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18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朋友说:“不过,最近他好像经常带宿出来。也难怪,毕竟宿的名声在外,比起他家那个脾气暴烈的信小子,大家都更愿意看到宿美人。”

  初禾按捺住自己狂跳的心脏,耳朵里已经听不清朋友在说什么了,满眼的,只有乖巧跟在父亲旁边的宿。

  宿跟人打招呼的时候会微微一笑,光是这样远远地看着,初禾就感觉自己被那笑容摄去了所有的魂魄。

  朋友似乎注意到了初禾的失态,用手挡住了初禾的视线,晃了晃,戏谑:“看傻了?哈哈,宿虽然漂亮,可惜身体太弱,无法修炼灵力,可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啊。”

  初禾白了自己好友一眼,安静地待在角落,默默注视着宿。

  因为玖跟其他长辈聊起了灵族事务,不便让宿在场,玖就让宿自由行动,可以跟其他族人多进行交流,但宿习惯了一个人安静待着,便走到了静谧的阳台处,有些无聊地倚靠在围栏上,看着夜色。

  聚会上一直注意着宿动态的,可不仅仅只有初禾一个,见宿现在独自一人,都纷纷有所行动,涌向阳台。

  一时间,阳台挤满了青年人。

  还没来得及行动的初禾看着水泄不通的阳台,扶额:“要不要这么夸张。”

  好友往那个方向瞄了一眼:“习惯就好,美人嘛,到哪都是众星捧月,更何况,还是单身的美人。”

  初禾盯着自己好友的眼睛,认真地问他:“你对他就没有半点感觉?”

  好友一愣,实话实说:“那倒也不是,只是我对他啊,纯欣赏,至于想进一步交流,成为伴侣什么倒是真不感兴趣。”

  瞥了一眼初禾,对方还在望着阳台那个方向,朋友小声地说了一句,“最重要的是,我只做受,他那副模样,怎么可能是个压的住我的攻。”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初禾被好友直白的话语呛到,弯腰低头咳嗽,好友好心的帮他拍背。

  等初禾直起身子再看向阳台时,那边人已经散了,不见宿的身影。

  好友看他一直在寻找着宿的身影,好心提醒:“刚刚被梧带走了,今晚他是主角,况且这里还是他家,其他人哪敢跟他争。”

  “你不会真的对他一见钟情了吧?”好友意识到情况的不对,赶紧跟初禾讲明,“我劝你不要多想,玖可不是善茬,想娶宿,没有些家底,身份和地位之类的,他不可能同意。”

  初禾表情阴郁,问好友:“你这是在嫌弃我家穷?没身份,没地位?”

  “我可没说这种话。这里是灵族地界,在灵族人眼里,魔族人就是一群莽夫。玖绝不会将宿交给外族人的,你在他眼里就等同于‘没有利用价值’这几个字。”

  初禾觉得好友的话,有些不合情理:“你之前也说了,玖很疼爱宿,怎么现在被你说的,宿只是他的利益工具似的。”

  好友一脸理所当然地回视初禾:“对啊,疼爱和利用,这两者有什么冲突吗?”

  冲突很大好么!

  初禾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和好友继续争辩下去比较好,正打算转移话题,好友幽幽地跟他说了一句话。

  “再说了,他们又不是真有血缘关系的父子,玖这么限制着宿的自由,谁知道背地里,他们俩是不是真的只是父子关系。”

  初禾被好友大胆的猜想吓得喷出了嘴里的酒水,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好友:“你越说越离谱了!”

  好友叹息:“在灵族待久了你就懂了,比起灵族人,我还是更喜欢魔族人一些,至少你们单纯点,不会表面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

  “说的你自己不是魔族人一样……”

  好友摇摇头:“你不懂,我的内心,已经被灵族人的习性腐蚀掉了。”

  “那我可以跟你绝交吗?”

  “不要这么无情嘛,至少对你,我不会撒谎。”

  好友看着初禾,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  噫,这么肥厚的一章,我自己都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金玉其外

  “有点闷,我出去透透气。”

  正跟其他人闲聊的好友只来得及看到初禾离开的背影。

  初禾走出了大厅,随意地靠在院子一棵树的树干上,心情有些复杂,闭上眼睛,呼吸着比屋子里略清新一点的空气。

  身后的林子里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初禾循声看去,刚好和宿面对面擦身而过。

  只是匆匆对视一眼,初禾还是看清了宿脸上的泪痕和惊慌的表情,见宿已跑走,转而看向林子深处。

  梧一边慢悠悠地走出林子,一边不爽地嘀咕:“不就是亲了一下,反应至于这么大吗。”

  轻揉自己被扇的左脸,抬头,看见某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更加不爽:“你怎么在这?我可不记得我有邀请你来。”

  因为两家父辈的恩怨,梧还是认识初禾这张脸的。

  初禾大致猜到了是梧对宿做了不好的事情,怒火中烧,一把拎起梧的领口,质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关你什么事?给我滚开。”

  梧态度恶劣的想要拍掉初禾的手,第一下没成功,只好双手齐上阵。

  梧怒道:“给我放开你的脏手!”

  初禾凑近了梧,居高临下,不容拒绝的语气:“去向他道歉。”

  梧扯了扯嘴角,留给初禾一个轻蔑的弧度:“你算什么东西,这里可是我家,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脱离了初禾的禁锢,梧白了他一眼,准备回大厅。

  初禾想起宿的表情,将梧一把拽了回来,拖进了林子。

  “你干嘛?喂,放开我!”

  初禾捂住梧聒噪的嘴。

  然后?然后他就一不小心,把梧打成了重伤……

  事后初禾也有点后悔,早知道当时下手轻点,都过了这么些年,他原以为梧的实力能有所进步,却没想到……唉。

  灵族人果真懈怠,全靠拿嘴皮子在那吹嘘实力了。

  初禾不声不响地回到聚会大厅,找到自己好友,将他拉到一旁。

  “你等会儿,提醒他们去找下梧。最好,你记得去外面的小树林里逛一圈。”

  小声在好友耳边说完这两句话,初禾就又默默潜了出去。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你?”

  好友没来得及拉住初禾,只能看着他消失在自己视线内。

  捋着自己鬓边几缕红色碎发,自言自语:“你又给我惹了什么麻烦啊……”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初禾应该已经走远,好友貌似不经意地,跟身旁的人提起梧:“今晚聚会的主角呢?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见人影,我还想跟他聊聊呢。”

  路人甲:“他不是带着宿出去了吗?估计俩人正花前月下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