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12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尤利卡动了动自己的幻须,垂到眼前,拿手轻轻抚摸着,喃喃重复着从陆小飞嘴里蹦出的陌生词汇。

  看着尤利卡一本正经地玩着自己的幻须,看上去弹性还很不错的样子,一抖一抖的,陆小飞在自己破功前,赶紧制止了尤利卡一本正经的卖萌行为。

  “你还是收起来吧,这里是魔族地盘,你一个幻族人在这,想必不容易。”

  从尤利卡先前提到的历史来看,即使到了现在,三族间大部分人还是存在隔阂的吧?

  尤利卡收起了自己幻族人的象征,顺便告诉陆小飞:“其实从名字上就可以大致判断出,对方是哪族的子民,只要对方说的是自己的真名。”

  尤利卡带着陆小飞离开了那个角落,一边走一边小声地解释:“三族经协商定下过规矩,幻族人名字一定要三个字,魔族人是两个字,灵族人是一个字,而且风格也迥异,基本上一听就知道是哪族人了。”

  简单粗暴的区别方法,赞一个。

  尤利卡向陆小飞介绍着陆小飞感兴趣的魔族建筑,偶尔,还是会有相遇的魔族人跟尤利卡打招呼,虽然大部分魔族人看上去都不是很想理尤利卡的样子。

  尤利卡这么温柔、讨人喜欢的人,都被这么冷淡对待,看来崖下的魔族人真的很是讨厌除自己魔族以外的人啊。

  迎面走来一位穿着破旧连帽服饰的中年男子,微微低着头,陆小飞没有特别注意那人的长相,匆匆擦身而过的时候,陆小飞明显感觉到了头皮被几根发丝扯动,疼!

  陆小飞转向那人,那人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拽到了陆小飞的头发,低低说了声抱歉,就快步离开了。

  陆小飞揉揉被扯疼的地方,继续跟上尤利卡的步伐。

  尤利卡关心地看着他:“怎么了?”

  陆小飞摇摇头,笑道:“没事没事,被人不小心扯到了几根头发而已。”

  尤利卡抬眼,刚才擦身而过的人,有点熟悉的感觉,却想不起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是想学其他大大一样搞个好看点的简介,结果看代码操作感觉头好晕,最后只把专栏稍微搞得花哨点了23333。

微博名就是专栏名,专栏那也设了传送门,么么哒,有一些不适合在作者有话里说的话都发在了微博上,比如更新安排啊什么的。

  ☆、毫无进展

  干净到没有长一株植物的崖壁上,白银飞快地向上爬行着,直至到达魔王的宫殿,一溜烟地滑进了谷诺所在的寝殿里。

  谷诺早就感知到白银回来了,伸出手,让白银顺着他的手臂爬了上来,一圈一圈绕在谷诺手臂上,看着自己的小宠物。

  白银摇着三角形的脑袋,一副邀功的模样。

  谷诺问它:“在我昏迷过去的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你看到了吗?”

  白银吐了吐蛇信:看到了。

  “将你所看到的都跟我说一遍,我要所有细节,不要有半点遗漏。”

  谷诺点了下白银的脑袋,轻轻逗弄着这只自己从小养到大的宠物。

  白银点点头,扭动着滑溜溜的身躯,盘在谷诺的腿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谷诺此时正半坐在自己的黑色石床上,半曲着一条腿,手搭在上面,白银盘在那条曲起的腿上,抬着头。

  陆小飞掉落下来的时候,因为砸到了谷诺,加上囚龙山顶那块平台原本就巴掌大点,俩人直接一起从平台上滚落了下去,白银虽然赶紧蹿出去,想卷住谷诺,但是奈何出手还是不够快。

  所以白银就显现出了自己真实的模样,一条身上缠绕着一圈圈白色纹路的黑色巨蛇,气势威严地张开了巨口,猛地跳了下去,卷住了谷诺,一起落了下去,它虽是高阶魔兽,可是,并不是会飞的种族啊!

