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20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有话要说:  orz现在的文案整体感觉还行吧?我就是觉得系统默认的字体太小了点,所以调大了些,感觉这样会舒服一些。原本简介的主要部分也调了色,可是看看效果,果然还是黑色清爽啊,又换回了黑色,嘿嘿嘿。

写完这章,突然觉得自己写得好严肃啊,说好的轻松走向呢……

  ☆、游园惊梦

  时间线回到现在,谷诺、陆小飞,还有初禾,正在灵族王宫的竹屋内,和一群灵族人对峙。

  呐,其实主要就是初禾全程在那辩解,谷诺当个冷冰冰的雕塑,偶尔插几句话,陆小飞一脸茫然地左看看,右看看,听双方谈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事。

  枯终于注意到了这个从一开始,就与他们格格不入的青年,问谷诺:“他是谁?”

  谷诺淡定回答:“随行人员,不用在意。”

  枯根本不信,如果真的只是普通的随行人员,怎么敢就这样理所当然地坐下来?连初禾都没敢直接落座在谷诺旁边,而是站着跟他们说话。

  但是谷诺不愿意说明这个人的身份,枯也只好将疑惑压在心底。

  谷诺抬手,制止了对方继续说那些条件,把目光投向坐在枯后面,一直没说话的灵族十长老之一,古长老身上。

  “我改主意了,让他们别再说话。”

  枯的那帮人面面相觑,古让他们都安静下来,有些惊讶,谷诺似乎知道自己待在这里的目的。

  他问:“吾王跟你说的?”

  谷诺不想再继续这场毫无意义的谈话,直接:“莱斯已经不在魔界,我无法把他交给你,但是,下次你们抓到他,我不会再干涉他的事。”

  枯若有所思,似在权衡,原本的目标是直接拿到人,如果谷诺说的是真的,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条件。

  比起初禾只是揍了梧一顿,莱斯在三个族里犯下的事不知严重多少倍,要不是因为他那特殊的身份,才一直被谷诺庇护着,到现在都安然无恙。

  现在看来,谷诺也是受够了自家总是闯祸的弟弟了啊。

  “魔王的意思,是否是说,从此刻开始,莱斯要是落在我们灵族手上,我们可以随意处置他,包括让他死?”

  死?谷诺皱眉,补充了一个条件:“留一口气。”

  古也很干脆:“好。成交。”

  枯的脸色很难看,但是碍于古的面子又不能当场发作。

  被这突如其来的诡异发展惊呆,初禾怔怔地看着谷诺的背影,眼眶里开始积蓄泪水。

  好感动,为了他,魔王大人竟然将莱斯殿下都卖了,原来自己在谷诺心里比莱斯殿下还重要。

  从今以后,他一定会誓死效忠魔王大人的。

  谷诺当然不是因为初禾所想的理由而下了这个决定,他只是嫌麻烦而已,而且,莱斯的确是需要得到一个教训。

  最重要的一点是,灵族能不能找到莱斯,还是个问题。

  “走了。”

  谷诺提醒了一声还在状况外的陆小飞,率先离开。

  屋外,灵王游静静地站在那里,身后是一群仆人,全部严阵以待,怕一个眨眼间,灵王又消失在他们眼前,跑去哪里玩了。

  游的心情似乎很好,毕竟刚刚遛着身后这群仆人到处跑,看着他们出糗的样子还是很有趣的。

  这些仆人,全部都是十位长老安排在他身边的,说穿了,其实就是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然后报告给各自真正的主人。

  见谷诺已经出来,游朝他挥挥手,以示告别。

  初禾家的仆人守着马车,还在外面等着他们。

  上车后,初禾被自家仆人喊住,从仆人手上接过一份精美的信封,被告知:在他们三人进去后,有个人将这个交给了仆人,希望他转交给初禾。

  信纸上没有标明是谁写的,初禾打开,看完信上的内容后,兴奋地整个人都在颤抖。

  陆小飞同情地看着他:这么年轻就得了帕金森综合症,真可怜。

  谷诺看着陆小飞,欲言又止,将抬起的手又放下,继续沉默不语。

  初禾实在是开心到憋不住,想跟人分享自己的喜悦,而这车上,能选择的唯有陆小飞,于是他激动地按住陆小飞的双肩,摇晃。

  陆小飞被他晃的有点晕:“出什么事了,把你高兴成这样?”

  初禾的眼睛完全亮了,抑制不住的喜悦:“他向我致歉,他果然是有苦衷的!”

  在信中,宿写明了,在上次的会面,因为某些不方便说明的原因,他撒了谎,为了让形势对梧有利。

  哈,被人说了一句“对不起”,至于开心成这样吗?

  陆小飞不是很明白,完全不能理解初禾的兴奋。

  初禾松开了按住陆小飞肩膀的手,将信按在自己胸前。

  一脸陶醉:“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一切,值了。这封信,我要好好保留着,以后每晚入睡前看一遍。”

  ……

  陆小飞捂脸,不忍直视初禾现在的表情,完全就是一个陷入爱河的傻小子。

  谷诺看着初禾手上的信,脑子里萌生了将它一把火烧成灰的想法。

  竟然因为来自宿亲笔书写的一封信,就值了这些日子以来两族之间的矛盾?

  在想法付之行动之前,谷诺还未动手,陆小飞突然抓住了谷诺的手。

  谷诺的视线转向陆小飞。

  陆小飞期待地看着谷诺,问:“我们是不是在灵族玩几天后再回去?”

  谷诺点头:“嗯。”

  “那我们现在就下车吧!我迫不及待想要看看灵族有什么好玩好吃的。”

  始料未及的热情,完全不似平常的陆小飞,他还没对自己这么热情过,谷诺想了想,同意。

  谷诺带着陆小飞下了车,而初禾和仆人则是先回旅馆了。

  看着马车驶离了视野范围,陆小飞抹掉了额头上的虚汗,内心暗暗说:你就感谢我吧,要不是我,你那每晚入睡前看一遍信的想法,就要永远实现不了咯。

  后面,一辆马车飞快地在路上飞驰着,谷诺看着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陆小飞,将他拉到一边,因为惯性,陆小飞的鼻子撞上了谷诺的下巴。

  捂鼻,疼!

  谷诺掰开陆小飞捂着鼻子的手,按照刚才自己下巴感受到的力道,很可能鼻骨会骨折,果不其然,一道鲜红的血液从陆小飞左边的鼻孔里缓缓往下流着。

  谷诺看他的眼神有点怪,陆小飞还不知道自己受伤了,不明所以:“怎么了?”

  陆小飞抹了一下鼻子下面的液体,瞳孔睁大,赶紧求助谷诺:“你会治这种伤的,对不对?”

  谷诺按住陆小飞的头顶,另一只手轻轻贴在陆小飞的鼻子上。

  一股暖暖的感觉过后,陆小飞摸摸自己的鼻子,还是好好的,捏一捏,没有任何痛意,就是大脑深处还在觉得鼻子那留有疼痛,有些小不舒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