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37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稍微瞄到门帘底部有抬起的倾向,迅速转过身躺下,果然,还是装睡什么最简单快捷了。

  而他过了好一会儿才知道,谷诺并没有进来,只是风吹起了帘子底部,稍微动了动而已。

  虚惊一场。

  保持着侧躺的姿势,陆小飞原本有些紧张的身体松懈了下来,突然发觉自己,是不是越来越在意与谷诺的相处状态了,有点过于在意。

  明明应该逐渐习惯啊,干嘛要这么在意,陆小飞咬着下嘴唇,觉得自己总是这样想太多,实在是不好,把这些杂念通透都扔掉,嗯,从脑袋里扔出去,就把谷诺当普通朋友,不就好了。

  相处下来,在陆小飞内心里,对谷诺的人品还是持肯定态度的。

  与此同时,谷诺已经离开了这艘船,奔向了雪的那座巨型雕像,往那山底位置。

  若是他没有记错,有一个人似乎一直居住在那里,既然路过此地,就前去探望下这位启丘父亲的故人,或许能从他身上了解到一点父亲的信息。

  还未等他接近石像下的小屋,诡异的花粉香味扑面而来,夹杂着一点血腥味,谷诺心下一紧,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迎面出现的,是一群几乎占据了所有视野的鬼凤蝶,扇动着巨大的翅膀,漫舞在整个空间里,虽然这种蝴蝶看上去很是温和,扇动蝶翼的动作就像是在跳舞一般,其实是已经被激怒的表现,正在攻击着被包围住的人。

  因为鬼凤蝶的数量过多,体型又如此巨大,谷诺完全无法看清里面被围攻的人到底是谁,待更靠近,便看到在鬼凤蝶群外围,柏克亚扶在一旁的树干上,似乎是受伤了。

  看到来人是谷诺,柏克亚松了一口气,勉强支撑起身体,倚靠在树干上,即使是如今落魄的状态,他也不想把这一面展现给别人,挺直了腰板。

  谷诺扫了一眼周围的状况,鬼凤蝶群追着人逐渐远离了这边,地上厚厚的一层粉末和划分,都是从蝴蝶身上掉落下来的。

  浓郁的香味已经完全掩盖住柏克亚身上的血腥味,只是那暗红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衣物,看上去仍旧甚是吓人。

  柏克亚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么久没见,结果是以这样的情况再见面。”

  谷诺见落在地上的鬼凤蝶越来越多,想要上前去帮忙,被柏克亚拉住了袖边,对着他摇摇头。

  谷诺不解地回头看他。

  柏克亚无奈,告诉谷诺:“你不是他的对手,就让他走吧。”

  他的屋子旁寄居着鬼凤蝶的群落,平时各居其所,没什么交流,今天要不是因为那个蒙面人在追他的过程中,不小心招惹到了附近的鬼凤蝶,导致它们群起而攻之,阻碍了蒙面人,估计现在已被蒙面人得手。

  不过,自己还是不清楚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他一直安分地居住在此地,在之前也没有得罪过谁,根本不会有什么仇家来上门寻仇。

  想来想去,柏克亚猜定,蒙面人是为了他看守的那个东西。

  只是,这件事除了灵王游知道外,并无第三个知情者。

  落水声从远处传来,为了躲避成群成对的鬼凤蝶,那人似乎选择了跳入水里,但是那些鬼凤蝶依旧徘徊在水面上,久久不肯离去。

  柏克亚见那人已经确定走远,这下是真的歇了一口气,然后对谷诺说:“可能要麻烦你一趟了,送我去灵王那。”

  “……”

  谷诺看着柏克亚的伤势,只好答应,他刚刚从灵族王城里出来,不过,反正也不急于一时回魔界。

  谷诺问柏克亚:“能走吗?”

  柏克亚指尖擦去嘴角流出的鲜血,忍着内脏的剧痛,不介意地点点头:“暂时还死不了。”

  柏克亚慢吞吞的步伐,谷诺为难地跟在一边,担忧地看着他,这么重的伤势,谷诺也无能为力。

  柏克亚一边走着,一边扭头看他:“今天,怎么想起来找我?”

