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40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陆小飞问:“你刚才……是真的睡着了?”

  谷诺轻点了下头,手扶在额前:“有点累了。”

  陆小飞开玩笑般,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不会觉得累,能全天候运转的大脑和身体。”

  谷诺干脆靠着陆小飞躺了下来,枕着陆小飞的大腿,淡淡的语气:“借我靠一会儿。”

  陆小飞刚想开口拒绝,谷诺便说:“你刚才打扰到我休息了。”

  完全开不了口了。

  谷诺这才安心地闭上眼睛,进入小憩状态。

  陆小飞忍不住,偷偷地用手指卷着谷诺的白色长发玩,默默在心里感慨,除去一开始的抵触,现在好像……也没觉得怎样了。

  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作为一枚没谈过恋爱,没被人表白过的家里蹲,他心里觉得微微有点慌,因为自己的动摇。

  手指还在无意识地把玩着谷诺的头发,不知不觉已经扯得很紧了,谷诺伸手按住,无奈:“嗯?”

  陆小飞松手:“我不动了。”

  谷诺睁开眼睛,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陆小飞的下巴:“确定?”

  “嗯嗯嗯!”点头以示自己的诚心。

  谷诺动了动,寻了个最舒服的位置。

  陆小飞盯着别处看,转移注意力,自己干嘛要同意别人压榨自己的行为,腿好像要麻了……

  这下倒好,谷诺睡得舒服了,可是他自己,到明天,他的腿可能就不是自己的了。

  谷诺没有睡很久,大约两个小时后就起来了,陆小飞默默捶着自己的腿,松弛僵硬的肌肉。

  陆小飞认真申明:“那我们就两不欠了。”

  他打扰了谷诺休息,还几次三番摔在人家身上,而对方也讨回去了,的确是该两不相欠。

  原本心情还不错的谷诺,想明白了陆小飞话里的意思,却不开心了,冷冷地“嗯”了一声,又开始一脸冷漠地坐在一旁的桌边,在桌上摊出了一张卷轴,将手上的纯黑色种子和卷轴上的图案相比较,果真一模一样。

  陆小飞见他好像是在很认真地做一件事,也不敢上前打扰,躺好,就这么瞧着。

  想要直接从这种子上下手,看能不能探出点对方的线索,又不想弄坏了这一枚种子,毕竟自己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百般犹豫之下,谷诺还是选择了收起种子和卷轴,然后认真地端详着柏克亚交给他的东西。

  雪花球?陆小飞瞧见谷诺手上的东西,对于这个世界还能有自己这么熟悉的事物,感到惊奇。

  然而只是长得像而已,谷诺拿的正是神秘人想要从柏克亚拿走的东西。

  柏克亚在与谷诺分别前几秒,临时改了主意,将东西塞给谷诺,让他保管。

  手一触碰到球体的边缘,谷诺就能感觉到里面封存的巨大力量在涌动着,而且立刻就明白,这股力量是属于灵族人转化出来,是他不能动用的。

  不仅因为属性不符,也因为自己的能力还没达到能控制的住这灵气的地步,这点上,他很清楚。

  他突然转过脸,正对上陆小飞的视线。

  半晌,是陆小飞先移开了目光。

  回程,回程。

  水路走了约摸一天半,谷诺从船码头那等着的人那,得到闇达对他的回复。

  两个词:无事,不急。

  接下来的路程,真的就像他之前说的:用脚走。

  幸好陆小飞很有活力,以前虽然宅了点,但好歹,从小到大的体育课还是没白上,没有走了点路就露出气喘吁吁的丢人模样。

  谷诺问他,有没有兴趣养只宠物,陆小飞想到谷诺养的那两条蛇,再联系之前遇到的那些兽类,果断选择拒绝。

  “还是不了,我不觉得自己能够驾驭得了这些动物。”

  林中小路,微风徐徐,带来一阵若有若无的甜腻香气。

  陆小飞揉了揉鼻子,不是很喜欢这股味道,低着头,看着自己可怜的腿:“你说大概半天的路程,都走了有五个小时了吧,什么时候才到啊?”

  寂静,谷诺没有回答他。

  实在不懂,这样一路走过来的意义何在,陆小飞扭头看向应该跟在自己右边的谷诺:“我说……”

  右边无人。

  陆小飞赶紧转向左边,这才发现谷诺已经不在身边,茫然地环顾四周,往来路走回去一段,也没瞧见半个人影。

  更何况是谷诺这么一个有存在感的人。

  什么情况,这是把自己就这样丢下了?

  陆小飞又找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见到谷诺,终于开始急了。

  喂!就算是嫌他烦,也不用把他丢在这荒郊野岭吧!还在灵族的时候,就不用带他回来就好了。

  找了好一会儿,陆小飞实在站不住了,蹲在地上,心情极其郁闷,

  捡起地上的小树枝,用力地戳着地面,一下一下地狠狠戳着。

  “说的那么好听,没想到,这么不负责,一声不吭的,把人扔在这种荒郊野外,这不明摆着让我变成那些野兽的口粮吗,都不够它们塞牙缝的。再不出现,就算你有任何理由,我都不会听……不会真的就这么把我扔在这吧……”

  “啪嗒”一声,手里的瘦细的小树枝不堪陆小飞的蛮力,断成了两截,被他随手扔在了一边。

  无奈地站起身,陆小飞往之前要走的方向继续前进,不管如何,先走出这个林子再说。

  谷诺不在身边,陆小飞却总是下意识地想要跟谷诺说话,说完了,却没人回答,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对方抛弃。

  陆小飞很不爽,心里更不是滋味。

  最好,你能给我一个完全合情合理的理由,否则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都不会再搭理你一下!

  心里这么想着,陆小飞微微迷茫着自己的态度。

  与此同时。

  谷诺看着突然停下脚步的陆小飞,以为他是走累了,便说:“就快到了,再坚持一会儿。”

  陆小飞没有反应,保持着站定的姿势,双眼空洞地望着前面。

  谷诺指尖刚触碰在陆小飞身上,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的手弹开。

  这种感觉,梦魇!

  神色瞬间凝重,谷诺望向四周,迅速去寻找梦魇留下的痕迹。

  陆小飞依旧呆滞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而另一个情景这边,陆小飞已经走了很久,眼前的路还是跟之前一样,漫无尽头。

  周围的风景就像是不曾变过,这条路怎么这么漫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