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36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谷诺将鱼朝陆小飞那边递了过去:“还是饿的话,就拿去吃,我可以再烤一个。”

  “那我不客气了。”陆小飞笑笑,接过,天晓的为何他今天会这么胃口大开,原本觉得一条鱼完全足够了,结果,吃光了还觉得自己竟然还能再吃。

  一定是自己太累了。

  谷诺拿起第三条鱼,也是最后一条鱼,正准备将它串起,清理内脏,有人上前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停下动作,和那人一起离开了。

  陆小飞不经意间瞄到了那条还残喘着气息的鱼,而那鱼,似乎感应到了他的视线,鱼眼也滋溜溜地,转向了他的方向,一人一鱼对视,陆小飞顿觉气氛诡异的安静,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移开视线,没多久,一声“噗通”落水声从一侧的船下响起,陆小飞一看,那条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地上只零星还留着一些水渍,不太明显的一路延伸到了船边上。

  “……”

  鱼,逃了?而自己之前竟没有丝毫察觉到鱼的动作。

  风中凌乱中。

  等谷诺回来,陆小飞小声说:“那个,它自己从船上跳下去了,我没注意到……”

  “无碍。”

  谷诺坐到了一旁,他吃与不吃都没有关系,本来就是一时兴起想陪陆小飞一起吃鱼,既然陆小飞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自己倒是没必要再继续。

  陆小飞觉得过意不去,提出建议:“要不,我们一起吃吧,反正我一个人也吃不完这条。”

  说着,就将鱼举到了谷诺面前。

  谷诺看着那条烤好的鱼几秒,半蹲下身子,咬了一口鱼肉,虽然只是咬在另一边,那里是陆小飞没有吃过的地方,陆小飞还是顿了一下,然后慢吞吞地继续吃他的那部分。

  “嗯,还不错。”谷诺这样评价鱼的味道。

  陆小飞腹诽:这是你烤的好吧,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到最后,陆小飞已经吃不下了,便将鱼都交到了谷诺手里,谷诺看着已经被吃的差不多,只剩下零星几两肉的鱼。

  主要是被吃剩的惨样让谷诺不是很有胃口,就放到了一边。

  吃饱了,陆小飞也有力气胡思乱想了,他突然想到一点,靠近谷诺。

  “我想过了,我觉得呢,虽然你说时空门要三百年后才能再开,我是等不到了,但是你能啊,三百年对你而言,也不过眨眼间嘛,等等就到了。到时候你再到我们世界好好找个妹子呗,或者你真的就喜欢男人的话,找个愿意跟你走的男人也是可以的。我呢,作为一个被你强制性带到这世界的无辜少年,虽然做不了你的媳妇了,但也请你照顾下我在这的剩余的日子,放心,我应该活不到一百的,大约八十岁就差不多会走了,也就是说你只要负责我接下来六十年的伙食和住宿问题,不需要怎么操心的!”

  陆小飞一脸真诚地看向谷诺:“你看如何?”

  谷诺依旧淡淡的语气,说:“说完了?”

  陆小飞一看谷诺这态度,就知道对方没听进去,将他的话当耳旁风了,沮丧。

  谷诺告诉陆小飞:“虽然我是说过三百年后能再次开,但那也要我找齐材料,我并不觉得这是件轻松的事。况且。”

  笑意:“我能说,我挺喜欢看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拒绝我的样子吗?”

  “!”

  原来你是个抖M吗?陆小飞气结,扭过脸,看向别处,不想再和谷诺说话。

  谷诺无奈笑,问他:“生气了?”

  “你这是强人所难。”

  陆小飞觉得自己蛮无语的,毕竟跟谷诺讲了那么多次,对方还一点都听不进去,自己这态度已经够明显够坚决了吧!

  扭头间,他看到了河对岸的山壁,那里有个巨大的雕像,靠在石壁上,应该就是拿山壁凿刻出来的。

  无法忽视那对高耸的……双峰。

  陆小飞“嗖”地转向谷诺,惊讶好奇地问:“那是谁的雕像?”

  谷诺望向那里,没了嬉笑的神色,而是变得认真严肃:“灵族第一代女王,雪的石像。”

  陆小飞看了看周围,一眼望过去,只有这一个雕像,有些好奇:“为什么只有她的?”

  谷诺沉默,然后问:“尤利卡跟你讲过这个世界的历史吗?”

  陆小飞回答:“讲过一点,你们三族间的战争,还有现在已经没有了女性。为什么会?”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谷诺明白他想要说的是什么。

  “嗯。之所以会这样,战争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因为限制。”

  陆小飞没明白其中的含义:“限制?限制什么?”

  “她们比我们更能与自然存在的元素们产生感应,到后来更是超过了法则能控制的程度,所以法则原本就对人数进行了限制,以至于爆发三族战争的时候,才会导致那样的悲剧,毕竟她们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们,更是冲在最前头。”

  谷诺看向雪的石像,悠悠呢喃:“强,也要强的不能让法则都产生危机感。”

  看陆小飞听得一脸懵,谷诺小声说:“所以法则才会在那样的情况下,干脆修改了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不再让她们出现在这里,说到底,它也是在怕,怕她们中会出现能取代它的人。”

  陆小飞觉得自己更懵了。

  谷诺自嘲地笑了一声:“希望,它没听到我在讲它的坏话。”

  思考了半天,陆小飞也跟着放低了声音:“你怎么知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怎么可能会被你们知道,还是说,你们说的法则跟我想的不是一个意思?难道它是个人?”

  因为压低了声音,陆小飞下意识地更加贴近谷诺,好让谷诺能够听清自己的声音。

  近距离地看着陆小飞,谷诺实话实说:“这我倒是不知道,刚才的那些,都是我父亲告诉我的。”

  父亲?陆小飞脑子里不禁想象谷诺的父亲会是什么模样,按照设定来讲,应该是个黑发美人吧?

  不对不对,他的父亲,除了生他的之外,应该还有位父亲。

  突然很好奇会是什么样的一对。

  ☆、柏克亚

  陆小飞下意识地盯着谷诺看,想要从他身上去联想他那俩个父亲会是什么模样。

  谷诺的父亲,应该是很有威严的男性,就是不知道他们这边发色的遗传,是会遗传父辈的颜色,还是后一辈随机颜色?若是按照前者,按照谷诺的面相,一旦严肃下来,再加上胡子,哟吼,感觉真的会是一位很有上位者风范的人。

  然后,是谷诺的另一位父亲,肯定是位黑发美人,温柔而贤淑(?),陆小飞觉得,应该是像尤利卡那样风格的一个人。

  脑海里已经不由自主幻想出,一位黑发弱美人依偎在白发帅大叔怀里的画面,竟然不觉得有丝毫违和感,难道自己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世界的设定了?

  内心的小人儿已跪地,献出了自己的膝盖。

  然后画风一转,脑海里的人脸上换成了谷诺和他的脸,陆小飞被那富有冲击力的画面吓得全身一哆嗦,什么唯美场景都被冲散了,默默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

  果然,还是不能接受这种画面的主角是自己啊。

  谷诺再次见识到了,陆小飞沉浸在一个人世界里的功力,对外界毫无感知,然而面部表情却能够透露出他那时的内心想法。

  好像已经渐渐习惯他这样了,表情如此丰富的一个人。

  回神的陆小飞回到了船舱内,依旧霸占着唯一的软榻,一手撑在丝被上,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没有丝毫动静的门帘。

  现在神智恢复清醒了,要是等会儿谷诺进来,自己要怎么面对这种在狭小空间内独处的情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