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33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过了这么久,负责观察着金丝雀动向的人也应该察觉到不对劲之处,往这边赶过来了,谷诺让陆小飞先行离开,最好能除去身上那股皮皮虫的味道。

  陆小飞踌躇在原地:“既然都能治疗伤口,这点小味道你也能轻松去掉吧?”

  “……”谷诺无语。

  陆小飞问道:“不能吗?”

  “它没你想的那么方便。”谷诺无奈,“抹点皂液,过段时间后味道会自己慢慢淡去。你先走,我在这等着。”

  “其实……”陆小飞很不解的地方就在于,“我们可以现在趁着没人一起走掉,就没人知道是我们做的,反正它都已经晕了。”

  “它醒来后呢?会飞来找你。现在就解决了的话,就不用担心会节外生枝了。”

  陆小飞开玩笑:“要不,我们一不做二不休?”

  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以为你不想杀生。”

  谷诺说完,手上一动,陆小飞就听到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从鸟儿那个方向传来,陆小飞懵了,看看那只鸟,再看看谷诺。

  “你还……真动手啊?”

  看现下的形势,陆小飞赶紧拉着谷诺快步离开:“那我们还待在这干嘛,还不走?”

  谷诺的视线沿着被握住的手看向陆小飞,然后,默默抬起另一只手掩在鼻下。

  注意到谷诺的动作,陆小飞松开了手,退后几步:“真的有那么难闻?我都已经没感觉了。”

  自己的嗅觉系统估计是已经习惯了这股味道,倒是不觉得有多臭。

  谷诺点头:“所以还是先去清理干净。”

  沐浴,换衣,又喷了点谷诺给的一种淡绿色液体,闻上去很像是薄荷的味道,整理干净后才敢出浴室。

  外面似乎出了什么事,有点闹腾,陆小飞站在阳台上观察着情况,根据口型和零星传入耳里的只言片语,算是弄明白是何事,于是赶紧跑去隔壁房间找谷诺。

  急吼吼推门进去的时候,谷诺正巧也刚好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与陆小飞不同的是,他并没有穿好衣服再从浴室里出来。

  无言对视。

  陆小飞转过身,“啪”的一声用力关上了门。

  谷诺微微低头,看着自己,提唇一笑,希望没有吓到他。

  将衣服穿上,然后开门,谷诺一脸平常地看着门口站着的人:“找我有事?”。

  “他们真的找上门了诶,那个谁正在接待那些人。”

  陆小飞口中的那个谁?说的是修吧。

  谷诺示意自己知道了,说:“就当我们没遇上过那只金丝雀,你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觉得有些心虚,陆小飞还是点点头同意谷诺的提议,只不过,内心还是稍微有点良心不安,毕竟原先那只鸟并不会死,都怪自己嘴贱。

  谷诺似乎也听到了吵闹,走向阳台位置,他一出来,修的目光就转了过来,对他展露了一个笑容,然后转回头继续和那几个人交谈。

  陆小飞从谷诺身后冒出头:“我怎么觉得他像是知道是我们做的?”

  谷诺说:“不是像,他知道只可能会是我们。”

  “!”那我们之前落荒而逃还有什么意义?

  谷诺像是能听到陆小飞心里所想,继续说:“但是别人不知道,而他不会说出我们,所以你不用担心,这里已经没我们的事了。我们明天回魔界吧,你玩够了没?”

  话题转的太快,陆小飞来不及细想,谷诺已经替他下好了决定。

  “那就明天出发,你今晚好好休息。”

  陆小飞忙追上谷诺的步伐,跟着他一起走进屋内:“这么快啊,我还想多玩几天。”

  谷诺头也不回:“魔界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我会带你去。”

  陆小飞随口说:“算了,等回去,你还是忙你自己的,让尤利卡带我去玩就好。”

  尤利卡?

  谷诺沉默了片刻,像是许下承诺般认真:“我会亲自带你去。尤利卡他,也有自己的事要做。”

  “说的你就一天到晚闲着似的,作为王的你不应该是最忙的吗。”陆小飞忍不住小声嘟哝。

  谷诺说:“魔界不像灵界,需要我出面操心的事不多,只要这几天没出什么大乱子,回去后我有时间陪你。”

  “可是我觉得,还是尤利卡负责带我就好了。”

  至少在他身边,自己不用担心旁边的人一直窥觑着自己。

  谷诺压低了声音,语气不悦:“我说了,他很忙,他会很忙。”

  就算不忙,自己也会让他忙碌起来,忙到根本没有时间陪陆小飞为止。

  怎么突然就生气了?陆小飞只好弱声:“好吧,我们先不谈这个。明天怎么回去?我们那辆马车不是让初禾坐走了,难道借用别人的?”

  谷诺冷淡的说出四个字:“走着回去。”

  陆小飞觉得自己是听错了:“你开玩笑的吧?”

  走着回去?你这是要累死我还是想累死你自己?

  “我认真的。”谷诺看陆小飞一脸“你是有多想不开”的表情,被逗笑,“放心,不会累到你,我自有安排。”

  陆小飞也觉得谷诺不会真的跟自己过不去,一步一步走回魔界那得需要多长时间,想想都不太可能,于是放下心。

  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是待在谷诺房间,陆小飞一边跟谷诺道别,一边打开房门准备出去,迎面一张脸,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惊魂未定。

  修无奈:“我长得有这么吓人吗?”

  陆小飞松了一口气:“我只是一时间没有心理准备所以被吓到了而已。”

  修笑:“我知道,你不用解释的。”

  看向门里,修特意说给谷诺听:“我已经打发他们回去了,不会再追究下去。”

  见谷诺毫无反应,修早知他会是这种反应,倒也不觉得有何不妥,继续开口说:“诚家的姻缘鸟,我早看它不爽了,这次死在我宅子里,虽然麻烦些,但倒也蛮大快人心。”

  陆小飞不解:“那只鸟有那么招人讨厌?”

  “出了名的难缠。”

  陆小飞回忆起金丝雀凶猛的小眼睛,赞同地点点头。

  修得体的微笑:“跟它主人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难缠又花心。不过在我家,他们也不敢怎么闹腾,毕竟我也找不到,是谁会对他的姻缘鸟下此狠手。”

  陆小飞尴尬跟着修一起笑:“没准只是自己不小心撞墙上撞断了脖子。”

  修了然:“喔。原来它是自己不小心,撞断了脖子。”

  后半句,微微加重了语调。

  陆小飞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毕竟修根本没跟他们说过,那鸟是因为断了脖子而死的,所以只能更加尴尬地笑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