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22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这种时候只能厚着脸皮编故事了。

  陆小飞挽上谷诺的胳膊,做亲昵状:“我们之前就是在这里认识的,故地重游,就进来怀念一下当年相识的场景。”

  结果对方一脸嫌弃地走开了。

  纳尼?为什么会一脸嫌弃?不应该是羡慕嫉妒恨嘛。

  还是谷诺将原因告诉他:“会来这里的往往都是不婚主义者,在他们看来,将另一半的人选固定下来,就等同于被人逼着自我了断。”

  果然不能理解你们这些人的思维方式,陆小飞放开了抱着谷诺的手。

  谷诺突然倾下身,在他耳边轻语:“你刚才说了谎,我希望,你不会对我说谎。”

  耳边一热,陆小飞觉得自己的耳根估计是红了,没有底气地回视谷诺:“我又不是爱说谎,刚才那种情况,不那么说的话,那个人会一直纠缠下去吧?”

  奇怪,自己的反应也太过了吧?刚才被谷诺舔到指尖都没有这么紧张。

  谷诺突然将手背贴在陆小飞额头,陆小飞像受惊的鸟儿一般躲开:“你干什么?”

  谷诺说:“你的脸,很红。”

  陆小飞摸了摸自己脸颊,果然很热,辩解:“这里太热了。”

  细风吹过湖面,泛起波澜,园里种满了花草,明明一片荫凉,会让人觉得闷热?

  陆小飞也知道自己说出的这个理由,可信度几乎为零,但是能有什么办法,他是真的觉得很热,用更直白一点的话,就是:燥热。

  “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

  陆小飞急匆匆地往外走。

  谷诺自然是看穿了陆小飞身上的异样变化,他之前可是明确说过让陆小飞不要进来,现在这个情况,可不能怪他没有事先提醒。

  “要是实在忍不住,就去解决,不要硬憋着。”

  陆小飞凌乱中……

  这家伙在说什么?没听懂,听不懂,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吧?

  陆小飞加快了步伐,想要快点离开这里。

  谷诺在一旁,嘴角能看出那止不住的洋溢出来的笑意:“我高估了你对情-欲的控制能力。”

  “你早知道这里有古怪?”

  陆小飞不敢置信地看着谷诺,既然早知道这里不能多待,为什么不告诉他?

  忘了,这家伙一直窥觑着自己,难保不是正盼着自己中招呢,自己怎么那么傻!

  “那些花的花香有催情的效果,这是常识。”

  陆小飞一下子激动起来:“常识,常识!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们世界这么多常识,我才来几天!”

  谷诺扶住已经显得有些站不稳的陆小飞,好心提醒:“不要太激动,那样药效更快。”

  “我[哔——和谐脏话内容]!你故意的是不是?我就知道,之前那么蛮不讲理,强行把我带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怎么可能会突然尊重我个人的意愿!”

  陆小飞气愤地想要推开谷诺的扶持,但是身体却逐渐脱离他自己的掌控,让他有点像是醉酒般的迷蒙感,百般挣扎却还是被谷诺牵制住。

  谷诺无奈地看着他:“你想太多了。不要激动,我没那个意思。一开始就让你不要进去。”

  谷诺在解释,而陆小飞还是处于“我不听,我不听,我不相信你”的状态里。

  多日来陆小飞一直故作镇定,许是因为药效和身体躁动的原因,被压抑在心底的惶恐不安找到了发泄口,一下子都爆发了出来,陆小飞拒绝着与谷诺有任何的身体接触。

  路上的行人被这边的吵闹吸引,视线纷纷投向还在拼命远离谷诺的陆小飞身上。

  现在无论自己说什么,对方都听不进去,那还是等他冷静下来后再解释好了。

  谷诺如是想着,干脆将陆小飞整个扛起,大步走向一边的旅馆。

  陆小飞捶打着谷诺的后背,挣扎:“放下,我叫你把我放下,听到没!”

  “啪”的一声,谷诺将一枚金币按在桌上:“一间房。”

  店主人见怪不怪,头也不抬地指指左边的楼梯:“上去左转第三间。”

  陆小飞还在吵闹,甚至已经用上他毕生所学的脏话来骂谷诺。

  大堂里的小厮看着谷诺扛着陆小飞消失在楼上转弯处,有些不安地问自家老板:“他好像不是自愿的,会不会是?”

  老板依旧低着头逗弄着自己的小宠物,随手弹了一下凑过来的小厮脑袋:“别人的事,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们开门做生意,只管盈利,不管客人间的私事。”

  小厮摸着自己被弄疼的脑门,还是觉得不安心:“这种事,还是你情我愿的好。”

  老板终于抬头看他,沉思片刻,问这位自家店里唯一的小厮:“那你准备怎么做?”

  小厮一脸呆滞:“啊?”

  老板轻笑了一下,低下头,将小猫儿放回地面,这小东西立刻就跑远了,不知蹿到了哪个角落里去玩了。

  老板问他:“既然你觉得那位客人的行为不妥当,你想怎么做?冲进房间里去阻止他?”

  小厮张口欲言,又闭了回去,几番纠结之下,说:“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老板拿起谷诺放在桌面上的金币,放进自己的随身空间里:“不要再想,去把右边第六间房清理一下。”

  “客人还没有下来……”

  老板悠哉悠哉地掏出一把银币数着:“那两个客人早完事了,刚才已经从窗口那离开。”

  眯眯眼,比起金色,他还是更喜欢银色一点。

  “哦。”

  小厮听话地上楼去了。

  当初招这个小厮进来帮忙做事,就是看中了小厮那不是很灵光的脑袋,还有令他这个老板又爱又恨的善良心性。

  只要给小厮安排点事让他忙起来,就会立马忘了先前还在想的事,比如现在,脑子里估计只剩下打扫房间,早将之前那位客人的事忘了。

  谷诺带着陆小飞进了第三间房,将他扔在了床上,房门自动关上,当然,是因为谷诺用了点魔力。

  陆小飞停下了骂声,骂了这么久也累了,对谷诺更加戒备,一副只要谷诺敢再靠近,他就打算来个鱼死网破的架势。

  谷诺站在床边一定距离,瞥了一眼缩成一团,防备着自己的陆小飞,转身走向窗户边,一阵风吹来打开了窗户。

  “这里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不用担心被别人听见,也不会有人进来。完事后,打开窗户喊我,我在屋顶。”

  又加了一句:“我不喜欢趁人之危。”

  说罢,谷诺就消失在窗前,窗户也在他离开后自动关了上去,锁住。

  ……他真的离开了,不是骗我?

  陆小飞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房间,一眼就能看完的小房间,没有任何一个能藏住一个人的遮挡物。

  松了一口气,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完全没搞明白谷诺为什么这样做?

  如果不是为了做那种事,干嘛将自己带到这种地方,又为何将自己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