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29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修的手指依旧流连在宿的唇上,低头,又吻了几次,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今晚留下来,我的宿。”

  挑起宿被汗浸湿的一缕黑发,修一边虔诚地落下一吻,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宿,不错过任何一个表情。

  宿颤巍巍地睁开双眼,呆滞的双眼在重新一次睁开后恢复了些神采,又花了几秒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父亲叮嘱过,天黑之前要回去。”

  “你真是太听他的话了。”修有些埋怨,“我还想多和你待一会儿。”

  宿呐呐的,突然问:“你会娶我吗?”

  修轻刮了一下宿的鼻尖:“我们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所以是不会,只是玩玩而已。宿重新闭上眼睛,意料之中的答案。

  “我想再睡一会儿,有点累。”

  修体贴道:“那也不要在这睡,我抱你去那边的竹椅上吧,免得着凉。”

  点头,宿任由修抱起了他,将他安放在椅子上,盖了一层薄被。

  脚步声逐渐远去。

  待人走远,宿缓缓坐了起来,穿好衣服,将地上的海螺捡了起来,环视了一圈整个花园,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找到自家马车,无力地躺在里面休息,让马儿乖乖地自己跑回家,他是半点都不想动了。

  修得知宿离开还是仆人前来报告的,玩味地呢喃:“真是个纯情的小尤物。”

  他是不可能和宿公开在一起的。

  作为修的另一半,必须能在政事和其他方面都对他有所帮助才行,就如同先前的楠,俩人只不过是暗地里事先达成了约定,才会以情侣的姿态出现,可惜,这样一位聪明又厉害的盟友,却还是因为一场意外而死去。

  宿这样的美人,偶尔玩玩还行,却难当大任,加上宿的灵力微乎其微,就凭这点他都无法选择宿。

  不过……在自己玩腻之前,他还是希望可爱的猎物不被其他人染指,只成为他的专属品。

  如今玖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那么,为了让宿这位窥觑已久的美人乖乖成为自己的囊中物,也要开始稍微为玖的事奔波一阵。

  无碍,玖当选长老本就是对自己有利的局面。

  回到自己家的宿久久没有下马车,原本在楼上等着的信终于按捺不住,欢快地奔下楼,扑向车内。

  宿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才看见是信,无奈又宠溺的语气:“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像孩子一样。”

  信躺在宿身边,侧着身子,理所当然:“在哥哥面前,我永远都是孩子啊。”

  说着,就把头埋进了宿的怀里,调皮地蹭啊蹭,俩人很快玩闹在一起。

  宿的衣服无意间被扯开了些,他本人还没察觉,信一抬头就看到了,一瞬间就变得安静,不再玩闹。

  宿见信一下子就沉静了下来,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比如刚才玩闹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信,于是问他:“怎么了?”

  信摇了摇头:“没事。”

  说着,伸手帮宿穿好衣服,犹豫着,还是将心里的问题问出了口:“哥哥你偷偷告诉我,你有没有喜欢的人了?”

  看着信,宿拍拍他的脑袋:“有啊。”

  信立刻失落地萎靡起来:“哥哥要被人抢走了。”

  宿瞬间笑了,所有的坏心情随之消失。

  “呐,不会被抢走的,因为我最喜欢的,是你啊。”

  “那是必须的,无论哥哥心里有谁,我永远是第一个!”

  信灿烂笑着,躺倒,枕在宿的腿上,看着宿。

  宿抚摸着信的白发,思绪渐远。

  就让弟弟以为自己有喜欢的人好了,要不然被看见这样的痕迹,他也想不出什么其他好的借口。宿下意识的,将自己的领口整了整,以防那些吻痕露出。

  信自然是注意到了宿的小动作,在宿看向自己之前,立刻闭上了眼睛。

  日落西沉,繁星出现在夜幕上,时不时地闪烁着。

  陆小飞盘坐在一片巨大的叶子上,手托下巴看着星空,不禁感叹只有这种时候他才有一种真实感,一样的日升月落,星辰交替,如果只是这样抬头看而不去注意身下的一切,恍惚有种以前坐在阳台看夜空的熟悉感。

  歪头,偷偷瞄一旁的谷诺。

  如此良辰美景,实在是聊人生、谈理想的绝佳时刻。

  自以为不引人注意地偷偷挪近,才动了一下,谷诺的目光立刻随之而来。

  被发现了,陆小飞也干脆直接靠近,坐到了距离谷诺很近的位置,比臀相邻,假咳了一声,清清嗓子。

  深沉:“朋友,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谷诺无动于衷地看着他。

  “我换个说法。你小时候有什么愿望吗?比如那时候梦想着长大以后做什么?”

  谷诺脱口而出:“最强。”

  “除了这个呢!”陆小飞瞪着谷诺,这个显而易见的中二答案就不用说出来了吧,他需要的是其他正常一点的答案。

  于是,他加了一句:“最好是从很久以前,到现在也一直想要完成的事情。”

  谷诺想了下,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问陆小飞:“你怎么突然在意起这些?”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若是能让谷诺因此把重心都放到别的事情上去,自己就能保护住后-庭的贞操了……

  当然,他可不能将自己内心的这个想法真的告诉谷诺,便说了另外一个理由。

  “我们对彼此的了解还是太少了,我想对你有个更清楚的认识。”

  一脸真诚。

  陆小飞突然这么主动、热情,谷诺可不会觉得这是陆小飞应该有的表现,将视线从他身上收回,俯视着下面的零星灯火,谷诺觉得自己微微有点迷茫,在对待陆小飞的态度上。

  今天中午陆小飞对待宿的态度,哪有像对待自己那样不情愿,那一副只要宿愿意,他就会立刻扑上去的模样,让谷诺很不是滋味。

  而这份怪异的感觉中,不仅仅是因为被区别对待的不悦,还有一些其他情绪的存在,谷诺一时间也没搞清楚那些情绪是什么。

  “想这个需要想那么久吗?”还这么一脸严肃,陆小飞都快怀疑自己刚才问的问题是不是关于人生的重大难题了,“还是说,你在想其他事情?”

  “想你。”

  “……我就在这,你想我干嘛……不对,我有什么好想的!”

  陆小飞默默移开了一点距离,对于谷诺这只随时随地想着“撩”自己的异界魔族人,果然时时刻刻都不能掉以轻心啊。

  因为那两个字,陆小飞感觉自己又无话可说了,泄气,干脆整个人仰倒在绿叶之上,开始思考今后的人生打算。

  对这个世界还不够熟悉,他不敢擅自离开谷诺这个大靠山,要是自己能有一段奇遇就好了,学会能克制这个世界里三族的招式,就不用这么看别人脸色过活。

  要不然,若是独自一人遇到之前在寄归林里发生的危险,估计自己现在已经成为游魂一只,可怜的、名副其实的、身处异乡的孤魂野鬼。

  都怪初禾乌鸦嘴,说什么会遇到危险,结果就真的出了事,还好,就跟做了一场恍恍惚惚的梦一般,自己并没有受伤,尽管是留下了一丁点的心理阴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