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24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灵王真的掌握整个灵族的权利,怎么可能自己住茅草屋那么寒碜,而手下人住豪华大别墅?

  略显浮华啊,总体而言,陆小飞觉得谷诺的宫殿显得更有品味一点。

  陪着谷诺和陆小飞、初禾落住后,修才以还有事要处理为由,告退了。

  谷诺在窗口看着载着修的马车离开了庄园,身边站着初禾。

  “我有种被利用了的感觉。”

  即使是说出这样的话,谷诺的语气依旧很淡,仿佛就在说一件平常不过的事。

  原先就一直奇怪,明明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夸大到扯出两族纷争的地步,怎么可能只会是丘在背后操控局势。

  就算丘非常疼爱梧这个孩子,也不可能有权力将事情闹得这般大。

  初禾犹豫着开口:“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丘踢出长老位子?”

  谷诺皱着眉:“这只是一半目的,他们另一个目的……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莱斯吧。”

  灵族做的这一切,精明如闇达,没道理不会看穿其背后的目的,却一直想让自己亲自过来解决,也没有将这一切都告知自己,是为了什么?

  谷诺绝不会怀疑闇达的忠心,所以,他在想这样的结果对魔族来说到底有什么好处?

  莱斯……弟弟。

  难道闇达也已经受不了莱斯恶劣的行径,而和灵族人联手,让自己许下不再干涉处置莱斯的承诺?

  希望莱斯这次出去,不要再惹事了,否则被人抓住,自己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灵族关起来,可能还会受点苦。

  嗯?或许他是该受点惩罚,才知道收敛一词怎么写。

  初禾想起莱斯殿下那些年的事迹。

  虽然对灵族和幻族而言是蛮可恶的,但也没到记恨那么深,无论如何都设法想抓到莱斯,折磨他的地步吧?

  额……好像也是有可能的。

  为莱斯殿下默哀。

  今夜,他们几个人中睡得最安稳的就属陆小飞了。

  舒舒服服地躺在柔软的豪华大床上,陆小飞感叹:这才是床啊,魔族宫殿里的石床算什么鬼哦。

  收回前言,从细节处来看的话,还是这里住的最舒坦了,自己果然还是不能免俗。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前面几章的风格,删除了大部分的颜表情和感叹号,感觉之前写的好幼稚。

PS:因为说法太过诡异,修改的时候把“爹亲”这个设定也给删除了,双方都称为父亲。晚辈偶尔会用父亲和爹来区分两位长辈。

  ☆、生寄死归

  次日,金发灵王游亲自到了修的府上,来邀请谷诺一起出门游玩。

  “你倒是活的清闲。”

  谷诺被游那一脸轻松的表情闪到,微微有些不爽。

  游同意地点点头:“毕竟我有那么多能干的部下,帮我分忧解劳。而你只有一个闇达。”

  谷诺被游口里所说的“分忧解劳”一词逗笑,神色缓和。

  他语气轻松:“但至少我没被自己的部下监管到,连出行都要向他们提前报告的地步。”

  游挑眉,微抬下巴:“切磋一场?”

  谷诺松松自己的筋骨,不能再同意游的提议:“好。”

  一言不合就切磋。

  看着两位王瞬间一起消失在眼前,往庄园外的大片空地而去,初禾对陆小飞建议说:“要不,我们先回去再吃点早餐,再出门?”

  陆小飞果断同意。

  说是切磋,谷诺和游俩人在最开始还是很认真地打斗,到后来,就默契地在平坦的草地上制造了一场气势很宏大,杀伤力并不强的战斗场面,卷起一层混着泥沙和碎草的风暴,将俩人卷在其中。

  跟着游一起过来的那些仆人只能安静地等在外围,看不清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

  谷诺问游:“既然那么讨厌他们,为何不动用你的力量清除掉这些障碍?”

  游回答:“除了自由是有点受限,我还是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你昨天说的,莱斯不在魔族,是不是真的啊?”

  一脸好奇地看着谷诺,看上去就像只是随口问问。

  谷诺点头,表示自己说的是实话:“如果真的找到他,他们准备怎么处置他?”

  游为难地说出实话:“有冤抱冤,有仇报仇,有气出气咯,要不然你以为他们会把他奉为座上宾?”

  谷诺叹气:“看在我的面子上,别搞的太狠。”

  游伸出手,拍拍谷诺的肩:“我不会让他们做出过分的事。放心好了。”

  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谷诺问了个现在很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他们准备找谁来替补丘的位置?”

  游席地而坐,招呼着谷诺一起坐下。

  “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修长老和古长老支持谁,来当下一任负责文书历史的长老。”

  游卖着关子,继续说:“你猜猜会是谁?”

  谷诺道:“不想猜。”

  魔族的事他都不怎么关心在意,更何况灵族内部的明争暗斗,更是了解的少之又少。

  内心默默感叹着谷诺的无趣,游只好主动继续讲下去:“玖。我也是才知道,这些年来,不知不觉间,他倒是攀上了不少关系。”

  “灵族第一美人,宿的父亲?”

  “诶,你也知道宿的名号?”

  游讶然,还以为谷诺不会知道这些人们口口相传的东西。

  谷诺冷淡:“总归是略有耳闻。”

  游感叹:“宿,美是真的很美,只可惜,他被玖领养了。”

  周围的风势越来越小,游并未动手,只能是谷诺干的。

  “这么着急的想走?不多陪陪你可怜的老朋友?”

  游可怜兮兮地坐在草地上看着谷诺。

  谷诺不为所动:“嘁。你不是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吗,哪里可怜了。”

  “唉……”游一边叹气一边拍拍身子站了起来,“真是无情无趣的人。”

  周围的风势弱至消失不见,唯有地面上还留有一圈又一圈被风席卷过的惨状,像一盘蚊香般,规整地逐渐扩散开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