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34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待修走后,陆小飞一手抓着门边,一边侧身回头看向盘腿坐在床上的谷诺:“你不是说它是金丝雀吗?怎么又成姻缘鸟了?”

  “嗯。”谷诺随口应了一声。

  姻缘鸟?陆小飞想起谷诺说过,这鸟可以有不同的用途。

  “难道是用来求姻缘的?”

  陆小飞抽搐了下嘴角,念及修刚才提到的“花心”二字,觉得自己瞬间全都想明白了。

  “那我走了,拜拜。”

  关上门。

  陆小飞回到自己屋内,已经是午后了,加上刚才又洗了个澡,不如就干脆睡个午觉吧,反正下午也没事做。

  扑倒在床上,抱着被子缩成了一团。

  也许是因为上午为了感知到体内的魔力耗费了不少心神,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呼吸平稳。

  梦里。

  他正端坐在电脑前,一边吃着热腾腾的泡面,一边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的画面是一只巨大的鲸鱼正在天上缓慢地飞着。

  他正玩着一款名为“魔界一日游”的页面小游戏。

  身后传来自己房间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陆小飞转过头,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人。

  一脸呆滞。

  对方一步一步走近,陆小飞的视线忍不住落在那块部位上,眼看就要走到面前近在咫尺,不自觉地微微向后仰。

  熟悉的脸,却想不起来是谁,对方俯下身,抬起了自己的下巴。

  然后,唇上湿润的触感。

  猛然睁开眼睛,陆小飞维持着抱着被子的姿势,整个人石化。

  自己刚刚做的那个梦……什么鬼!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咳咳,为什么谷诺怕自己的果体会吓到陆小飞呢,大家可以好好地仔细想一想XDD

PS:开学了,今后的更新时间统一为晚上六点。

  ☆、莱斯来访

  指尖抚上自己的唇,为何梦里的触感那么真实,好似他跟谷诺真的接吻过一般。

  陆小飞抱着被子,把自己的脸埋进被子里,无声哀嚎。

  为什么会做这样羞耻的梦!他觉得自己都要羞愤致死了。

  次日一早,谷诺跟修辞别,修没有多做挽留,只询问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谷诺表示自己已经安排好,不需要再麻烦,然后前去陆小飞的房间,敲了敲门。

  陆小飞萎靡地从床上爬起,摇摇晃晃地走向门口,开门之后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萎靡不振。

  谷诺蹙眉:“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

  陆小飞苦笑:“我也想好好睡一觉啊,可是……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主动、自动地浮现出谷诺的果体,他有什么办法?他也很苦恼啊!谁知道他脑子里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会就这样持续一晚上,根本没法好好入睡。

  额头抵在墙上,陆小飞觉得自己差不多是只咸鱼了,还是永远都翻不了身的那种。

  谷诺见他一直是昏昏欲睡的状态,只好改变了原先的计划,向修借用了一辆马车,等到了河道旁,就让修家的仆人将马车赶了回去。

  河边,停留着一艘长约二十米的木船,朴实的外观,没有过多的装饰,却依旧能让人觉得这不是一艘普通人家会拥有的船。

  不新,但也不破旧。

  陆小飞瞄了一眼,无力地说:“原来是坐船啊,幸好我不晕船,要不然,这状态还坐船,非得吐成人干。”

  进了船舱内部,才知道外表朴素,内里却是奢华的可以,陆小飞眼尖的一眼就瞧见了软榻,直接扑倒在上面,丝被随便在小肚子上一卷,休息,睡觉!

  等谷诺掀帘进来,就只能看见陆小飞背对着他的后背,转头吩咐了船上的人。

  “开的慢点。”

  这才走进了船舱内,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一个圆形的透明珠子出现在他手心里。

  这是他昨天在修府上,栅栏底部边上无意间发现的,卡在木缝之间,被埋没在草堆里,如果不是他刚巧低头看见,怕是不会注意到。

  如此在意的原因,不是因为这种珠子很稀有,而是因为这稀有的珠子里的字。

  绝不会记错,也绝不会看错,是当年卓爻父亲送给启丘父亲的,特意将魔力幻化成魔气,刻进这珠子里。

  所以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珠子,不会出现第二颗,这颗只会是属于启丘父亲的。

  为何会遗落在修的庄园里?启丘父亲在失踪前曾来过灵族?联系这些年得到的线索,一时间还无法串联起一个完整的信息,谷诺盯着珠子,陷入深思。

  船舱内,时间缓慢地流逝着。

  许久,谷诺收起了珠子,注意到陆小飞还在睡,便起身坐到了软榻边,撩起一缕黑发放在手中,然后从自己的发丝间也挑出一缕,缠绕在一起。

  被自己这种行为逗笑,嘴角微扬,谷诺干脆将两缕发打成了一个结。

  正玩的兴起,陆小飞转了一个身,压到了那缕发,为了不让陆小飞被扯痛,谷诺只能倾下身,双手按在陆小飞的两侧颈间。

  见陆小飞不再乱动,谷诺保持着姿势,用魔力让两缕头发自己解开,滑落。

  似乎睡得很安稳,不再做噩梦了吗?谷诺如是想着,要是他知道,陆小飞所说的噩梦就是因为梦到他,不知道会作何表情。

  站直,谷诺坐回凳子上,手托着一边侧脸,因为陆小飞刚刚的转身,他现在可以在这边看到陆小飞的睡颜。

  船缓缓地前进着,荡开了一圈圈涟漪,一个黑影从岸边的树下飞快掠过,窜入了帘后,带进来一阵冷风。

  人型身影站立在入口处,首先打理着自己吹乱的发型和衣服。

  那一头张扬的红发,除了背后还是长发,额前的红发已经不知何时被他自己剪成了碎发。

  刚想开口说话,谷诺的眼神就飘了过来,示意他压低声音,不要大声说话。

  莱斯疑惑地靠近,待走到桌边才注意到睡在软榻上的人,顿时了然,然后坐到一旁,玩味地看着谷诺。

  “我记得,你这里原先可没有这种灵族的玩意,特意为他准备的?”

  莱斯指的就是软榻,谷诺可从来不用这些软乎乎的用品。

  谷诺可不想跟莱斯谈这些,直接问:“找我有什么事?”

  莱斯挪揄:“别岔开话题啊,这才多久,你真的对这小家伙有感觉了?你对我都没这么用心。”

  “……”谷诺沉默以对。

  “不要这么害羞,偶尔我也是作为弟弟来关心下你的情感大事。怎么样?进行到哪一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