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_第41章

8823Ctrl+D 收藏本站

  他感到内心越来越烦躁。

  天也逐渐黑了,他低头,烦闷地踢了下地上的一块石头,石头向前滚着,然后卡在了一个的小土洞上,旁边是一些碎细的树枝。

  觉得眼熟,陆小飞上前蹲下来查看,十分确信这是自己之前用小树枝捣鼓出来的,走了这么久,走回了原地,鬼打墙?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陆小飞觉得事情不像是自己之前以为的那样简单。

  谷诺没有将他留在这里,而是两人分别在两个时空里了吧?无法看到对方。

  陆小飞的脑子里瞬间就理清了思路。

  应该是这个林子有古怪,比如说障眼法之类的。

  想到这种可能性,他的心突然就安了下来,无论如何,谷诺都会找到自己的。

  想通了这个,他干脆坐了下来,待在这里等着。

  天越来越黑了,陆小飞坚信着谷诺会来找自己,会找到自己,帮自己离开这里。

  周围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越来越冷,陆小飞抱紧了自己,恍惚地想到:要是自己真的冻死在这里,怎么办?

  这种时刻,脑子里想的东西越来越多,他抱头埋在膝盖之间,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如果此时谷诺能够出现……

  刺眼的亮光从头顶的方向射下来,陆小飞抬起头,眯了眯眼睛,以适应强烈的光刺激,然后,恢复意识。

  现实世界里,还站着的他因为长时间的站立不动,腿已经完全麻木,这才刚一动,腿就一软,一旁的谷诺及时扶住了他。

  谷诺脸上是真诚的歉意表情:“抱歉,拖了那么久的时间。”

  陆小飞回神,望了一眼他,无奈地耸肩,然后问:“我这是怎么了?”

  谷诺无奈地看着他:“梦魇,会把你困在脑海意识里,等你意识逐渐虚弱,它就会接近你的身体,然后吞食。我在附近都没有找到它的踪迹,只能等它前来找你的时候再下手。”

  陆小飞搀扶在谷诺怀里,顺着谷诺的视线,看到了另一边那一团像果冻一样透明的生物正瘫软在地上。

  ☆、父辈故事

  “也是够了,每次都是我中招。”

  陆小飞自嘲感叹着,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需要谷诺再扶着他。

  谷诺自责:“是我疏忽了,我以为在这里就不会再有事。”

  “呃……”陆小飞挠挠头,替他辩解,“这也不能怪你,毕竟每次都是莫名其妙就栽进去了,还要靠你才能化险为夷。”

  谷诺:“嗯,你给它们的感觉过于人畜无害,不免容易招它们觊觎,在它们眼里,你就是容易下手的可口食物。”

  听着谷诺的话,陆小飞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看天色,还是中午时分,他低头,手掌按着肚子位置:“好像又饿了。”

  谷诺视线转向地上那摊逐渐融化消失的果冻状生物:“你想吃这个吗?”

  “不想!”对于谷诺的这个想法,陆小飞异常惊恐。

  这个提议被拒绝,谷诺微微苦恼:“附近,也没瞧见什么能吃的。”

  陆小飞笑:“作为一个凡人,还真羡慕你们这些人,想吃就吃,不吃也行,也不会觉得肚子饿。”

  “我们体质不一样。”

  陆小飞迟疑着,缓缓说:“实在是走不动了,要不,你抱着我走?还能快点到有城镇的地方。”

  谷诺有些意外:“你不是不喜欢?”

  陆小飞弱弱地申明:“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我现在就想快点吃到热腾腾的饭啊!”

  谷诺估摸着还有多少路程,说:“那等走到路尽头,我再带你。”

  陆小飞不解:“为什么要走完这段路……”

  谷诺慢步走着:“你真的想知道?”

  陆小飞点头,这里的路还算宽敞,不可能会是因为什么,马车通不过这等理由吧,要是你敢说出,只是因为你想亲自走走这种理由……

  谷诺说:“我只是想让你陪我走走。”

  去你的,还真是因为这个?好吧,打不过你,只能向恶势力低头。

  陆小飞别过脸去,倒没觉得不悦,反而微微有点小开心。

  对方真的很在意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光,不像是装出来的,即使俩人更多的时候,是无话可说,只是安静地待在一起。

  看上去很冷情,实际很会照顾别人,除了在某件事情上特别的固执外,其他事情上都很好说话。

  这种被人在意的感觉,还是很让人心情愉悦的。

  勉为其难再陪他走一段吧,陆小飞如是想着,脚步轻快了许多。

  谷诺只说出了其中一个理由,至于另一个原因……他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的两位父亲,就是在这一段路上结识的,所以他很想跟陆小飞能够一起在这段路上走一趟,怀念一下父亲,同时,也希望能够在此地,得到像两位父亲之间那样伉俪情深的感情。

  他对陆小飞,虽还谈不上已经喜欢上,至少,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对陆小飞的好感度略有提升。

  他想起启丘父亲跟自己说过的,不要对另一半有过多的要求,只要感觉合适就好。

  卓爻和启丘的相识:

  风和日丽的午后,卓爻追着一位窃取了别人家婴儿的人,追至此地。

  对方武力不行,速度却是很快,卓爻还是第一次遇上,能够让自己追的有些吃力的对手。

  还未等靠近这林子的入口,卓爻便见对方以一个诡异的姿态,定在那里,怀里还抱着那个小婴儿,在那左右扭动着,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将他束缚住了,困在那里。

  他到了跟前,于是便看清了。

  林子小路前的那几棵树之间,织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蛛网。

  稍微仔细看便会注意到,估计是对方跑的太急,没有认真看,才会栽在这上面。

  蛛丝虽细,韧性和黏性都不容小觑,从对方那努力脱离蛛网,却没有丝毫作用的情况就可以看出。

  还在勤奋织网的八眼公蛛感知到了动静,从林子中其他相连的蛛网上爬了过来,威吓力十足地对着卓爻和康安,康安就是那个怀抱着婴儿的黄发男子。

  无视蛛网上那张牙舞爪的巨大蜘蛛,卓爻打算从康安手里抢回婴儿,至于康安,就留在这蛛网上,懒得理他。

  之所以一路上都只是追康安,而没有对他出手相伤,就是因为婴儿的亲生父亲嘱咐过,孩子安全回来就好,不要伤到康安。

  想将孩子从康安怀里夺回来,康安死死地抱住,红红又湿润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怎么也不肯撒手。

  卓爻怕伤到孩子,也不敢真的太用力。

  卓爻轻轻叹了一口气,问他:“何必呢。”

  康安紧紧咬着牙关,低头望了眼怀里的孩子,声音嘶哑:“凭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