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30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越是思考未来的生活状况,陆小飞发现,好像无论怎么选择,自己的日子都不会太合心意。

  好烦啊好烦,要是这时候有酒就好了,他需要借酒消愁!

  估计是自己想的太入神,陆小飞觉得自己都闻到了一阵清凉的酒香,不自觉地吞咽了下口水,轻声地自言自语:“要是真的有酒就好了。”

  从一旁抛来一个黑影,他下意识接住,举到眼前,是一只葫芦,看上去还挺新鲜的,像是刚摘下来的。

  干嘛,一起去种葫芦娃?

  转头,谷诺正仰头喝着葫芦里的酒,才明白原来这是装酒的容器。

  摇了摇手上的葫芦,果然能感觉到里面有液体在晃动,可是仔细看顶端,也没见着塞口之类的东西,只好先动手试试看能不能掰开了。

  一只手突然闯进视线,横在他眼前,帮他将顶部上留有的瓜藤整个拔掉。

  陆小飞小心翼翼地尝试了一口,原来刚才闻到的酒香不是错觉,就是这种葫芦里的酒散发出来的,感觉度数应该不高,还蛮清香的,就是一种凉兹兹的口感,不像是果酒,没有那种甜味。

  算不上多好喝,勉强能接受吧。陆小飞一边在心里评价着,一边又灌了几口。

  这时,一旁的谷诺出声提醒他:“别喝太多,会醉。”

  陆小飞不介意地摆摆手:“不要小瞧我的酒量,就这种度数的酒,在我们那边,大家都是当饮料随便喝的。”

  随便喝?希望陆小飞的酒量真的像他说的那么好,谷诺将自己手上的葫芦放到一边,余光瞥见陆小飞已经喝完了葫芦里的所有酒。

  “这酒,后劲很大。”

  说完,谷诺笑了一声,有一种恶作剧得逞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  小说里的剧情也就过了几天,而我却觉得我已经写完了一个世纪。

  ☆、主角外挂

  “别骗人了,我现在还一点感觉都没有呢。还有这种酒吗?”

  陆小飞躺平,像是在水里游泳一般,摆动自己的四肢。

  谷诺笃定说:“你真的会醉的。”

  陆小飞被说的烦躁,爬起来,伸手去够谷诺身旁那只葫芦,谷诺按住葫芦不让他拿走,看着陆小飞泛红的脸颊,无奈。

  “真小气。”陆小飞缩回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口,“这里怎么越来越热了?”

  谷诺解释:“因为你喝醉了。”

  陆小飞瞪他:“我像喝醉的人吗?”

  不是像,而是根本就是已经醉了。谷诺轻轻摇头。

  “我还想喝,你看,这点酒根本就不是事,我还能再喝,给我嘛。”

  安静了一会儿的陆小飞突然抬起上半身,扑在谷诺身上,搂着谷诺的脖子撒娇,这下,是真的完全醉掉了。

  朦胧的月光下,陆小飞主动凑近的唇近在咫尺,谷诺突然有种想吻上去的冲动,别过脸,不再看向陆小飞的脸庞。

  陆小飞不死心的继续摇晃着谷诺,见他别过脸看向另一边,也把自己的脑袋放到了谷诺另一边的肩膀上,脸颊贴着谷诺的脸,轻轻地蹭。

  不喜欢如此亲昵的接触,谷诺的手伸到俩人相贴的脸颊间,把陆小飞的脸推开一定的距离。

  “你真自私,明明有酒都不给别人喝。所以我才会一点都不喜欢你。”

  陆小飞愤愤道,在松开谷诺之前,顺便咬了一口谷诺对着他脸的手背,留下了一口不深的牙印。

  谷诺皱着眉头,看着自己手上某人的牙印:“怎么还咬人?”

  陆小飞一脸得意,笑嘻嘻说:“再不给我,我就真的咬下去,不会再牙下留情了。”

  “哦?你想要我给你什么?”

  谷诺左手擒住陆小飞的右手,将他拉至面前,近距离凝视着那双黑色瞳孔的眼睛。

  陆小飞脱口而出:“酒啊!快给我酒,我还要喝。”

  完全不知道危险正在临近,此时,陆小飞正双膝跪地,抬着下巴,和谷诺对视着。

  右手拇指轻轻摩挲着陆小飞的唇瓣,谷诺拿起一旁自己的酒葫芦,视线一直落在陆小飞唇上,仰头灌下一口酒,含在嘴里,然后,低头。

  “唔……”

  陆小飞无措地睁着眼,原本还有一只手能推开谷诺,却在下一秒也被谷诺抓住,被迫吞咽着从谷诺嘴里渡过来的酒,更多的酒从俩人相贴的唇缝间缓缓流落在身下的叶子上。

  嘴里已经没了酒,谷诺却不想就这样放开陆小飞,一只手抓住陆小飞乱动的双手手腕,一只手按在他后脑上,加深了这个吻。

  从陆小飞身上起来,谷诺意有所指地瞄了一眼他的下半身:“原来你也不是不能接受男人。”

  缺氧加上醉酒,陆小飞的脑子已经完全是一团浆糊,哪里听得清谷诺在说什么。

  点到为止,谷诺可不想明早陆小飞清醒后,又像上次从“游园惊梦”里出来的那样对自己抱有敌意,等陆小飞稍微回神了点,将他从叶子上拉起。

  “我们该回去了。”

  “哦。”

  陆小飞应了一声,虚软地倚靠在谷诺怀里,脑子里已经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从树上下来花费了不少时间,因为这些交错延伸的树杈和层层叠叠、宽大肥厚的树叶,等到达地面,陆小飞已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次日,从床上醒来,陆小飞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脑子还是处于蒙圈状态,有点晕,幸好不是特别难受,处在能够忍受的程度内。

  迷迷糊糊中,他恍惚觉得昨晚发生了一件他应该记起的事,却完全想不起来是什么事,最终只记起自己喝醉之前的那些发言,捂着额头,仰天,长叹。

  “丢脸死了。”

  在喝醉之前,自己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不会因为这点酒就醉倒,结果,不仅真的醉了,还醉的一塌糊涂。

  记得自己的朋友评价过他的酒品,似乎是喜欢抱着别人,装柔弱耍无赖。

  跪求喝醉的自己,没有对着谷诺说出什么惊人的话语,更没有对谷诺动手动脚!

  所以接下来面对谷诺的时候,陆小飞很是拘谨地站在一边,完全不敢和谷诺有任何的眼神接触,更不敢直接问谷诺昨晚自己都做过什么,想想都觉得尴尬。

  谷诺不动声色,本来还是有点担心陆小飞记得昨晚的事,会对自己发脾气,现在看来,对方似乎不记得,又或许是……记得,但是不好意思跟自己摊明白?

  视线不自觉地再次落在了陆小飞的唇上,陆小飞稍微一动,谷诺赶忙移开了视线。

  “今天就不出去了吧,天天到处逛也怪没意思的。”

  陆小飞萎靡在餐桌前,看谷诺的态度,自己好像没做什么过分的事,但是他心里就是有个疙瘩在,总觉得有重要的事被自己遗忘了,很重要,一件会让自己如此在意的事情。

  谷诺同意:“好。”

  一会儿后,见陆小飞吃的差不多了,谷诺问他:“有没有兴趣,让我教你怎么用魔力?”

  陆小飞一脸惊奇地抬头看他:“诶?”

  短暂的惊讶过后,陆小飞立刻认清自己的情况:“可是我不是魔族人啊,连魔力都没有,你怎么教都没用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