  谷诺回答两个字:“路过。”

  柏克亚轻笑:“我猜也是。”

  他和谷诺之间的关系,的确没到会让谷诺特地前来看望他的地步,只能说自己今天太幸运。

  鬼凤蝶缠住了蒙面人后,谷诺又及时出现,那蒙面人才不敢继续袭击他,而是选择了离开。

  只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疑虑,谷诺来的实在是太巧了一点,但是瞧谷诺的态度,和自己对他的了解,应该是真的只是路过。

  收到谷诺的讯息,船往一旁靠了岸,柏克亚好不容易登上了船,走进船舱,有些讶异地看着船舱里的设施。

  他说:“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喜欢灵族的事物。”

  谷诺径直走到软榻边,俯身,摇了摇陆小飞的肩,将他唤醒。

  故意作出一副刚睡醒模样的陆小飞睁开了眼睛,一脸迷茫地看向谷诺:“怎么了?”

  好吧,其实他根本就没在睡,只是在听到外面的动静后,赶紧躺下装睡而已。

  他听到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那人的声音听上去不像是之前就在船上的那几人,是刚刚停船接上来的?

  谷诺柔声说:“委屈一下你。要是还困,就睡一边的椅子上吧。”

  柏克亚好奇于谷诺对软榻上那人的态度,谷诺的身体挡住了那人面容,于是柏克亚往左边移了下位置,好让自己看清那人是谁。

  是个不认识的少年。

  柏克亚:“不用,我随便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就好。”

  他服了一些止血的药,现在需要的是静养,用自身幻力来修复身上的伤口。

  刚才上船时,谷诺已经跟船夫们说过,全速返航,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回到灵族码头,自己还撑得住。

  陆小飞看向柏克亚的方向,被那一身斑驳的血红颜色吓到,立刻从软榻上跳了下来:“不不不,还是让给你,躺下来休息总比坐着舒服,我现在一点都不累!”

  柏克亚见对方真的一脸精气神,也不多做推辞,走到软榻旁,缓缓地坐了下来。

  谷诺找出伤药,递给他,柏克亚接过。

  柏克亚看看谷诺,又看看陆小飞,眼角带着笑意:“怎么?你们准备留下来亲自给我上药?”

  陆小飞转过身,二话不说出了船舱,到了外面,闻到新鲜无味道的空气,才意识到船舱里面一股铁锈味,而他刚才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

  被那人身上的血迹吓到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别人满身是血,人在出了那么多的血后,还这么生龙活虎,还能谈笑风生,果然,这个世界人的体质和他这样脆弱的人类完全不同。

  要是他出那么多的血,估计早就因为失血过多,死翘翘了。

  站在船尾,陆小飞望着水面,侧过身,看了下船舱那里,谷诺并没有跟着出来,忍不住猜测着对方和谷诺是什么关系。

  水面上突然冒出了一个人的脑袋,那里刚好是能被船上的光找到的范围内,吓得陆小飞下意识退后了几步。

  露出水面的黑色长发已经全部湿掉,紧紧贴在那人脸上,像是感应到了陆小飞的目光,抬头看向他所在的位置,面无表情。

  那人不一会儿,那人就快速地再次潜入水底,不见了踪影。

  眨眼之间的事,陆小飞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水里的黑发男子游到了岸边,上岸,换掉了一身湿透的衣服,然后很快烘干了自己湿掉的头发,随意地坐在草地上,视线望向船离去的方向。

  这下,东西更难拿到手了。

  他有些烦闷地凝眉,然后从自己的随身空间里拿出了那几根黑色的头发丝。

  再给谷诺一些时间,如果他还没有搞定,自己只能亲自上阵了,他可等不下去了。

  法则对他力量的压制越来越明显,即使他努力地隐藏着自己的实力,偶尔不小心露出的苗头还是让法则注意到了他,这种被莫名力量压制着全身的感觉,他厌恶至极。

  虽然更麻烦一些,不过,或许从游手里偷到那颗珠子的成功率比从柏克亚手里更大,灵王宫里人多眼杂,更适合自己下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