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16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问初禾:“这是什么?”

  初禾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出了自己心里一个很大的疑惑:“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家,看你对很多东西都一脸惊奇的样子。”

  “的确是没离开过家……”

  陆小飞怀念起自己在地球的时光,那时的自己怎么可能会想到自己会离开地球,他连国门都没有出去过!

  得到这个意料之中的答案后,初禾用手指轻弹一个绒球,让它飞到了陆小飞眼前。

  然后介绍:“欢庆子,欢庆树结的果子,需要外界的力量才能打开外壳,释放出里面的种子。这种树只有灵族才有,按照他们的习俗,有人成婚了才会切开大量的欢庆子来庆祝。”

  所以,这就是现在人们为什么这么激动和开心的理由,原来是有人在办喜事。

  也就是说,又有两个男人在一起了。

  哈,祝他们百年好合,早……早生贵子?

  陆小飞听出初禾说话的时候,一股子落寞的味道,再想到此行的目的,似乎只有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你犯了什么错,都扯上两族关系了,听上去好像很严重。”

  初禾一愣,提起嘴角苦笑一声:“你还真是什么事都不知道,就算是生活在崖下,也不必对外界的事都一无所知吧?”

  陆小飞无言以对,自己才来几天,如果就能知道这个世界的许多事情,那才是最奇怪的好吗?

  讲真,到现在为止,他还有种云里雾里的不真实之感,幸好,他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一旦接受了这个世界的设定,就这样待在这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没做错事。”

  初禾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就没有再说话,俩人就这样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景色。

  也许是吹够了夜晚的凉风,对初禾道了声“晚安”,陆小飞关上窗,准备入睡。

  初禾失神地捏着绒球,看着窗外的某处建筑,他知道,在这里是根本看不到他想要看的那栋建筑,一想起之前发生的事,心里闷闷的,即使宿那般对待他,他的心里都无法因此去责怪宿。

  毕竟宿是灵族人,说出实话的话可能就会被梧家的人报复,很难在灵族安稳地生活下去,而且一看就是宿的养父不让他说真话,也不能全怪宿。

  这一切他都能理解。

  只希望这次魔王亲自出马,能够把事情一次性解决掉,不要再让梧家找自己家的麻烦了。

  初禾也关上窗户,躺在床上休息。

  次日一早,一行人继续出发赶往灵族王宫,到达的时候,灵族的王,游,在他们到达王宫的门口时,就立刻出现在三人面前。

  灵族的王宫颇有世外桃源的感觉,小桥流水,不知从何处流过来的溪水缓缓流淌在卵石之上,走过桥,一片茂密的竹林围成了一圈。

  所谓的宫墙就是一层竹子?

  要不是那块巨石上写明了是灵王宫,谁会想到这里会是王宫,跟陆小飞脑海里想象的百丈城墙、亭台楼阁完全不同。

  谷诺的魔王宫,好歹还有点作为一个王居住的王宫该有的气势,灵族的王宫,根本就是一座可供游客观赏的精致别院,谁都可入内的感觉。

  游看上去心情不错:“昨天晚上就感应到你来了,你不是一向喜欢速战速决吗,怎么过了一夜才来?”

  谷诺对游这个王还是很有好感,态度没有那么冷淡:“既然知道,人呢?”

  游低头一笑,对谷诺直接的行为显然是无奈,侧身:“他们早就到了,在等着你们。”

  好奇地瞧了谷诺身后的初禾和陆小飞,游脸上带着温煦的笑容:“放心,有他在,那些人应该不会太为难你们的。况且。”

  游看着谷诺,一边领路,一边说,“古长老听到消息,知道是你亲自过来,也跑来掺了一脚,想必会提出什么条件,以此来交换帮你们解决梧家的麻烦,不妨考虑下?”

  初禾无语地看着笑得温柔的游,灵族的王竟然一点都不向着自己族人,反倒帮他们几个魔族人说话,将那边的打算就这么告诉他们?

  提到灵族人古长老,谷诺已经猜到会是什么条件,谢绝了游的好意:“还是算了。”

  还记得之前提到过的莱斯吗?古会提出的条件,就是跟莱斯有关。

  游继续卖自己的族人,完全不顾忌自己的身份和该有的立场。

  “枯的目的无非是想维护梧的形象,加上本来就跟比若有些陈年恩怨,所以借着这件事就将事情闹大了。我听他们说,他们想要初禾承认他撒了谎,还要比若杀了他养的那只雷狼当做惩罚。你也知道,两族冲突这件事可大可小,这次,他们可是直接打算不给魔族面子。”

  谷诺冷哼:“你就不管管他们?”

  先不说要初禾承认莫须有的事,谷诺相信他根本就没有说谎,让比若杀了他家那只视若珍宝的雷霆雪狼?估计比若宁愿谈判破裂,与灵族来一场正面战斗对决。

  要不,自己就不进去了,直接回魔族好了,让闇达通知灵族,魔灵两族关系破裂。

  爱打不打。

  “我就是个花瓶,哪有什么实权。”

  游完全将自己置身事外,看到自己的贴身仆人正在往这边跑来,泄气,停下了脚步:“那我就送到这了,谈完了之后,要不要留在灵族玩几天?”

  谷诺想了想,点头:“好。”

  游笑着离去,当然,是往另一个方向飘移,躲开了自己的仆人。

  陆小飞低声问初禾:“他是谁啊?”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游。

  初禾有点更加无语了:“你有点常识好不好?在灵族,拥有一头金发的还会是谁!”

  陆小飞眨了下眼,老实交代:“对你们这个世界,我的确没有常识这种东西。”

  “灵王,游。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大的,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初禾小声抱怨,解释着,“灵族的王是天选的,当旧王觉得该找新王接替之后,就会向他们信仰的灵兽凤凰进行天降仪式,七日之内,灵族里就会降生一位金发的婴儿,那就是他们的新王。在灵族里,只有王会是金发,除非是新旧交替那段时间,否则不会出现两位金发灵族人的。”

  其实灵族和魔族都是按颜值选的王吧?陆小飞默默腹诽。

  等初禾跟陆小飞解释完,他们已经跟着谷诺来到了会议室内。

  谷诺看着梧的长辈,枯老先生,开门见山:“你觉得,灵族跟我魔族一战,谁更有胜算?”

  会议室里登时响起一片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枯老人抹着自己额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小心翼翼地问:“魔王这是不打算和解了?”

  完全没料到谷诺会如此不按套路出牌。

  “就是因为这么长时间都和解不了,我才会来。如果你们真的想和解的话,就拿出点诚意。”

  谷诺落座,看着众人。

  短短几句话,竟然反客为主。

  枯老人赶紧反驳:“这句话应该是我们灵族问你们才对,你们魔族人无缘无故打伤我的侄子,就该由你们诚心诚意地来跟我们和解。”

  谷诺可笑地重复了枯说的这个词:“无缘无故?”

  “事情经过,宿已经亲口跟我们说过,当时他也在场,他当时并没有反驳,不是吗?”

  枯的拐杖敲了几下地面,微微倾斜指向初禾,枯嘴里的他,指的就是初禾。

  初禾隐忍着自己的怒气:“反正,我没有做错,像梧那样的人渣,只是被打一顿都算是便宜他了!”

  “梧是个好孩子。”一想到现在一切都是利于自己这边,枯淡定了下来,“反倒是你,嫉妒我家梧和宿的关系亲近,心生怨恨,将梧打成那副惨样,到现在他还只能待在宅子里养伤,不能下地走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