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28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谷诺冷冷地瞥了陆小飞一眼,带着警告意味。

  陆小飞摸摸鼻子:“美人配英雄,这是自古以来的真理。你可别跟我说什么,因为他是灵族人不适合,我也不是你们魔族人。我们的世界观从一开始就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还不如找个……”

  声音戛然而止。

  陆小飞张了张嘴,怎么开口都发不出声音,立即就明白是谷诺在搞鬼,扯住了谷诺的臂弯,让对方面对自己,焦急地指指自己的喉咙。

  谷诺问他:“还继续说吗?”

  陆小飞果断摇头,用口型表示自己绝不会再怂恿谷诺去追求宿了。

  “……再也不说了!”

  随着这几个字从陆小飞的喉间蹦出,总算是能发出声音了,陆小飞不满谷诺的做法,却只能屈服于某人的淫威之下,倒不敢再继续跟谷诺,讲,道,理!

  闭上自己的嘴,陆小飞以比谷诺更快的速度走过,气呼呼地走掉了。

  谷诺别过脸,努力压制心底泛起的不悦。

  修看出身旁的宿有些心不在焉,开玩笑道:“怎么,看上人家魔王了?”

  宿回神,赶紧否认:“怎么可能。”

  他只是,很喜欢谷诺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就像是看任何人一样,平静、淡定,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在那双眼里。

  就像是路上不经意擦肩而过的路人,不会多看一眼。

  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人了,所以在刚才,忍不住就多亲近了些,将自己内心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现在想起来,刚才的确是冲动了点,没有经过思虑,也不知道是不是给对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那你,有没有心仪的人了?”

  修替宿开门,邀请他入内。

  “暂时,还没有。”宿说着,想起今天出门前父亲的嘱咐,咬咬唇,违心说,“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楠少将一样,遇上您这样的良人。”

  修端茶的手一顿,瞧了宿一眼,嘴角微微上扬:“万分荣幸,能赢得你如此谬赞。”

  宿微低着头,在说出了那样故意示好的话后,有些不敢正视修,接过递来的茶杯,抿了一口。

  楠,和修原本是一对情侣,都到了要正式成婚的地步,楠却英年早逝。

  “我们好像从没这样单独相处过。”

  修坐在对面,饶有意思地看着宿害羞的反应,“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你弟弟的成人礼上。你弟弟,叫……叫什么来着?”

  宿低头,看着手里捧着的茶杯,茶水上倒映着自己麻木的脸:“信。他叫信。”

  修这才有了些许印象:“对,是叫信来着,很活泼的一个孩子。那时候你就站在他旁边,跟他说着话,那时候的你笑的可甜了,让人不注意到你都难。”

  宿扯了扯嘴角,努力扯了一个笑出来,才微微抬头,在对上修的视线后,移开,落在一旁的地上:“是吗?我还以为,修先生没有注意到我呢。即使被淹没在人群,修先生依旧是那样的出彩,一眼就能看您挺拔的身姿。”

  这场肉麻的对夸,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可宿心里清楚,等这对话结束的时候,也是自己最不想承受的时候。

  修听完,挑眉:“你在那时候有看到我?”

  “我看向您的时候,您都是在跟那些大人物交谈,怎么会注意到我的视线。”

  修露出微微懊恼的表情:“该死,我应该注意到的。”

  宿觉得好笑:“都是过去的事了,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修却认真地说:“这样的小事,原本可以让我们更早的相识。”

  俩人天南地北的随便聊了一番话后,修起身,坐到了宿的身边,宿默默将茶杯放到了一边,有些拘谨地坐直了身体。

  修用手指帮宿整理着耳边的几缕鬓发,意味不明地低语:“你能来,我很高兴。”

  宿按住修那逐渐往下移的手。

  笑了一声,修收回自己不安份的手,起身,弯腰做邀请状。

  宿迟疑着将自己的手放到修手上,被他握住。

  “作为主人,我还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希望你不要嫌弃。”

  “礼物?”

  宿被修一路领到了一处室内花园里,整个花园是由单面透光的璃石组成,外面的光能射进屋内,而屋内的光却无法传达到外面。

  也就是说,在璃石屋内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而从外面却无法看见里面的情况。

  宿在一旁静静看着修从池里取出了一只犹如白玉的海螺,还带着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射着白光,的确是非常好看,而且没有一丝破损,干干净净的外壳。

  然后,修将贝壳里的生物取了出来,丢弃在了一边。

  宿的眼眶瞬间泛起了一丝水光,为这只可怜的海螺,也为自己。

  为了精美的外壳,谁还会管海螺里那个承载了美丽外表的脆弱生命。

  “我听人说,你很喜欢海螺,就让人找了一只最漂亮的,养在这里,今天就正式地送给你,也算是……物归原主。毕竟从一开始,它就是为了你而生。”

  修确定这个海螺已经被自己洗干净,交到宿的手里。

  宿低头捧着它,低喃:“谢谢。”

  他并没有非常喜欢海螺,只是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有些惊奇,多留意了一会儿,从此之后,外面就一直传着自己喜欢海螺的说法,房间里那几只,也都是别人送的。

  “你不喜欢?”

  修注意到宿低落的情绪,“是觉得这只不好看吗?我会让他们……”

  “不,我很喜欢。”宿将头靠在修的怀里,“这已经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海螺。”

  修顺势搂住了他:“喜欢就好。”

  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此行的目的,宿的目光落在地上那一摊可怜的软体生物上,露出了一个苦笑,然后,声线微微颤抖:“你想要我,是吗?”

  “嗯。”

  反正四下无人,修大方承认,看向怀里的小脑袋,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闻起来有股清新的香气,这是他与宿第一次这么接近。

  深深呼吸,强迫自己不要胆怯,宿抬起脸:“那还在等什么。”

  修按着宿的脑后,将他压向自己,俩人唇间只剩毫厘距离:“我不想强迫你。”

  对修的话,宿在心里冷嘲,利用父亲向他施压,让自己来这,已经是强迫,还非要装模作样。

  “我,自愿的。”

  宿手里捏着海螺的力道逐渐松掉,任它落在了一边。

  阳光很暖,呼吸很急,气息很近,他的心却逐渐落进了冰冷的深渊。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这碗肉沫清汤,有毒的……捂脸逃走

  ☆、叶上星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