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19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路人乙:“宿刚才已经回来了,喏,那边一圈围着的不就是宿吗。”

  那个方向,的确围着不少人,中间就是瞩目的宿。

  初禾好友做低喃状,其实声音并不低,刚好能让周围的人听清:“这是出了什么事吗?宿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啊。”

  以此为涟漪,逐渐引起骚动,等大家找到梧时,这个可怜的家伙,已经昏迷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好久了。

  初禾好友在外围,看着梧的惨状,头疼。

  希望他们不会知道初禾是自己带进来的。

  玖看着自己儿子那藏不住任何心思的不安眼眸,确定没人注意他俩后,低声问宿:“你知道这是谁干的?”

  宿点点头,又马上摇头:“知道长相,但是不认识。”

  玖沉思,最终决定先带宿回家。

  “哥。”信在窗口看见玖和宿回家,冲下楼,注意到玖的脸色不好,登时收了声,语气不似之前欢快,平淡问候一声,“父亲。”

  玖瞥了一眼他,下令:“回你自己房间去。”

  信担忧地望向自己哥哥,宿给他一个安抚的笑容,用口型告诉他:我没事,你先去睡吧,不要惹父亲生气。

  信犹犹豫豫着上楼,回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玖带着宿到自己的书房,坐下后,抬眼看着拘谨地站在几米开外的宿。

  “过来。”等宿走近了,玖才继续说,“今晚你在离开我身边之后,都发生了什么,讲一遍,不准有任何遗漏。”

  宿只好照做,提及梧带他出去:

  因为当时想和自己聊天的青年族人太多,无奈之下,宿选择了其中一位单独聊天,和其他人同样想接近自己的梧。

  毕竟这里是梧家,选其他人中的任何一个都会引起剩下的人不满,而梧,就算有人不满,也会看在聚会主角的份上,不会当场为难自己。

  周围的人渐渐散去,宿对梧歉意地笑笑。

  梧提议:“如果你不喜欢这里的吵闹,我带你去个地方吧。正好我也应酬的有些累了,顺便一起散个步?”

  宿看着满是人的大厅,点头同意:“好。”

  于是俩人就从不高的阳台上,越过围栏跳了下去,慢悠悠地并肩散步,梧还给宿讲了一些趣事,渐渐的,宿也就没了防心,觉得梧这个人还不错。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林子深处,宿觉得离大厅太远不好,想跟梧说可以回去了,梧却突然拉起宿的右手,将他按在树上,在宿还未明白发生何事时,低头强吻。

  反应过来的宿推开了梧,扭头准备走人,梧从背后抱住了他,深情告白:“我真的很喜欢你,从今天开始我就成年了,我可以……”

  宿反抗:“抱歉,我不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谢谢你的抬爱,但是我对你,还没有那种感觉。”

  梧将宿转了个身,完全不想听宿拒绝的话语,低头欲再吻,宿抬手就是一巴掌,趁着梧愣神,赶紧跑开。

  用手背狠狠擦着嘴唇,想起这些年自己不知道受过多少这样的委屈,宿的眼泪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在林子的边缘,意外地与一个人对视了一眼,宿慌忙地擦干眼泪,跑向大厅,在门口停下,将眼泪的痕迹全部消除后,才收拾好情绪慢慢走了进去。

  虽然他自认为掩饰的很好,还是被人看出来他的情绪不对,一堆貌似关心他的人围了上来,再次将自己的身边围得水泄不通。

  这么多年早已应该习惯这样的处境,可宿还是觉得不自在。

  之后,就出了事情。

  当时留在外面的只有梧和自己匆匆见过一面的男人,怎么想,都觉得第一嫌疑人就是那个人。

  听完了宿讲的经过,玖向宿伸出了手。

  宿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背对着玖,缓缓坐在玖的大腿上,看着窗外的夜空,以此来麻痹心里的不适感。

  玖将宿按向自己,好让自己能够在近距离下看清宿的脸,手掌从脸侧抚上宿的嘴唇。

  “真的亲到了?”

  明明和父亲平时说话的声音并不差别,宿却狠狠打了个冷颤。

  细若蚊蝇的回答声:“就,只是……只是碰了下……”

  玖的食指慢慢摩挲着宿柔嫩的唇瓣,脸凑近,顺着宿颈窝的弧度嗅着:“确定没有沾到他的味道?”

  “嗯!”

  从宿的喉间艰难地发出这一声肯定,因为玖的右手已经改为掐宿的脖子,暗暗用力。

  缓缓松开了手,重获呼吸的宿低头咳嗽了几声。

  “下次,别再走离我的视线范围内。”玖推开了宿,然后靠在椅背上,合上眼睑,“去睡吧,明天估计还得去趟他家。”

  “晚安,父亲。”

  宿缓缓退出了房间,关上门后,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估计就是因为明天还要去梧家解释今晚的情况,父亲才没有惩罚自己,若是以往的情况,这时父亲已经用皮鞭将自己的后背打得皮开肉绽。

  念及自己这么多年被打的伤痛,明明已经完全愈合,没有留下任何鞭痕的后背却在此刻隐隐开始泛痛,宿努力不让自己想起那些画面,拖着步子走向自己卧室的方向。

  打开自己房门时,听到声响的信立即开了门,看向宿。

  他俩的房间相邻着,很近。

  “哥?”信忧心地看着宿,迟疑地问道,“他……有没有打你?”

  宿回之一笑:“没有。”

  “真的没有。”看信一脸不相信的模样,宿转了个身,让信看清楚。

  进门前,宿问他:“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信呢喃:“睡不着。”

  每次父亲带着宿出门,他都睡不着,怕宿在外面受欺负,更怕回来后宿会被父亲责骂,甚至鞭打。

  今晚父亲回来时一脸严肃,肯定发生了一些事让他不快,让信很是担心宿,会不会又被打得几天起不了床。

  外人只看到了养父对俩人的好,却从不知道他们兄弟俩几乎是被玖从小打到现在,只是在俩人成年之后,因为时常要见外人,倒是不怎么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责罚俩人了。

  自己是如此,但是宿……明明平时父亲更疼爱宿一点,但是在惩罚上,宿受到的惩罚却更是比自己严重不知多少倍。

  尤其是最近的外出机会,明明都是父亲选择宿同行,回来后又总是对宿大发脾气,之前那次更是直接把宿打得疼晕了过去。

  “哥,今晚我想和你一起睡。”

  信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真挚地看着宿。

  犹豫了一下,宿侧身,好让信进来:“动作小点,别让父亲知道。”

  “嗯!”

  信开心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扑向了哥哥的怀抱。

  宿无奈:“这么大了,还像小时候那样粘人。事先说好,可不能抱着我睡。”

  信在宿胸前蹭啊蹭,撒娇:“只要靠着哥哥,我就能睡个好觉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