  不过幸好,它皮糙肉厚的,勉强做个帮主人垫背的,还是绰绰有余。

  下落途中,白银想用自己的尾部勾住陆小飞,但是试了好几次,蛇尾都触碰不到陆小飞,而它也注意到自己的主人此时正处在昏迷的状态,无法帮上忙。

  之前开启空间法阵就已经消化了谷诺太多魔力和体力。

  焦急之时,一条巨龙猛地出现,从下面的森林之中一飞冲天,迅速地接近白银、谷诺和陆小飞现在的位置。

  巨龙的背上有人,那个人接住了陆小飞。

  白银带着谷诺摔落到在地上,扬起一阵灰尘,四散开来。

  因为自己帮谷诺挡了下落的冲击,所以谷诺安然无恙,白银放开了谷诺,望向还在天空盘旋,迟迟没有落下的巨龙。

  白银试着与对方交流,与那只傲骨龙,但是对方只是冷傲地瞥了白银一眼,丝毫没有落地的打算。

  再过了一会儿,似乎是傲骨龙身上的男人下了命令,傲骨龙低低地贴近地面,陆小飞被扔了下来,正好滚落在谷诺身上。

  振翅,傲骨龙用鼻息喷了白银一脸,然后嘴角裂开一个弧度,带着一丝坏笑,飞高了。

  白银竖起自己红色眼里的黑色瞳孔,追了上去。

  因为对方会飞,白银最后还是追丢了他们,只好返了回来,身体也缩成了小蛇的模样,它原本是想和陆小飞打个招呼,沟通一下,谁想陆小飞一看见它就吓得跑走了。

  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它讲了,陆小飞刚跑走不远,谷诺就清醒了过来。

  谷诺静静地听完了白银的话,低喃:“幻族的傲骨龙怎么会在这里,你确定那人身上是魔族人的气息,而不是幻族人?”

  白银:确定。骑在傲骨龙背上的人全身都是魔族人的气息。

  谷诺陷入了沉思。

  会是谁?为何正巧待在囚龙山下?知道自己那天会在那里的只有闇达、尤利卡和莱斯。

  最重要的一点是,幻族的幻兽是不会轻易接受其他两族的契约,因为属性冲突,除非对方强过自己,令它心服口服,而傲骨龙是幻兽里最难驯服的一种,这个魔族人怎么能够控制得了傲骨龙?

  寝殿恢复了往常的沉寂,只有白银会偶尔发出“咝咝”声。

  尤利卡带着陆小飞来到了接近村镇外围的一户人家,住着一位看上去已经很是年迈的老爷爷,安奇。

  老爷爷似乎很是喜欢尤利卡,热情地招待了俩人。

  注意到陆小飞的黑发,又是生面孔,老爷爷欣慰地对尤利卡笑道:“挺好,挺好,希望你们俩能生个大胖小子。”

  正在喝水解渴的陆小飞一下子将水喷了出来,尤利卡也赶忙解释陆小飞不是自己的伴侣。

  “真的不是?”

  安奇失望地看着陆小飞,对尤利卡说:“你带着黑发族人来见我,我还以为是要向我介绍你的伴侣。”

  尤利卡却在意着安奇话里的一个点,安奇没有瞧出陆小飞不是魔族人。

  这也是自己一直疑惑的地方,昨天和陆小飞在一起时,陆小飞身上没有任何一族的气息,更没有一丝魔族人的气息,但是今早的再遇,尤利卡就感受到了陆小飞身上散发的淡淡魔力,虽不浓郁,但是一直存在。

  如果只是因为谷诺曾对陆小飞施用过魔力,这么久了也早该随着时间淡下去了。

  在外的时候,很多情况下大家都会掩藏自己的气息,但是这里是魔族地界,魔族人在这根本不会刻意去隐藏魔族人的气息,所以安奇自然而然地认为陆小飞是个魔力很弱的魔族人,因为那气息实在是有点微弱。

  陆小飞看着耳边垂下来的几缕碎发,默默嘟哝:“搞什么,不就是黑色头发么,动不动就要我去生孩子是闹哪样……”

  安奇跟尤利卡讲了些最近村里发生的事,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而已,尤利卡听得认真,陆小飞在一旁无精打采,都要无聊地睡过去。

  见天色渐黑,安奇也不再多做挽留,和尤利卡道别,特意小声嘱咐了几句,大意不过是什么尤利卡也不小了,也是时候找个伴侣了之类的。

  一旁的陆小飞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安奇说的话,在走远了一些后,笑着说:“原来你们这里也会面临被催婚的问题啊,我还以为你们不会在意这些。”

  尤利卡怔怔地张张嘴,略带苦涩:“两个人,总好过一个人孤独的生活着。”

  夕阳西下,映地天边红红的,晚风徐徐地从后面吹来,陆小飞看着尤利卡的侧脸,觉得魔王大人真没眼光,这么一个大美人留在身边也不知道下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