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14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陆小飞是知道此行前去灵族是有事要去解决,原本以为只是灵族和魔族之间只是找个理由准备聚个会,交流交流两族之间的感情,毕竟尤利卡来找自己说的时候讲的那么轻松,还要带上自己这个纯粹是去玩的局外人。

  现在看来,还真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去解决?这种情况,带着自己,不好吧?

  陆小飞一边思索着事情,一边注意着比若身旁的初禾,那孩子一脸的不情愿,但是在父亲和谷诺面前,明显收敛了许多。

  一个仆人领着一辆豪华的马车走到了门前,谷诺显然不爱和人说话,看到马车来了之后,跃身进了车厢里,又掀开帘子,对陆小飞伸出了手。

  出乎意外的,这么有绅士风度,可惜自己并不吃这套,毕竟自己又不是弱到连马车都上不去,陆小飞走到车旁,虽然动作不是很雅观,但好歹是上去了。

  谷诺缩回手,目光扫过外面那一帮目瞪口呆的围观群众,不悦地放下了帘子。

  不过是伸了一下手,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吗?都怪闇达,让他上马车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帮陆小飞一把,来表现自己的体贴。

  陆小飞看着谷诺那隐隐透着不悦的表情,以为他是在生气自己刚刚驳了他的面子,毕竟魔王大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自己示好,自己却没有接受。

  默默挪动位置,远离了谷诺,暗暗苦恼自己刚才为什么不接受谷诺的好意,明明不过是举手之劳,失策,这是失策。

  让谷诺帮自己上车是有点不自在,总比现在气氛尴尬要好吧。

  初禾小声问比若:“爹,那个人是谁啊?”

  比若也疑惑,他从未见过陆小飞,不知道陆小飞的身份,但是看谷诺对其的态度。

  叮嘱自己的儿子:“看得出来我们的魔王对他态度特殊,你一路上可要注意点,别冒犯了人家。”

  初禾“嗯”了一声:“这点眼力见我还是有的,况且,魔王大人就在一旁,我哪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说到出格的事情,比若就想起初禾犯下的事,瞪他,斥责:“你还敢说,要不是你惹出这些事,还需要我们魔族的王亲自去灵族一趟吗?你给我安分点,知道吗!要是让我知道你再给我意气用事,添麻烦,我就打断你的腿,省的你出门。”

  初禾冲他努努鼻子,在车旁询问了一声,待征得谷诺的同意后,才钻进了车厢,默默地坐在了一旁,不引人注意的,好奇地打量着陆小飞。

  仆人坐在车厢外,拴着的两匹火蹄马听其号令,开始狂奔起来,一边朝前奔跑一边缓缓升空,朝着北边进发。

  谷诺自进来后,就安坐在那闭目养神,陆小飞把视线转向刚进来的初禾,视线相对,微讶挑眉,再对视几眼后,俩人同时移开了视线。

  陆小飞开始盯着车里的一处花纹看,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察觉到马车很是安稳,毫无颠簸的感觉,有些好奇地掀起车厢上轩窗的布帘,看向外面。

  只瞧了一眼,陆小飞“唰”地坐回原位,放下布帘,惊魂未定。

  飞得这也太高了吧,他还从未在这么高的距离下看向地面,就算没有恐高症,只看了一眼就吓得头晕了。

  车厢里一度陷入静谧的氛围,三个人各怀心思,安静地坐在里面,直到……陆小飞的肚子打破了这份宁静。

  谷诺睁开眼睛,望向出声的地方,陆小飞捂着的肚子。

  莫名尴尬,陆小飞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一下,弱声弱气问:“天都黑了诶,你们,不饿吗?”

  初禾实诚地摇头:“我不饿。”

  谷诺凝视着陆小飞一会儿,陆小飞的肚子再次咕咕作响,出声:“我没带食物。”

  初禾闻此,也乖乖地告诉他们:“我也没有带。”

  在这个世界,越是厉害的强者,口腹之欲就越淡,比如谷诺,基本就不需要用食物来维持生命机能,而初禾,虽做不到向谷诺那样完全不需要食物的境地,但也是能够好几天都不用进食的。

  这次去往灵界,按照火蹄马的速度,两天就能到达灵族地界,所以他就没有准备粮食出门,却没想到,和魔王大人一起的却还有个魔力甚弱的人存在。

  谷诺出声命令赶车的仆人:“停下马车,先回地面。”

