞的心思马上从蛇身上,转到了尤利卡之前提到的魔族美食上,望向潭边那通向魔族村镇的路,一脸希冀。

  尤利卡稍前一步,领着陆小飞走向村镇,一边问陆小飞为什么披散着头发。

  陆小飞挠挠头,也是一脸莫名其妙:“一觉醒来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你们魔界特别养头发吗?”

  突然想起尤利卡给他吃的那顿肉,陆小飞觉得自己找到了这一切的幕后元凶。

  陆小飞盯着尤利卡,眯眯眼,用非常认真的语气问:“你给我吃的肉,到底是什么肉?会不会吃了之后,对毛发有什么促进增生的作用?”

  所以才会导致自己一夜之间成了现在这副鬼模样,天知道他今后要怎么打理这么长的头发……

  尤利卡无辜地看着陆小飞,喃喃自语:“不可能啊,只是普通的达达肉而已,还没听说过谁吃了能促进长头发的。”

  一阵风扬起,卷起了陆小飞的发丝,一时间无数根发丝糊在了陆小飞脸上,乱飞着,不少还吹进了他的嘴里,陆小飞赶紧将它们吐出来,这种被发丝缠住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尤利卡见此,从他的随身空间里拿出了一条约十厘米长的齿状短条状的物体,纯黑色,帮陆小飞将发丝全部捋至身后,将那东西环在了陆小飞那一束发丝上。

  “这是什么东西?”

  陆小飞努力转头往自己身后看去,看尤利卡到底在搞什么鬼。

  尤利卡不急不慢地解释,手上的动作不停下:“黑色发齿鱼,它会帮你固定好头发,保证又舒适,又不会松掉。”

  ……把鱼绑在头发上做发带?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好吧。

  陆小飞将捆扎好的头发捧至眼前,戳了戳上面那一条干巴巴的完全不像鱼的条形物体:“这鱼是死的还是活的?”

  尤利卡笑:“自然还是活的。”

  刚刚亲手触碰到陆小飞的发丝,停留了较长的时间,尤利卡已经感觉到了上面残留的魔力气息。

  是……谷诺留下的。

  看着陆小飞一脸好奇地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和发齿鱼,尤利卡收起了眼底的一丝嫉妒,埋入心里。

  “还好没有什么异味,好像是挺好用的。”

  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怪异,陆小飞勉强接受了这种类型的发带。

  将发齿鱼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没有任何鱼腥味,或者其他味道,他也试着扯了扯几小缕头发使自己的头发变得不整齐,没想到,没过多久就又恢复了原状,看得出这鱼肯定是有强迫症。

  “它每天吃什么啊?”

  既然是活的,那就还是生物范畴,总不可能一天到晚待在头发上不吃不喝吧?咦……会不会排便?陆小飞嫌弃地想到这一点。

  尤利卡耐心地解释:“它只需要吸取一点点水分就能活很久,不要让它太长时间都接触不到水,就可以了。”

  陆小飞捂住肚子:“果然还是好饿,尤利卡,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赶紧带我去填饱肚子,再饿下去,我觉得我都可以得道升仙了。”

  从镇上的餐馆出来后,原先还一副有气无力模样的陆小飞,又恢复成了生龙活虎的少年,开始好奇地打量周围的建筑和景观。

  说实在的,这里的样子看上去还蛮有模有样的,充满了异域风情,又给人一种,自己只是置身于一条仿古的影视城里,带着点熟悉的感觉。

  总有种自己在哪里见过这种类似风格的即视感。

  街上来往的魔族人并不多,个个看上去就跟普通的人类没什么区别,陆小飞想起,之前好像有个红发的魔族人可以露出魔角。

  陆小飞有些兴奋地问尤利卡:“尤利卡,把你的角露出来给我看看好不好?”

  站在街道中央,尤利卡被陆小飞突如其来的请求说懵了:“脚?”

  为什么要在这种场合露脚?尤利卡有些为难,但是陆小飞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只好点头同意,不过他选择将陆小飞拉到了房屋与房屋之间的角落小巷里,有些不情愿地脱下了靴子,伸出了脚丫子。

  ……

  迷之尴尬沉默的气氛。

  陆小飞捂脸,从指缝间还是看到了尤利卡白嫩嫩的小脚丫,天,他这是被尤利卡当成对足部有某种癖好的人了?

  原来在尤利卡心里自己是这种人吗……

  “我说的是角,就是那个红头发的,昨天露出来的,他额头上本来没有那两个角。”

  陆小飞赶紧解释,指着自己的额头两边的位置。

  尤利卡反应过来,柔美的脸上泛起红晕,赶紧将自己的靴子穿好,慌张到结巴:“原,原来……是,角啊。”

  长得好看就是任性,尤利卡脸红的样子,连他这个男人看了都觉得心里砰砰跳的,陆小飞默默捂住胸口。

  自己的身份在魔族也不是什么秘密,虽然有些黯然,尤利卡还是说了出来:“尤利卡不是魔族人,没有角。”

  “诶?”

  陆小飞看着尤利卡,魔王的心腹原来不是自己魔族的人?

  尤利卡低着头,黯然地说着:“尤利卡的父亲,一位是魔族人,另一位是幻族人,生尤利卡的时候,尤利卡体内的幻族基因比较强势,所以,是幻族人。”

  总感觉自己要是继续问下去,比如为何尤利卡是幻族人,却不去幻族而是留在魔族,会被自己问出一些不好的事情,陆小飞挑了个不关尤利卡隐私的问题。

  他问:“你们怎么区分三族的人,什么魔族,什么幻族的,我看你们都长得一样啊。”

  都是普通人类的外表啊……三族的人站在自己面前,自己绝对分不清哪个是哪族人。

  尤利卡将自己头上的幻须显现了出来,头顶中间长出两根手指粗细的须线,向上延伸后向下弯折垂下,跟尤利卡的发色一样的颜色,偏淡的紫色。

  ……

  好想笑!但是要忍住。

  陆小飞憋得辛苦,许久才出声赞叹:“这两根呆毛还是……挺可爱的。”

  完全要忍不下去了好么,这个世界的造物主到底什么品味啊,哈哈哈哈。

  “呆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