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23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该死的催情效果,自己现在难受的要死。

  全身软绵绵的,根本提不起力气。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真的是一点都没存起来orz

  ☆、修的庄园

  屋顶之上,谷诺随意地坐着,看着湛蓝色的天空,思绪陷入神游中。

  俩人相处的现状不是他之前所设想的情况,发展成现在这样着实有点费神,最关键的是,他真的不会处理感情方面的事,尤其是其中一方就是自己。

  刚刚陆小飞的反应也过于夸张了吧?强人所难不是自己的行事作风,自己从没想过会用这种方式让陆小飞试着接受自己。

  那就再相处一年,如果这一年里,自己和陆小飞都对彼此无法培养出恋人的感情,自己就放弃。

  既然父亲能找到前往虚无之地的路,那么自己也一定可以,并不一定要靠卷轴里提到的那个方法。

  话说,陆小飞有必要这么抗拒着自己吗,自己难道有这么不讨人喜欢?

  谷诺人生第一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

  陆小飞推开窗户,小声地、不情不愿地叫着谷诺的名字:“谷诺,你还在吗?”

  谷诺闪现在他身旁,扫视了一下陆小飞全身:“恢复清醒了?”

  如果此时地上有个洞,陆小飞表示自己能毫不犹豫地钻进去!

  “那个,刚才……那样骂你,抱歉了。”

  之前脑子里像是被糊上了一层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认定是谷诺故意的,直到药效渐渐过去,神智才恢复清明。

  如果谷诺真要强上的话,自己根本抵抗不了的,摊手。

  所以弄这种阴招根本没有必要。

  谷诺歪了下脑袋,银白色的发丝被吹进来的风勾起,微微动荡着。

  他问陆小飞:“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

  陆小飞皱起眉头,挠挠头:“也不算讨厌你吧,就是感觉怪怪的,我头一次被一个男的‘告白’(谁来告诉我,谷诺以前说过的那些话算不算是告白!陆小飞内心纠结中),而且,你也不是真的喜欢我,就是想要我给你生个孩子而已……”

  “……”谷诺叹气,点头,“我知道了。既然不讨厌,不如试着接受。”

  比如他,也在试着接受陆小飞。

  陆小飞立刻摇头拒绝:“我可不想进行这种尝试。”

  虽然活到现在仍旧是一枚单身狗,陆小飞表示自己还从没想过要走上搞基这条路。

  尽管这个世界的规则在不遗余力地让它的臣民们实现全民搞基的盛况。

  谷诺视线扫过陆小飞,心里产生一丢丢的挫败感。

  下楼时,陆小飞安静地待在谷诺身边,俩人气氛还算和气,没有像进来时候那样,剑拔弩张。

  店老板见怪不怪,这种别扭小情侣之间的矛盾,没有一场鱼水之欢不能解决。

  如果有,那就请再来一场,未出店门前,本店不多加收费哦,划重点。

  已经打扫完第六间房的小厮在看到俩人后,才想起自己之前纠结过的事情,怔怔地看着俩人貌似和好如初一般离开,完全无法理解。

  明明之前还是一副被强行带进旅馆的被迫模样,怎么现在看上去又像是你情我愿的?

  老板拿起一颗朱果,扔中小厮的脑袋,弹回自己手上,擦了擦,放进嘴里:“看什么看,人都走远了,还不赶紧去打扫房间,左边第三间。”

  小厮捂着被店老板砸中的部位,听话的去打扫房间了,比起之前打扫的乱成一团的六号房间,这间房实在是太整齐了,就跟没人来过一样,除了床上的被子稍微有点乱了,床头放置的毛巾也被用掉了一条。

  从“游园惊梦”旁边的旅馆里出来,到回到他们之前下榻的旅馆,谷诺和陆小飞俩人之间就再没说过话。

  临近旅馆,就察觉到与之前些许不同的变化,旅馆的门口站列着一排的灵族士兵,严阵以待的严肃面容。

  等谷诺踏进旅馆的门槛,初禾赶紧就走了过来,还未等他向谷诺说明情况,一旁的深紫发色的男人就上前,对谷诺微微鞠躬行礼。

  谷诺认得他,灵族的现任十长老之一,负责刑司事务的修长老。

  虽然被称为长老,其实修也就比谷诺大个六百岁,还属于年轻一族。

  修诚恳道:“从吾王那得知魔族之王竟然住在城中的小旅馆内,实在是有失身份,特地过来接您到我府上小住几日。”

  谷诺断然拒绝:“不必了。”

  修微微露出懊恼的神色:“再次恳请魔王光临寒舍,以免他人说我灵族懈怠了魔族贵客。”

  谷诺不为所动:“如果你们真的这么在意两族关系,就不会让比若家的事闹得这么大。”

  修颔首一笑:“原来魔王还在在意这件事,今日下午,长老会议上已经一致决定,卸掉丘长老的长老一职,并不得由他的族系一脉接任职位。毕竟,他这次的确是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除了他之外,我们九位可是一点都不想和魔族撕破和平条约。”

  呐,枯家之所以敢这么叫板比若家,就是因为他们一脉里当家的是丘,而丘是十长老之一。

  这次,丘长老被当做了利用完就扔掉的棋子,而背后操控整盘棋局的,估计就是这另外九位长老了吧。

  被他们联起手来摆了一道啊。

  看谷诺还没有同意,修只好再次说道:“我们已经显示了诚意,希望魔王不计前嫌,愿意下榻寒舍几日。”

  这话说的,似乎自己不答应就是还在计较,反倒显得魔族小肚鸡肠了。

  谷诺转头看向陆小飞:“你的意思呢?你想住这里还是他家。”

  陆小飞抽了抽嘴角,谷诺这家伙竟然把问题抛给了自己,他怎么知道要不要去这个才见面不到几分钟的人家里!

  早就从古长老那听闻,这次魔王身边跟了一位身份成谜的黑发魔族人,谷诺这个魔王都要看对方的意思行事?按捺住好奇心,修对陆小飞礼貌地行礼。

  再再次诚恳地请求:“在灵族的这几日,请让我来招待几位魔族贵客!”

  陆小飞无奈:“你看他都这么诚心诚意邀请我们了,事不过三,再拒绝的话,好像不太好吧?”

  谷诺顺着陆小飞的话:“那就听你的。”

  修露出满意的笑容,带着谷诺和陆小飞上车,他家的马车。

  被遗忘在后面的初禾赶紧喊道:“那我怎么办?”

  修似乎才想起还有初禾这么一个人,歉意地说道:“如果不嫌弃的话,也请你一并下榻寒舍。”

  初禾立刻点头:“不嫌弃不嫌弃,一点都不会嫌弃。”

  开玩笑,修是灵族出了名有钱的长老之一,他的家肯定要比这小旅馆好上不知几百倍,能住他家被当座上宾,干嘛还住这里?

  修仍旧礼貌地笑着,心里:我就这么礼貌一说,你倒是敢嫌弃一个试试看?

  稍显浩荡的队伍开始朝修的庄园前进。

  等看到了修的家,陆小飞觉得自己终于明白那位金发灵王所说的“毫无实权,只是个花瓶”是真的了。

  跟修的庄园比起来,灵族之王的灵王宫简直就只是一个可有可无、随便建造出来的小花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