  火蹄马停止前进,缓缓降落回地面。

  等到了地面,谷诺丢下一句“别乱跑”,就消失在三人面前。

  原本打算让仆人前去找寻食物的初禾愣在当场,傻傻地看向陆小飞。

  天哪,能让魔王大人二话不说就亲自出马去寻觅食物的人,明明弱的让自己都感觉不出他身上的魔力气息。

  越发好奇这个人的身份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才知道,写好的文直接复制黏贴上来,发表出去后晋江会自动排版,段落前会自动空两格。

心情无以言表……

之前因为黏贴上来看到都是没有段前空格的,我都是自己再手打一遍空格。

泪奔……

  ☆、吃瓜群众

  夜晚,森林深处传来魔兽的嚎叫声,谷诺、陆小飞和初禾三人围坐在火堆旁,比若家的仆人则守在马车旁照顾着两匹马儿,似乎是在和它们交流。

  肥美的达达魔兽已经被烤的外焦里嫩,冒着馋人的香气,临时被任命为“伙夫”的初禾将达达魔兽最滑嫩多汁的大腿肉用刀割下,递给了陆小飞。

  虽然达达魔兽生前那一副可爱的模样让陆小飞觉得有些不忍心吃它,但是现在都已经烤成熟肉,自己又的确饿得要死,就把那一丁点的同情抛之脑后,满足地享受起独属于这个世界的美食。

  陆小飞的吃相实在是显得太津津有味,初禾突然也觉得自己的肚子开始空了,默默也挑了一部分的肉开始大快朵颐。

  唯有谷诺还保持着无动于衷的表情,微微后仰,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随意放在曲起的膝盖上,仰望星空。

  火苗散出的光映着他的脸,晦暗莫名。

  陆小飞一边抹掉嘴角沾上的肉汁,一边不经意抬眼看向谷诺,而谷诺似乎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眼眸微动,对上陆小飞的视线。

  白发随风微动,只是随意地不带任何感情的一瞥,陆小飞突然觉得自己的脸颊泛起了一股热度,赶紧低下了头,不再看向谷诺。

  唔,为什么会因为对方一个帅气的动作就脸红了啊?

  可是,刚才那一眼真的好惊艳。

  狠狠咬下一大块肉,嚼了起来,妄图用食物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冲淡泛起的情绪。

  谷诺却没有收回视线,就这样看着明显因为羞涩而不愿与自己对视的陆小飞,心里也在纠结着一个问题。

  这个人身上就没有一丝一毫能吸引自己的魅力,除了他那异世界人类的身份,要让自己对这样性格、能力都毫无出彩之处的人有感觉,连他自己都觉得那是绝对是不可能的。

  一旁的初禾看着气氛莫名开始诡异的俩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点什么,又说不出是什么,异常纠结。

  等陆小飞吃饱后,谷诺早已经回到了车上,看来是想连夜继续赶路,陆小飞倒是不介意,毕竟马车很稳,并不影响睡眠,就是……总不能坐着睡觉吧?

  眼看着初禾也闭上眼睛,呼吸逐渐沉稳,想必是进入了睡眠状态,明明还端坐着,这样真的能睡着?

  陆小飞耸拉着眼皮,双手托着脑袋,半睡不醒的,想睡又无法入睡,换了个姿势,倚靠在车壁上,时不时因为支撑不住而点着脑袋。

  他们是怎么能一边坐的那么端正,一边睡得这么安稳?他们俩是真的睡着了?陆小飞精神萎靡地瞄着初禾和谷诺。

  好困,如果自己直接趴在座位上,也没事的吧?实在支撑不住,陆小飞选择了不顾形象地侧躺在座位上,稍微蜷缩起腿和身体。

  果然这样睡觉才舒服啊,陆小飞迷迷糊糊地想着,用手掌遮着双眼,进入了梦乡。

  谷诺缓缓睁开了眼睛,挥手,车里照明的灯具里的火焰苗逐渐熄灭,车里陷入了黑暗状态。

  一夜好梦,陆小飞睡醒,坐起伸了个懒腰,用这样的姿势躺了一夜,果然身体会有些僵硬,不太舒服,需要伸腰来疏通疏通僵硬的骨骼,可是左手伸出去的时候,似乎碰到了人?

  转头看向左边,意外地看见谷诺就在自己旁边,他不是坐在自己对面的吗?低头目测俩人之间的距离,他的脑袋就在谷诺大腿上方。

  难道自己昨晚是枕着对方的腿睡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